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在进入的时候班老头上前替换了下月儿,石门一下子关闭起来,周围立刻变得漆黑一片,让天明有点害怕,手下意识的拉住了身旁人的手,也不知是抓到了谁的手。

“咦?我抓的是谁的手?月儿是你的吗?”天明心中有点兴奋,如果自己是抓到月儿的手的话,那就太好了。

“不是啊。”月儿答道。

月儿的这句话使天明心中的兴奋转变成了失落,不是月儿的手,那是谁的手呢?

“你打算要抓到什么时候?”就在天明疑惑的时候,一道冰冷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响起。

啊呀!不是吧!一听到这个冰冷的声音,天明一下子就松开了手,这个声音可不是别人,就是那个老是板着脸的,语气冰冷的,跟大叔有仇的怪女人,自己怎么会这么背啊,抓谁的手不好偏偏就抓到了她的手呢。

这时,头顶上洒下一束光来,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刺眼,天明立马伸出手来挡住这突如其来的强光,却听到上方有声音传来。

“口令。”

班老头驾驶着机关鸟,镇定自如的说道“兼天下,爱众生,赴汤火,蹈利刃。”

班老头说完,上方的人又说道“下面是什么人?”

“老冯,是我,蓉姑娘,月儿,怜月,还有两位是首领的客人。”

“明白。”上方的人说道“强弩闸道,放行。”

慢慢的打开了一道门,班老头驾驶着机关鸟缓慢的行驶着,天明抬头向上方看去,只见上方一闪一闪的,非常的漂亮,就像是夜晚天空上的星星一样的。

然而在走出了黑暗之后,进入眼中的是一个巨大的人工湖,池水清亮见底,周围的景色就宛如仙境一般,飘渺虚幻,没有想到在山中也能看到这样美丽的地方,而且还能在这个山中开出这么大一个空间,里面还能装湖水,这都不能不让天明不禁感到惊奇,东看看西看看的。

班老头双手抱臂,看着东看看西看看觉得无比新奇的天明,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小子还真是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才只是一个开头,就兴奋成这样。再看了看一旁的怜月,依旧是一脸的平静,想起来怜月她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一脸的平静,没有什么反应,不像这小子一样。

班老头张开双臂,深吸了一口气,啊!每一次回到这里心情都会变得很平静,再也没有外面世界的那些纷乱的危险,真是太好了。

“传说中墨家的避难所,的确名不虚传,真是一个奇妙的天地。”盖聂看着四周的景色,也不禁赞叹道。

“避难所?”天明看了一眼盖聂,疑惑道。

“这里可是我们墨家的圣地,墨规池。”月儿上前一步,说道。

“墨规池?”天明歪了歪脑袋,一脸懵懂的表情,墨规池是什么东西啊?

端木蓉解释道“规就是尺度,墨如同心灵,没有尺度,心就会扭曲,做人做事就会失去方向,这就是墨规池的来历。”

“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虽然端木蓉这么说了,可天明还是不懂,摇了摇头,说道。

班老头瞪了天明一眼,不满的说道“这是墨家祖师爷起的名字,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

天明立马傻乎乎的笑了起来,双手比划出了一个大的动作,说道“那墨家祖师爷一定喝了很多很多的墨水,才会想出这么。。。额。。。这么让人听不懂的名字。”

“那是因为你笨!”班老头听了天明的话,非常的不高兴吼道。

端木蓉被天明的这一句话给逗笑了起来,一旁的盖聂看着端木蓉脸上的笑容,眼中的冰冷也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温柔,嘴角也缓缓的勾起一个弧度。

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咔吱声,一艘云艇被铁链缓缓的放了下来,天明抬头看着,好奇的问道“这又是什么东西啊?”

“小子,没见过吧?”班老头抚了抚胡须,颇为骄傲的说道“这个叫做云艇,是我老人家设计的!没有它,大鬼小鬼就算到了避难所,想要进入墨规池,也比登天还要难。”

云艇放到了班老头的面前,一看上面竟然站着一位男子,黄色的头发扎在脑后,几根刘海在额前随风飘扬,穿着一身黑白色的墨家弟子的衣服,腰间系着一根黑色的绳带,脚上带着黑色的脚腕,笑眯眯的眼睛就像是狐狸一般。

“小趾,怎么是你啊?”班老头有一些意外的看着面前的人,说道“首领不是派你去泰山的任务了吗?”

盗跖一脸的嬉皮笑脸,说道“听说你老人家要回来,我立马赶回来迎接嘛。”

班老头笑道“我看你是听说蓉姑娘和怜月姑娘要回来,所以才跑的比兔子还要快。”

“是吗?啊呀!没想到蓉姑娘和怜月姑娘居然也来了,真是稀客稀客,太意外了。”说话间,身形已经晃动,速度快的宛如风一样,只见他站在端木蓉的面前,笑嘻嘻的说道“好久不见,想不想我。”

端木蓉倒是不为所动,向后稍微地退后了一步,语气虽为冰冷但在其中却不难听出了一丝的关怀“你上次的伤还没有痊愈,我警告过你少使用神形术,否则旧伤必定复发。”

听到端木蓉这么的关心自己,盗跖心中非常的高兴,仰起头来得得瑟瑟的笑着,说道“有医仙蓉姑娘在,受一百次伤我也不怕。”

说完,身形再一次的一晃动,最后站立在怜月的面前,笑道“怜月姑娘,怎么样?你有没有想我啊?我可是非常的想你呢。”

怜月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依旧平静的看着盗跖,不过,你若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原本平静如水的眼眸中不知何时显现出了一丝的愤怒,显然是被盗跖给惹怒了。

盗跖对上那双黑眸,尤其是在看到那眼眸中的一丝愤怒的时候,一种感觉随即而来,一种似乎是死到临头的感觉,寒气也瞬间充满了全身。

盗跖立马收敛起了笑意,连忙闪到一边,说道“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必当真啊。”

而天明却是一脸的疑惑,看了看这边,再看了看那边,心中疑惑不解,奇怪?刚才他明明是在这边的,怎么会跑到那边去的?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盖聂皱眉,此人会瞬间移动的神行术,而且造诣非同一般。

这时,班老头才慢吞吞地走到盗跖身边,说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个油腔滑调的家伙呢,是贼骨头盗跖。”

盖聂看着在自己面前的盗跖,心中不免得有一些的惊讶,原来他就是偷遍天下无敌手的偷王盗跖,比想象中的要年轻的很多。

盗跖得意的仰起头来,双手环胸,竖起一根手指头,轻轻地晃了一下,说道“就算是贼骨头,也是天下第一的贼骨头。”

班老头接着说道“这位呢,是盖聂先生。”

“盖聂!”盗跖一听到这个名字,眼睛立马瞪大了起来,说道“那可是鼎鼎大名啊!”

盖聂抱剑拱手道“不敢。”

天明从班老头身后大摇大摆地走出来,说道“老头,怎么不介绍我呀?”

盗跖稍微弯下了一点腰,这才看到了比自己矮半截的天明,说道“你是。。。”

“这个嘛。。。就是盖聂先生带来的一个小毛孩。”

“什么嘛!”天明不服气的大叫道。

气得直跺脚,气不打一处来,原以为这个老头会介绍自己的,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句话,这个老头也真是的,什么叫做盖聂先生带来的一个小毛孩啊?真是气我了。

班老头一挥手,说道“大家上船吧。”

等到所有的人都上了船之后,盗跖便拉了一下铁链,云艇立马启动了起来,然而云艇启动的剧烈颠簸时端木蓉有一些站不稳,险些跌倒,幸好旁边的盖聂伸手及时的扶住。

端木蓉回头看了一眼盖聂,感觉心好像漏跳了一拍,脸上出现了红晕,快速的转过头去,推开盖聂的手走到一边,连一句谢谢都没有说。

云艇慢慢的向上升起,天明稀奇的看来看去的,突然,天明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用手指着对面的巨石,说道“快看,那大石头上面有字。”

看了几秒之后,天明挠挠头,说道“糟糕,又看不懂。”

月儿转过头来看着天明,温柔的说道“那是以前宋国的文字,因为墨家祖师爷是宋国人。”

“那写的是什么啊?”天明好奇的说道。

月儿转过头来看着巨石上的大字,顿了顿,才开口轻声的说道“世间乐土。”

盗跖闪到班老头的身边,伸手搭上班老头的肩膀,刻意的压低了声音,说道“喂,盖聂这个家伙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班老头转头不去看他,说道“他是首领请来的客人。”

盗跖皱了皱眉,说道“最好别让小高见到他,否则会出大麻烦。”

班老头这才想起来,是啊,如果让高渐离见到盖聂的话,那后果可是会不堪设想啊,连忙问盗跖,“小高现在在哪里?”

“还没有回来。”

听到这句话,班老头舒了一口气,幸好高渐离还没有回来。

不过,等高渐离回来的时候,会不会一见到盖聂就和他打起来,这就不一定了。

天明贼兮兮的探过头来,好奇的说道“你们两个在这里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那个小高是谁啊?为什么不能让他见到盖大叔啊?”在说到最后的时候,天明的声音变得大了起来。

“嘘。”盗跖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示意天明不要这么大声要小声一点。

殊不知盖聂早已经听到了,眉头不自觉得皱了起来,小高。。。

一行人走到一个地方便停了下来,天明好奇的向前看去,只见前面有一条很长很长的石路,而在这条石路上都铺着有着星星和月亮图案的方格。

班老头转过头来,对着天明和盖聂说道“你们是第一次到这里来,我把这条通道的走法告诉你们,一定要听仔细,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天明看了看,这条路平等整齐,看起来挺好走的啊,怎么会有性命之忧呢?不过还是很好奇地问“会有什么性命之忧啊?”

班老头笑了笑,在地上捡起一根木头,随手往后一扔,那根树枝刚一触到月亮方格,从地下便立刻伸出了一个机关爪,一把抓住了那根木头,紧接着万箭齐发,地上立刻燃起了熊熊烈火。

天明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向后退了一步,不会吧。

班老头解释道“箭弩上带着从地底采出的墨油,一点就着,火势比寻常燃烧强十倍。所以,只可踩画着太阳图案的方格万万不可踩到月亮方格。”说完便领头走向了石路。

天明小心翼翼的走着,可谓是步步谨慎,心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自己一走错就会一命呜呼的。不过也想着那墨家祖师爷也真是够可恶的,在自己的家里还设置个这么危险的机关!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地上的一块块方格,寻找着太阳图案,正走着天明突然发现前面一下子没有了图案,顿时莫名的感到奇怪,怎么回事啊?抬着的一只脚不知道该如何下脚,抬起头来正想要问一下班老头,却见在自己面前的月儿他们正看着自己微笑,只有怜月一个人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天明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不知何时走到了尽头,还误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呢,不由得傻笑道“呵呵,原来已经到了。”却还是保持着那可笑的姿势。

月儿忍不住笑出声来,说道“天明,你快点出来啊!这里已经没有机关了。”

班老头也忍不住打趣道“你不是很英雄吗?怎么现在有点熊样。”

天明听到班老头这么的一说,顿时觉得非常的丢脸,于是逞强的说道“我活动活动一下筋骨,谁说我害怕了。”

说罢还提着一只脚装模作样的扭动起身体来,月儿看着又是担心又是着急,说道“天明,别闹了,快点出来吧。”

话一说完,便见天明重心不稳,人竟然向后跌去,众人看着心都要被提起来了,就在天明的手快要接触机关的时候,月儿更是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可是机关并没有启动,原来天明向后跌去的时候正好不偏不倚的按在了太阳图案的方格之上,众人舒了一口气,天明迅速的跳了出来,转过头来看向众人,说道“呵呵,我没事,刚才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却见月儿生气的转过头去便走了,而班老头和端木蓉也是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走了,怜月也是一言不发就走了,唯独盗跖却是走过来一拍天明的肩膀,说道“小子,我觉得你这张挺好玩的,连生活在这里很多年的兄弟都没有敢像你这样。”说完便也走了,天明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

盖聂走向天明,扶住天明的肩膀,蹲下身来对着天明说道“天明,我想要你明白一个道理。勇敢,不是通过让别人为他担心来证明的,尤其是那些关心他的人。强者,是能够让他的朋友,亲人感到安全和放心。这些,你能够明白吗?”

天明点了点头,却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

盖聂起身向前走去,而天明跟在盖聂的身后向前走去,心里不停地在想着刚才盖聂跟自己说过的那句话。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第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