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通道里的风阴凉的吹着,石壁上的火光燃烧着微弱的光芒,仿佛是在黑暗里做最后的拼命挣扎,静寂充满了这整条通道。

在前方仿佛没有边境,无论走的有多远都无法看到尽头,两边墙壁上的火光跳跃着,在空气之中弥漫着蜡烛燃烧的淡淡焦味。

少羽和怜月向前走着,脚尖叩击着地面,空灵的声音回荡在这通道里,很明显在脚下的这石地下面是空的。

怜月一边向前走着,一边仔细的观察着四方。

正当怜月仔细观察的时候,少羽抬手压上怜月的后脑,“快低头。”

话音刚落,一根巨大的横木便从头顶擦过,强大的气流在怜月和少羽的头顶上撸过。

怜月刚想说“谢谢”的时候,就感觉到脚下一空,整个身体开始向下坠落,四周的景色也开始不断地向后倒退。本能地向上伸出手来想要抓住什么东西来停住坠落,可从指缝间散逸而出的仅仅只是无形的空气。

突然,耳边的风声停住了,在手腕上所传来的痛感使怜月清醒了过来。

怜月恍惚地抬起头,映入双眼的却是一双充满了担心的眼睛。

“怜月,你一定要牢牢地抓住啊!千万不可以松手啊!”

破阵霸王枪横在石壁间,少羽正一只手握着破阵霸王枪,一只手正紧紧的抓住怜月的手,而他们挂在枪上。

怜月艰难地动了动双脚,想要向上面爬去,却是发现无论怎样都上不去。四周的石壁也是那么的光滑,如果说只是仅仅只靠一人之力的话,那是根本就上不去的。

转头向下方看去,底下那些尖利的枪阵在微弱的火光照耀下,闪着阴冷的光,光是就这样看着都会让人毛骨悚然。

这。。。。。。这要是就这样掉下去的话。。。。。。那肯定是必死无疑的。。。。。。

“吱!”就在怜月微微的失神的时候,在头顶的上方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声音,怜月和少羽的身形猛地向下一沉。破阵霸王枪在石壁上划出了一道非常大的裂口,而现在正卡在一块石头上。

如果。。。。。。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那么两个人就都会掉下去。。。。。。都会死的!

再一次的抬起头向上看去,看着那双眼睛,在怜月的脑中又再一次的浮现出来在石室之中,在他拿到那破阵霸王枪时,他脸上那欣喜的表情。还有。。。。。。在那刚到机关城的时候,在脑中所浮现出来的那场景。。。。。。那时在他脸上的表情。。。。。。

不知为何,在脑中却是再一次的浮现出来那几个字。

那。。。。。。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这几个字。

终于,怜月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一字一句的说道“少羽。。。。。。你放手吧。。。。。。”

闻言,在上方少羽的身形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没有说话。。。。。。

“少羽。。。。。。你放。。。。。。”

“我不放手!”少羽打断了怜月接下去的话语,语气中带着一丝的微怒,目光坚定如炬。

是的,自己是不会放手的!在猿跳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放手了一次,那次的放手让自己感到了害怕,害怕会从此失去她。所以那时候当自己看到她的眼神时,自己才会毅然决然地伸出手来。而这一次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放手了,永远也不会!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手的!所以怜月,你也不可以放手,我们一定会出去的。”

是的,一定会!在石室中自己可以将她带出来,那这一次也一定可以。。。。。。也一定可以再带她出去的!

“少羽。。。。。。”

听了这句话,怜月的嘴角不由得勾勒出一抹笑意,这样也便足够了。。。。。。少羽,有你这句话也便足够了。。。。。。

怜月松开了紧紧握住少羽的那只手,挣脱了出来,向下坠去。

“怜月!”

少羽挂在枪上,向着怜月伸出手来,撕心裂肺的呼喊着。

怜月向着少羽微微的一笑。少羽,你在黑暗中救了我两次,这一次就当是我报答你的。所以,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啊!为了这个世界上的百姓,也更是为了你自己。也就只有你,才可以给这天下带来和平。

看着少女慢慢的向下坠去,看着那道白色的身影渐渐的隐入黑暗中,少羽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在此时变得空虚了起来,就仿佛是丢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这样!为什么自己总是帮不了她,为什么自己总是那么的没用。

少羽紧咬着下唇,手一松,跟着一起向下坠去。

既然自己帮不了她,那这一次就和她一起吧!黑暗中是那样的冷,那样的可怕,自己又怎么会让她一个人呆在黑暗中呢。这一次,自己是绝对不会再放手的,绝对不会!

这时,那一直挂在石壁上的破阵霸王枪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发出了一阵枪鸣,从石壁中挣脱了出来,快速的向下飞去。

耳边的风如同雷霆般呼啸耳边,周围的一切都在渐渐的行远。怜月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似乎看到有一抹紫影正在慢慢的接近,慢慢的变得清晰了起来。

是你!你为什么要跳下来?为什么要陪我一起死?为什么不好好的活着?你不是说过你要推到这整个秦朝,你要带给这世界和平的吗?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要跳下来。。。。。。你所说过的那些话都不算数了吗。。。。。。

但又为什么。。。。。。这样的你。。。。。。却是能够给我的心带来温暖和感动呢。。。。。。

腰上的压力加重,淡淡的兰芷香味冲击着鼻尖。少羽没有说话,只是抱紧了怜月,翻转了个身,让自己朝下。

即便是两个人都会受伤,都会死去,也要让自己先受伤。

怜月被少羽抱在怀里,眼泪从眼眶之中争涌而出。这一刻,他们相拥在一起,宛如是从枝头飘落而下的花瓣。在此时,死亡好像已经变得不再可怕了。闭上眼睛安静的等待着死亡的那一刻。

“嗡!”强大的枪鸣声从上方响起,破阵霸王枪极速的向下飞去,横在少羽的背后,将他们向上托去。一切就仿佛是。。。。。。就仿佛是有人在操控着一样。

破阵霸王枪托托着少羽和怜月,在头顶的机关快要关上的那一刻冲了出去,缓缓的下降,将少羽和怜月给放在地上。

就在破阵霸王枪刚把少羽和怜月放在地上的时候,一黑袍男子从黑暗之中出现,望着眼前相拥的这两人,双手在此刻握紧,却又松开。

冷静,一定要冷静啊!他只是为了救怜月,只是为了救她而已。。。。。。

黑袍男子走到少羽和怜月的身旁,蹲下身来,看着面前的少女。在少女的脸上还有着未干的泪痕,身形微微的一颤。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是有多久没有看见她流泪了。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来,想要拭去在她脸上的泪痕,却又在快要碰触的时候缩回。

眼眸微微的低垂,又看向少羽。

脑海中想起他刚才为了救她,不顾自己生命危险的跳下去的情景。

如果。。。。。。如果他能够保护你的话。。。。。。怜月,如果他能够保护你的话,那便让你再在外面呆一会儿吧。。。。。。

而且怜月,就算他不能够保护你,还有那秦国的天下第一剑客的盖聂在,你依然会是安全的。

黑袍男子站起身来,最后再深深地看了一眼少女的脸,眼中带着无比浓厚的眷恋,似乎要将少女的脸给深深地刻在心中,脑中一样。转身再次的隐入黑暗之中。

---------------------------------------------------------------------------------------------

深不见底的悬崖,云雾翻腾蒸涌,仿佛无边的大海。

悬崖之上,一身着水红色罗裙的女子负手而立,眺望着远处的山脉,墨发在风中飘扬,嘴角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站在悬崖边上一动也不动。

身后,一黑袍男子悄无声息地出现,脸上的青铜面具在阳光的照耀下,闪耀着淡淡的青光。

“回来了。”

面对着黑袍男子的突然出现,女子并没有感到吃惊,语气平淡,仿佛是早已经知道他的到来一样。

黑袍男子没有说话,向前与女子并肩而立。

“咦?小月人呢?你没有把她也给带过来吗?”

女子瞥了一眼黑袍男子,但当她发现只有黑袍男子一人的时候,不禁感到疑惑。

难道这一次他去机关城中,并不是要将小月带回来吗?

“她的话。。。。。。现在时机未到。”黑袍男子同样负手而立,说出来的语气是那样的风轻云淡。

听闻,女子垂在两侧的双手不自觉地握紧,眼中的愤怒显而易见。

现在的她已经可以说是忍无可忍了,第一次他去机关城归来时,没有将她带回,说得是句“时机未到”,这一次机关城已经快要塌陷了,可是他还是没有将她带回,而且说得还是这一句“时机未到”。

虽说第一次说的时候自己还是可以理解和忍受的,而这一次墨家机关城就快要沦陷了,墨家众人个个都自身难保,现在让她再呆在那里,可以说是非常的危险。

“那你说,怎样才算是时机已到啊!?”女子对着黑袍男子愤怒的喊道。

“很快。。。。。。”

女子气愤的闭上眼睛,很快,很快,那很快又是多快啊?

而且最让自己不可饶恕的是,他不但不把小月带回来,他竟然也阻止着自己让小月恢复记忆。将自己所派出来的,能够让小月恢复记忆的幻蝶都给阻止了。

真是的,他不把小月带回来也就算了,可他又凭什么阻止自己不让小月恢复记忆。

女子想到这,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黑袍男子,就要破口大骂,“你!。。。。。。”

可才刚说出一个字,那些原本要说出来的话就给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悬崖之上山风吹起,云雾被山风的风力所搅乱,一圈一圈的旋转着,渐渐的变得有些淡薄起来。

“还真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不过,哼!算你跑的快。”

女子生气的一拂袖,再一次的看向山底,透过现在已经变得有些淡薄的云雾,依稀的可以看到建在山中的墨家机关城。

此时的墨家机关城已经是残破不堪,早已经不见了当年的宏伟壮观。现在的机关城就如同是已经年迈的老人一样,在山风之中摇摇欲坠。

当太阳西下的时候,不知在这机关城中会有多少人的性命消失。

不过,这会有多少人的生命消失这一点,是与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不仅如此,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与自己无关的,唯独。。。。。。唯独只有小月她的事情才是与自己有关的。。。。。。

“看起来,我需要与他好好的谈一谈了。”

跟他谈一谈,到底还需要多久的时间,才可以将小月她给带回来。

女子看了墨家机关城的最后一眼,拂袖转身离去。

第二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