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滴答”

是什么声音?

“滴答”

是水滴的声音吗?

怜月睁开眼睛,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黑暗。

黑暗,又是黑暗,怜月自嘲,为什么在自己的梦里出现最多的就是黑暗呢?

在这里一片黑暗,一片混沌,仿佛天地初开时的样子,在她的下面是水,而她却可以站在水上,沉不下去,但在脚上所传来的感觉却是真实的,水,当真是非常的寒冷。

在前方似乎有亮光在闪,那个亮光好像正在慢慢的走近,那是什么?仔细去看,才知道那是一只蝴蝶。全身洁白无瑕,在那白色的翅膀上有着淡蓝色的条纹,在它的周边散发出蓝色的光芒。却正是今天早上,怜月在长廊上所见过的那只蝴蝶。

是它,怜月有一些意外,没有想到这么快又能见到它。只是,怜月垂眸,只是没有想到再一次和它见面的时会在梦里,在这只有黑暗的梦里。。。。。。

在这黑暗之中,围绕在蝴蝶周边的蓝光显得异常的明亮,从原本的淡蓝色转变成深蓝色,在它的翅膀上的淡蓝色的条纹在此时也是非常的明显,覆盖住了整个翅膀。黑暗之中,蝴蝶身上的这深蓝色的光芒,成为了在这黑暗里唯一的光。

蝴蝶向着怜月的方向飞过来,却是直接飞过了怜月,向怜月的后面飞去,怜月转过身来,却发现在自己的身后还站着一位少女。

怜月显然也没有想到在这黑暗的梦里竟然会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别人,而刚才自己竟然会没有注意到。不过现在想想也对,这个黑暗的梦自己已经做了好几次了,当然自己也不会想到在这黑暗的梦里会有其他人。

少女背对着怜月站着,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的散落下来,在头发的左右两边分别梳着两个环髻,头上带着蓝色的珍珠发饰,耳朵上带着金色的耳坠,穿着一身黑色的抹胸长裙,在长裙上仿佛有着斑斓星点,宛如浩瀚的星空,肩上披着一件水红色的披肩,在披肩的边上有着白色的蕾丝花边,水红色的袖子边上有着暗红色的花纹,腰上系着一条水红色的腰带,在腰带上也有着暗红色的花纹。

那只蝴蝶飞到少女的眼前,少女伸出手来,蝴蝶便停在了少女的指尖上,不停的扑闪着翅膀,最后化成一缕青烟消失了。

你是谁?怜月张了张嘴,却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既然自己发不出声音来,那就走到她的面前吧。想着,怜月向前迈出一步,脚下立刻波光粼粼,而那少女就在怜月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便慢慢的转过身来。

少女肌如雪凝,芙蓉如面,柳如眉,弯弯长长的睫毛就如同扇子一般,两缕长长的发丝垂直在胸前,一滴如同海洋之泪般的水滴纹路刻在少女的眉间,一双眼眸就如同大海一样的深邃深蓝。

当眼睛撞进那双蓝眸的时候,怜月忽然全身一颤,一种恐惧感没由得从心底升起,立刻向后退了一步,可双蓝眸就像是有魔力一般,将她的眼睛给牢牢地吸住,不管怎样都移不开视线。

看着这双蓝眸,怜月感觉到自己意识开始模糊,可视线却还是无论如何都移不开那双蓝眸。眼睛里除了那双蓝眸之外,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的景色。蓝色的眼眸好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想要就这样一直,一直。。。。。。就这样一直看着那双蓝眸。。。。。。

然而,少女却是转身向前走去,每走一步,在她的脚下便会泛起一圈圈的涟漪,而怜月也在此时恢复了过来。刚才自己是怎么了?那双蓝眸就像是能够摄人心魂一样,只是不经意的一瞥,都能够让人不自觉的沉陷在里面。

只是微微的一愣神,怜月就发现那少女已经离自己很远了。

不!等一等,告诉我你是谁?怜月见状,心中非常的着急,想要跟上少女的脚步,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在脚上似乎有着湿润的感觉传来。低头一看,却发现地上的水就像是藤蔓一样,正在向脚上慢慢的延伸。不一会儿的功夫,水就已经缠绕上了怜月的小腿。

不要!怜月用力的向前迈去,想要挣脱出来,却觉得自己的脚好像麻木了一样,怎么都使不出力气。

水已经缠绕住了怜月的全身,而那少女的背影也离的越来越远,脚下的水慢慢的向中间聚集,旋转,形成了一个漩涡。

怜月感到自己正在慢慢的向下坠去,好像有一股力量在将她往下拉。而这股力量也在慢慢的变大,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这力量给拉进了水里。

视线开始摇晃,在最后也只是看到了那少女的背影,在黑暗中慢慢的消失。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告诉我!

---------------------------------------------------------------------------------------------

怜月只感到自己正在下坠,仿佛跌进了有无止境的黑暗深渊,冰凉的感觉立刻贯盖了全身,想要睁开眼睛,却是怎么也睁不开,眼皮就仿佛有千斤一般的重。在耳边似乎传来了什么声音。

“你后悔吗?”

后悔。。。。。。后悔什么?

“你后悔吗?后悔做这个决定吗?”

什么决定?我。。。。。。我不知道。。。。。。

意识渐渐的开始涣散,感觉开始渐渐的麻木,渐渐的开始任由自己下坠,任由黑暗淹没自己。已经要完了吗?也许。。。这或许。。。是对自己。。。最好的结局吧。。。只是不甘心。。。还没有了解一切呢。。。

“怜月姑娘。”

“怜月姐姐。”

是谁?是谁在叫自己的名字?月儿。。。是。。。月儿吗。。。

“怜月姑娘。”

不是,这个声音不是。。。月儿,这个声音是。。。脑海中渐渐的浮现出一个眉目如画,身穿紫色衣服的身影。。。少羽。。。

“回去吧,你的朋友在等你,回去吧。”

那声音又再一次的出现。回去?自己能回去哪?自己现在在哪?你是谁?而我。。。又是谁?为什么我总是会做这些奇怪的梦?

“你以后会知道的,现在,你就回去吧。”

以后?会是什么时候呢?

然而,这一次那声音却没有再出现,四周一片安静,怜月感觉自己下坠的速度好像变得越来越快了,不知道会下坠到哪里,只知道下面好像越来越冷了,一种微微的窒息感传来,意识陷入了黑暗里。。。。。。

---------------------------------------------------------------------------------------------

石室里,端木蓉坐在床前,仔细的替怜月把脉,而月儿,天明和少羽则是站在一旁,只是每个人都没有说话,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不安和担忧的表情,即便是平时吵闹的天明,在此时也没有说一句话,石室里的气氛显得非常的安静,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到。

原来,怜月在练剑池中突然昏倒了过去,吓到了少羽他们,而少羽他们更是带着怜月急匆匆的去找端木蓉。于是乎,石室里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状况了。

只见端木蓉仔细的检查着,突然眉头微皱起来,什么也没有说,起身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神情非常的复杂。

奇怪?自己在替怜月检查的时候,发现她并没有什么事,可之后自己却感到她的身体正在慢慢的变冷,脉象也变得非常的微弱,用了很多的办法都不管用。而怜月的这种情况也是自己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在医书上也没有任何的记载,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怪病?这个样子就好像是。。。。就好像是生命正在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被抽走一样。。。。

看见端木蓉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在一旁的月儿实在是忍不住了,问道“蓉姐姐,怎么样?怜月姐姐她没有事吧?”

端木蓉叹了一口气,说道“放心吧,我刚才在检查的时候发现怜月的状况一切都好,没有任何的异常。”

听了端木蓉的这番话,众人松了一口气。

“只是。。。。。。”端木蓉顿了一下。

而端木蓉的这一句“只是”却是把众人那颗刚放下的心,再一次的给提了起来。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发现怜月她的体温却在慢慢的下降,身体变得越来越冷,脉象也开始变得非常的微弱。”端木蓉接着说道。

“什么!”月儿一惊。没有什么问题,但体温却在慢慢的下降,这怎么可能?

“那。。。蓉姐姐,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医治?”月儿担心的说道。

端木蓉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用了很多的办法,但都不管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端木蓉的这一句话,令石室里的气氛变得更加的沉重。月儿非常的惊讶,连蓉姐姐都没有办法,那该怎么办呢?如果。。。。如果怜月姐姐一直这样昏迷不醒的话。。。。

少羽握紧拳头,对端木蓉说道“蓉姑娘,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少羽目光直视着端木蓉,他希望能够听到端木蓉说出有办法,哪怕是还有一点的希望。然而,端木蓉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将视线转移到了别的地方,闭上眼睛,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少羽的心情自己也是理解的,但自己又何尝不是跟他一样,自己也是希望能够有其他的办法。可是,能够用的办法自己都已经用过了,就是不见效,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想到这,端木蓉突然感到自己是那么的飘渺,那么的无力。自己身为医者,饱览医书,却是没有办法能够解释这种状况,没有办法能够医治她。。。。自己真的是很没用呢。。。。

而端木蓉的这个样子,无疑是将少羽那心底最后的希望给浇灭了。

是啊。。。。自己早就应该知道的,蓉姑娘是被称之为医仙的人,如果连她都没有办法的话,那这个世上就没有人会有办法了。。。。可是。。。。

少羽走到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怜月,此时的阳光站在她的身上,带着一丝朦胧的感觉,原本就白的皮肤在此时显得更加的苍白,缎绸般墨黑色的头发也失去了原本的光泽,无力的散在她的肩上,整个人就好像是泡沫一样,随时随地都可能会消失。。。。

可是。。。可是自己想要她醒过来,想要她再一次睁开眼睛看自己,自己也想要再听一次她的声音。。。少羽伸手握住了怜月的手,冰凉的感觉也随即而来。她的手好冷,即便是此时这温暖的阳光,也无法温暖得了她,整个人就好像是在那冰冷黑暗的洞窟中一样。

怜月姑娘。。。你醒来好吗。。。醒过来好吗。。。少羽在心中不停的默念道。他希望她能够听到,然后醒过来。

在一旁的天明却是将这一切都给看在了眼里。自己果然是没有猜错呢,少羽这家伙果然是喜欢怜月呢。只是真不知道为什么,少羽他会喜欢这种怪女人。不过,天明的眼珠子转了一圈,偷偷的一笑,既然少羽喜欢她,那我就来好好的捉弄捉弄一下他吧。

而此时,少羽则是将怜月的手握的更紧了,眉头也微微皱起,她的手变得更加的冷了,比刚才的还要冷。都怪自己,如果自己不带她去练剑池,她就不会昏倒了,如果。。。。如果可以的话,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替她分担一点,这样她也就不会这样了,体温也不像现在这样冷了。

少羽低着头,轻声道“怜月姑娘。。。。”

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长长的睫毛也跟着微微的颤动了一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正站在床旁低着头的少羽,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怎么也使不上力气,无奈对一旁的少羽说道“少羽。。。”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少羽抬头,当对上那双熟悉的黑眸时候,非常高兴的叫道“怜月姑娘,你醒了!”

怜月点了点头,说道“能帮我扶起来一下吗?”

少羽嗯了一声,连忙将怜月给扶了起来,让怜月可以靠着墙壁坐起来,但手却还是握着。

在一旁的月儿看了赶紧走过来,惊喜的说道“太好了,怜月姐姐你醒过来了!在练剑池里可把我们给吓坏了。”

而一旁的天明也插嘴道“是啊是啊,怜月姐姐你是不知道,在你昏倒的时候少羽他是有多担心。还有还有,也是少羽他一路抱着你去找人医治的。”

天明不说还好,被天明这么的一说,少羽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气急败坏的对天明哄道“喂!你这小子在乱说什么呢!”

真是的,这小子干什么要这么说。

看着少羽的脸红了,天明的心里那可以说是一个得意。少羽啊少羽啊,没有想到你也会脸红啊。嘿嘿,在让我好好的逗你一下吧。

天明的脸上挂起坏笑,说道“我可没有乱说哦,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啊。你看,到现在都还握着人家的手不放呢。”

少羽听闻,连忙松开了那只握着怜月的手,退到了一旁,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支支吾吾的说道“抱。。。抱歉。。。怜月姑娘。。。不。。。不好。。。意思。。。”

怜月伸回了手,淡淡的说道“没事。”

少羽将目光移到别处,不好意思再看怜月一下,而脸却是跟苹果一样的红,天明看到少羽这个样子,捂嘴偷笑了一下,心中也更是得意十分。

端木蓉重新再帮怜月检查了一下,说道“怜月的脉象已经恢复正常了,除了身体还是有点冷之外,也没有什么大碍了。不过,还是好好的休息一下会比较好。”

月儿也点头赞同,毕竟怜月姐姐刚刚才醒过来,还是休息一下会比较好,说道“那我们出去吧,让怜月姐姐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说完便走了出去,天明跟着走了出去,石室中只剩下了怜月和少羽,气氛显得有些奇怪,少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便说道“那。。。怜月姑娘,我先出去了。”

“少羽!”

少羽刚走到门口,便听到了怜月在喊自己,于是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怜月,说道“怜月姑娘,还有什么事吗?”

怜月用手抓紧被子,说道“谢谢你,少羽。”

少羽听了后,愣了一下,之后笑道“不用谢,我们是朋友,你出事了月儿姑娘他们也是会伤心的,所以不用谢。”顿了顿,少羽又说道“那我先出去了,怜月姑娘你好好休息。”

怜月点了点头,少羽走出了石门,石门关闭,整个石室中就只有怜月一人了。

怜月闭上眼,脑海中又再次浮现出在梦中所看到的那银发少女。

她。。。。。。究竟是什么人。。。。。。

怜月睁开眼睛,起身下了床,走到柜子旁从柜子里拿出来一面铜镜。

这个铜镜是月儿在有一次送给自己的,只是平时自己都没有用,是因为自己觉得并不需要镜子,所以就一直放在柜子没有动过。而此时,自己却是想要看一下。。。。看一下镜中的自己。。。。

怜月将镜子反过来,眼瞳瞬间缩小,一脸的吃惊。

镜子里照出来的是别样的少女,银发蓝眸,却正是怜月在梦中所看到的那少女。但在少女的身后却是一片星海,如幻如梦。

一面铜镜,照出两个不同的人,只是。。。谁在镜里,谁又在镜外呢。。。

怜月伸出手指轻碰触镜面,可刚一碰触镜面,镜里的银发少女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黑发少女,以及少女眼中的悲伤和不解。

自己究竟是谁?那银发少女又是谁?自己的样貌究竟是怎样的?是银发蓝眸?还是黑发黑眸?还是说两个都不是。。。。。。

---------------------------------------------------------------------------------------------

在窗外的不远处,一个人影立在那里,阳光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而他身穿一身的黑袍,脸上带着一张青铜面具,面具里的眼睛一直看着前方房子里的怜月,眼中透出悲悯的神情。

此时一身白裙的她,却是让他想起了那一天,那个时候。。。。。。

那一天,那个时候,她也是像今天一样穿着白色的衣裙,站在那山崖之上,凝望着天下的时候那表情,自己到目前为止也依稀还记得,自己也还依稀记得自己问她的那句话,还有。。。。她回答自己时所说的那句话。

“你后悔吗?如果做了这个决定,你。。。。后悔吗?”

“我从来也不会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怜月,你是真的不后悔吗?还是说。。。。你当时即便是后悔。。。。你也会想着去做那个决定。。。。

人影抬头向后望去,只见一只白色的蝴蝶正在向这里缓缓的飞来,手一挥,那只蝴蝶便变成了一缕青烟消失不见了。

现在还不到时候。。。。还不到时候。。。。

人影再一次看向怜月,风一吹过,便消失了踪影。

---------------------------------------------------------------------------------------------

太阳高照,现在正是午时。

怜月呆呆的走在长廊上,两眼无神,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这时,怜月便看到前方有一群的墨家弟子挤在那里,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怜月想着便走过去,刚挤到前面去,便看到了站在墨家弟子中央的天明,月儿和少羽,就连端木蓉和盖聂都在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胡说,我大叔才不会这么做呢!”只见天明指着他前面的一名男子,愤怒的说道。

那名男子容颜俊美,剑眉星目,褐色的散披长发随风飘起,一缕刘海挡他的眼前,墨绿色的眼瞳,穿着一身鹅黄色的长袍,长袍的下摆上有画着荷花荷叶的图案,腰间系着深蓝色的礼结,长袍边上有着褐色的边缘,手上拿着一把长剑,全身透出忧郁高雅的气质。此人正是墨家统领之一的高渐离。

此时的高渐离眼神凌厉,声音冰冷,只听到他说道“不是他又会是谁,他是秦国的人,嬴政的走狗,这一次来到机关城也肯定是有不轨的企图。而且更让人不可饶恕的是,他竟然出手伤了徐夫子。”

高渐离冰冷的看着盖聂,眼中的那团怒火似乎要把盖聂他给杀死。

原来,天明他们从石室里出来的时候,便听到了徐夫子被人偷袭的事,众人便急忙忙的赶过来,但徐夫子却说是盖聂偷袭了他,这令天明非常的愤怒,而天明却不认为他的大叔会做这种事,于是便跟高渐离吵了起来。

“你!”天明心中生起一团怒火,但却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眼前的这个人说,他相信自己的大叔,自己的大叔是绝对不会做这种偷袭别人的事的。

盖聂将手搭在天明的肩上,天明转头看着盖聂,却见盖聂摇了摇头,似乎是在制止住他的下一步行动。

高渐离冷哼一声,长剑出鞘,直向盖聂而去,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高渐离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愤怒的说道“端木蓉,你这是在做什么!”

原来,就在长剑快要刺到盖聂的时候,端木蓉及时的挡在了盖聂的面前。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只是自己觉得天明说的没错。。。。这个人绝对不是偷袭徐夫子的那个人。而且,自己也不想再看到他受伤了。。。。

只听到端木蓉说道“我相信他,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他是绝对不会偷袭徐夫子的。”

天明听到这句话,心里也是一阵的感动,没有想到这个怪女人竟然会相信自己的大叔没有偷袭,看来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坏呢。

“好,既然你相信他,却不相信徐夫子,他可是秦国的人啊!你想一想,今天是徐夫子遇袭,那明天又会是谁呢!难道你就不会想一下吗?”高渐离愤怒的说道。

端木蓉依旧挡在盖聂的身前,语气平淡的说道“虽然他是秦国的人,我也不知道他以前做了什么,可我相信,我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个盖聂,他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

“对,没有错!我大叔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一旁的天明听了也赶紧附和道。

“好,好,既然你们都相信他,那我也就无话可说。”高渐离收回长剑,却见他转身,说道“不过,我还是要把他给关起来,这是为了整个机关城以及在机关城里的众墨家弟子着想。”说完便让墨家的弟子的抓住盖聂。

天明见那些墨家弟子抓住了盖聂,便朝他们喊道“你们想干什么?为什么抓我大叔!”

“天明,没事的。”盖聂对天明说道。

“大叔!”见自己的大叔就要被带走,天明想要跟上去,可一旁的少羽却是制止住了他,对他轻轻地摇了摇头。天明见状,也只好放弃了跟上去的念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大叔被那群墨家弟子给带走。

怜月抬头看了一下远处的天际,在那里有着淡淡的黑色,似乎在那里有着乌云,眼中蓝光一闪,转身一言不发的走了。

这个机关城。。。。是注定要完了的。。。。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