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众人沿着道路走下去,四周的火光跳跃,将周边的景色照耀出来,也使得众人看得清前方的道路。虽然对前方的道路依旧的迷茫,但众人却觉得前方道路不再是那么的困难,那么的难测了。

走了几步之后,天明发现在这一侧的墙壁之上居然都刻画着壁画,而在左右两边立着两个石板,上面都有写有字,只可惜有很多都是天明不认识的字。

“月儿,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啊?”天明挠着头看了石联许久,却是怎么看也看不出来一个字,只好回头向月儿问道。

“风萧萧兮易水寒”少羽看着一边的石联读道。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月儿看着另一边的石联读道。

而怜月则是一边向前走着,一边观察着石壁上的壁画。这些石壁上的壁画,非常明确的记载了当年荆轲刺秦的故事,突然,怜月停下脚步,望着在里面的其中一副壁画,眼眸微微的闪动着。

在这幅画中的是一个男子将一把剑交于另一个男子,交剑的那个男子服饰华丽,而接剑的那个男子却是身着布衣。

怜月呆愣的看着画中那接剑的男子,无端的觉得熟悉,觉得好像自己在哪里有看到,却又是想不起来在哪里有看到过。

或许。。。。。。这又会是错觉呢。。。。。。

月儿也上前来观察着这一幅画来,可当她看到画上那服饰华丽的男子时,心中的情绪却是怎么也平息不下来。很明显的,这画中的那递剑之人便是燕太子丹,也便是自己的父王,被这画面所触及,那在大脑深处的,好不容易已经忘记了的记忆又再一次的涌现出来,月儿看着看着,眼中不知何时已经流下了眼泪。

眼泪一滴又一滴的,无声的滴落在地上,月儿连忙转过身去不看那幅壁画,用手将眼泪抹掉,试着平复了一下心情,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一切全都被怜月一人给看在眼中,但她却不能说什么,只能这样静静地看着。

怜月很是清楚自己与月儿的不同,月儿是公主,曾经是那么美好的,无忧无虑的生活着,虽然燕国已经因为秦国的入侵而灭亡,而她虽成为了亡国的公主,但她依旧有着一些非常开心的回忆。

而她自己只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平凡人,没有过去,没有回忆,甚至连一些属于自己的记忆都没有。如果说现在她有什么想要的东西的话,那恐怕就是。。。。。。很想要,很想要去知道自己的过去,以及。。。。。。很想要知道那梦中的,那个女子。。。。。。她是谁。。。。。。

这时,一股强劲的风吹了过来,伴随着低沉的龙鸣声,周边的灯火一下子便灭了下来,众人不得不抬手挡住这突如其来的强风,周围的环境显得有一些的诡异。

“上一次在墨家禁地门外,徐夫子说到“在禁地的深处有一条龙”的时候,听到的也是这个怪声音。”少羽一听到这个声音,立马便想起了那次的事情,眼睛死死地盯着前面,仿佛是想要去看看那条龙。

听少羽这么的一说,天明也是立刻回想了起来,上一次徐夫子说的时候天明还不相信,可现在再听到这声音,天明立马害怕了起来,这里面不会真的有怪龙吧。。。。。。

天明咽了咽口水,想到要是真的有怪龙这可怎么办,眼睛看向月儿,迟疑了半天唤道“月儿。”

“呃?”月儿疑惑的看向天明。

“墨家禁地里难道。。。。。。难道真的有怪龙?”天明的语气中充满着害怕,微微的颤抖着。

月儿茫然地摇头,“上一次徐夫子说的时候,我以为是故意说出来吓唬吓唬我们的,据我所知墨家内并没有巨龙的说法。”

听到月儿这么一说,天明便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没有怪龙。要是真的有的话,那他可以说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众人再一次的向前走去,天明和少羽走在前面,突然,两人脚下的地砖开始摇晃起来,慢慢的分离了开来,天明和少羽便掉了下去。

月儿见了赶紧跑到边上,蹲下身来,朝里面喊道“天明,少羽,你们没有事吧?”

“我们没有事。”下面传来天明和少羽的声音。

得知了他们没有事,月儿也便松了一口气,可之后这地面居然开始合拢了,月儿非常着急的看向下面的天明和少羽,现在看起来他们是根本就无法离开了,自己这里也没有什么工具可以救他们上来,这。。。。。。这可怎么办啊?

月儿站起身来,既然无法救他们上来,那就自己下去吧。

刚开始要跳下去的时候,一只手便握住了她,月儿转头看向怜月。

怜月微微笑起“大家,要在一起。”

月儿一震,之后又很快的反应过来,是啊,大家要在一起,要么都上来,要么都下去!

月儿和怜月手牵着手,轻轻的一跃,一起跳了下去。

---------------------------------------------------------------------------------------------

在还没有着陆的时候,一道浅浅的的白光围绕在月儿和怜月的身边,这使得月儿和怜月平安的站在了地上。

在怜月和月儿跳下来的时候,少羽和天明是非常的担心的,但在看到怜月和月儿平安无事的落地时,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们看,这里有个盒子。”天明立马看到了放在石台上的幻音宝盒。

三人被这么的一说,也都探头去看。

“这盒子上居然是楚国的文字!”少羽仔细的看了一下盒子,当看到盒子上的楚国文字时,略感吃惊的说道。

“幻律十二,五调非乐,极乐天韵,魔音万千。”月儿看着宝盒,缓缓的念出盒子上的文字,之后又沉默了一下,“奇怪,这个盒子看起来不像是墨家的东西。”

天明一听到这种听不到的句子,一下子便头晕了起来,甩了甩头,非常的着急,“你们还有空研究盒子,先想办法从这里出去吧!”

“你难道看不出来吗?要想从这里出去,这个盒子才是关键。”少羽可不比天明的那样着急,他看出了这个盒子藏有古怪。况且,少羽也知道在越危急的关头越要静下心来,这样才能想到解决的办法,否则就将会永远也走不出去。

“啊?我。。。。。。其实我。。。。。。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天明听了之后,连忙说道。

虽然天明这么说着,心中却是非常的疑惑,这个这么小的盒子,能够有什么用啊。

突然,密室的灯火一暗,这一暗使得三人都慌乱了起来,当然,怜月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慌乱的。

周围都陷入了死一般的静寂,面前的石台上幻音宝盒突然打开,从里面慢慢的延展出一座宝塔,宝塔中发出一阵悦耳的音乐声来,那宝塔的顶端忽然发出一条蓝色的光线,直冲向密室的顶端,在四人的头上幻化出来一幅星象图来。就仿佛是平日夜中所看到的星空一般真实,群星闪耀着,奇幻无比。

“这是黄道星图。”月儿抬头看着头顶上的星图,非常果断道。

“以前我们行军出征前的那个晚上,都会请楚国最厉害的占星师卜卦,用的就是这种图!”少羽也想到了曾经自己的父亲都会请占星师占卜,这才顿时明白了过来。

怜月只是一言不发的,抬头呆呆的看着头顶上的黄道星图。

“哇!我的天啊!这。。。。。。这。。。。。。”天明的反应跟少羽和月儿都不同,只是听着幻音宝盒所演奏出的音乐,看着头顶上的黄道星图,只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神奇,随后又喊道“这,它。。。。。。它开始降下去了!”

在天明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就见以众人为中心的外围处很快的升起来一圈圈旋转着的刀刃,将四人团团的包围住,并且正在慢慢地向四人靠近。

天明环顾四周,看着这么多的刀刃正在慢慢的靠近,立马惊慌失措了起来,“不好!这些刀也开始动了,朝我们靠近了!”

相比之下,这一边的少羽倒是显得挺悠闲的,双手环胸,看着天明讽刺道“你就不能说点大家没有看到的东西吗?”

“黄道星图应该与幻音宝盒还有龙喉的破解紧密相连!但是,它想要告诉我们什么呢?怜月姐姐,你知道吗?”月儿转头看向怜月,希望能够从怜月的口中得到一些提示。

谁知怜月只是摇了摇头,表示着不知道。月儿这回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她知道怜月姐姐比自己聪明,以前月儿她自己就觉得好像怜月姐姐她是什么都知道,而现在连怜月姐姐都不知道怎么办,那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呢?

怜月再次抬头呆呆的望着星图,刚才。。。。。。就在刚才。。。。。。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好像还看到了什么。。。。。。

“怜月。。。。。。”

一个女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是谁?是谁在叫唤着自己?

“怜月。。。。。。”

女子的声音再一次的传来,这一次的声音好像是在远方,却又好像是。。。。。。就在旁边一样。。。。。。

是谁?究竟是谁。。。。。。

---------------------------------------------------------------------------------------------

夜风习习,竹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大雨倾盆,豆一样的水滴从屋檐上滴落下来。

在走廊之上,有一位女孩站在那里。

女孩只身着一件单薄的白色长裙,夜风是那样寒冷,吹在人的身上冰冷冰冷的,可女孩好像感觉不到寒冷一样,依旧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抬头看着天空。再看天空,天上乌云密布,见不到一点星月的光彩。

一位女子缓步走了过来,站到女孩的身后,双手搭在女孩的肩膀上,“怜月,你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了,在看什么呢?小心不要被冻坏了。”

女孩转过头来,满脸失望的表情,“母亲,为什么在下雨天就看不到星星呢?”

女子抬头看着天空,天上乌云笼罩,只有雨在不停的下着,耳边也只能够听到雨点打击屋檐的声音,“即便是在雨天,星星们依旧存在着,只是它们在雨天的时候就比较调皮,都在跟怜月玩捉迷藏呢!你看,它们不都在那黑色的云朵之中吗。”

“我怎么一颗都看不到。”女孩抬头看向天空,却是除了能够看到满天的乌云还是乌云,看不到一颗的星星。

“怜月不能只用眼睛去看,要用心去看。”女子温柔的用手抚摸着女孩的长发。

女孩不满得嘟起嘴来,“我已经很用心了,我站在这里已经找了很久了,可还是看不到一颗星星。”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季节,星星总在不停地走来走去,唯一不变的便是大地的方位!看星的人必须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才能够找到那些躲起来的星星。”

“母亲,我还是不太明白。”听着女子的话语,女孩懵懂的摇摇头。

女子微笑着,用自己的手蒙住了女孩的眼睛,附在女孩的耳边,“怜月,你能不能感觉到,感觉到风在大地上游荡,它会告诉你东南西北,它也会告诉你春夏秋冬,它还会告诉你很多用眼睛看不到的东西,你试着去感受一下。”

女孩张开了手臂,风从指间的缝隙穿过,像是一个在凡间游荡着的精灵,来到人的耳边呢喃细语。

霎时间,仿佛周边的一切都静止住了,连雨声都听不到了,女孩感觉到自己好像随着风一起去游荡,好像能够听到竹子的话语,小草的话语,天空的话语,甚至连石头她都能够清楚的听到它们的话语。她觉得自己好像随着风向上飞去,来到了星星的身旁,听着星星们对她细语,女孩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也变成了星星,与它们一起说话,一起看着人世间的一切事物。

女子慢慢的将手移开,看着沉醉起来的女孩,看着女孩脸上所带着的微笑,脸上洋溢着慈祥的关爱,她轻轻地说道“怜月,你再睁开眼睛看看,天上还有没有星星!”

女孩慢慢的睁开眼睛,十分意外的,本该是被乌云所笼罩的夜空,在女孩的眼中却是出现了无数闪耀的星辰,即便是雨还在下,但女孩却是透过那些黑色的乌云,看到了星星。

女孩的脸上挂起兴奋的表情,“看到了,好多的星星,数都数不清的星星,真是太美了!”

---------------------------------------------------------------------------------------------

“唯一不会变得是,大地的方位。”怜月轻声呢喃着,闭上了眼睛,静静地感受着一切。

风声,水声,鸟叫声,蝴蝶飞舞的声音,树叶沙沙的声音,还有那星星的细语声,都一一的在怜月的耳边响起。怜月慢慢的抬起头来,眉间隐隐约约的闪现出一个蓝色的印记,缓缓的睁开双眼,眼眸微微的泛蓝,向着幻音宝盒的位置走去。

一旁的月儿还在努力的破解着幻音宝盒,却是一片空白,怎么也理不出脑绪来,却见怜月开始转动起幻音宝盒。

“怜月姐姐?”月儿看着怜月,心想着难道怜月姐姐已经知道了什么?

怜月却像是没有听到月儿的声音一样,低着头,慢慢地转动着幻音宝盒,没有一丝的犹豫。

怜月转完之后,四周所旋转着的刀刃停了下来,石台下沉的速度也慢了下来,看着眼前的一切,三人均是松了一口气,在怜月眉间所闪现的蓝色印记消失不见,眼眸也不再泛蓝,怜月也是反应过来,看着周围的一切却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听着幻音宝盒所演奏出的音乐,在怜月脑中忽然闪过几幅画面,却是非常的模糊,看不清。但却是能够让怜月感到非常的熟悉,非常的怀念。

---------------------------------------------------------------------------------------------

“母亲,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么多星星的秘密呢?”走廊之上,女孩向女子问道。

女子蹲下身来,与女孩对视,“怜月,答应母亲一件事,无论在何时何地,你都不要告诉别人你在星星里所看到的那些事,好吗?”

“为什么?母亲你不是说那些事就是一个人的一切吗?既然是一个人的一切,那为什么不能够告诉他们呢?”女孩奇怪的问道。

“因为星星们会生气的。如果怜月告诉了别人,那星星们便不会再告诉怜月你任何的事情,而怜月你所告诉的那个人,他们也会遇到危险!他们会受到星星们的惩罚。”

“为什么?为什么星星们惩罚他们?”女孩有点难以置信。

“因为他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所以星星们便会惩罚他们。所以怜月,永远也不要告诉别人你在星星里所看到的那些事情,可以吗?”女子伸手轻摸着女孩的脸。

女孩点点头,“嗯。我知道了母亲,我答应你,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那些事情的。”

“那就好。”女子微笑着,眼泪从眼中流了出来,滴落在走廊之上,开出了一朵白色的小花。

“母亲,你怎么了?怎么哭了。”看见眼泪从女子的眼中流出,女孩顿时慌了起来。

女子用手将眼泪轻试去,“没什么,只是这里风太大了,吹进眼中有点不舒服而已。”

“那母亲,我们进屋去吧!在里面就没有太大的风了,也不会吹进眼睛里了。”

看着女孩脸上天真的表情,女子眼中的泪水再一次的流了出来,她一把抱住了女孩,声音微微的颤抖着,带着沙哑,“怜月,对不起,对不起。”

---------------------------------------------------------------------------------------------

母亲。。。。。。那个女子是自己的母亲。。。。。。终于。。。。。。终于知道了她是谁呢。。。。。。

怜月只感觉到眼睛非常的不舒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眼睛里,伸手一擦,眼泪就被擦到了手上。怜月呆呆的看着手上的泪水,这就是眼泪吗。。。。。。原来自己并没有与别人不一样啊,一样的都会流眼泪。。。。。。怜月很快的擦干了泪水,脸上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但在眼中却是充满了悲伤。

一旁的少羽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当看到她流泪的时候,少羽只感觉到在自己的心中似乎有一块大石头,堵着他喘不过气来。少羽握紧拳头,他不想要看到她流泪,看到她流泪的时候,少羽就感觉到在自己心中也是非常的难受,他想要看到她微笑,不想要看到她流泪,看到她伤心。

怜月姑娘,我会保护你的,不会再让你伤心,不会再让你受伤的。少羽在心中许诺道

石台终于沉了下去,幻音宝盒也是变回了一个盒子,月儿上前将盒子拿起,递给怜月,“既然是怜月姐姐你解开的,那这个盒子就交给怜月姐姐你来保管吧。”

怜月点点头,将幻音宝盒收了起来。

众人再一次的向前走去,这一次他们不再迷茫,不再恐惧了,即便在前方有着什么危险,他们相信自己一定会克服过去的,一路以来他们都是这样走过来的。

第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