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最美好的时光(二)

  唐天祜观察着自己周围的环境。脚下是被薄薄的一层水覆盖的青石小路,每走一步就会向四周荡起一环又一环的波纹,周围被浓浓的白雾包围着,举目望去只能看到十米以内的景象。这本应该是江南湖岸的景象,但唐天祜感觉不到寒冷与干湿,看不到太阳与月亮,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沿着脚下的小路,一直走下去。

白雾太过浓厚,以至于周围始终是白茫茫的一片,时间似乎静止了一样。若不是唐天祜时不时低头看一眼自己脚下荡起的水波,他也觉得自己似乎在原地踏步。

这里似乎没有白昼与黑夜,周围的环境始终是灰暗的。唐天祜就这样一直走,他感觉不到疲惫,也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他就这样一直走,没有对自己行为的任何思考,一直走。

直到他看到前方有一个背影。

终于发现了另一个人,唐天祜没有朝对方呼喊而是加快了脚步,走近后,他才发现这个背影的主人是一位女子,她身穿青色的纱裙,体型高挑瘦弱,长发及腰,耳朵上戴着一对青鸾耳环。随着唐天祜的靠近,她依旧静静地伫立在小路上,好像没有察觉到唐天祜的到来。

“你是谁?”唐天祜一惊,他不知为何自己要问出这句话。

女子听到唐天祜的问题后,并没有任何反应,站立在浓雾中,一动不动。

“你是谁?”唐天祜再次问出了这句话。

这次,女子有了反应。她慢慢地转过身来,直至面对唐天祜。唐天祜这时也终于看到了女子的脸,但他无法看到女子的全貌,因为,对方戴着一幅面具,遮挡住了大半张脸。而女子那双没有被面具遮挡的明亮双眼,却让唐天祜感到莫名的熟悉。

“你……”唐天祜的心慌乱了。当他看到这双眼睛,莫名的紧张了。

女子没有理会唐天祜的慌张,看过唐天祜一眼后便立刻转过身向前走去。

“等等!”唐天祜大声呼喊,他突然觉得,这个女子对他很重要,他不能让她离开!

女子依旧向前走着,没有因为唐天祜的呼喊而停下。她走的似乎很慢,却一刹那就消失在浓雾中。

唐天祜在女子消失在眼前的一瞬间便追了上去。他跑的很快,可以说从来都没有这么快过,但是他怎么也追不上那个女子,眼前只有白雾……

“啊!”

唐天祜猛地挣开眼睛,映入眼中的是自己房间的熟悉景象。

“只是一场梦吗……”唐天祜发觉刚刚的一系列场景只是梦中的场景,但他还是有些怅然所失的感觉。看了一眼闹钟,已经六点了,房间外传来微波炉的“嗡嗡”声,母亲已经在准备早餐了,他也该起床上学去了。

冷水拍打在脸上,残留的睡意被瞬间洗去。穿好校服,站在镜子前整理了一下衣领。看着镜中的自己,面色有些憔悴,眼神也有些无精打采,这也是大多高三学子的面貌。

吃早饭时,唐天祜没有去听母亲对学习的叮嘱,而是认真的回想梦中的场景。可惜,梦境的内容往往在醒来的一瞬间便会被忘记一大半,只有那双明亮的眼睛,被唐天祜清晰的铭记在脑海中。

晨读的铃声打响,昭示着学校里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唐天祜拿着生物书,背诵着红笔划出的重点内容,而张澜瑶和夏南阳都在背诵着语文的古文和古诗。听着耳边传来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唐天祜心里默念着“胰岛素的作用是……”,这样一个晨读下来,记住的东西实在有限。

但唐天祜也不能要求周围的人都和他一样背诵生物,他也只能在自习的时候抽出一些时间来完成每天的背诵任务。

课间,很多同学都趴在桌子上补觉,张澜瑶也不例外,直接睡倒在桌子上了。唐天祜想找个人聊天,便把目光投向夏南阳。

夏南阳敏感的回过头来,见唐天祜盯着自己,她的眼神充满疑惑。

“咱俩第一次说话是什么时候?”唐天祜一脸认真,他找话题时一般会以回忆作为开端。

夏南阳静默了一会儿,细细地回想了一下,最后摇了摇头,说道:“不记得了。”然后问道:“你记得?”

其实,唐天祜也并没有事先想好答案,他只是随口说出了这个问题,但夏南阳这样一问,他也在记忆中开始翻找自己与夏南阳第一次说话的情景。

第一次的注意应该是在高一发成绩时,自己注意到了这个不起眼的女生;第二次注意是在高二打完篮球回教室时,自己注意到夏南阳在银杏树下看小说。这两次注意是唐天祜关于高一和高二的记忆中,仅有的出现过夏南阳身影的两次。而这两次的注意,唐天祜都没有和夏南阳说话。

“应该是同桌后才……”唐天祜的话顿住了,在他说话时,一段残破的记忆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应该是高二的时候,下午放学时,他在等回教室拿钥匙的杨易寒,然后……

“怎么了?”夏南阳奇怪的问道。

“没事。”唐天祜摇了摇头,不再想那段残破的记忆,继续说道:“我们应该是同桌后才说过话的。说实话,你以前太低调了,我都没注意到班级里有你这号人。”

夏南阳听完便笑了起来,而且笑的有些尴尬,因为唐天祜说话太过直白。不过夏南阳也是性格柔和的女生,丝毫没有因为唐天祜话中的一些冒犯而生气。

“我最近听了一首歌,感觉相当不错。”

“啊?”唐天祜的话题跳跃的太快,夏南阳一时跟不上他的思维,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愿得一人心》听过吗?我一直不知道有这么好听的一首歌!”唐天祜激动的对夏南阳说道。

“知道。”夏南阳看着向自己推荐歌曲的唐天祜,无奈的笑了笑,说道:“这是两三年前的歌了,是一个电视剧的主题曲,我当初还追过那部剧呢。”

唐天祜听罢一惊,问道:“这难道不是刚出的新曲吗?若是以前就有这么好听的歌曲,那我早应该知道了啊。”

夏南阳无语的看着唐天祜,一首两三年前出的歌曲被认作新歌,这家伙是生存在偏远地区吗?

“管它是新歌老歌,我给你唱一下,你听听是不是有原唱的感觉。”唐天祜兴奋的说道。

夏南阳笑而不语。

然而,唐天祜看不出夏南阳的内心是拒绝的,也没有顾及到旁边睡觉的张澜瑶,直接开唱:“曾在我背包小小夹层里的那个人……”

唐天祜唱的很用心,他是真的很喜欢这首歌,只是一旁的夏南阳依旧笑而不语。

突然,唐天祜停住了,他抿了抿嘴唇,认真的注视着夏南阳的眼睛,说道:

“我忘词了……”

“……”夏南阳终于不再笑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即使是不懂察言观色的唐天祜,也能发觉此时夏南阳的内心是崩溃的。

“学习学习,我们要认真学习。”脸皮厚如唐天祜也有些尴尬了,他也只能以学习的名义来转开话题。

当唐天祜刚把目光放在书本上时,却听到自己的左边传来一阵歌声:

“关了灯依旧在书桌角落的那个人,变成我学多年来纪念爱情的标本……”

唐天祜惊奇的看向夏南阳,那个女孩,接着他刚才唱到的地方,继续唱了下去。他没有想到的是,一直低调的夏南阳竟有如此轻柔的嗓音,这段节奏舒缓的前奏在夏南阳的口中唱出,有着别样的魅力,唐天祜甚至觉得夏南阳唱的比原唱唱的还要好听。

夏南阳唱这段歌曲时,眼睛虽然盯着书本,但嘴角的那抹微笑是无法掩饰的。这时,一直遮挡着太阳的云彩悄声无息的走开了,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瞬间洒满这方坐着六十多人的空间中,整个教室都被渲染成了金黄色。唐天祜呆呆地看着这个微笑着唱歌的女孩,她的头发被阳光染成了金色,半张脸也被阳光覆盖,整个人似乎披着一层金纱。而在唐天祜看来,这时的夏南阳身上,有一种温和而动人的美。

知道夏南阳唱完,唐天祜才回过神来,惊呼:“你唱的好棒!”

“你怎么像夸小孩子一样。”夏南阳依旧看着书本,手中拿着笔在书上写写画画,但是嘴角的笑容却越发的明显。

“你们好吵!”

唐天祜本还想聊上几句,但张澜瑶愤怒的声音直接让他把想说的话又咽了下去。装过头来,只见张澜瑶睡眼惺忪,一脸不爽地瞪着唐天祜。

“对不起。”唐天祜小声地道歉。

“哼!”张澜瑶冷哼一声,再次趴在了桌子上。

唐天祜也不敢再聊天了,害怕再吵醒张澜瑶,惹她生气可没有什么好的后果。于是,唐天祜也只能乖乖的开始学习。

繁忙的学习中的生活,说快也快,不知不觉就到九月底了。

“很高兴马上迎来十一假期了。”每当韩老师这么说,唐天祜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大家既然是高三的学生了,那么就要有高三学生的觉悟。我无权干涉大家在十一假期的计划,玩也好,不玩也好,我都没有任何意见…… ”

“要来了。”唐天祜那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了。

“……但是,”韩老师用手指敲了敲讲台,笑着说道:“十一放假完,我们直接举行考试。”

“我就知道。”唐天祜感到心累,而且他真心觉得校方太会玩了,把考试安排到假期后,着明摆着让学生们的假期不得安宁。

“下节课是体育。还是那句话,想玩的去玩,想学的去学,教室里不准有任何声音。”韩老师刚一说完,上课铃便打响了,此时几乎所有男生都冲了出去,甚至班级里学习第一的龙昊天也不例外。韩老师不同于其他老师,在她看来,身体永远永远比学习重要,体育课绝不能停,为此还和年纪主任争论过,这让全班同学甚是感动。

“易寒,传球!”唐天祜站在篮下大呼。被两人包夹的杨易寒听到唐天祜的声音,没有先看一眼确认方位,而是直接反手把球传向唐天祜,方向完全正确!

唐天祜接到球后,躬身用身体顶开了一旁防守他的侯天阳,然后起跳,投篮。

尴尬的是,唐天祜用力过猛,球甚至没有碰到篮筐……

侯天阳也愣了,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篮下也投不进的?”

“我也不知道。”唐天祜捂着脸,语气中的无奈谁都听的出来。

“你该练投篮了。”杨易寒走过来,语气沉重的说道,这货浪费了他一个绝妙的传球,而且这还不是第一次了。

“确实该练了。”唐天祜无法反驳。

一旁的王秋白拿起放在篮球架上的手表,看了一眼,喊道:“快下课了!准备走人吧!”

听此,唐天祜及其他人拿球的拿球,拿衣服的拿衣服,成群结队向教学楼走去。

坐回座位上,唐天祜拿起水壶便大口大口的喝水,他打球时上半身只穿了一件球衣,现在整件衣服都被汗水浸透,甚至能拧出水来。

“呼,呼!”唐天祜不停地喘着粗气,他现在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已经到达极限,疲惫如潮水一样向他涌来。

夏南阳见唐天祜这幅样子,皱了皱眉头,提醒道:“穿上外套吧,不然容易感冒。”

“谢谢。”唐天祜连转头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道声谢,但没有穿上外套的意思。

见唐天祜这幅敷衍的样子,夏南阳也没有多说什么,不再管唐天祜,继续用功写自己的作业。

直到体温下降到正常水平,而且不再出汗后,唐天祜才略微感觉到一丝寒意,于是把自己的外套穿上了。

然后,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进入十月以后,连续几天下了几场大雨,温度便突然降了下来,此时的济宁,已经有一些秋的味道了。民间的谚语中有那么一句话: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自从注意到道路两旁的梧桐树开始掉落第一片树叶时,唐天祜便发觉到,秋天已经来临了。

曾有一段时间,唐天祜特别喜欢听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秋日的私语》,也许是因为读过很多描述秋景的诗词,每当唐天祜认真倾听《秋日的私语》时,每次都有不一样的感受。有时他看到银杏叶落,那是由繁华走向凋零,那是归根的落叶无声的叹息;有时他看到秋日灰色的天际,秋雨伴随着秋的轨迹,夹带着愁绪,落向大地;有时他更是看到一个老人,低声沉吟,知道自己即将死去,仍然心怀牵挂,不忍别离。

这就是秋天,弥漫着忧伤,却又是丰收的季节。

国庆后的考试并没有给唐天祜造成太多困扰,他心情不知为何特别放松,用一种平和的心态度过了这场考试。结果自然也令唐天祜满意,他考出了自己高中以来最好的成绩,年级第二十九名。

夏南阳也同样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她看完成绩单后特别高兴,以至于那个晚自习和唐天祜聊了很长时间,而且聊天的过程中她总是在笑,可见进步了很多。

“我想起来了一件事。”唐天祜在公布成绩后的第一个周末临放学时,一边整理书本,一边对夏南阳说道。

“嗯?”夏南阳看向唐天祜。

“咱们两个第一次说话不是在同桌以后。”也不知为何,这段当初突然浮现的残破记忆,再一次突然浮现在唐天祜的脑海中,只不过,这一次是完整的记忆。

“应该是高二时某个星期六的晚上。”唐天祜见夏南阳被自己勾起了兴趣,便继续说道:“我玩着手机站在教学楼门口等易寒,你一边剥橘子,一边走了出来,咱俩差点撞上。”

说道这里,唐天祜忍不住笑了,回想起来,当时的场景真的很有戏剧性。

“然后,你特别惊慌的抬起头来,盯了我好一会儿……”

“啊?”夏南阳发出疑问的声音,她不太记得自己有过这样的经历。

“别惊讶,还有呢。”唐天祜示意夏南阳继续听,“……接着,你突然笑了,把手中的橘子掰成两半,然后给了我一半,说道:‘我吃不完了,给你一半吧!’”

见夏南阳一脸不信的神色,唐天祜笑了笑,说道:“我说了声‘谢谢’,然后你就转身走了。”

“这就是我们两个第一次对话时的情景。”唐天祜微笑的看着夏南阳,“那半个橘子真的很好吃。”

也许是不习惯唐天祜难得的正经样子,也许是根本就不记得有过这件事,夏南阳听完后只是尴尬的笑着,没有再说什么。

“如果我喜欢你,你是什么反应?”唐天祜本想开句玩笑,不知为何说出了这句话。

夏南阳眼睛盯着书本,笑着回答道:“不可能的。”

是说自己不可能喜欢她?还是说两个人不可能?

唐天祜没有再多想,这个玩笑其实已经开的有些过了。这时下课铃声打响,也意味着放学的时间到了,刚好打破了两人之间尴尬的氛围。

先是整理好书包,带上可能用到的书,当同学都走了大半后,唐天祜才起身,向夏南阳挥手道:“再见!”

“再见。”夏南阳微笑道。

快走到教室门口时,唐天祜突然发觉自己遗落了什么,回头对夏南阳喊道:“夏南阳,我的钥匙!”

夏南阳听到后,轻车熟路从唐天祜桌子上找到他的钥匙,并向唐天祜抛了过去。这事她几乎每天都干上一回,已经习惯了。

“再见!”唐天祜把手举的很高,再一次道别。

“拜拜。”夏南阳依然笑着,对着唐天祜挥了挥手。

通向停车区的路上,唐天祜和杨易寒谈论着游戏,以及要去哪个网吧的问题。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到了夏南阳的笑容,他没有搭理一旁喋喋不休的杨易寒,而是自己莫名的说道:“这样就很好。”

“什么‘这样就很好’?”杨易寒听到后奇怪的问道。

“没事。”唐天祜摇了摇头,回头看了一眼依然亮着灯光的教学楼,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第四章 最美好的时光(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