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耳边竹林声如同海浪一般的沙沙作响,天上月亮皎洁温柔,洒下了一地的月光。

怜月站在竹林中,眼睛呆呆的望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亦或是什么都没有在想。

自己已经习惯了呢。。。。。。已经习惯了这个梦。。。。。。只是偶尔自己也会想。。。。。。想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怜月抬头看着月亮,此时月光皎洁,却没有星星的陪伴,只是独自在这黑夜里散发着光芒。。。。。就像自己一样。。。。。一个人。。。。。。怜月想着,在那平静如水的眼眸之中,忽然闪过了一丝的寂寞。

“怜月。。。”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怜月的耳边响起。

怜月转过头,便看到了那女子,一样的粉色罗纱裙,墨黑的头发只用一根翠绿色的簪子固定住,她的面容一样是模糊的。

女子慢步走到怜月的面前,蹲下身来,在怜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便被女子给抱住了,一种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个香味。。。这个香味好熟悉,然而怜月也感觉到女子的肩膀在颤抖着。

“怜月,对不起。。。对不起。。。”女子颤抖着声音说道。

对不起?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你是谁?怜月想问,却是问不了,嘴巴怎么也张不开。

突然,面前寒光一闪,怜月心中一惊,周围的景色消失,变成了虚无的黑色,而那女子却是倒在了离自己不远处的地方。

她的头发洒落下来,遮住了她的脸,那根翠绿色的簪子则是变成了两半,掉落在她的身旁,那一身的粉衣变成了深色的红色,

她怎么了?怜月抬脚想要过去,可才刚一抬脚,一把大刀便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拦住了自己的去路,刀身在这黑暗之中泛着银光,刀刃上寒气逼人,抬眼,便看到了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子。

男子举起大刀,而此时怜月却看到在刀上似乎有什么,正在一滴一滴的滴落下来,再一次看向那女子,却发现在那女子的身下似乎有一滩水,正在慢慢的蔓延开来。

那是什么?那是红色的。。。红色的什么?红色的血。。。

红色的血!怜月心中一惊,看向男子,她终于知道那刀上的是什么了,那刀上的是血,是她的血,是他,是自己面前的,这个看不清面容的人,杀了她。。。

男子举刀欲想砍来,在怜月的耳边又再一次的响起了那声音,那陌生又熟悉的声音,那三年来出现在她梦里的那声音。

“快跑吧怜月,你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

活下去才有希望,活下去就会有希望,怜月抬脚想要跑,想要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死亡的地方,可是下一秒怜月便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双脚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牢牢地抓住了一样,怎么都无法动弹。

抬眼,刀离自己越来越近,而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刀向自己挥来。

一个念头在怜月的脑中浮现,自己是要死了吗。。。。

---------------------------------------------------------------------------------------------

“不,不要!”

怜月一下子坐了起来,喘着气,看了看周围,在确定那是一场梦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是梦呢,又是那个梦,只是那个梦比以往的都要真实些,自己为什么总是会做这个梦呢?

怜月再一次的躺下,可现在是怎么也睡不着了,索性就不睡了,下床穿好了衣服,打开石门。

外面刺眼的阳光马上照了进来,怜月马上用手挡住,待有些适应的时候,再放下手。

太阳高照,鸟鸣声回荡在空中,已经是早上了呢。

“叮当。”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来。

怜月望去,却是发现在地上有一枚铜钱。

是谁的呢?怜月伸手想要捡起来,可就在刚要碰触到的时候,那枚铜钱却是向后“跳”了一下。

是自己眼花了吗?怜月有点吃惊,钱,居然会跳!

怜月再一次的向前走一步,伸手,铜钱也再一次的向后“跳”了一步,怜月走一步,钱就“跳”一步,这使怜月非常的好奇,心想真是有趣,而怜月的玩心也被激发了出来,自己一定要“抓”住这枚铜钱。

铜钱一路“跳”到了转弯处,便消失不见了。

去哪了?怜月左看看右看看的,想要找到那枚铜钱,可就在这时,从转弯处走出来了一个人。穿着布衣,脸上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来者正是天明。

只见天明一边旋转着手上的铜钱,一边笑的合不拢嘴,说道“哈哈,你上当了,你好好骗啊。”

看着天明手上正在旋转的铜钱,原来那枚铜钱被绑上了一条细线,而线的另一端则是在天明的手上,而刚才铜钱会“跳”是因为天明在拉线。

看着天明脸上的笑,怜月真心觉得心中的怒气真是不打一处来,这小子居然敢耍自己。

怜月走近天明,举起手来,只听见“啪”的一声响,在天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被给重重的打了一巴掌。

天明只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立马捂住自己的左脸,对着怜月骂道“你这个怪女人,你干什么打我啊!”

怜月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飘渺的声音回荡在这走廊上“这是你应得的惩罚。”

“什么吗!你这个怪女人,比怪女人还要怪的女人!”天明向着怜月消失的方向大喊道

之后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铜钱,真的有这么生气?只是玩一下而已,有必要这么当真吗?

这时,一个黑影从天明的身后一闪而过。

“谁?”天明转过头,却发现在自己的身后除了那长长的走廊之外,并没有任何的东西。天明不解的挠挠头,奇怪,刚刚明明觉得有人的,是自己的错觉吗?天明耸耸肩,转身便走了。

可就在天明转身走了之后,一个黑影出现在了天明刚才站的地方,眼睛看着前面,下个瞬间便“嗖”的一声消失了。

---------------------------------------------------------------------------------------------

清晨,机关城里已经有不少的墨家弟子在巡逻,怜月向前一直走着,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在漫无目地的走着。这时,怜月感觉到自己的脑袋突然痛了起来,抬头向上望去,便看到一只白色的蝴蝶正在向着自己飞来。

蝴蝶围着怜月飞了一圈,在怜月的面前不停的飞着,怜月下意识的伸出手指,蝴蝶便停落在怜月的指间上。

怜月仔细的观察着蝴蝶,这是一只非常奇怪的一只蝴蝶,它全身都是白的,而在它的翅膀上有着非常奇怪的淡蓝色条纹,全身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

看着这只蝴蝶,怜月突然感觉到好熟悉,自己好像见过这只蝴蝶,可是。。。是在哪里见过呢?

它翅膀上的淡蓝色条纹在阳光下闪着微弱的蓝光,怜月看着那条纹,伸出手来想要去触碰它的翅膀,可就在要碰到的时候,蝴蝶突然扑闪着翅膀飞走了。

怜月呆呆的看着蝴蝶消失的地方,心中涌出一丝的失落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次见到它呢?

“怜月姑娘。”

怜月闻言转过头去,便看到了一身紫色的少羽。

“少羽”怜月轻轻地说道。

少羽走到怜月的面前,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说道“怜月姑娘,那个。。。你在看什么呢?”

怜月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

“是吗。”少羽轻声应了一声,便呆呆的看着怜月。

原本,少羽在给了天明那张纸后,便想着去那地方等他来的,然而却没有想到会在路上看到那道白影。便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站在那里,就这样呆呆的望着那道白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是觉得那时,那时阳光照在她的身上时候她很美,就像是天上的九天玄女一样,圣洁美丽,那时自己就想要一直都这样静静地看着她。

看到少羽一直都在看着自己,怜月不解的说道“怎么了?”

少羽反应过来,移开视线,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没。。。没什么。”同时也在心中骂道,真是的,自己怎么可以一直盯着人家看呢。不过,少羽看着怜月,虽然她同自己说话的次数增多了,可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看到过她的笑,月儿姑娘也跟自己说过,连她自己都没有看到过她笑,哭过,就像是一个精致的人偶一样。

少羽眼眸暗垂,怜月姑娘,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束剥你的情感呢?脑中再一次浮现出他初次见到她的时候,在她的眼中所看到的那画面,那令人恐惧的画面,会是你的过去吗?

“我走了。”怜月转身欲走。

少羽一见到她要走,心中就有一种不想要让她走的念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不由自主的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怜月转头看着少羽,说道“还有事吗?”

少羽支支吾吾的说道“那个,怜月姑娘,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怜月歪头看着少羽,说道“什么地方?”

“跟我来。”少羽拉着怜月向前跑。

而怜月也并没有反抗,只是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在跑。反正,自己也不知道该去哪,就跟着他吧。。。

两人向前跑去,却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的后面,刚才他们所站着的地方有出现了一个黑影,黑影一直看着他们的身影从视线里消失掉,风吹起他那黑色的长袍,带着一种空寂的感觉。这时,一只白色的蝴蝶飞到了黑影的面前,在他的眼前飞了一圈,最后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下一秒,黑影也跟着消失了,只是在走廊上回荡着一个飘渺低沉的声音。

“怜月。。。。。。”

---------------------------------------------------------------------------------------------

也不知跑了多久,怜月停下脚步,不停的喘着气。

少羽拍了拍怜月的背,有些自责的说道“怜月姑娘,你还好吧?都怪我跑的太快了。”

怜月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没。。。没事。”

待恢复过来的时候,怜月看了看周围,这里不就是徐夫子的练剑池吗,少羽他来这个地方做什么?

还没有问出心中的疑问,就听到了升降机降落的声音,转过头,正好看到升降扳上的天明和月儿。

少羽轻笑一声,看着升降板上的天明,说道“你这小子还不错吗,居然被你猜到了。”

天明哼了一声,说道“算你认识几个字,就爱卖弄,有什么了不起的,人家月儿能看懂七国文字,比你厉害多了。”

少羽笑眯起眼睛,打趣道“不靠月姑娘,估计你小子想破脑袋也找不到这里。”

天明气愤的用手指指着少羽,说道“你胡说!我自然有办法找到。”

“你才胡说!就凭你,大字都不认识几个!”

“你!”真是气死我了!天明迫不及待的跳下升降板,向少羽走去,直视着少羽的眼睛,眼中的怒火可以说是要把少羽给杀掉的感觉。

“你们两个也真是的,一见面就吵。”月儿见此,无奈的走到少羽跟天明的中间,隔开他们两个人,说道“徐夫子最讨厌别人到他的练剑池了,要是被他给看到你们,有的一顿臭骂了。”

眼睛看到站在一旁的怜月,月儿感到有些意外,说道“怜月姐姐,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怜月指着少羽,说道“是少羽他带我来的。”

这让少羽感到有些无奈,就这样把他给出卖了,虽然说的确是自己带她来的。而天明在看到怜月时候,立马向后退了几步,刚才的那一巴掌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的,那种火辣辣的疼痛,也不知道这个怪女人是怎么回事,虽然说自己是捉弄她,但她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吧?虽然说现在有月儿在这里,可我还是离她远点会比较好。

少羽看到天明的不寻常,这小子是怎么了?说道“喂!你小子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要离的这么远?”

天明挠挠头干笑几声,说道“是吗?没什么,只是。。。只是觉得这里也是挺好的,呵呵呵。”心想,这下完了,要是被少羽这个家伙给知道了,还不指定会怎么羞辱自己呢?

月儿走到怜月的面前,说道“怜月姐姐,我都听天明说了,我让天明向你道个歉,你可不可以原谅他?”

怜月点了点,自己也没有真的怪他,只是对他的那种捉弄很生气罢了。

月儿看到怜月点头,转头对天明说道“天明你快来给怜月姐姐道个歉。”

天明不情愿的走到怜月的面前,低着头,说道“那个,对不起啊,额。。。怜月。。。姐姐。”

听着她们的对话,少羽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问道“月姑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没什么,什么也没有。”月儿刚想说,天明就马上打断了她的话。心想,绝对不要让你知道。

少羽眼睛直直的看着天明,天明被他看的头皮发麻,感到非常的不自在,立马干笑几声。少羽这家伙,他该不会是知道了什么吧?

天明一脸紧张的看着少羽,心中快速的想好等会要说的话,万一被少羽给知道了也好说过去,谁知少羽一转身,说道“是吗?算了,我也不想要知道。反正,你这小子肯定又是闯祸了。这一点,你大哥我可是习以为常了。”

“呵呵呵。”天明干笑几声,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幸好少羽这家伙没有追究到底。

“好了,我们快走吧,要是让徐夫子看见了的话,肯定会被骂的。”月儿说道。

“来都来了,难道你不好奇?不想要进去看看?再说了,就算是被徐夫子他给发现了,有你和怜月姑娘两位墨家弟子在,他肯定不会骂我们的。”少羽说道。

天明也感到非常的好奇,同时他自己也想要进去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都有些什么,连忙说道“是啊是啊,月儿,我们就进去看看吧,反正也没有关系。”

“这。。。。。”月儿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毕竟连她都从来没有进去过,自己同样也很好奇,也想去看看,但墨家的规矩是不能破的。

想到这,可以说是让月儿陷入了两难的决定,一边是墨家的规矩,一边是自己的好奇心,这让月儿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选,对怜月说道“怜月姐姐,你说呢?”

怜月淡淡的回道“随便。”

随便?这让自己怎么选啊。月儿犹豫了一下,终究是好奇心胜过了墨家规矩,叹道“那。。。好吧。”

少羽按下了机关,木质的门慢慢的向着两侧移开,接下来看到的一切让所有人顿时惊住了。

练剑池中的熔浆热气扑面而来,剑室内全都挂满了剑胚,相互摇晃发出悦耳的打击声,而中间剑池内则是一大堆废弃的断剑,天明张大了嘴,不由得感叹道“哇!这么多的剑啊!”

少羽走上前,与天明一同站在一起,说道“作为学武之人,这里可真是令人大开眼界的地方。”

月儿也是睁大了眼睛,语气中也充满了惊叹,说“我以前从来没有进来过这扇石门,想不到里面竟然是这样子的。”

怜月走上前去,眼中也都样是吃惊的表情,心中暗道,真想不到,这里面是这个样子的。

可正当怜月吃惊的时候,头却忽然痛了起来,怜月皱眉,怎么在这个时候痛起来。

眼前的景色突然之间变了,灰蒙的天空,枯萎的草木,还有那人们的痛哭声,怜月眼瞳猛地缩小,她看到在这画面的尽头,站着一个模糊的人影。

那人影所走过的地方,草木全都枯萎,逃走的人也只要经过他所站着那个地方,生命也将会被夺走,而他就像是从地狱来的死神,无情的收割着人的生命,只要是他所走过的地方,无论是草木还是人,生命都将消失掉。。。。。。

渐渐的,画面变得模糊,怜月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也渐渐的变得模糊起来,眼前的一切都在开始摇晃。在视线消失之前,自己似乎看到了一抹紫影,一张担心的脸孔,似乎感觉到自己倒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耳边似乎响起了那声熟悉关切的声音。

“怜月姑娘。。。。。。”

第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