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温暖的阳光照射大地,此时正是午时,然而在机关城里却是危机重重。。。。。。

墨家禁地。

周围非常的寂静,众人沉默无声,就只有月儿那嘤嘤的哭泣声在耳边回响着。天明看着月儿这样子,心中非常的难过,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是作罢。

现在的这个时候他能够说什么呢,恐怕是说什么都是没用的。。。。。。无论说什么,在此时也都只会是徒劳而已。。。。。。

怜月走到月儿的身边,蹲下身来,用手轻轻地拍了拍月儿的后背,凑到月儿的耳朵旁,轻声道“不要再伤心了,现在我们只能向前走。而且,等我们出去了,就可以再一次见到蓉姐姐了。”

月儿一震,是啊,怜月姐姐说的没有错,现在的情况我们必须要向前走,因为也就只有这样。。。。。。也就只有这样才能够再次见到蓉姐姐。。。。。。

“啪,啪,啪。”一声奇怪的声音从门的另一边响起来。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啊?”少羽转过头来,仔细的打量着那扇门,可就是看不出来有什么。

“你问我,我去问谁去啊。”天明也是转过头去,看了看,不屑的摇了摇头。

“那是绝天锁。”月儿站起身来,声音是出奇的冷静,让人完全听不出来有任何的悲伤,似乎刚才的一切悲伤都已经随风而去。

怜月微微的一笑,这才是月儿,这才是那个我们坚强的月儿。无论是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够不放弃,勇往直前走的月儿。

“绝天锁?”天明和少羽异口同声的问道。

“那是墨家祖师爷留下来的绝天锁,这个世上能够开启这扇门的人寥寥无几。”月儿擦干了脸上残留的泪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留在这里的话只能够等死,现在,必须要往前走。”

四人向前走着,只见脚下的路是极其的曲折复杂,似乎像是个地下迷宫一样,虽然在这禁地里面也有灯火的存在,四人可以说是仍旧身处于光明之中,但对前方即将遇到的事情却是一片的茫然。

四人走了也不知多久,突然停下了脚步,只见前方有一处断裂的路,而在四人的面前也已经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了。再看前方,原本应该平坦的道路却是整个地都凹陷了下去,足有两丈多那么的深,而在那个凹陷之地却是密密麻麻的插满了利矛。

“这是什么鬼机关啊?”天明探头往下看了一下,下面利矛的夹头发出微微的银光,让天明看了顿时感觉到这个人都不好了。

“这。。。。。。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就连是少羽看了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地方叫做虎跳。”月儿仔细的看了一下,“以前听班大师和蓉姐姐说过,只有天生神力的盖世英雄,才能够通过此处呢。”

“天生神力。。。。。。”天明嘟囔了几下,尔后歪着头看着少羽,“这是在说你吧,上次你举那个大锅,还真是份量不轻呢!”

“小子,你还真是土包子,那叫青铜鼎,什么大锅,大锅的!”少羽听后不满的说道。

“呃。。。。。。盖世英雄?难道是指。。。。。。我?”天明无视掉少羽那充满着讽刺和不满的话语,指着自己,傻笑道。

“呵呵呵。”月儿被天明的这一话语给逗笑了,掩着嘴笑起声来,“就知道乱说,还是想想怎么过去吧。”

天明的眼睛不停的向四周看来看去,见到怜月正站在一处发着呆,这让天明不禁的感到疑惑,这个怪女人在干什么呢?

“呃。。。。。。怜月姐姐,你在干什么呢?”天明是实在不想说“怜月姐姐”这几个字,不过也没有什么办法,谁叫上次当自己叫怜月为怪女人的时候,月儿就非常的生气,还痛骂了自己一顿,说要是再敢叫怜月姐姐她为“怪女人”,就不理自己了。没办法,天明就只好叫怜月姐姐了,谁叫他自己不想要月儿不理自己呢。

然而怜月并没有理会天明的话语,只是眼睛呆呆的看着前面的千斤铜虎,这让天明很是生气,自己都这么叫她了,可这个怪女人还是不理会自己,果然怪女人就是怪女人,无论怎么叫都是怪女人。

“喂!我在跟你说话呢。”天明有些生气的走到怜月的身旁,眼睛不禁意的看到了墙壁的铜环,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去,“咦?你们快来看这是什么?”

被天明这么一说,少羽和月儿也都过去看,只见那铜环有一处的地方写有细小的文字,月儿凑过去,仔细的看了一下,读道“千斤铜虎。”

天明立马上前,握住铜环,试着拉了一下,却发现这个铜环无论怎么都拉不动。即便是天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还是拉不动这个铜环半点,就好像这个铜环有千斤一般的重。一直到天明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任何的力气了。

“唉。”在一旁的少羽无奈地摇了摇头,眼睛看向独自站在一边的怜月,却发现怜月此时也正在看着他。

黑色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少羽看了一下,再转头看向墙壁上的铜环。

少羽也看向铜环,突然一震,对了,千斤铜虎!自己天生神力,能够举起那长达两千多斤的青铜鼎,那拉这个千斤铜虎也肯定是不成问题的。难道,少羽再一次的看向怜月,她是在说让自己去拉吗?

想到这,少羽便走到千斤铜虎那,双手握住铜虎,而刚刚才倒下的天明见到少羽要拉的样子,一下子就从地上坐了起来,眼睛紧紧的盯着少羽。哼,我拉不动就不信你就拉的动。

他。。。。。。怜月有点惊讶的看着少羽,他竟然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少羽转头再一次的看向怜月,在见到那双黑色的眼眸之中的惊讶神情之时,他更加的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没有错。

少羽当下便用上了力气去拉,果然见那铜环被拉了起来,月儿见了拍起手来,说道“哇!少羽好厉害啊!”

坐在地上的天明看了,轻哼一声,一脸不屑的转过头去,“哼!天生蛮力。。。。。。”

而随着铜环被拉起,在离四人最近的一个地方处突然的移出来一块可以容三四个人站立的石台来,而在那石台上方处也有一个铜环。

“我知道了!我们先跳到那块石台上,然后用那个千斤铜虎拉出下一块石台,然后我们就再跳过去,然后再拉那边的铜虎,然后。。。。。。”月儿看了一下,高兴的说道。

“唉呀,这里的石台足有两丈多远,我们要怎么过去啊?我可不会轻功。”天明说道。

“这,其实是很简单的。”在一旁的怜月看着天明,眼眸之中似乎有着玩意。

而当天明看到怜月在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在天明的心里隐隐的生出一种预感,一种不好的预感,让他有种想要马上逃离这个地方的感觉。

少羽伸手抓住天明的腰带,语气中带着笑意,“盖世英雄天明大侠,准备好了吗?”

“还没。。。。。。还没有。。。。。。等一等。。。。。。”天明有点害怕的摇着头,支支吾吾的说道。

毕竟等一小会儿自己就要被这样给扔过去了,换做是别人相信那人也是会害怕的。而且,正也正好是让天明那不好的预感,得到了证实。

少羽看到天明这害怕的样子,轻笑一声,“没有时间了,起!”

“啊!”话音才刚落,天明便被扔了出去,伴随着一声的惨叫声。

在一旁的月儿看着被扔过去的天明,不禁担心起来,他不会有事吧?

“月儿,来。”少羽扔完天明,便向月儿伸出手来。

少羽的这一声叫唤,使得月儿反应过来,看着少羽点了点头。

“砰”的一声,天明便狠狠的撞上了面前墙壁。

天明从墙壁上滑落下来,晃了晃脑袋,却听到少羽喊道“小子,接住月姑娘。”

“嗯?哎。。。。。。唉呀!”眼看着月儿飞过来,天明想要接住月儿,却是没有怎么注意到后面,再一次的撞到了墙壁上,又再一次的发出了一阵惨无人道的惨叫声。

“天明,你没有事吧?”月儿看着被无辜撞了墙壁两次的天明,担心的说道。

天明僵硬的笑着,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没。。。。。。事。。。。。。”

少羽向着怜月伸出手来,没有说一句话,一如刚才怜月想要少羽拉千斤铜虎一样,只是静静地看着怜月。

怜月自是明白了少羽的意思,点了点头,将自己的手放到少羽的手上,手掌间传来了彼此之间的温度,少羽一震,之后便是微微的一笑,手不自觉的握紧了怜月的手。

“那我们也来了。”少羽向后退了几步,放开了握住千斤铜虎的手,带着怜月向着石台的方向冲去。

“不要!啊!”脚才刚一沾地,便又听到了天明撞上墙壁的声音,以及那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少羽,你的武功真好。”月儿看着天明那滑稽的样子,笑道。

“小意思,呵呵呵呵。”之后又看向撞在墙壁上,姿势怪异并且滑稽的天明,“小子,你还行吧?”

天明费力的摇了摇手,表示着自己没事。

就在这时,石台便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仔细一看竟然是开始向里缩了,而跳过来的那个地方的那个铜环居然向里缩了。原来是大家都跳过来了,也就没有人拉着那个铜环,所以石台便向里缩了。不过,这但是让大家立刻惊慌失措了起来。

“这可怎么办啊?”天明看着石台向里缩,能够站的空间也是变得越来越小,一脸的害怕。

“别怕,有你大哥我在呢。”少羽说着便一手一个,将天明和月儿一起给扔了出去。

“啊!!!!”天明那凄凌的惨叫声再一次的回荡起来。

天明和月儿向着下一块石台处飞去,可是石台却是迟迟的不出现,眼看着就要掉下去了,少羽用力的拉出铜环,石台出现,天明和月儿都安全的站在了石台上。

少羽立刻牵起怜月的手跳向下一块石台上,待安全之后,也是因为刚才的那个教训,少羽不敢怠慢的拉出下一块石台,如此这般反复的重复着,也总算是通过了虎跳这一关。

通过了之后,由于少羽是一直都在拉铜环,把自己累的可以说是不轻,坐倒在地上喘着粗气,而天明和月儿却是被刚才的那一连串的动作给吓得喘着气,在这个时候恐怕也就只有怜月是依旧的面无表情。

四人先是休息了一小会后再继续的向前走去,之后又是遇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机关,虽然是没有任何的危险,却也是费了四人不少的力气,也终于是到达了第三个机关处。

这个机关和之前的虎跳差不了多少,都是有一个大坑,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大坑却是深不见底,就算是拿一个石头扔下去,也可能听不见任何的回音。但在墙壁上每隔一段的间隔便有一个横在空中的石杆,有高有低的一直排列到对面,而在对面有一个机关手柄。

天明和月儿向前走过去,而少羽却是看了之后一脸害怕的向后退了几步。

“好奇怪啊,这是什么地方啊?”天明打量着横在墙壁上的石杆,疑惑的问道。

月儿巡视了一下四周,说道“我知道了,这里一定就是班大师说过的猿飞了。”

“猿飞?”少羽和天明听了后不明所以。

“我听过班大师说过,据说这里只有像机敏矫捷的猿猴才能够通过。”月儿缓缓的道出猿飞的这个名字的含义。

天明走到石桥的末端,低下头向下看去,但却是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到底,“这个地方好深啊!”

月儿也走上前去,低下头去看,“这里看起来应该是一处很深的裂谷。”

“裂谷?听起来就很可怕。”天明咽了咽口水,却是不敢再看下面了。

“可能有上百丈深呢!”月儿向下看了一下,说道。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过来看看呀?”看到少羽还是站在那里没有动,天明有点疑惑说道。

少羽干笑几声,声音显然是变得有些僵硬,“你们看就好了,我不用看,猜也能够猜得到。”

天明和月儿听了就又转过头去,打量着那些石杆去了。

“呼。”见天明转过头去,不再追究,少羽擦了擦额头上流下来的汗珠。

眼睛看向了站在一边的怜月,却见怜月只是看了一眼少羽,就转过头去。

少羽低下头去,双手无意识地握成了拳,在不停的颤抖着。原本以前的那个意气风发,自信满满的少年,在此刻这猿飞之处,却像是一只老鼠遇到了猫一样,充满了害怕和恐惧。

少羽在此刻第一次的感到了自己是那么没用,那么的无力。

“好了,用绳子绑在腰间,有我们在后面拉住,这样爬上去的人就会安全多了。”月儿将手上的藤蔓绑在了一起,结成了一条长长的粗绳。

“月儿,还是你想的周到。”天明看了看结成粗绳的藤蔓,心中佩服起月儿来,月儿果然是非常的聪明。

“少羽,我帮你绑上吧!”月儿转头,忽然对少羽说出这一句话。

“啊。。。。。。我。。。。。。”少羽支支吾吾的,在额头上隐隐有冷汗冒出,双手握得紧紧的。

“月儿,你帮我绑上吧,我来过这个机关。”天明自告奋勇地拍了拍胸脯。心想,这可是一个可以让月儿对我刮目相看的好机会,可不能够让少羽给抢了。况且在刚才少羽也已经出过风头了,现在再怎么说也该轮到自己了。

月儿思量了一会儿,“少羽,我觉得还是你比较合适。”毕竟少羽的武功和身手都比天明要高出许多,遇到的意外也会小一点,可天明他不会武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可就不好了。

天明听后就有些不满了,“月儿,我可不比那个家伙差。”

“好吧,那就让天明去。”月儿看了一下少羽,只好无奈的回身为天明绑上藤蔓。

“放心吧,我可以的!”天明笑得眼睛弯起来。

月儿为天明绑上藤蔓之后,又转过身来对少羽和怜月说道“天明比我重,我一个人肯定拉不住他,你们和我一起来保护他吧。”

怜月点点头,上前接过藤蔓,可是少羽却是依旧的低着头,站在原地不动。怜月走到少羽的面前,将藤蔓递给少羽,“害怕的话,就在这里拉吧。”

她知道了。。。。。。自己恐高。。。。。。少羽抬头有点吃惊的看着怜月,那双黑眸纯净无瑕,他发现现在自己再看到那双黑眸的时候,自己已经感觉不到害怕了,而是觉得似乎有一股暖流流进了自己的心里,轻轻地安慰自己那颗害怕的心。少羽接过藤蔓,双手不自觉的握紧了藤蔓,“谢谢你,怜月姑娘。”

怜月轻轻地一笑,转身用力的拉住藤蔓。

天明跳到了其中的一个石杆,摇晃了几下之后才勉强的站立住,再向前方的一个石杆跳去,却是被吊在了半空中,怎么上也上不去。

“天明,你要抓紧啊。”月儿有一些着急的说道。

天明努力的想要上去,可却是没有想到手一滑,“啊!我抓不住了!!”天明发出一声嚎叫之后,便坠了下去。

“天明!”月儿失声的惊叫起来。

只听到刷的一声,藤蔓便绷得非常直,月儿,怜月和少羽因为抗拒不了这巨大的拉力,但是手是决不能松开,因为如果松开了的话,天明就会掉下去的,但这样也就只能被向前拖去了。

被拖了一段距离之后,突然拖的力量好像变得比刚才要大了,怜月转头,却是看到少羽僵直的站在那里,在他的手上已经没有了藤蔓,他松开了藤蔓。

“啊!!”天明和月儿惨叫着,这声音回荡在怜月的耳边,黑色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少羽。

整个身子都向下坠去,突然停了下来,怜月向上看去,却发现少羽正趴在石桥的未端,紧紧的握着藤蔓。

“少羽。”怜月眼中流露出惊喜的神情。少羽,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可以战胜你的恐惧,不会让我们掉下去的。

这一惊喜的神情被少羽收入眼中,刚才的他也是看到了这双黑眸,这双黑眸在那时仿佛给了他力量,让他能够向前,能够抓住这个藤蔓,那时的他也在心中默默地下定了一个决心,自己不会再让那双黑眸流露出那悲伤的神情,再也不会。

少羽费力的将三人给拉出裂谷,休息了一下之后,天明又不怕死的想要再次挑战,而少羽,月儿和怜月则是站在远处的石地上。

“啊哈哈!好好玩啊!好好玩啊!”现在的天明正吊在一个石杆上,连续的做着一系列的翻滚动作。

少羽看了之后,一时间变得瞪目口呆,“这小子,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

“我一直都有一种感觉,这世上是没有什么事能够难住你们的,你们将来都会成为了不起的大英雄的!”月儿转过头来,笑着对少羽说道。

天明似乎有点太过头了,一下子便又撞到了墙壁上,却还是不忘回身挥着手,骄傲的说道“喂!你们看见了吗?看见我刚才是怎么飞过来的吗?我也是很厉害的吧!嘿嘿嘿。。”

“看见了!看见了!天明最厉害了!”月儿高兴的拍着手说道。

天明听到了这句夸奖,显得非常的得意忘形,走到机关边上,“我要开咯!”

天明拉下了机关,另一半的石桥便伸了过来,月儿首先走了过去。

少羽却是站在原地,眼睛时不时的往下看去,果然,自己还是有点怕呢。

怜月走到少羽的身边,牵起了少羽的手,“如果害怕,就牵着我的手吧,我带你走过去。”少羽看着怜月,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任由怜月拉着自己向前走去。

少羽看着自己眼前少女的背影,他的背影是那么柔弱,却又是透露出坚强,想到自己是一个男孩,却还不如一个女孩坚强,少羽就觉得有点惭愧。

可是,接下来少羽却是皱起眉来,怎么她的手还是那么冷?像是冰块一样的冷,似乎都能够冷到骨子里一样,反手将怜月的手给握紧。

第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