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我们同桌了

  时间的流逝往往是悄无声息。从秋到冬,从春到夏,从棉衣到衬衫,从长裤到短裤,从落叶到飘雪,从花开到蝉鸣。

在我们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万物都在盛大的繁衍着,经过一个又一个轮回,经久不衰。曾被风与水抛弃的种子,在下一个春天来临时,会开出一朵又一朵娇艳的花朵,伴随着清风的呢喃,在短短几天的花期中肆意绽放着。

六月已是仲夏之季,太阳逐渐开始释放他的威能,然而最令人们感到灼热的,并不是阳光,而是高考即将到来的那股氛围。对高一的学生来说,高考意味着放假,是值得欢喜的事情;对唐天祜这群高二的学生来说,高考意味着他们升入高三了,下一个面对高考这头猛兽的人,就是自己了。

这一年的高考过去后,唐天祜这群高二的学生搬入了属于高三的新教室。相比原来的教室,新教室较为狭小,刚刚好能容纳全班65个人,使得所有人都感到有些拥挤,却也没办法,抱怨几句后也不再说什么了。

经过两年高中洗礼的唐天祜,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只爱好篮球和诗词的少年了,也会关注一些长相比较漂亮的女生了,也会和朋友谈论一些关于恋爱的话题了。同样的,班级里的情侣也如同雨后春笋春笋出现了一对又一对,曾经潜水的情侣,也渐渐地被众人所知了。

“从今以后,大家就是高三的学生了。”唐天祜看着讲台上站立着的韩老师,发现她并没有很大的变化,只是换了个发型,还是像高一刚见到她是一样,两年的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而其他同学,男生都有了成熟的面孔,女生也都与以往的小孩子判若两人,漂亮了不少。

“接下来说一下,调位置的事情。”韩老师话音刚落,学生便开始喧闹起来。高三的学生都开始对同桌有了自己的要求,有的想要一个学习好的人当同桌,有的人想要和一个面容姣好的人当同桌,情侣当然希望能和自己的恋爱对象同桌。但是,很多人的要求都不敢说出来,所以每次调位置的结果都不尽人意。

韩老师打开了多媒体,将早已安排好的座位表投影到教室前悬挂的幕布上,以便所有的学生都能清晰的看到自己被安排到了哪个位置。

唐天祜很快从幕布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在第五排教室靠右的位置,右边的同桌是张澜瑶。看到这里,唐天祜心中一喜,张澜瑶是班级里很漂亮的一个女生,不仅成绩优秀,而且性格大方,和任何人都能聊的很好,能和她同桌可以说是令他惊喜的事情。虽然唐天祜并不能说喜欢她,但旁边是个漂亮女生,毕竟视觉上也是种愉悦和享受,唐天祜对这个结果异常的满意。

唐天祜观察了一下周围同学的表情,大多都笑的很开心,对这次调位置的结果很满意,只有少数几人皱着眉头,一脸不痛快,对自己的新同桌不是很满意。

突然,唐天祜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同桌,又把目光投向幕布,找寻是谁坐在自己的左边。

夏南阳。

尽管已经进入了高三,若随便挑出班级里的一个人去询问他关于夏南阳的印象,往往是说不出来,最多只是文静低调。唐天祜对夏南阳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高二那次放学时的道别,从那以后,她仿佛又在班里消失了,唐天祜再没有注意过到她任何一次。

唐天祜转头看了一眼夏南阳。时光也仿佛在夏南阳身上凝固了一样,在唐天祜的印象里,高三的夏南阳与高一的夏南阳没有任何的变化。

“可能会有同学对这次调的位置并不是很满意,所以在这里我提前告诉大家,下次调位置是在11月第二次月考后,月考成绩优秀的或者进步大的同学可以挑选自己的位置和同桌。”韩老师的话宛如炸弹,在学生耳边炸开。

唐天祜也有些意外,他第一回见这种调位置的方式,不过和他没什么关系,他成绩也可以,班上十几名,但他对同桌没有什么特意的要求,谁都可以,所以他便不再在意。

一天的学习生活很快就在听课和写作业中过去了。

唐天祜和杨易寒一起骑着车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月亮悬挂在夜空中,清晰可见。月华如练,给道路铺上了一层乳白色的地毯,街上行人稀少,极为静谧,如此风月美景,令唐天祜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轻柔之感。

“你的新同桌是谁?”杨易寒问道。

“张澜瑶,夏南阳。”

“这两个可以啊。”杨易寒又用喜悦的语气说道:“不过我又坐在最后一排了,还是我比较爽!”

唐天祜有些不解,“你最后一排爽什么?”

“最近我在看一部言情小说,叫做《灰烬中的蝴蝶》,分成了很多本。我在最后一排就能淡定的看小说了。”杨易寒眉飞色舞的解释道。

“……”唐天祜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而且我同桌是侯天阳,我们也有话聊。”

“别太嚣张,小心被老韩批。”唐天祜突然冷笑道。

杨易寒好似没有听见唐天祜的话一样,问道:“明天星期六,晚上没晚自习,去哪个网吧玩。”

唐天祜的高中是星期一到星期五上课并且有晚自习,星期六是全天自习但下午六点就放学,星期天上各自报的课外辅导班。所以,杨易寒和唐天祜在星期六放学后,都会去网吧待上两三个小时再回家,家里人都以为他们两个去打球了,也对此没有说什么。

“去天龙吧,那里便宜点儿。”唐天祜回答道。

“行,就天龙了。”

接着两人又开始聊各种各样的游戏以及小说。就这样聊了一路,直到骑到一个丁字路口时,才相互挥手道别。

唐天祜回到家时,刚好十点十分,母亲早已睡下,父亲还在书房工作,而母亲给他削好的水果早已摆在桌子上,他可以直接拿回房间去吃。

自从唐天祜进入高中以来,母亲每天都会在他晚自习结束还未回家前给他准备好水果。有时是剥好的橘子或橙子,有时是削好的苹果或梨,除非是加班或者旅游,唐天祜每天晚上回到家都能见到客厅餐桌上摆好的水果。

回到房间,唐天祜先将手中的苹果啃到只剩下中间的核,然后才放下书包,拿出作业,开始学习。

唐天祜的父母普遍和其他传统的中国家长一样,认为高考是进入上流社会的唯一途径,因此对唐天祜成绩上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唐天祜也相当争气,每次考试都在年级九十到一百名徘徊着,不升也不降,发挥稳定。

但是这个成绩只能考一个一般的一本大学。

唐天祜背负着父母的期望,也时常感觉到压力,因此只要在学校就认真学习,但若有人邀请他去打球或者去网吧,他也拒绝不了诱惑,往往就跟着玩去了。

如果把唐天祜和其他尖子生比较,那么唐天祜身上唯一缺少的东西并非是卧薪尝胆的隐忍与坚持,而是鸿鹄之志。换句话说,唐天祜没有什么远大志向,他对父母所向往的上流社会没有任何的兴趣,他只想像父亲一样在这座城市平淡的过完一生。

你不想要的东西,即使你被迫去追求,却也会本能的抗拒。

一直到十二点左右,唐天祜才放下手中的笔,关上灯后躺在床上。

唐天祜侧着身子,看着银白色的月光从窗外流进自己的房间,铺满了书桌,覆盖了床头,然后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唐天祜睡觉时不喜欢拉上窗帘,因为他想要看到月光侵入自己的领地,然后一点一点的移动,一点一点的变换形状,而他只需要静静地欣赏这被大多数城市人所忽视的美景。诗词带给唐天祜的不仅仅是对中国古典文学的了解,更有他对自然美的欣赏能力。

唐天祜就这样看着月光入睡了。

“你好。”张澜瑶微笑着向唐天祜打了个招呼。

“你好。”唐天祜微笑道。

从近距离看,唐天祜才发现,张澜瑶的皮肤白的不可思议,她的白并不是那种化妆品的乳白,而是如同雪一样的透明白。俗话说:一白遮百丑。张澜瑶的雪白色的皮肤,让她看着如同精灵一样,极为灵动。

“你好。”出于礼貌,唐天祜也向夏南阳打了个招呼。

“你好。”夏南阳微笑了一下。

新同桌带给全班同学一阵新鲜感,一整天班级里的氛围都特别活跃。唐天祜也与张澜瑶聊的的甚是愉快,两个人总是笑声不断。学习时,唐天祜也很热情的帮助张澜瑶,只要她问,唐天祜必会穷尽自己所能来为她解答。

至于夏南阳,唐天祜和她说的话在这一个多星期也不超过一只手的数量。

“你还看小说?”唐天祜在晚自习课间时,问向夏南阳。

“嗯。”夏南阳连头也没抬,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声。

“还有一个星期就期末了,你不会打算看一个星期吧?”唐天祜对夏南阳的镇定感到无比的佩服,自己为了复习已经每天都一点整睡了,夏妹子却还能在晚自习时偷偷地看小说,而且技巧高明,耳听八方,老师一接近,就立刻把看小说用的学习机收起来。那一瞬间的手速,让打了两年游戏的唐天祜佩服的不得了。

“你这个学习机还没换?”唐天祜突然回想起,当初在高二,他上完体育课走在回教室的路上时,坐在银杏树下看小说的夏南阳,用的就是这部好记星学习机。

“用习惯了。”这回夏南阳倒是抬起头回答了唐天祜。

唐天祜点了点头,然后又把头埋入书本之中,继续他的复习计划。

然而,让唐天祜震惊的是,夏南阳,真的看了一个星期的小说!这一个星期的学校生活,在唐天祜的印象中,夏南阳无论上课还是下课,除了上厕所和吃饭,她一直在看着学习机的屏幕,从未有过停歇。

在期末前的最后一天,唐天祜坐不住了,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夏南阳,夏妹子这是想要放弃学的节奏啊!

那天唐天祜到教室后,正准备复习古诗词,刚好夏南阳也走进了教室。唐天祜看着刚在座位上坐下的夏南阳又把学习机拿了出来,忍不住说到:“该学习了。”

“嗯。”夏南阳的回答极为简单。

唐天祜也没办法,人家不想学自己又管什么闲事,还是先学自己的吧。

一直到了大课间,夏南阳依旧在忘我地盯着学习机的屏幕,整个人陷入了一种痴迷的状态。唐天祜本来在给张澜瑶讲解一道数学题,偶然回头看到魔怔的夏南阳,差点没被吓死。

“你该休息了。”唐天祜提醒道。

“嗯”

“快期末了,也该学习了。”

“嗯”

“其实……”

“嗯”

每次都是只听到一声“嗯”作为回答,唐天祜实在是有些无奈了,便不再搭理她,继续给张澜瑶讲题。

“她是你室友,对吧?”趁夏南阳去上厕所的空隙时间,唐天祜问张澜瑶。

“对啊。”张澜瑶回答道。

“你最好劝劝她学习。”唐天祜说这句话时,绝对敢摸着自己的良心,保证自己已经尽到一名合格同桌的责任了。

“你高看我了。”张澜瑶听罢苦笑道:“我们宿舍的人都劝了她很多次了,但她自己不愿意也没办法啊。”

“……”

唐天祜已经不知道该哭还是还是该笑了。到底什么小说能让夏南阳迷成这样,到了这种类似于毒瘾的程度。

不知是不是因为沉浸在复习中,唐天祜觉得这一天过的很快,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到晚自习了。

晚自习未开始前,唐天祜对夏南阳小声说道:“你该学习了。”

“嗯。”

晚自习的第一个课间,唐天祜又说道:“你该学习了。”

“嗯。”

晚自习的第二个课间,唐天祜再次说道:“你该学习了。”

“你怎么比我妈还啰嗦!”夏南阳转过头,瞪大眼睛,指着唐天祜大声说道,把旁边喝水的张澜瑶吓了一跳。

“你还会说其他话?”唐天祜挑了挑眉毛。

本来一脸不爽的夏南阳,听到这句话后,不禁笑了笑。唐天祜见夏南阳笑了,心中一喜,然后高兴的说道:“能学习了吧!”

唐天祜这句话刚一说完,夏南阳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白了唐天祜一眼,然后转过头继续看小说。

而一旁的唐天祜,见夏南阳这个反应,也彻底放弃了劝她学习的念头。

“她……真有个性。”唐天祜苦笑着对张澜瑶说道。

张澜瑶已经笑的捂肚子了,努力的憋住了自己的笑声。等她稍微平静了些,才对唐天祜摇了摇头,然后低下头来背诵自己的笔记。

“啥意思?”唐天祜自己在心里问自己,他的脑回路太短,实在不明白张澜瑶摇头的动作的潜台词是什么。

“有话就不能说明白吗?”唐天祜心里嘀咕道,随即也珍惜着期末前的最后一点时间准备再看几道物理题。

放学后,唐天祜和杨易寒说笑着走到停车场。站在自行车旁边,唐天祜把手伸进口袋去掏钥匙,然后一愣,突然想起自己把钥匙忘在了教室的桌子上了。

“易寒,等等我,我回教室拿一下钥匙 。”唐天祜向不远处的杨易寒喊了一声,便向教学楼跑去。

跑到教室门口时,唐天祜已经气喘吁吁了,脸上全是汗。他大步走进教室,只见夏南阳刚好整理好书包,准备离开了。

“夏南阳。”唐天祜叫了下夏南阳。

夏南阳听到唐天祜叫她,便问道:“什么事?”

“我的钥匙。”唐天祜指了指桌面。

夏南阳从桌子上拿起钥匙,走向唐天祜,准备亲手把钥匙递给他。

“扔!”唐天祜指示道。

夏南阳闻言停下了脚步,然后手轻轻一扬,把钥匙扔向唐天祜,同时口中提醒道:“接着!”

唐天祜一抬手接住钥匙,然后对夏南阳用力的挥了挥手。

“再见。”夏南阳也微笑着挥了挥手。

回到停车场开锁后,唐天祜突然抬头看向教学楼,心里不知为何默默说了这句话:

“你笑起来真好看。”

天上的月亮看着他,也漏出了微笑。

期末考试只有短短两天,虽然大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还是要抱着踏上战场的心态去考。至于老师们说的“期待用成绩证明自己”纯粹胡扯。而期末结束后,自然而然的就开启了暑假模式,当然,对唐天祜和杨易寒来说,也是她们的网吧模式。

不得不说高三的改卷效率就是惊人,短短四天成绩单就已经被做成电子表格发到家长们的QQ群中。唐天祜这次考试的成绩有了意想不到的巨大进步,是年级的第五十六名,让唐天祜的父母有些惊喜。但是,唐天祜看成绩单时并没有先看自己的成绩,而是先找夏南阳的名字,一直到表格的倒数第六行才看到她的名字。

回想起高一时,老师宣布夏南阳拿到班里政治第一名时的场景,唐天祜突然有些感伤,他总觉得,有些东西自高一时就压在夏南阳的身上,而现在,她已经不堪负重了。

第二章 我们同桌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