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月儿看了一眼赤练,转身对端木蓉说道“蓉姐姐,我们走吧。”

然而,赤练怎么可能就让她这么轻易的走掉呢!现在的高月可以说是她的筹码,她的护身符,怎么可能让她跑掉,只见赤练快速的甩出手上链蛇软剑,直指着背对着她的高月。

“公主小心!”端木蓉毫不犹豫地挡在月儿的面前,在手指间的银针瞬间向着赤练飞去。

赤练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链蛇软剑从原本的直线变得弯曲起来,一下子便打飞了银针,缠上了端木蓉的手臂之上。

链蛇软剑上尖锐的刺深深地嵌进了端木蓉的手臂里,红色的鲜血顺着端木蓉白嫩光洁的手臂上滑落下来,滴落下来。

端木蓉用力的想要将手臂从链蛇软剑中挣脱出来,然而却怎么也挣脱不出来,相反越是用力挣扎,链蛇软剑上的刺就扎的越深,赤练一用力,端木蓉便被这力道给拖了过去,狠狠地摔在了蛇群之中,链蛇软剑的方向突然一转,向着还愣在原地,满脸吃惊的月儿而去,在月儿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就已经被链蛇软剑给牢牢地缠住了,微微一用力,月儿便被拽到了赤练的身边。

“月儿!”

天明大叫一声,向前想要去帮月儿,然而一条毒蛇起身挡住了他的去路。

赤练看着被她抓住还在挣扎的月儿,再看了看盖聂一行人狼狈不堪的模样,轻哼一声,满脸的不屑和讽刺,说道“什么墨家,燕国公主,秦国第一剑客,你们这些人还真的是不堪一击啊!”

月儿一边拼命的挣脱,一边对着赤练大声说道“放开我!你这个坏蛋!”

赤练轻声一笑,说道“公主别急,放开就是了。”

赤练握住链蛇软剑的手微微一动,缠在月儿身上的链蛇软剑便回到了赤练的手上。

赤练蹲下身来,对着月儿轻声说道“公主既然有命令,那我就照办喽。”

端木蓉看后惊道“火媚术!”

“月儿,千万别看她的眼睛。”

天明上前想要去救月儿,但之前的那条蛇又再一次的起身,又将他的路给挡住了。

天明自是不敢乱动,因为这可是一条蛇啊,换做是别人想别人也不敢乱动吧!但天明又赶着去救月儿,便向左一步,想要绕过在自己面前的这一条蛇,但那一条蛇像是知道天明要干什么一样,也跟着天明向左一步,天明见此便向右一步,那条蛇也跟着天明向右一步。

无论天明走哪,蛇就跟到哪,就好像是要跟天明缠到底了一样。

天明双手紧握成拳,却碍于在自己的面前的是一条毒蛇,只能是干着急,天明早就在心中骂了这条蛇无数次了。

你这条坏蛇干嘛老是跟着我啊?

怜月站在蛇群中,在她的四周全是身带剧毒的毒蛇,可即便是在这样一个让人绝望的情况下,怜月的脸上却丝毫没有一点的恐惧之色,眼中没有一丝的慌张无措,唯有的是一脸的平静。

一条黑蛇爬到怜月的面前,直起它那黑色的蛇身,向着怜月吐出红红的信子,似是想看看自己眼前的这个人类是不是真的不害怕自己。

怜月用目光扫了它一眼,便将头转到一边,似是不屑再看它一眼。

当毒蛇看到怜月眼中的不屑之时,非常的生气,真是岂有此理,自己见过了许多的人,哪一个人见到自己不是害怕的表情,可眼前的这个人竟敢不把它放在眼里。

毒蛇满脸的愤怒,嘶嘶的叫着,蛇头一伸一缩的,不停地吐出信子,似是在向怜月示威一样。

怜月闭着眼睛,但这一声声的嘶嘶的叫声还是让怜月觉得心烦意乱。

睁开眼,瞬间眼中弥漫起腾腾的杀气,猛地转过头来,眼神冰冷的看着在自己面前的毒蛇。

而怜月的全身都涌出寒冷之气,寒冷之气围绕在怜月的四周,这种寒冷即便是属于冷血动物的蛇,也不禁打了个冷颤,这种寒冷似乎是要把周围的一切都给冻结一样,眉间隐隐约约的浮现出一个非常淡的蓝色的印记,原来的黑色眼眸不知何时变成了蓝色,散发出如同死神一般的光芒。

毒蛇在看到这蓝色的眼眸时,全身一颤,恐惧感一下子充满了全身,直觉告诉它眼前的这个人非常的危险,它必须要离开这里。

毒蛇想要走开,但却发现身子好像被人给定住了一样,无论怎么都动不了,想要收回视线,却发现怎么也收不回来,眼睛像是被那双蓝眸给紧紧的吸住了一样,就这样呆呆的望着那双蓝眸。

怜月眼睛一眯,毒蛇只感觉到身体正在渐渐的缩紧,身子像是被人用一根绳子给紧紧的绑住了,并使劲地向外拉一样,下一刻便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生机,整个身子一动也不动的。

其他的毒蛇见到自己的同伴已死,知道了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的危险,也不敢再有蛇贸然向前了,都纷纷的退避三舍。

怜月眼神一凛,扫了一下蛇群,蛇群在看到怜月眼中的冰冷时,都微微的颤抖着身子,都不敢再抬起头来直视着怜月,生怕下一秒倒在地上死去的是自己,都低着头。

见蛇群不敢再有任何的动作,围绕在怜月身边的寒气消失不见,眉间那淡淡的蓝色的印记也消失了,眼眸也从蓝色变回了原本的黑色,眼神又变回了原本的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蛇群在感到四周的寒气消失之后,都不自觉得松了一口气,但即便是四周的寒气消失,但在看到了刚才那一幕之后,也都不敢再向前了,都与怜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公主。”赤练在月儿的耳边轻声地说道。

虽然天明已经告诉过月儿不要看赤练的眼睛,但那一声的公主还是让月儿心中微微一动,那声音像是带着能够蛊惑别人的魔力一般,使月儿鬼使神差般的转过头来,对上了赤练的眼睛。

赤练轻笑这,说道“公主,你是不是觉得很累啊。”

月儿听着这话,脑中一片混沌,她感觉到自己眼前的一切事物正在慢慢的变得模糊,脑中似乎有着千万条蛇在游走着,一点又一点的在吞噬着自己的意识。

赤练看到月儿这个样子,便已知道此时的月儿已经中了自己的火媚术,嘴角轻笑,接着说道“是不是很想静静地睡一会啊。”

月儿缓缓的闭上眼睛,等再一次睁开眼睛时,两眼无神,眼中看不到一丝的生气,意识已被夺走。

月儿看着端木蓉,说道“蓉姐姐,你的使命不是要保护我吗。”

端木蓉看着月儿,点点头,说道“是的。”

是的,自己的使命就是保护公主,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公主,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让公主受伤,这是自己的使命,也是自己答应过太子妃的事。

月儿伸出手,用手指指着盖聂,说道“那就把他杀了。”

什么!端木蓉大惊。

月儿再次说道“蓉姐姐,你杀了盖聂之后,赤练姐姐就会把我给放了的,我们就可以回到燕国去了。”

公主。。。。端木蓉呆呆的看着月儿,手指间已经放上了银针。

是啊,只要杀了盖聂赤练她就可以放了公主,而公主也会平安无事的回来,可是。。。端木蓉转看向盖聂,可是为什么在自己的心中会有着一丝的不舍得呢?

不舍得!端木蓉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惊住了。

自己为什么会不舍得,这个人,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人他可是。。。可是秦国的人。。。就算他没有伤害过公主,但他。。。但他始终是秦国的人啊。。。始终是使燕国灭亡的。。。秦国人啊。。。

盖聂看着端木蓉,声音平静的说道“如果我的死能够让高月公主她脱离危险的话,你就动手吧,我是不会有任何的反抗的。”

端木蓉看着盖聂,手微微的颤抖着,想起这几天在医庄跟他相处的这些日子,她突然发现虽然自己只是和这个男人相处了几天,但是自己对于眼前的这个人是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心中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天上突然有个什么东西从空中落了下来,砸在地上扬起漫天的烟尘,定睛一看,才知道这是一个青铜的木箱。

只见木箱快速的变形成一个巨大的机关兽,在机关兽两边的利刃快速的旋转起来,形成了非常强大的气流,慢慢的向着天明等人靠近。

天明瞪大了双眼,说道“这是什么东西啊?”

“快点跳上来!”一个浓厚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抬起头来一看,一只巨大的机关鸟向着天明等人飞来,而在机关鸟的背上竟然是班老头。

班老头控制着朱雀,小心翼翼的向着天明他们靠近,盖聂拽着天明跳到了朱雀的背上,端木蓉紧跟其后。

赤练眼神一冷,想要从我手心脱身,可没有那么容易。

赤练向着机关兽的方向挥动着自己手上的链蛇软剑,链蛇软剑便缠上了机关兽的身体,手一转,机关兽便改变了方向,向着月儿的方向而去。

巨大的机关兽步步的紧逼,月儿也只能一步一步的向后退,直到退到了悬崖边上。

“月儿,快拉住我的手!”端木蓉竭尽全力伸长手臂,想要拉住月儿。

月儿看着端木蓉焦急的面容,恍惚地抬起手来,却是始终无法碰到她的手。

赤练再一次的向着月儿的方向挥动着手上的链蛇软剑,链蛇软剑急速的向着月儿袭来,危险,怜月移动身形,挡在月儿的身后,链蛇软剑便狠狠地打在了怜月的手臂上。

白色的外衣被链蛇软剑给划出了一个痕迹,在手臂上留下了一个伤口,鲜血一下子如同源泉一般向外流出,怜月强忍着疼痛,用着另一只手推了月儿一下,端木蓉手疾眼快的抓住了月儿,却是神情吃惊的看着怜月。

月儿惊愕地回头,却只是感觉到一道白影从眼前掠过,下一秒怜月便跌下悬崖,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了云雾中。

“怜月姐姐!”月儿惊呼道。

墨黑的发丝在空中飞扬,雪白色的长裙随风飘扬,她就宛如一只在空中飞舞的蝴蝶一般,美丽而又忧伤。

风如同刀一般割在怜月的身上,几乎要把她给撕碎,但在怜月脸上却没有一丝害怕的神情,而手臂上的伤口却已肉眼看不见的速度在恢复。

自己是要死了吗?不过这样也好,与其让自己什么也不知道痛苦的活在这个世上,倒不如干脆就这样死去会比较好。

仰起头来,看着正在逐渐变小的朱雀,幸好。。。幸好月儿没事。

脑袋再一次的痛了起来,怜月微微的皱起眉来,即便是在这最后的时候,却还是不肯放过自己呢。。。

眼前的景色开始渐渐的变得模糊起来,意识也正在慢慢的消散,在下一秒怜月便感觉到自己陷入了永无止境的黑暗之中。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