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微风拂过,碧绿色的湖水向着风吹去的方向流动着,青草在风中静静地随风起舞,一派宁静祥和的景象。

怜月蹲在一棵大树的树下,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

在怜月的前方有一只翠绿色的的小鸟,而这只小鸟正在一下没一下的啄着面前的米饭。

突然,小鸟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扑闪着翅膀飞走了。

怜月站起身来,看着小鸟飞去的方向,再看了看地上还没有吃完的米饭,心中没由得失望。

正想转身往回走的时候,头上突然飞过了一只巨大的大鸟,将太阳给遮住了,翅膀扇动起来形成了强大的气流,旁边的树木因为这强大的气流而摇晃起来,树叶纷飞起来,大鸟逐渐的飞远了,而在大鸟飞过的地方落下了一片片洁白的羽毛。

怜月看着大鸟飞去的方向,心中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确实,在镜湖医庄的院子里。

盖聂向端木蓉拱手施礼,说道“多亏了姑娘的高超医道,救命之恩盖某终身难忘。”

端木蓉面无表情地看着盖聂,语气依旧的冰冷,说道“你这是做什么?”

盖聂却是不以为然,依然恭敬的说道“我听说端木药庄的“三不救”,其中两条与在下情况相符,请问姑娘为何破例相救?”

端木蓉瞥了一眼盖聂,漫不经心地说道“你这条命是否能够保住现在还没有答案,我学的是医道,自然是要治病的,上次墨家兄弟的狗受了剑伤,也是找我治疗的,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

看盖聂并没有要走的意思,端木蓉顿了顿,不耐烦地说道“我已经说过了,你的这条命能不能保住还没有结果,如果你死了,你说我算不算破例?”

盖聂正想再说什么,突然杀气一现,端木蓉前脚刚迈出,忽然觉得手腕被人握住,回头见盖聂正在拽着自己,微怒的说道“干什么?”

话音刚落,便见剑光一闪,端木蓉觉得情况不对,感觉到头上一阵劲风吹过,电光火石间几枚暗器便被悉数击落,盖聂的剑已经回鞘,危险已经被化解。

“得罪了。”盖聂收回渊虹,走向医庄的门口,在那里躺着的是被盖聂击回的暗器打中的人,此时早就已经没有了呼吸。

盖聂蹲下身来,将倒在地上的尸体仰面翻开,当看到他脖颈处的蜘蛛印记的时候,目光顿时犀利起来。

盖聂站起身来,表情凝重地说道“秦国的爪牙已经伸到了太湖。”

“这里怎么会有死人啊?”天明急忙的跑过来,当看到盖聂的时候,立刻惊喜起来,“大叔!大叔你没事了!”

盖聂转过身来,目光却落在了天明肩上的一根白色羽毛上,俯身伸手将羽毛夹在指间。

端木蓉看着白羽,心中猛地一惊,一如往昔清冷淡定的语气中却不难听到了一丝的慌张,“是白凤凰的鸟羽符!”

“白凤凰?鸟羽符?”天明听后不解的挠了挠头,问道“什么东西啊?”

“既然已经看到了鸟羽符,谍翅鸟就在附近。”盖聂目光一凛,手中的羽毛朝着一棵大树飞速射去,原本还无杀伤力的羽毛此刻却变得非常的锋利,夹带着无比凌厉的破空之声,一只翠绿色的鸟儿便从树上掉了下来。

天明把那只小鸟捡起来一看,一下子恍然大悟起来,说道“我想起来了,这些天这只鸟一直在院子附近,我见过它好多次。”

怜月和月儿一起从后面走过来,当怜月看到天明手上翠绿色的小鸟尸体时,心中猛地一惊,眼色中夹着悲伤,这只鸟会是它吗?

盖聂立马意识到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建议大家马上迅速的离开这。

---------------------------------------------------------------------------------------------

端木蓉立刻备起马车,盖聂一行人一齐上了马车,直往机关城的方向前去,一路上盖聂等人时时都在警惕着,提防着即将来临的危险和敌人!却也感觉到非常的奇怪,马车从离开镜湖医庄开始便一直都是风平浪静,平安无事的。甚至一路上的鸟语花香的景色都非常的诡异。

马车一路行驶着,盖聂一边驾驶着马车一边向天明解释道“这种鸟叫谍翅鸟,眼睛比鹰隼好要犀利,飞动的时候不发出任何的声音,是专门被训练出来用来跟踪的。鸟羽符,就是用来让谍翅鸟来锁定追踪目标的。”

怜月坐在窗前,眼睛一直看着窗外,月儿依偎在端木蓉的怀里,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的疲惫和担忧,轻声说道“蓉姐姐,班老头还没有回来。”

端木蓉搂着月儿,声音平淡却又夹着些许的慌张的说道“我会留下联络记号,他看到后自然会明白的。”

马车外,天明向盖聂问道“大叔,既然药庄是墨家的地盘,我们就在那里埋伏着等那些坏人,为什么要逃走啊?”

盖聂听后则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眉头紧锁,说道“药庄四面环水,本来是极其隐秘的地点,一般人根本无法靠近。敌人既然能够找到这里,说明他们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情况对我们很不利。”

盖聂抬头,发现树枝上停着一只鸟,诡异的是那鸟的双眼通红,脚上绑着一个小铜环。盖聂眉头一紧,用力的一挥鞭,马跑的更快了,马车也驶得更快了。

但蝶翅鸟还是阴魂不散的跟在马车的后面,至始至终都甩不掉。盖聂索性一勒缰绳,跳下马车,绕着马车的四周来回的查看着,车上没有发现羽毛,车轮上也没有发现羽毛,想了想,蹲下来一看马车的车身下面,然而一根洁白的羽毛就粘在上面。

盖聂凝视着手中的羽毛,眉头皱的更紧了,果然是防不胜防啊。

天明看了之后,也觉得非常的诧异,说道“怎么回事,马车上居然也有?”

盖聂立马扔掉手上的羽毛,跳上马车,再一次驾车飞驰而去。

出了树林就是一条断崖的路,路渐渐的变得难驶起来,旁边便是万丈深渊,盖聂再一次用力地挥鞭,马车驶得更加的快了,一路上都有不少的碎石被震得飞起来,滑落下深谷。

天明看了看四周,在看不见蝶翅鸟的影子时候,总算舒了一口气,说道“大叔,这下没事了。”

盖聂却不这样认为,他知道此时的危险正在慢慢的逼近,现在的安全也只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罢了。

忽然,前方的路面上投下了一个巨大的影子,强劲的气流随之袭来,两匹马都被这一吓惊得一阵嘶鸣,跑的也有一些不稳,马车剧烈的颠簸着。

天明用手挡住了眼睛,透过指缝中的缝隙向天上看去,只见一只巨大的,白色的大鸟向着这边飞来,天明吓得惊叫起来“大怪鸟!”

大鸟飞扑直下,气势锐利,像是出弓的的利箭一般,直向着马车前的两匹马而来,两只爪子迅速的一张一合,紧紧的抓住了两匹骏马,两匹骏马顿时惊得嘶叫起来,前蹄拼命的挣扎起来,却还是比不了大鸟的神力,两匹骏马眼看着就要被提起来了,盖聂迅速的反应过来,一把将天明甩到地上,立刻抽出渊虹斩断了缰绳,任由大鸟抓住两匹骏马飞向天空。

马车便不受控制的左右乱窜,车上的端木蓉,月儿和怜月都差点被甩出去了,盖聂见状立刻朝车内大喝一声“赶快离开马车!”

端木蓉牵着月儿和怜月跌跌撞撞的向着车门口爬去,却无奈马车实在是晃得太厉害了,怎么也爬不出去。而此时马车的一大半车身已经置身于悬崖边上了,摇摇欲坠的样子,仿佛随时随地都会坠落下这万丈深渊一样。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盖聂伸出手来,一手拉起月儿,一手拉起端木蓉,而端木蓉则拉着怜月,盖聂足尖轻点马车,一个旋身便跳到了悬崖边上,而马车却因为刚才盖聂的借力而彻底失去了支撑力,直直的向下坠去,过了好久才听到重物落地的声响,可想而知,这悬崖是有多高啊。

天明拍拍胸脯,惊魂不定,说道“实在是太惊险了,但都被我们给躲过了。”正想再说什么,却见那只大鸟在毁了马车之后却又飞向了远方。

“哼!还有什么招数都拿出来吧,谁怕你谁就是小狗!大怪鸟,小怪鸟,无论什么鸟都尽管放出来吧!”天明大叫大嚷着,想借这种方法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快和愤怒。

随着那只大鸟的离去,山崖又归回了平静,正当盖聂等人以为已经了脱离危险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却发现前方的树枝上又有一只小翠鸟,小翠鸟停在树枝上,安静的收拢起翅膀,望着悬崖上的盖聂等人。

“啊,小怪鸟还真的又来了。”天明目瞪口呆的看着枝头上的小翠鸟,疑惑道“不会吧,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简直是阴魂不散啊。”

“因为我们这里还有鸟羽符。”盖聂望着众人,一脸严肃地说道。

天明看着在场的几位,不解的说道“不可能啊,刚才都找遍了啊!”

端木蓉听后大惊,连忙查看自己的身上有没有鸟羽符,说道“难道是我采药回来的时候,身上也被下了这种符咒。”

“不用找了。”月儿一开口,大家便都把目光投向了她,只见月儿低着头,而盖聂则是神情疑惑地望着月儿,只见月儿缓缓地从身后拿出一根羽毛,抬起头来,天真无邪的脸庞上不知何时浮上了阴冷的恨意,原本清澈纯净的眼睛里也浮现出了浓浓的恨意,说道“鸟羽符在我这里,是我帮助了他们。”

月儿的这一句话就犹如是晴天霹雳一般打在了天明的心头!怎么会是月儿!怎么会是月儿。。。。。。

怜月蓦然的抬起头来,直直的望着月儿,眼睛中的光芒一闪而过,果然呢。。。。。。。。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