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我看到你了

  唐天祜的老家是在济宁。济宁是山东省内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地级市,却因为有着“孔孟故里”称号的曲阜县地处济宁,从而使得济宁有了一点名气。

唐天祜的母亲是工厂的工人,典型的中年妇女,爱唠叨,爱闲逛。唐天祜的父亲是一个基层的公务员,沉稳而踏实,虽然是奔五的人了,但依旧不减奋斗的激情。

出生在这样家庭的唐天祜,性格也自然受到父母的影响,既有母亲生来的乐观主义,又有父亲沉稳淡定的一面,还有着不同于父母二人的直率。但是因为太过直率,总是被母亲认为有些傻。

但是唐天祜并不傻,他从小成绩就说得过去,虽然不是名列前茅,却也能在年级里站住中上游,而且唐天祜尤其擅长数学,往往做几个题就能理解新学的东西。

初中时唐天祜喜欢看网络小说,耽误了学习,让他父亲训斥过多次。考上高中后,唐天祜又莫名其妙喜欢上打篮球,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天祜,你以后别再运球了。”刚刚上完体育课,在赶回教室的路上,侯天阳突然对沉默的唐天祜说道。

“为何?”唐天祜知道侯天阳这么说的原因,但他实在不想自己说出来。

“你还问为何?”侯天阳挑了挑眉毛,指着唐天祜说:“你每一次运球,不需要对手防守,你自己就把球运丢了,你还问为何!”

唐天祜听完侯天阳的话后,一向厚脸皮的他也不禁不好意思意思的笑了笑。没办法,他初中就从未接触过篮球,尽管高一开始对打篮球有了兴趣,但是短时间内,技术是没办法通过兴趣就能提上来的。

沉默了一阵后,唐天祜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我速度太快,球跟不上我。”

本来边走边擦汗的侯天阳听罢,差点儿没把毛巾甩到唐天祜的脸上。这是何等没有下限的一句话!

“所以,不能怪我。”唐天祜把头转向侯天阳,表情极为认真。

“我想打你。”侯天阳也把头转向唐天祜,表情同样认真。

两人对视着走了一段路,从操场走到教室,然后同时笑出声来。

那时是高一,压力并不大,唐天祜除了学习,就是打篮球,上网吧,生活无忧无虑,只有在发成绩时会有些紧张。

刚进入教室的唐天祜和侯天阳,感觉到氛围与平时有明显的不同,所有同学的脸上都有带着略有压抑的表情。

“怎么了?咋都一脸绝望的表情。”回到座位上的唐天祜还没喝口水,就立刻询问同桌邵鸿。

“下节课发成绩。”邵鸿抓紧每分钟的时间学习,头也不抬。

“明白了。”唐天祜喝了口水,不再说话。

上课铃打响后,一个个课代表在教室中穿梭着分发试卷,时不时的响起惊喜的笑声或悲痛的哀嚎,掺杂着课代表呼唤某个人姓名的声音。这时,整个教室变得像菜市场一样纷乱。

直到韩老师进门,大喊:“安静!”,才镇压住所有说话的学生。

韩老师全名韩盈雪,是这个班级的生物老师,同时也是班主任。唐天祜所在十二班是一个重点班,配备的老师一般都有些能力。而韩老师曾经教出过一个市状元和一个省状元,是很被学校看重的一位老师。

“相信大家都拿到卷子了吧。”韩老师站在讲台上,环视了所有学生一周,“刚刚入学两个月,考的都是新知识,但是从成绩上看,单是我们班的同学之间,就已经有了差距。”

“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松懈,高一并不轻松,这是个打基础的阶段……”韩老师滔滔不绝的在讲台上说着。

一旁的邵鸿在看完成绩后,懒洋洋的小声道:“一般老师的套路都是:高一打基础,认真学;高二不再是高一了,该认真学了;高三快高考了,认真学。”

唐天祜差点没笑出声来,细想一下,好像不只是高中老师,初中老师也用过这个套路。

“……接下来,我表扬一下各科的第一名。语文第一名,……”韩老师还在讲台上说着。

“你英语多少分?”唐天祜小声问了下邵鸿。

邵鸿没有回答,而是把自己的英语卷子直接展开,漏出鲜红的“137”。

唐天祜淡定地点了点头,然后把自己102的英语卷子偷偷塞进书包里。又问:“你政治多少分?”

“不好,80分。”邵鸿毫不在意的回答道。他早就确认学理科了,因此对文科成绩并不在意。

唐天祜又问了问周围其他同学,得知他们的政治成绩都在85分以下后,又对比了一下自己的政治成绩,心中不免有些欣喜。

直到韩老师宣布政治第一名:
 “……政治第一名,夏南阳。”

唐天祜猛的直起身来,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的政治分数高达91分,本以为自己应该是这次政治第一名了,但没想到中间杀出一匹黑马!

他转过头去,望向同学们视线集中的方向。

只见在靠后的位置上,一个黑黑瘦瘦的女生,面对韩老师的表扬和同学们的注视,羞涩的笑了一下。

“班级里有这个人吗?”唐天祜的有点意外。开学已经两个月了,同学之间都差不多已经互相熟悉了,但唐天祜发现他似乎从未见过这个女生……或者说,这个女生并不引人注目。

当时的夏南阳,又黑又瘦,穿着宽大的校服,扎着普通的马尾辫,而且长相也并不出众,属于那种隐藏在人群中便不会被注意到的普通女生。唯一有些特点的,便是她那双清澈而明亮的大眼睛。

除了唐天祜以外,所有同学都已经回过头去,该写作业的写作业,该听韩老师讲话的继续的听,唯有唐天祜还在紧盯着夏南阳,眉头也紧紧地锁住。

夏南阳注意到唐天祜的目光,看到他那仿佛要吃人的表情并没有害怕,而是对唐天祜羞涩的微笑了一下。

看着夏南阳的微笑,唐天祜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盯着人家女生看可不是什么礼貌的行为,于是他便立刻转过头去。一次考试的政治第一名而已,自己又何必这么在意,若因为有人比自己的分数高就对别人有了讨厌的感觉,这样就显得自己有些小气了。

拿起桌子上的笔,翻开习题集,唐天祜和邵鸿一样开始一边听着韩老师讲话一边做题。

这时的天气已经进入季秋了,校园里的树大都落了一小半的叶子了,其余挂在树上的叶子也都被秋风染成了金黄了。有时微风吹过,金黄的树叶在风中摇曳,细看之下令人目眩神迷,也是难得的美景。

高一的唐天祜,从未对任何女生上心过,打球学习上网吧是他高一的主旋律。这次夏南阳抢了他的政治第一名,让他稍微关注了一下这个女生,却也不过是他高一生活的小插曲罢了。

幸福的生活永远是短暂的。

唐天祜在高一时还可以有很多空闲的时间去打球和上网,但是进入了高二分了文理后,选择了理科的唐天祜,面对在高二学期末举行的文科结业考试,还是感觉到了一些压力,不得不减少了娱乐的时间,将更多的时间投入到背诵历史和政治中去。

更加奇葩的是,有一次唐天祜为了买习题,在新华书店挑书时,闲的没事翻开了一本《唐诗宋词精选集》,竟然在这打多人觉得无聊的诗词领域,发掘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星辰大海。

从此唐天祜玩乐的方式变了,去玩游戏和打球变成了写诗作词。

“今晚吃完饭后还打球吗?”杨易寒在体育课的下课铃打响后,意犹未尽的问了下唐天祜。

唐天祜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兴趣。他现在为了尽可能多的阅读一些诗词,甚至是儒家经典、文史经书,必须在学校里抓紧每一分钟的时间,尽可能的把作业在学校里写完。

“又写作业?”杨易寒问道。

“对啊,作业挺多的。”唐天祜一边说着一边把被汗浸湿的衣服脱下,换上一件早已准备好的干爽的衣服。

“晚自习写不就好了吗,没必要非要在吃饭的那段时间写啊。”杨易寒表示很不理解。

“我热爱学习,不行吗?”唐天祜翻了翻白眼。他和杨易寒在一块时是绝对不会拘谨的,两个人自初中起就是同学,高中又被分到同一个班,互相打过架,一起上过网,睡过一张床,兄弟感情是绝对有保证的,谁也不和谁客气。

杨易寒没有回答,只是不屑的笑了一声。两个人做了四年的兄弟,互相对对方都知根知底,杨易寒当然知道唐天祜是什么样的“货色”。热爱学习?这根本是天方夜谭。

两个人并排走在路上,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在路过一颗大银杏树旁时,唐天祜稍微转了下头,余光注意到在树下的长椅上,坐着的女生。

夏南阳。

高二时的夏南阳和高一时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依旧是又黑又瘦,杂着马尾,穿着一成不变的校服,而且害羞低调,除了住校的几个舍友外,似乎在班级里并没有什么朋友。

唐天祜停下脚步。没有理会一旁觉得奇怪的杨易寒,他把目光全部投入到夏南阳的身上。夏南阳翘着二郎腿坐在长椅上,低垂着头,看着手上拿的学习机,手指不停地在屏幕上,似乎在看一部小说。她头顶上枝叶繁茂的银杏树,在风中摩擦着树叶,演奏出夏天的声音,萦绕在唐天祜的耳畔,隔绝了其他的声音。

那是唐天祜第二次注意到夏南阳。

平时的生活中,唐天祜发现自己从未注意到班级里还有这么一个女生,他和她的生活圈子从未有过任何交集。不仅仅是没有过交流,若细细的回想,唐天祜脑海中对夏南阳的记忆,除了高一时的那次回首,剩下的却是一片空白,在他的印象中,班级里似乎从未存在过一个叫做“夏南阳”的女生,而两人却大部分时间都在一个教室里上课。

“走了。”杨易寒似乎没看见自己的好友到底在看什么,只是不耐烦的催促着。

“好,走。”唐天祜收回自己的目光,与杨易寒走向教室。

“你思春了?”杨易寒冷不防的蹦出这么一句话。

唐天祜的心猛得一抽,接着无比淡定的吐出三个字来:“一边去!”

“那个女生叫什么来着?”杨易寒没有理会唐天祜,自顾自的说着:“对,叫夏南阳!”然后,杨易寒又用极为古怪的眼神看着唐天祜,“你不会喜欢她吧?她不是很漂亮啊。”

唐天祜加快了脚步,走到杨易寒的前面,他实在是不想理会杨易寒这种极品。

“被我猜中了,所以感到羞愧了吧!”杨易寒跟了上来,把手搭在唐天祜的肩上,语气极其得意。

“你要是不想打架,我建议你立刻闭嘴。”唐天祜深吸了一口气。

杨易寒却没有把唐天祜的警告听进去,他了解自己的这个兄弟,心宽到了极致,是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打架的。

“你要是真的喜欢人家就直接说啊,何必如此呢,八戒。”杨易寒的语气越发的浮夸。

唐天祜听到后直接把杨易寒的手甩开,快步走向教室,而杨易寒却还是跟在唐天祜的身后喋喋不休,一直到教室门口才停下来。

“八戒”这个称号是唐天祜的外号。唐天祜尽管身高一米八,但是体重却高达二百斤,刚开学时他胖的像个球一样,而且脸大,所以就有同学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八戒。经过了一年多的锻炼,唐天祜的体重依旧是二百斤,外表上却瘦了不少,看着依旧有些胖,但也只是比别人宽上两圈罢了,不再像以往那种“八戒”的体型了,不过,“八戒”的外号却被传了下来。唐天祜本来是拒绝的,后来大家都这么叫他,他也就无所谓了。

回到教室后,唐天祜先坐在椅子上喝了口水。他转过头看着旁边空荡荡的座位,心里不免有些难过。邵鸿在九月开学不久就转学去天津了,对于这个陪伴了自己一年的朋友的离去,唐天祜的心里还是很不舍的,本来说好在离别前一起吃顿饭,却因为临时改日期,提前就出发了,甚至没有当面的告别。

上课铃打响了,理查德的爱之梦再次在耳边响起。本来很美妙的一首钢琴曲,当被设置成了上课铃声后,成了所有同学最恶心的音乐。

在一段爱之梦的音乐播放完后,老师才进入教室,而夏南阳跟在老师的后面,唐天祜不禁多看了两眼。

“……”

看着夏南阳因为迟到低着头走回座位,一种无法描述的感觉流过唐天祜的心底,触及到一块从未被涉足的领域。

这种感觉也只是出现了一瞬,然后唐天祜便把注意力集中到课堂上了。但是,唐天祜却记住了,班级里有个女生,她叫夏南阳。

一天的时间往往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十点钟晚自习结束后,唐天祜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直接背上书包走人,而是走向大哥。

大哥名叫东方红,复姓东方,加了个画蛇点睛的“红”字后,拥有了全班最霸气的名字,又因为长相凶悍,作风霸气,因此被人称作大哥。熟悉大哥的人都知道,其实他是个很幽默很有意思的人,性格温和,不容易生气,面对整天满嘴跑火车的唐天祜,也能耐心的与之交谈。所以,唐天祜非常喜欢和大哥一起娱乐。

“大哥,你昨天给我说的那首歌我会唱了,我给你唱一遍。”唐天祜兴奋的坐在大哥前面的位置上,这个位置的同学已经走了。

昨天大哥给唐天祜推荐了一首古风歌曲,是男男对唱的一首歌。大哥明确的表示想要找个朋友一起对唱,唐天祜自告奋勇,当天晚上便从网络上学唱了这首歌。

“可以,唱。”大哥的话风依旧直接而霸气。

唐天祜先是深吸一口气,才认真的唱了起来:“青衫纸伞路过湖畔……”

大哥本是认真的表情突然僵硬了,因为唐天祜的歌声,不只是跑调,而且跑到了天际!

“八戒,你先停一下。”大哥打断了唐天祜。

唐天祜感到有些奇怪,但还是停了下来。

“怎么了?”唐天祜有些不解。

大哥酝酿了一下语言,刚刚想用委婉的语言告诉唐天祜他跑调了,旁边却传来一声轻柔的笑声。

两个人向旁边看去,看到夏南阳轻笑着看着唐天祜。夏南阳是大哥的同桌,唐天祜来找大哥时太过兴奋,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夏南阳还没有离开。

看到夏南阳的微笑,唐天祜立刻明白,自己可能唱跑调了。

然而唐天祜的脸皮是足够厚,他没有感到任何不好意思,反而朝着夏南阳点了一下头。

然后,三个人都沉默了。

“走吧,时间不早了,回家还得做作业。”大哥率先打破了古怪的氛围,背起书包便准备要走。

“哦,好,等等我。”唐天祜立刻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收拾好书本,背起书包和大哥一起离开了教室。

即将出教室门时,唐天祜不知为何又回头看了一眼依旧坐在椅子上的夏南阳。夏南阳注意到后,微笑着挥了挥手,示意再见。

唐天祜却没有挥手回礼,而且也没有微笑一下表示礼貌,一转头便冲出教室,弄的夏南阳一脸茫然。

在学校门口和大哥道别后,唐天祜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周围暗淡的灯光,唐天祜的脑海中闪过夏南阳的脸。

从未关注过女生的唐天祜,第一次觉得,有个女生,长得很好看。

第一章 我看到你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