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盖聂石室外。

端木蓉站在石室外,满脸担忧的神情,目光紧紧的盯着那扇门,似乎是想要透过这扇门,去看门里面的那个人,去看门里的那个人他是否平安无事。

原来在端木蓉给了月儿丝巾,让她去找怜月后,便是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不为别的,只为自己想要知道,想要知道他是否没事。但是现在,虽然说已经是来到了这里,可端木蓉却是非常的犹豫不决。

端木蓉低垂着眼眸,就算自己现在已经来到了这里,可是。。。。。自己究竟该说些什么呢?

重新的抬起眼眸,看着那扇门,知道他就在那里,可一扇门却是无情的阻隔着他们之间的距离,使他们对方都看不到彼此,即便是一方有多么的担心,另一方却是永远也看不到,看不到一切。。。。。。

端木蓉紧紧的咬着下唇,再一次的犹豫了片刻,才抬手轻轻地叩响了那扇门。

“是谁?”门里传出盖聂那一贯的,冷静的声音。

“是我,端木蓉。现在机关城中有毒气在蔓延,不知道。。。。。你有没有事?你。。。。。还好吧?”端木蓉尽量的克制住自己的声音,尽量的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与平常并无两样。但无论是谁都能够听得出来,那声音在微微的颤抖着,以及在语气之中的。。。。。。那深深的担忧。

听到此话,在门后的盖聂却是微微的一震,他听出了她话里对自己的担心,以前从来没有人会在乎过自己,而她却是。。。。。却是在担心着自己。

在盖聂的心中似乎有一股暖流,正在慢慢地流进了他的心中,似乎也勾起了他那深藏在心底之中,那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嘴角缓缓的勾起一个弧度。

半响,才说道“原来是蓉姑娘啊,在下并没有事,多谢蓉姑娘的关心。”

在外的端木蓉见盖聂半天都没有说话,心中的担忧变得更浓了,就在以为盖聂可能是中毒了,想要询问情况的时候,却是听到了他平安的话。

“是。。。。。是吗。。。。。你没事那。。。。。那就好。。。。。”

在听到盖聂的这番话时,在听到他平安时,端木蓉松了一口气,那颗原本担忧的心也落了下来,但在听到他自称是“在下”的时候,端木蓉就感觉自己的心好像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在下。。。。。。也是呢。。。。。。这个人他总是这样,总是这样的称呼自己呢。。。。。。从来也不会。。。。。。从来也不会称自己为“我”呢。。。。。。

不知道为什么,眼中竟然会慢慢的聚集出泪水来,只是眼泪一直都在眼眶中打转,却是无论如何都流不出来,似乎是倔强的不想要流下来。

“蓉姐姐。”

听到这声无比熟悉的呼唤,端木蓉转过身来,便看见月儿他们正跑过来。见此,端木蓉抬手轻轻地拭去在眼中的泪水,恢复了原本的神情。

“蓉姐姐,你没有事吧?”月儿有点担心的看着端木蓉。

“我没有事,月儿你们没有事吧?怎么样?还好吗?”端木蓉摇了摇头,语气又再一次的恢复了平静。

奇怪,自己刚才好像在蓉姐姐的眼睛里看到了眼泪,这是怎么一回事?月儿再一次的看了看端木蓉,但在端木蓉的眼里看到的却是清冷,其他的什么也没有,这不禁让月儿觉得刚才自己所看到的,都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大叔,大叔,你没有事吧?”天明现在的心里可以说是非常的担心,不知道大叔他有没有事?有没有中毒呢?大叔,你可千万不能够有事啊。。。。。。你可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天明,你放心,大叔并没有事。”盖聂依旧是那平静的语气,让人听不出来有任何的波动。

听到这,天明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大叔他并没有事。要是大叔出了什么事的话,自己真的会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

“蓉姐姐,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月儿向端木蓉询问道。

现在的机关城是这么的危险,要怎么办才好呢?

端木蓉静静的看着月儿,现在机关城里的危险自己也是知道的,随处可见的杀机,也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丧命在此。但无论怎样,自己也都要保护好公主的安全,无论怎样都不能够让公主受到一点的伤害。看样子,也就只有那个地方才可以了。

“你们跟我来。”

端木蓉牵起月儿的手,再一次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关着盖聂的那一扇门,那一眼带着深深的眷恋和不舍,似是要把这扇门,这扇门里的人给深深的刻在脑海里一样,最后终是不回头的向前走去。

只是谁都没有发现,在端木蓉转头的时候,一滴清泪自端木蓉的眼中流出,无声的滴落在长廊上。泪是那样的酸痛,带着无法说出来的思念,一起滴落在这长廊之上。

这种思念现在没有人知道,或许。。。。。。在那多年以后。。。。。。也不会有任何的人知道。。。。。。

端木蓉坚决的向前走去,没有知道她心中所想,泪已经被风所吹干,别忘了,你的这条命是我的,这是你说过的,所以。。。。。。你还不能够死。。。。。。你,一定要活下去。。。。。。

天明和少羽都是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但却也只能跟着端木蓉向前走。因为在现在的这时候,也就只有跟着端木蓉了。

怜月走在最后,但又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转头向后面看去,却发现后面什么都没有,眼中的蓝光微微的闪动,转头再一次的向前走去。

就在端木蓉带着月儿他们走了没多久的时候,在原地却是突然的,凭空的出现一个人影。

黑色的长袍无风自动,脸上的青铜面具在阳光下闪烁出幽绿色的光芒,眼睛一直看着怜月的背影,直到怜月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了视线里,才转过头来。

怜月,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一定不会让你再一次的受到伤害。因为,你所受到的伤害已经够多的了,已经。。。。。。已经不需要再受了。。。。。。

男子的眼神在此时变得无比的坚决,只见他抬手在门前微微的一划,门竟然就缓缓的打开了,像是被一股力量给拉开的一样。

坐在室内的盖聂被这一响给惊动了,立马站起身来,一只手紧握着渊虹,目光紧紧的盯着前面。

只见一个身影站在了石室的门口,将此时那耀眼的阳光给遮挡住,那袭宽大的黑色长袍将他的全身都给包裹住,面容隐于一张青铜面具下。

盖聂那只握着渊虹的手在此时不禁的紧了,即便这个人就只是这样站在那里,但在他的全身却是散发出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而在他的身上也似乎带着能够毁天灭地般强大的力量,让盖聂莫名的感到了恐惧,额头上也是慢慢的渗出了冷汗。

即便是在别人的眼里是多么的厉害,但在此时他却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直觉告诉他,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是很危险的。

“你不用如此的警惕,我不是来害你的。”见到盖聂的这种动作,男子知道了盖聂是在提防着自己,只好解释道。

“那,阁下是?”盖聂并没有放下警惕,紧握着渊虹,眼神却是不自在的看向别处。

是的,他无法直视他的眼睛,也不敢看他的眼睛。在刚才当自己直视这他眼睛的时候,自己便感觉到了一种压迫力,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是能够救你的就行了。”男子伸出一只手,缓缓的张开,手掌心有一颗药丸,“只要吃了这个,那外面的那些毒气便不会侵害到你。”

盖聂心中一犹豫,看着那药丸却是迟迟都没伸手,“在下与阁下非缘非故的,想必阁下救在下是有什么事需要在下帮忙吧。”

在他看来,这个人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这里,又是无缘无故的救自己,想来也是他有什么事要让自己帮忙的。毕竟,是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帮你的。

男子在听完盖聂的话之后,隐藏在面具下的嘴微微的勾起一个弧度,不愧是秦国第一剑客,心思果然是比其他人要细腻的多呢。

“其实我救你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想要你帮我保护一人。”男子说道。

保护一人?盖聂眉头微皱,透过在这个人身上的那种压迫力,他就相信眼前这个人的力量,这个人的力量肯定是比自己还要强大许多,以他的这种威严和压迫力难道还会保护不了什么人吗?

“那个人是谁?”虽是心中有所疑惑,但盖聂还是问道。

男子面具下的嘴一张一合,慢慢的吐出两个字,却是让盖聂听了大为吃惊。

那个人,竟然会是。。。。。。

---------------------------------------------------------------------------------------------

墨家禁地。

怜月看着周围的景色,眼眸微微的闪动,蓉姐姐这是要。。。。。。

“这个地方不是说充满了死亡和危险吗?”

这可不是天明胡乱说的,因为上一次当天明他们要进来的时候,徐夫子就已经是警告过他们了。只是,他不知道端木蓉带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依照现在机关城的情况来看,难不成这个怪女人是嫌我们只会拖后腿,所以这是要让我们死吗?那这,这也太可恶了吧。

“蓉姐姐,我们来这里做什么?”月儿有一些疑惑的看着端木蓉,这里可是墨家的禁地,蓉姐姐将我们带到这里来是要干什么?

端木蓉看着月儿,说道“现在,这整个机关城里可以说是危机重重,卫庄的手下和秦兵现在也正在机关城里,也就只有这个地方才是暂时的安全。”

“可是蓉姐姐,这里是禁地,未经允许,我们是不能够跨过这道大门的。”月儿看着那扇大门,那扇门就像是一只野兽的嘴巴,正在等待猎物一样,让月儿不经打了个冷颤。

“天明和少羽他们都不是墨家的弟子,他们不受墨家教义的限制。”端木蓉停顿了一下,双手分别搭在月儿和怜月的肩上,蹲下身来,看了一下怜月,在看向月儿的时候,眼中满是不舍,声音却还是一如往常的清冷,“至于你和怜月,从此时此刻开始,将你们从墨家除名,你们再也不是墨家的弟子了。”

“蓉姐姐,这是为什么?”这一句话就如同是晴天霹雳一般,打在月儿的心上,眼中泛起泪光,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而怜月则是一脸的镇定,但她的心中却是微微的一震,眼眸微微的低垂,墨家除名。。。。。。果然是如此呢。。。。。。

“这。。。。。。这。。。。。。月儿做错了什么啊?”天明不解,这个地方不是只有做错事的墨家弟子才能进去的吗,月儿又没有做错什么,这个怪女人为什么要让月儿进去这里啊?

“月儿她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也只有这样。。。。。。”怜月抬起眼眸,转头看向石门,眼中依旧的平淡如水,但在眼中却隐藏着一丝无人察觉到的悲伤“但也就只有这样,我和月儿才可以进到禁地里。”

但少羽却是看到了,看到了那眼眸中的,那一丝的悲伤,心中一紧,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亦或是在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我是墨家的头领,有权利处置墨家弟子的奖罚,原本规定,是至少要五名墨家头领同时在场才可以决定的,但在是非常时期,所以。。。。。。所以就由我自己一个人来定!”端木蓉努力的使自己的语气变得冰冷而威严,她知道月儿肯定是不想要进到禁地里,只有这种方法才可以让她进去。

“那,蓉姐姐你呢?你要怎么办啊?”月儿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声,眼泪正在一滴一滴的滴落下来。

“誓死遵循教义,这是每个墨家弟子都用自己的生命作过承诺的。”端木蓉站起身来,背对着月儿,她没有勇气面对月儿,她害怕看到月儿的眼泪,害怕在看到月儿的眼泪的时候,自己的心就会软下来,就会无法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不要!蓉姐姐!你不能够离开我,我们要在一起。”月儿伸出手来,紧紧的抱着端木蓉,心中非常的害怕,害怕如果自己不这样抱住她,那她就会离开,离开自己的身边。。。。。。

“蓉姐姐,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啊?”自己不想要和蓉姐姐分开,那是她的姐姐,她最亲的人,最爱她的人,母妃和父王都已经离开了自己,自己不要蓉姐姐再离开自己,再也不要让任何人离开自己!

“扫奸除恶,是墨家弟子的使命!”端木蓉的肩膀微微的颤抖着,极力的保持着自己清冷的语气。

厚重的石门微微的打开,月儿看着石门缓缓的打开,心中一惊,不经加重了抱住端木蓉的力气,双手紧紧的揪住端木蓉的衣服,无论怎样都不放开。

天明三人率先走入禁地,一字排开看着端木蓉和月儿,一时无言。

“月儿,你要听姐姐的话,快进去好吗?”那边,端木蓉还在尽力的说服月儿。

“我不要!不要!我要和蓉姐姐你在一起!我不想和蓉姐姐你分开,蓉姐姐,我们一起进去好吗?”月儿眼中泪光闪闪,摇着头,无论端木蓉怎么说,月儿始终抓着端木蓉的衣服不放。

“月儿。。。。。。”端木蓉努力的使自己眼中的眼泪不掉下来。

月儿,姐姐又何尝不是呢,何尝不是想要和你在一起呢,只是这一次,这一次请你原谅姐姐,姐姐不能够再和你在一起了。姐姐怎样都没有关系,但你。。。。。。你一定要活下来。。。。。。

端木蓉用力的将月儿的手从自己的身上拿开,将月儿推向禁地里去。

“蓉姐姐!”月儿满脸的泪痕,努力的向前伸出手来,想要抓住那素衣,可却是无论怎样都碰不到了,永远的碰不到了。

“在姐姐的心里面,月儿,你可是一直都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呢。。。。。。”端木蓉淡淡的笑着,眼中的泪水最终还是滑落了下来。

“天明,少羽,怜月和月儿就拜托你们了。”端木蓉向着天明和少羽说道。

“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好月儿的,不会让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的。”天明重重的点点头,保证的说道。

少羽也是点点头,他会的,他会保护好怜月和月儿她们的。

端木蓉欣慰地一笑,转过身去,大门缓缓的关上,在大门快要关上的那最后的一刻,怜月清楚的看到了,在端木蓉的指尖,那抽出来的银针。

“蓉姐姐!!”月儿大声的叫着,呼喊着,然而却是被这扇石门给无情的隔绝了。

月儿无力的跪下来,肩膀颤抖着,眼泪在此刻就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样,不断地溢出眼眶。

---------------------------------------------------------------------------------------------

端木蓉抬手拭去脸上的泪痕,回头看向那扇石门,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自己并不后悔做这个决定,哪怕时间能够再重来一次,自己也还是会做这个决定的。因为,自己要保护好公主,要让公主她平安无事。

“呵呵,还真是感人呢。”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

端木蓉眼神一下子冰冷了起来,回头直视着在自己前方的人影。

那人的面容丑陋,长相尖刻,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胸前穿着胸甲,手腕上带着青色的护腕,身后有两条红色的飘带。

“还真是感人啊,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留在这里,而并不是跟他们一起进去。难道你舍得离开那姑娘?”隐蝠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手臂,不怀好意的看着端木蓉。

端木蓉没有说话,手上的银针向着隐蝠的方向飞去,隐蝠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身手矫捷,快速的躲过了银针,直冲向端木蓉。

第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