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这个地方奇奇怪怪的,路又是这么的大,还这么的长,我们还要这样子走多久啊!”沿着通道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周围的烛火不停的跳跃着,仿佛在那前方是永无止境的黑暗,天明可是就这样子走了好久,也忍了好久,终于开始抱怨了。

少羽看着前方,“前面的路好像不一样了。”

“哇!”少羽,天明和月儿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自主的发出感叹。

在前方有两个石头人直立在那,由于石头人太过于高大,天明,月儿,少羽和怜月四人必须要抬起头来仰望,才能够看清楚它们的面貌。

只见这两个石头人它们的面色都显得非常的严肃,它们的手都指着不同的两个地方。只是奇怪的是一个石头人的服饰华丽,而他的手握成拳,分别用食指和中指指着一条道路,相比之下,另一个石头人的服饰就比较素朴,而他则是一手拿着一把剑,用那把剑指着一条道路。

天明看着两个石头人,不由的脱口而出,“好大的石头人啊!”

天明在这两个石头人的面前左看看,右看看的,摸了摸脑袋,“这两个石头人长得都不一样。”

“傻瓜,别人第一眼就看出来了,还用得着你提醒。”少羽双手环胸,语气是一点都不留情。

天明听到少羽的这番话,自是气得不轻,“你看到了怎么不早说呢?!”

少羽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语气中却是充满了鄙夷,“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还有什么人的观察力会低到这种程度!”

“你这个家伙!”天明被气的咬牙切齿的,扑上来就想要跟少羽打一架。

“咿呀呀,少羽,你这个混蛋。”天明伸出手来就要打少羽,却是无奈被少羽只用一只手就给压制住了,只能够在空中胡乱的乱挥着。

“看起来,这两个石头人分别对立着不同的两条道路。”少羽丝毫不在意天明的乱打乱叫,抬头细细的观察着两个石头人,“左边这个从服饰上看,应该是一个贵族,右边这个从服饰上看,应该是一个剑客。”

“啊,少羽,你这个混蛋!你快放开我!”天明继续挥舞着双手,想要从少羽的手下给逃脱出来。

“这其中有何含义呢?”而少羽则是自顾自的说着,低头摆出一副沉思的模样,仿佛没有听到天明说的话一样。

“月儿姑娘,怜月姑娘,你们知道吗?”少羽转头看向身后的月儿和怜月,询问道。

月儿站在石像的中间,正低着头看着什么东西,听到少羽的话,月儿反应过来,用手指指着地上,“你们别再闹了,这地上有字。”

“哦?”少羽回了一声,马上的放开了天明,好奇的来到月儿的身边,看着地上的字,“地上写的是什么字啊?”

而天明也正是因为少羽的这突然放手,一个来不及反应过来,便摔倒在地。天明非常愤怒的从地上站起来,用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哼,死少羽!臭少羽!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知道仗着自己会一点武功,比我厉害欺负着我。

天明在心中气愤的想着,同时也在脑海里想像着将少羽给狠狠的打了一拳之后,少羽他那跪地求饶的表情,独自在一旁呵呵的傻笑着。

“侠道王道,墨问莫问。”月儿一字一字的念出刻在地上的字。

“侠道?王道?”少羽嘟囔着,貌似很感兴趣的样子。

月儿伸手指了指眼前的两条道路,“看来这两条路,一条叫做侠道,一条叫做王道。”

“月儿。”天明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考虑了一下,唤道。

月儿歪着头,“天明,怎么了?”

“那石像脚下的字。。。。。。是不是你也已经看到了?”

少羽听后不禁脱口而出,“石像脚下也有字?!”

“嗯?哼!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的观察力会低到这种程度!”天明非常得意的转过身去,一脸的嚣张,将少羽所说的那句话给搬了过来。

“你。。。。。。”少羽一时的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能够怪他吗?这任谁都不会想到在石像的脚下会有什么字吧。但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珠子一转,“那你是连月姑娘也一起说喽!”

不得不说少羽的反应能力还是挺快的,一下子便转攻为守,而且还特意的将“月姑娘”这三个字说得特别的重。

天明听了后一下子转过身来,慌忙地摆摆手,急忙的说道“月儿,我可不是说你哦!”

“呵呵,你们两个也真是的。”月儿被逗笑了起来,“天明,石像脚下写的是什么啊?”

“呃。。。。。。这个。。。。。。那个。。。。。。”天明支支吾吾的,却是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天明有些尴尬的摸摸脑袋,自己又不识几个字,也只是看懂了那里写的那几个数字而已,其他的自己就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了。

“天明大侠虽然武功盖世,不过大字却是不识几个,所以我们还是自己去看看吧!”少羽轻笑,语气中充满了嘲讽。

天明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月儿,你来看看就知道了,好像。。。。。。有很多的数字,一啊。。。。。。百啊什么的。。。。。。”

五步之内,百人不当。十年磨剑,一孤侠道。

千里挥戈,万众俯首。四海江湖,百世王道。

怜月站在中间,看了看侠道,再看了看王道,一时间不知道该走哪一道。

怜月抬头向上看去,突然,眼瞳猛地缩小,脸上写满了震惊。

高山耸云,在一处断崖之上,一白衣少女和一白衣男子并肩站立着,男子的脸是模糊的,是看不清的,但少女的脸却是非常的清晰,还有她那头异常耀眼的长发。

“王道和侠道,我们在走的是哪一道?”

“你认为自己走的是哪一道。”

“我。。。。。。不知道。。。。。。”

“其实,不管是王道还是侠道这都是一样的,关键在于你自己的选择。”

“那我宁可选择。。。。。。”

选择什么?接下来的却是已经听不清了,怜月感觉自己的视线变得模糊了起来,头又再一次的疼痛了起来,脚下仓促的走了几步,便倒了下来。

“怜月姑娘!”

原本站在王道上的少羽回过头来,看到怜月倒在那里,急忙的跑过去,将怜月抱在怀中。

“怜月姐姐!”

月儿刚想要走过去,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异样的声响,脚下的地面瞬间四分五裂起来。

“少羽怎么样?怜月姐姐她有没有事?”由于过去,月儿只好站在侠道的边缘上问道。

“她没有事。”少羽应道,看了一下分成两半的道路,向着侠道上的月儿喊道,“要不然,月儿姑娘你和天明先走,我们分头行动,随后再汇合。”

“只能这样了。”月儿知道现在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再加上她自己也想要快点从禁地里出去,想要快点见到蓉姐姐。

“那,少羽你和怜月姐姐要小心一点。”月儿担忧的看了一眼怜月,嘱咐了一下,便和天明一起走了。

少羽再次看向怀中的人儿,满脸的担心,发现她紧闭着双眼,眉头皱在一起,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角不放手,好像是回想起了什么可怕的情景。

她为什么这么害怕?她想起了什么?

“怜月姑娘。。。。。。”少羽将自己的手附在怜月的手上,眉头紧皱,她的手,她的手怎么这么的冷,刚刚明明都还没有这么冷的。

而后,少羽发现冷的不只是她手,就连她的整个身体也都在开始慢慢的变冷,难道?!

少羽想起在练剑池中的情景,那时的她也是像现在这样突然昏倒过去,在给端木蓉检查的时候,她的身体也是像现在这样慢慢的变冷。

脑中回想起当时端木蓉所说过的那句话。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发现怜月她的体温却在慢慢的下降,身体变得越来越冷,脉象也开始变得非常的微弱。”

少羽渐渐的开始不安起来,看着怜月紧皱的眉头,手不自觉的握成拳。

可恶,在这种时候自己竟然是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帮不了她,不能够替她分担一些痛苦,自己还真是没用呢!

少羽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不停的骂着自己,感觉到寒冷的温度,少羽将怜月给紧紧的抱在怀里,试图想要用自己的身体的温度去温暖她的身体。

自己现在能够做的也就只有这样,这样也至少可以让她暖一点,哪怕只有一点也好。。。。。。

怜月姑娘,上一次你能够醒过来,这一次,我相信你也一定能够醒过来。

---------------------------------------------------------------------------------------------

怜月呆呆的站着,天上乌云密布,雨仿佛一根根细小的银针,不停的从天上下下来,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个地方。

眼前黑压压的一片人影,正在不停的晃动着,在其中似乎还听到了一些杂乱的争论声,但却又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

怜月望着那些人影,他们的脸都是模糊的,都是看不清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能够很清楚的知道,这些人影都是不怀好意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这些人影,心里就非常的难受,非常的愤怒。

一个从来没有过的想法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来。

好想要。。。。。。好想要杀了他们,杀了这些人。。。。。。想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怜月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只是觉得自己非常的愤怒,非常的生气,想要将这心里的愤怒给发泄出来。

渐渐的,画面开始变幻,眼前的人影一下子散了开来,像是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都在拼命的逃命着。

哀求声,哀哭声回荡在这空中。

但却是并没有人来追他们,也没有人来杀他们,他们想要逃走只不过是因为一个人,只不过是想要离一个人远一点,离一个如同死神一般的人远一点。

在逃命的人影中,一个白衣男子正慢慢的走过来,他那头银发在风中凌乱的飞舞着,在白衣男子所走过的地方,草木枯萎,就连人影只要一靠近白衣男子那里,也都将会被夺走生命。

他就像是从地狱来的死亡使者,身披一条血路,无情的收割着人们的生命和灵魂,所有的人都逃不过,也躲不过。

白衣男子停在怜月的面前,看着眼前这宛如地狱里的修罗一般的人,在怜月的心中并没有感到害怕和恐惧。相反,却是能够让她感到莫名的熟悉和亲切,即使他的脸是模糊。。。。。

白衣男子缓缓的抬起一只手来,在他的手掌心还漂浮着一个东西,发出诡异的幽绿色的光芒。

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男子猛地将手上的那东西打入怜月的眉间,霎那间,怜月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感传来,跌倒在地,脑袋就好像要炸开了一样,眼前一片的模糊,眼皮正在不停地打转着。

吃力的抬头向那男子的脸看去,却是看到了一双非常美丽的幽蓝色的眼睛,其中夹着一些她看不懂的情绪,有悲伤,有自责,有愤怒,还有一丝的怜悯。。。。。。

视线终究还是消失了,怜月向前倒了下来,但下面却不是僵硬的土地,而是水,冰冷的水。。。。。。

好冷,这里真的是好冷。。。。。。

在怜月的脚上正在开始慢慢的结冰,冰顺着她的脚正在向上蔓延,想要睁开眼睛,眼皮却是有千斤一般的重,无论怎样都睁不开。

好冷。。。。。。好想要睡。。。。。。好想要就这样子睡过去。。。。。。一直就这样睡过去。。。。。。

“怜月姑娘。”

好熟悉的声音,是谁?这是谁的声音?

“怜月姑娘。”

究竟是谁的声音。。。。。。

怜月缓缓的睁开眼睛,四周是一片的黑暗,而在那前方却出现了一道光,那道光仿佛是这黑暗里的,唯一的一道光。

这道光是那么近,仿佛触手可及,却又像是那么远,仿佛远在天边。

“怜月姑娘。”

耳边似乎又传来了那个声音,那声音好像就在那道光芒里,在那光芒中的世界里。

怜月想要抬手去触碰,但却是不能,此时的冰已经蔓延到了她的胸前,已经冻住了她的双手。

“怜月姑娘。”

那声音依旧在呼唤着她,似乎是想要将她给唤过去,唤到那光芒里去。

怜月轻起齿唇,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少。。。。。。羽。。。。。。”

“就在这里结束不好吗?反正就算是活下去,那也只能够是痛苦的活下去。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连自己来自哪里都不知道,不如就留在这里吧,留下来和我一起在这黑暗里,这样你就可以不用再悲伤,不用再害怕了,这样不好吗?”

黑暗中另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带着无尽的诱惑,仿佛是地狱中的魔王,将人们一步一步的诱向地狱。

怜月看着那道光,或许留在这里是很好,或许不用再悲伤,不用再害怕是很好,但是。。。。。。

但是,我想要回去,我不想要就在这里结束,我不想要什么也不知道的就这样结束。因为在那里,还有我所牵挂的人。

月儿,蓉姐姐,天明,还有。。。。。。少羽,以及。。。。。。其他墨家的众位。。。。。。

覆盖在怜月身上的冰瞬间消失不见了,在那道光芒里伸出了一只大手,向着怜月伸过来。怜月也伸出了自己的手,那只大手抓住了怜月的手,将怜月带离了这黑暗,带进了那道光芒里。

温暖的光芒笼罩着怜月的全身,将寒冷给驱散掉,也使怜月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开始昏昏欲睡起来,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

绝望填满了少羽的心,害怕毫不保留的在少羽的脸上流露出来,就在刚才,她的身体变得更冷了,呼吸也便的非常的微弱。

怜月姑娘。。。。。。你这一次该不会醒不过来了吧。。。。。。

少羽低下头,发丝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清他的神情。

怜月姑娘。。。。。。上一次你都醒过来了,这一次你也醒过来。。。。。。好吗?

在怜月的眉间出现了一个印记,但又在一瞬间便消失不见了,不过这一次在那印记上却是很明显的出现了一条裂痕。

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蓝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少。。。。。。羽。。。。。。”怜月轻声的说道。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立刻抬起头来看向自己怀中的怜月,当看到她醒来时,眼中立刻流露出开心的神情,声音也因此而变得有些颤抖起来,“怜月姑娘,你,你醒了。”

怜月看着眼前的少年,在少年的脸上明显还有着泪痕,很显然,这个少年,这个如同霸王一样的少年,刚才的他哭了。

呐,少羽你知道吗,你又一次的救了我,又一次的将我从黑暗之中给救了回来。

怜月抬手替少羽轻拭去脸上的泪痕,看着此时距离非常近的少女,似乎还能够闻到在她的身上,那淡淡的香味,虽然她的手现在很冷,但少羽却是觉得自己的脸好像被火烧一样的烫。

一时间,两人就这样呆呆的,注视着对方。

“呃,怜月姑娘,我先。。。。。。我先扶你起来吧。”感觉到气氛的不对,而且怜月现在还躺在自己的怀里,少羽立刻反应过来,将怜月给扶了起来。

“月儿和天明呢?”看到周围没有月儿和天明的身影,怜月向少羽投向疑惑的目光。

“刚才怜月姑娘你昏倒了,我就让月儿姑娘和天明他们先走了。”少羽如实的说,“不过,竟然怜月姑娘你现在已经醒来了,那我们也快走吧,要快点跟天明他们汇合。”

怜月点了点头,向前走去,少羽快步的在后面跟上去。

看着那白色的背影,孤寂又悲伤,少羽快步的跑过去,牵起怜月的手向前跑去。

“怜月姑娘,我们快一点吧,不让就天明他们汇合不上了。”

少羽不知道自己说的这句话,是在向怜月说,还是在向自己说,他只是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与她的距离是这么的远,现在的他第一次想要。。。。。。能够离她近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好。。。。。。

第二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