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往前走了不多时,一扇石门便出现在怜月和少羽的面前,两人才刚刚在门前站立好,一声巨响便响了起来,石门也应声而开。

怜月和少羽一起走向放在石室中央的石台处,一个石柱上镶嵌着青铜的台面,而在那台面上写有一些字。

少羽向前探出身子看了看,念道“天下皆白,唯我独黑。民生涂炭,奈之若何。墨门绝术,克而不攻。八横八纵,兼爱平生。”少羽顿了一下,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敬佩,“好一个“天下皆白,唯我独黑!”墨家祖师爷不愧是开山立派的一大宗师,单凭这八个字,天下英雄谁不敬仰。”

“怜月姑娘,你说是不是啊?”少羽突然转头对着站在身后的怜月说道。

啊?还在东看看,西看看,正在观察这间石室建构的怜月被少羽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给吓了一下,接着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不过。。。。。。”少羽用手挠挠头,重新看向石台,“后面这一句有点古怪,范师傅教我兵法对敌人要攻而克之,而“墨门绝术,克而不攻”,是什么意思?”

怜月用手指指向最后的两个字,“兼爱,非攻。”

少羽看向怜月所指的那两个字,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如此啊!墨家主张非攻兼爱,强调“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所以才要“克而不攻”啊。”

怜月点了点头,忽然一个东西抓住了怜月的左脚脚踝,往脚下看去,原来是一只用青铜做成的龙爪。再看向少羽的那边,发现少羽的右脚也是一样的被牢牢抓住。

“怜月姑娘,我来帮你解开吧。”少羽蹲下来,用力的板着青铜龙爪,却是一点作用也没用,没过多时,汗珠已经顺着他的额头滑落下来。

两人所站的那地面开始慢慢的向上升起,周围的火光也一下子便亮了起来,青铜台面上的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出现了一个棋盘。

怜月拍了拍少羽的肩膀,指着那青铜台面,“先别板了,快看看这个。”

少羽站起身来,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台面,“这好像是一个棋盘的样子。。。。。。难道这个王道石室,竟然是一个下棋消遣的机关?”看向一边,发现在棋盘边缘有着两排字,“兵阵杀戮,博弈儿戏。这还真的是下棋啊!不过。。。。。。”少羽看向抓住自己脚的青铜龙爪,无奈的摇摇头,“墨家祖师爷,要找人陪你下棋,这样的盛情,实在是有点儿。。。。。。”

“胜负无常,生死慎之。”怜月将自己面前的两排字也给念了出来。

“胜负无常,生死慎之。”少羽听了之后喃喃自语,随即陷入了沉思。

胜负无常,生死慎之。。。。。。这句话是不是说如果我们下错,或者输了,那我们是不是就会有生命危险啊。。。。。。看起来并不是只有下棋这么简单。

还没有反应过来,在棋盘中心便生出四枚棋子,两枚黑子和两枚白字。

少羽仔细的看了一下棋盘,奇怪?这棋局的样子似乎与范师傅传授与自己的棋理不同啊,这要怎么下啊?

实在是看不出来什么,再加上这与自己学的棋理不同,少羽看向怜月,询问,“怜月姑娘,你知道这棋该怎么下吗?”

怜月向前看了一下棋盘,之后转过头来,摇摇头,“不知道,我从来也没有下过这墨攻棋。”

“是吗。”少羽重新看向棋盘,现在的这个情况已经很明显了,现在除非是下棋,而且还要赢这盘棋,不然那自己和怜月姑娘就别想从这石室里出去。

可这棋。。。。。。究竟要怎么下啊。。。。。。

少羽伸出手指,按下了其中的一个方块,马上棋盘上的比数便变成了黑四白一。

原来如此!少羽看向棋盘上的比数,眼睛里充满了得意,“既然被我占到先机,想要翻盘,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似乎,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既然现在已经知道了这墨攻棋的棋理,那少羽也并没有像刚才那样犹豫了,手指开始快速的按下每一个方格,就好像是已经赢定了一样,而在棋盘上的比数也在开始不停的变换着。

“啊?居然超过我了!”少羽有点吃惊的看着棋盘上的比数。

少羽的话才刚说完,只听见几声怪异的声响,在两边石墙里的铜枪应声而出。

“这。。。。。。”少羽惊讶的向两边的石墙看了看,再一次看向在棋盘右边上的两排字。

胜负无常,生死慎之。看样子,这场棋局是真的要让我们拿性命来赌。

再一次的看了看两边的铜枪,不得不说这墨家的祖师爷也挺厉害的,竟然会设置出这种机关来。

不过,我少羽可是不会就这样被吓到的。

少羽继续的下着棋,但现在的少羽虽说是一副平静如水的态度,下子的速度却是慢了许多,每下一步棋,少羽所考虑的时间都要比刚才要多得多。

不过也是,现在的这盘棋是关乎到自己性命的安危,无论在此时下棋的是不是高手,也都必须要谨慎小心,走的每一步棋也都要经过非常紧密的深思熟虑,也必须要考虑这一棋的方位,和下一棋的方位才行。

但现在即便是少羽多么的谨慎,情况还是不太乐观,白棋一下子变成了二十八,而黑棋却是十四,被白棋遥遥的领先,那铜枪机关也又向前推进了一步。

少羽皱着眉头,手指在棋盘上方犹豫许久,终于落下了一子。

棋盘上马上便变成了黑十四,白十三,铜枪机关又再一次的向前推进了一步。

随着铜枪机关的一步步逼近,怜月和少羽能够站立的空间是越来越小,最后不得不背靠背的站着,而在棋盘上的黑棋也正处于下风的状态,少羽也是越来越着急起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下一步棋。

不过越是这样着急,少羽在心中也在不断的提醒着自己。

提醒着自己不要紧张,不要着急,越是这样就越要冷静,只有冷静才有可能获胜。更何况现在并不是只有他自己一人的生命,还有怜月姑娘她的生命,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输。。。。。。但是。。。。。。

“怜月姑娘。。。。。。”似是沉默了很久,少羽终于出声,语气中充满了颤抖,“怜月姑娘。。。。。。。如果。。。。。。如果我们输了的话。。。。。。”

怜月微微的愣神,看向少羽,见他正握紧着双拳,不断地颤抖着,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滑落,痛苦,悲伤的神色布满着他的双眼。

怜月知道,少羽他正在承受着非常大的压力,他一人手握着两条人的性命,只要稍有一点的差池,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结局。

怜月抬手附上了少羽的手,将他的手给牢牢地握住,“我相信你!无论结果是怎样的,我也绝不后悔。”

“怜月姑娘。。。。。。”少羽怔住了,转头呆呆的看着怜月。

少女的背影是那么的孤寂,软弱,但在此时却又是那么坚强,不想退缩。

“我相信你!”

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像是能够给予他希望一样。

或许在很多年以后,在那千年之后,在黄泉路上,奈何桥上,少羽也还会记起少女所说过的这句话,这四个字。

“我明白了。”少羽转过头去,再一次的下着棋。

即便是在这几乎已经绝望的情况下,他也要冷静下来,为了赢,更是为了能够把她给。。。。。。带出去。。。。。。带出这个石室。。。。。。

铜枪机关再一次的靠近,锋利的铜枪插进了怜月的手臂,鲜血滴落下来,仿佛是在地上开出了一朵妖娆的红色蔷薇。

怜月伸出手来,对着眼前的铜枪机关,眼中的蓝光微微闪烁,眉间的印记一闪一闪的。

一条条白色的流光出现,围绕着怜月向着四周慢慢的扩撒开来。瞬间,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一样,铜枪机关也不再向前一步,停在了那里。

“看来你是没子可落了,那我就不客气了!”耳边传来少羽的声音。

怜月放下手,眼中的蓝光消失不见,眉间的印记也随之不见。

已经不用再静止了,因为。。。。。。已经赢了。。。。。。

“兵法云,“乘胜,追而击之”,我可是不会手软的!”

少羽满怀信心的按下最后一个方格,一声巨响过后,铜枪机关退了回去。

“呼。。。。。。”少羽长出一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还好。。。。。。”是赢了。

话音刚落,在棋盘前的那只青铜龙头缓缓的抬了起来。

少羽紧张的盯着那只青铜龙头,不知道这次又会有什么样的机关。

这时,那只龙首忽然就化成了两半,一时间青光大盛,仿佛有一种直冲云霄的强大气势。

耀眼的青光让怜月有点睁不开眼睛了,不得不抬手用宽大的袖口来遮挡住这光芒。

待光芒逝去,怜月才放下遮挡的手臂,往前一看,却是呆住了。

只见龙首中出现了一根通体乌黑的长枪,九金暗纹的蛟龙盘踞在枪身上,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少羽向前将那柄长枪从龙首中拔出,拿在手里细细的观察起来,脸上满是欣喜。看着这种情景,在怜月的脑中又再一次的想到了那几个字,那幅画面,她隐隐的感觉到从此时的这一刻起,这个人,他必将纵横于这天下。

“破阵。。。。。。霸王枪?”少羽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破阵霸王枪的枪身,随即仰天长笑,“原来如此,很合我的口味,哈哈哈哈!”

看着少羽这种兴奋,自信的模样,仿若高高在上的王者,怜月的嘴角不禁轻轻地向上勾起。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你会的,成为这个世界上的王者!

脚踝上的青铜龙爪终于松开了,怜月活动了一下僵了许久的双脚。

“怜月。。。。。。”耳边响起这无比熟悉的称呼,怜月抬头看去,却只见少羽在那,并未看见其他人。

“那个。。。。。。怜月。。。。。。不介意我这样称呼你吧?”少羽挠着脑袋,支支吾吾的。

怜月明白了过来,原来刚才的那声“怜月”是少羽叫的,只是少羽平时都喊自己为“怜月姑娘”,突然变了个称呼这还真是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你当然可以这样称呼我了,就像我一直都叫你少羽一样。”怜月嘴角勾起,微笑着。

她。。。。。。笑了。。。。。。

少羽愣住了,这还是从认识开始,她第一次对着自己笑呢。。。。。。

她的笑好美,就像是高挂在天上带给世间光亮的太阳,那么的耀眼,带给人温暖,又像是那迎着太阳而开的花朵,那么美丽。

不知为何,少羽感到自己的心正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仿佛马上就要跳出来一样。

“少羽?你怎么了?”看着少羽那呆愣的模样,怜月疑惑道。

听到这句话少羽反应过来,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烫,迅速的将头给转到一边,因为他现在知道,现在他的脸一定是非常的红,肯定是比红苹果还要的红。

“没。。。。。。没什么。。。。。。啊,对了,现在我们赶快走吧。。。。。。不然就汇合不上天明他们了!”少羽扛着长枪,向着刚刚开启的石门方向走去,却是不敢再回头看一眼。

怜月看着少羽的这个样子,微微的一笑,跟在少羽的身后。

然而,在怜月和少羽走后,在原地忽然的出现了一个人。

那人穿着一袭宽大的黑色长袍,脸上带着一个青铜面具,却正是在机关城中救了月儿及少羽他们的那个黑袍人。

黑袍人看向石台周围,在那四周的地上隐隐约约的还可以看见一丝白色的流光,正在闪烁着微弱的光芒,随即便一点一点慢慢的消失了。

看着白光消失,在那青铜面具所覆盖住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情,他看向那石门的方向,在眼中的那神情让人看不懂,下一秒便消失在了原地。

第二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