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天明跟在盖聂的后面继续地向前走着,路上又是连续的遇到一个个奇奇怪怪的机关,但却都让天明觉得害怕,走了小半天,当天明觉得无趣的时候,心想什么时候能到的时候,在耳边却是响起了瀑布哗哗啦啦的声音,再往前走,眼前的景色却是一变,只见头顶上有着一个大瀑布,瀑布倾泻滑下,汹涌浩大,而在瀑布的下方有着一个巨大的车轮在运作着,在下方汇聚成一个巨大的池塘,看着眼前的这番景色,天明心中非常的激动。

而对面执勤的墨家弟子在看到班老头一行人的时候,便将机关开启,巨大的木桥缓缓的从对岸伸过来,班老头率先走了过去,天明等人便跟在班老头的后面,天明边走边看着下方的景色,当他看到在水中有着几个大齿轮在转动着,心中非常的疑惑,再看了看别的地方,发现在不同的地方也有着几个相同的大齿轮在转动着,天明拉了拉身旁盗跖的衣角,指着水里的那几个大齿轮,说道“底下那几个大轮子是做什么的?”

盗跖微微的低下头,把手附在耳朵上,假装没听清,大声的向天明问道“你说什么?”

天明提高了声音,大声的说道“底下那几个大轮子是做什么的?”

盗跖摇了摇头,口气有点严肃地说道“你不能在这里钓鱼。”

“我是问,底下那几个大轮子是做什么的?”天明大声的大吼道。

“哦!鱼都没有,怎么会有大虾呢。”盗跖说道。

“我是问,底下那几个大轮子是做什么的?”天明抓了抓头发,再一次大声的吼道。

盗跖摸了摸下巴,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这回我算是听明白了,你是想下去游泳。这可不行,水流太急会出事的。”

天明可以说是快要把嗓子给叫哑了,自己问了这么多次,可这个家伙还是听不懂,他的耳朵到底是有都不好使啊!

盗跖看着天明的这个样子,心中暗喜,拍了拍天明的肩膀,说道“小子,逗你玩呢。底下那几个大轮子就是整个机关城的心脏。它们转动起来,机关城就会有源源不断的能量。”说完,便向前走去。

在对面正静静地站这一个人,穿着一身灰白色的长衫,须发皆白,负手而立,眼睛望向前方,眼神之中平静淡然,仿佛已经看透了世界的一切,看样子好像是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而在他身后的身着黑白服饰的墨家弟子则是分立开来,分别站在两侧。

班老头很是意外的看着面前的人,上前笑着打趣道“徐老弟,你大忙人一个也来迎接我们了?”

只见徐夫子对于班老头的话无动于衷,目光紧紧的望着盖聂腰间的渊虹上面,眼神如鹰一样的锐利,深邃看不到底。

盗跖看着班老头,嘲笑的说道“徐夫子感兴趣的可不是你这个糟老头。”

班老头听后也不甘示弱的回道“这个徐老弟难道跟你一个德行,也是为了迎接美女而来的?”

盗跖伸出手指,轻轻地摇了摇,说道“当然不是,你用脚趾头想都应该知道,老徐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众人相视的看了一眼,最后都看向站在最后面的盖聂,盖聂眉头紧锁,手抚着挂在腰间的渊虹,眼神清冷平静,波澜不惊。

而挂在盖聂腰间的渊虹却在轻轻地颤抖着,发出轻微的剑鸣,似是要马上摆脱剑鞘的束缚,脱离盖聂的控制。

最终,渊虹脱离了盖聂的控制,向着徐夫子的发现飞去,剑柄被徐夫子稳稳地握住。

徐夫子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地拂过渊虹的剑刃,表情平淡,使人看不出悲喜,眼神却是明显的微微的闪动着。

天明见徐夫子拿着渊虹,便用手指指着徐夫子,气呼呼的说道“喂,这是我大叔的剑,快点还回来!”在他的眼中或许是觉得自己大叔的剑是被徐夫子给偷去了。

然而徐夫子并没有理睬天明,只是自顾自得用手指反复的摩擦着剑刃,而渊虹的剑鸣也是越来越强烈,在徐夫子的手中铮铮作响。

“喂,我在跟你说话呢!”天明见徐夫子不理自己,只是拿着渊虹站在那里,又不把剑还给盖聂,生气的说道。

盖聂缓步走上前来,将手搭在天明的肩上制止住天明接下来的动作,开口道“阁下莫非是?”

徐夫子依依不舍的将视线从渊虹上收回来,平淡的看着盖聂,说道“我姓徐,弟兄们给面子,称我一声徐夫子。”

盖聂拱手施礼,说道“原来是人称“剑之尊者”的徐夫子,你手中铸造出的宝剑,都是剑客们梦寐以求的神兵利刃啊。”

徐夫子看了一眼渊虹,轻叹一声,说道“比起这把渊虹,我也只不过是学了一些皮毛。”

“那么,铸造渊虹的那位前辈是?”盖聂问道。

徐夫子听到这一句,看着渊虹,眼底的神情充满了思念和悲哀,许久才说道“是我的母亲。”

天明看着徐夫子,心道,原来,这个徐夫子的妈妈就是打造渊虹的人,真想不到,难怪这个老头看到渊虹,就好像要大哭一场的样子。不过,也不知道他的妈妈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够造出大叔手中这样好的剑。

“这把剑由你来佩戴,也算是找到了一个好主人。”徐夫子低叹了一声,将渊虹重新交到了盖聂的手中。

盖聂昂首,将渊虹重新插入了剑鞘之中。

徐夫子转身,依旧用着淡漠的语气,说道“城里还有一把剑名叫水寒,此剑与你的渊虹剑性相克,从选材到铸造工艺都截然不同,这两把剑注定是水火不容的。”

“水寒在剑谱上排行第七,虽然比渊虹要低五位,但是剑谱上前十位的名剑都有独到之处,排名高低并不代表强弱之分,你最好小心些。”

盖聂开口问道“佩戴水寒的人是?”

“小高。”徐夫子拂袖率先离开,只留下这两个简单的字。

盖聂听后低下头来,眼中的神情让人看不透,怜月看了一眼盖聂,再看了一眼天明,眼神淡漠,眼中蓝光一闪而过。

盖聂,你所逃不过的命运,就是这个孩子,你终究是会被这个孩子杀死,这就是你无法逃过的命运,从那时候就已经是注定的了。

而天明却是一脸的疑惑,之前在云艇上的时候就听到过班老头和盗跖说过,那时候自己也并不怎么放在心上。而现在这个徐夫子又说起了这个名字,不经嘟囔道“又是这个小高,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盗跖微微弯下腰来,压低了声音,对天明说道“一个你千万不能惹的人。”

步入千斤闸中,身后响起石门缓缓落下的沉重响声。

而天明也算是看到了机关城中的全部样貌,一条条木质的走廊如游龙综攀一般的贴着悬崖峭壁,像是一座座建在空中的楼阁一般,还有一些的石壁被挖空变成了一间间的卧室,在石墙上还生长几棵树木,阳光透过交错的树叶投下一片斑驳,天明看着眼前的景色,如琉璃般清澈的眼瞳中充满了好奇和惊艳。

---------------------------------------------------------------------------------------------

今天先更到这,下章再继续,还要谢谢大家的支持。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