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风在耳边呼啸而过,身体正在不断地下坠中,怜月闭上了双眼。身体好难受。。。。。。好痛苦。。。。。。难道还没有到底吗?

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色是灰色的。

灰色的天空,灰色的场景,周围都是灰蒙蒙的一片。怜月蜷缩着身子,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脑中一片混沌,想不起来任何的事情。

一个模糊的白色人影出现在她的前方,在她的面前投出了一片阴影。

抬眼,却是看不清他的面容。

“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自己叫什么名字呢。。。。。。

怜月摇了摇头,她什么也不知道,也想不起任何的事情。

“这样啊,想不起来任何的事情,忘记了一切啊!那,你要跟我一起吗?一起去寻找你的过去吗?”白影向怜月伸出手来。

怜月呆愣了一下,却是不由自主的向那白影伸出手来。

为什么自己要伸出手来呢?也许。。。。。。也许是因为自己。。。。。。想要去了解自己的这一切。。。。。。也也许。。。。。。是因为在自己的心里。。。。。。自己是相信眼前的这个人的。。。。。。

可就在手刚一碰触他的时候,眼前一阵天昏地暗,等到再恢复的时候,眼前的景色却是变了。

眼前是一处深不见底的悬崖,悬崖下云雾翻腾蒸涌,仿佛是无边无际的大海,一只白色的蝴蝶围绕着她飞着,在她的眼前上下飞舞着,最后飞向远方。

“小月月!你果然是在这里呢。”身后,一道欣喜的声音响起。

怜月转过身来,只见一抹水红色的身影正在慢慢的走进。

“小月月,你是在看什么东西吗?”

那一抹水红色的影子站在怜月的不远处。这个距离不是很远,但是无论怜月怎样努力的去看,始终都看不到那抹水红色身影的面容。

“小月月。。。。。。”

啊?怜月有些错愕。

小月月。。。。。。。这是在叫自己吗?看了看周围,在确定四周没有人的时候,怜月才确认这是在叫自己。

“小月。。。。。。”

小月。。。。。。这是多么熟悉的一个称呼啊。。。。。。似乎在很久以前,有一个人是这样称呼自己,但那个人究竟是谁呢。。。。。。

“你。。。。。。!”怜月刚一开口,周围的一切便消失了。

那水红色的身影消失了,那一处的悬崖也消失了,周围陷入了一片的黑暗。

看着眼前的这片黑暗,在怜月心中生起了恐惧,她害怕黑暗,她讨厌黑暗。不知道是从什么开始讨厌黑暗,害怕黑暗,也许是在那梦中。。。。。。是在那三年里自己不断做的,不断重复的。。。。。。那梦里。。。。。。

是的,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那时候。。。。。。当她死在自己面前的那时候。。。。。。开始的。。。。。。

怜月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用手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错觉,她觉得这黑暗里好像变得越来越冷了。

眼睛开始慢慢的闭上,却在快要闭上的时候又睁开,意识开始慢慢的变得模糊起来。

好冷。。。。。。这里好冷。。。。。。好想要睡下去啊。。。。。。

“如果想睡的话,就这样一直睡下去吧。”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黑暗里传来,一个模糊的影子在自己的眼前晃动着。

那个影子是如此的熟悉,感觉是那样的近,却又觉得是那样的远。。。。。。。

是谁?你是谁呢?

眉间的印记微微的闪动着,在这印记上明显的又再一次的出现了一条裂痕。

眼睛最终还是闭上了,在意识消散的那一刻,怜月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你。。。。。。什么时候才能够醒过来?还是说。。。。。。你想要一直就这样睡下去?”

---------------------------------------------------------------------------------------------

少羽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头顶上的那洞口,就是他们刚才所掉下来的那个地方。

少羽非常疑惑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都不死,而且看样子也没有掉到机关之中,但也非常庆幸自己在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都没有死。否则,就无法与天明他们汇合,也。。。。。。无法再将她。。。。。。将怜月带出去了。。。。。。

对了,怜月呢?

少羽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发现怜月正昏睡在他的怀里。

此时,他们的距离是那样的近,都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声。

少羽伸手轻轻的抚摸着怜月的长发,看着怜月入睡时的样子,少羽微微的一笑,再看到她脸上的泪痕,心又是一紧。

他不想要看见她流泪,他只是想要她能够永远笑着,就像在那棋局密室中一样,能够开心的笑,随心所欲的微笑。

少羽不由自主的伸手想要替怜月拭去脸上的泪痕,可才刚一碰到,在怀中昏睡着的怜月便发出了一声嘤咛,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见状,少羽连忙收回伸出去的手,而就在刚收回手的时候,怜月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怜月睁开眼睛,少羽轻轻地问了一句,“怜月,你醒了。”

怜月的眼中还留有一丝的水雾,发现自己此刻正躺在少羽的怀中,连忙从少羽的身上起来。

少羽也从地上起来,但两人都只是站着,没有说话,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

“那个。。。。。。怜月。。。。。。你没有受伤吧?”少羽率先开口打破这尴尬的气氛,问道。

怜月低着头,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眼睛被发丝所遮挡住,看不出她的神情。

“是吗。。。。。。那。。。。。。”

“你为什么要跳下来?”少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怜月给强行打断了。

听闻,少羽微微的一愣,但又想到她应该是在说刚才自己跳下来的那件事。

怜月抬起头来,眼中充满了泪水,从眼眶之中滑落下来,“你为什么要跟着跳下来?明明你一个人可以活下去的。”

看到满脸泪痕的怜月,少羽感觉自己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想到她应该是在为那件事而自责,伸手替她擦去她脸上的眼泪。

其实,那时当自己看到她掉下去的时候,自己非常的自责,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没用,连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而且当时自己也没有多想,只是想着即便是死,也要和她一起。

“别哭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再说了,我又怎么可能丢下你一个人不管呢。”

如果你死了,不在了,你认为我可能会活下去吗?少羽在心中补充着这句话。

“少羽。。。。。。”

怜月呆呆的望着眼前的少年,心里百感交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只是少年不知道的是,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后,当他再一次的想起这一切的时候,只会是苦笑。因为那时的他们,已经是形同陌路,只会是彼此生命之中的过客,一个路人而已,变得再无交集。

怜月擦干脸上的眼泪,恢复了平常平静无波的表情,就好似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们,还是赶快从这里出去吧。”

“这里也没有再有其他的路了,唯一的办法也就只有爬上去了。”

见怜月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少羽摇头苦笑,心中却是说不上来是欣喜还是难过。

只有爬上去吗。。。。。。可是。。。。。。

怜月抬头,一丝的亮光从上面的通道口投射下来,而那通道口是那样的遥远。

可是这也太高了,要怎么上去呢?如果在一半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搞不好就会摔死。

看着这样高的距离,怜月咽了咽口水,“难道,就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吗?”

“我想。。。。。。”

“还是有的。”一道声音从两人的身后传来,打断了少羽接下去要说的话。

怜月和少羽都向着身后看去,只见一个身影从黑暗处走出来。

距离比较近的的少羽待看清楚来人的时候,非常的惊讶,喊道“是你!”

那人身穿一件黑色的长袍,脸上带着一张青铜面具,闪着青光。却正是在机关城中就过他们的那个黑袍人。

但让少羽真正感到惊讶的却不是他的突然出现,而是他不解眼前的这个人是怎么进入这墨家禁地里的?他们是端木蓉带进来的,可他是怎么来的?而且还是无声无息地来到这里。

“我可以带你们出去。”黑袍人说道。

听他的语气是那么自信,没有一丝的犹豫,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这让少羽心中生起些许的疑惑。

“你有什么办法?”开这口的却不是少羽,而是怜月。

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个黑袍人出现的时候,怜月就感到非常的安心。当他说自己可以带他们出去的时候,在她的心里也没有一丝的怀疑,而是相信着他。

“我可以送你们上去,只要你们手牵着手就可以了。”黑袍说道。

怜月点点头,对于他的话没有一丝的犹豫,向少羽伸出手来。虽然在少羽的心中存在着一丝的犹豫和疑惑,但当看到怜月毫不犹豫地向自己伸出手来,又想到在机关城中他也是救了自己,也便伸出手来。

当从怜月的眼中看到她对自己的信任时,黑袍人面具下的嘴微笑着,随后双手快速的结印,一道金色的光瞬间冲向少羽和怜月。

现在他所能够做的,所要做的便是带她和他离开这里。

少羽和怜月紧握着双手,之后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是秋天的枫叶一样的轻,竟然慢慢的漂浮了起来,向着通道口而去。

“前辈,谢谢你!”少羽在上方冲底下的黑袍人喊道。

再就快要到达通道口的时候,怜月向着下方看去,黑袍人的身影已经变小了,但她却能够很清楚的看到黑袍人眼中的神情。

虽然她现在还看不懂他眼中的神情代表什么,但心却是莫名的一痛,转过头去不再去看他。

看到他们安全的到达,黑袍人刚想要离开,眼前一抹红影闪过,一只水红色的蝴蝶向着那通道口飞去。

“还真是不死心呢。”

黑袍人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单手结印,一道蓝光向着蝴蝶飞过去,瞬间那只蝴蝶便变成了粉末,消失在了风中。

转身,连黑袍人也消失了。

双眼终于又再一次的看到了蓝天,在一次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之后,少羽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这蓝色的天空是那么美丽。

“不会吧?!他们居然这么聪明!”天明那莽撞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少羽听闻,心中非常的不满,当即大吼道“是你大哥我!笨蛋!!!”

当天明看清楚两人之后,又是条件反射的向后退,“你们两个家伙怎么在这里啊?”

脚刚一踏上地面,少羽顿时放松了下来,接着又跟变脸似的笑得没心没肺,语气显得十分的夸张,“我们是不应该在这里,更不应该听到有人傻乎乎地说什么“月儿,你对我真好!!”嘿嘿嘿哈哈哈!”

月儿听了之后两朵红霞瞬间出现在了脸上,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可天明却是大大咧咧的,丝毫不觉得哪里不对劲,相反还理直气壮,“我就是说了,怎么样啊?除了大叔,月儿是对我最好的人了,我最喜欢的就是月儿了!”

听了天明的话,月儿的小脸瞬间涨的通红,语气温怒,“天明,你别瞎说了!”

“怎么了?我没有瞎说,我说的都是真的!”以为月儿是不相信自己所说的,天明立刻摆出一张一本正经的脸,就连语气也是难得的变得有些正经起来。

“天明!”月儿急忙的又叫了一声。

而在一旁的少羽却是拼命的用手捂住嘴,忍住不笑,看出来他是一副憋得很辛苦的样子。

“哼!不理你了!老是这样傻头傻脑的!”月儿生气的转身,独自一个人跑向通道深处。

“月儿!你不要走啊!”天明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无奈的只得跟上月儿脚步。

“哈哈哈哈哈哈!”少羽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大声的笑了出来。

余光看向身旁的怜月,见她只是一个人站在那里低着头,不由得有点担心起来,“怜月,你怎么了?”

怜月依旧的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我们赶快跟上他们吧!”少羽牵起怜月的手,拽着她走向通道的深处。

指尖上所传来的温度让少羽不禁的皱眉,她的手还是那么的冷,不管是什么时候,她的手依旧的是这么冷。再看向身边的怜月,见她依旧的只是低着头,脸上依旧的平静,但在她的眼中却是不难看出的有一丝的难过和伤心。

不自觉地,握住她的那只手又紧了一些。

第二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