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你曾惊艳我的人生

  “醒醒!醒醒!”不知何时起,黑暗中飘来一阵模糊的声音,不断的重复,萦绕在唐天祜的耳旁,而且由远至近,声音越来越大。

一开始,唐天祜并没有理会,后来,他总感觉似乎有人在盯着自己,便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韩盈雪老师那欢快的笑脸,好像刚刚捡到钱一样。但在唐天祜看来,这个笑容里蕴含着浓烈的杀气。

“第一节晚自习时到我办公室一趟。”韩老师小声的对唐天祜说道。

“嗯。”这是唐天祜面对韩老师的笑容时,唯一能做出的回答。

等韩老师走出教室后,唐天祜感觉自己脸上湿湿的,用手一摸才发觉自己睡觉流口水了,于是他低头看了下自己被压麻的左臂,只见左臂的袖子已经全湿了。

也许是刚刚睡醒,有些神智不清,唐天祜丝毫没有在意旁边夏南阳和张澜瑶那古怪的目光,不慌不忙的从书包的夹层中拿出纸,擦了擦自己脸上以及流到作业本上的口水。此时教室里很静,除了笔尖与纸张摩擦的声音外,再无任何杂音,因为这节课是自习课。而唐天祜,在自习课上睡着了。

“你咋不在老韩来的时候叫醒我?”一下课,唐天祜就质问夏南阳,当初他们两个人之间早就定好了一个协议,任何一方要是上课睡着了,另一方便在老师来时叫醒他,防止被老师逮到。

“你还好意思说。”夏南阳对着唐天祜冷笑了一下,“我用笔戳了你好几下,你无论怎样就是不醒。我还从来没见过睡的像你一样死的人。”

唐天祜愣了几秒,然后指着夏南阳说道:“我就说为什么我的腿隐隐作痛,原来是你戳的!”

听到唐天祜的这句话,夏南阳直接被气笑了,直接转过头去,不再理会唐天祜。

见夏南阳这幅模样,唐天祜便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但他没有急着道歉,而是从书包里拿出两块巧克力,一个递给张澜瑶,一个递给夏南阳。

“谢谢。”张澜瑶轻车熟路的把巧克力拿了过来,笑着道了声谢,而夏南阳却当作没看见。

唐天祜也不急,把巧克力轻轻放在夏南阳的铅笔盒上,然后继续写自己的作业。

接下来的一整节自习课,唐天祜极为淡定的做着作业,但余光却在观察夏南阳的动作,当他注意到夏南阳撇了一眼巧克力的小动作后,唐天祜无声的笑了。

课间,唐天祜拿起自己的垃圾袋,准备把垃圾倒掉。起身前,唐天祜笑着问夏南阳:“有要扔的垃圾吗?我顺便帮你扔掉。”

“有。”夏南阳一脸微笑,指着唐天祜说:“这里就有个大垃圾。”

“哈哈哈!”听到夏南阳的话,唐天祜没有忍住,大笑了起来。

笑完,唐天祜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原谅我了?”

“我没有生气啊。”夏南阳笑着回答道。

听到这话,唐天祜就放心了,他从这句话里就能确定夏南阳原谅自己了。

这时已经是十月下旬了,唐天祜也和夏南阳同桌近两个月了。在这两个月里,唐天祜逐渐摸清了夏南阳的脾气。因为唐天祜老是嘴贱惹夏南阳生气,所以一个星期里起码有三天,都是在上午唐天祜惹她生气,下午和晚自习请求原谅的过程中度过的。

后来,唐天祜发现夏南阳爱吃甜食,正好唐天祜的母亲给唐天祜买了一箱唐天祜很爱吃的进口巧克力,于是每当他惹夏南阳生气,他便给夏南阳一块巧克力。当然,若是只给夏南阳一个人,她是肯定不会接受的,女孩子一般不会随便收男孩子给的东西。因此,唐天祜每次给夏南阳巧克力的同时,也给她的室友兼朋友张澜瑶准备了一块,这样的话夏南阳便会开开心心的收下巧克力了,顺便原谅了唐天祜。

让唐天祜感到好笑的是,每次夏南阳原谅自己,总是强调“我没有生气啊”。这样的夏南阳反而让唐天祜感觉特别可爱。

“明天下午上网去吗?”唐天祜把垃圾袋扔到垃圾箱中,抬起的手还没有收回来,便听到一旁杨易寒的声音。

“明天下午?不是有补习班的课吗?”唐天祜看也没看杨易寒,一边转身走向教室外一边问道。

“英语课,上不上无所谓。”杨易寒紧跟过来,说了这么一句话。这要是让英语老师听见,估计以后英语课的重点提问对象就是杨易寒了。

唐天祜没有立刻答应,他在斟酌逃课上网的得失。其实,这用膝盖都能想得到,逃课半点好处也没有。唐天祜的犹豫只是在给他自己找一个“心安理得”的理由,让自己内心的负罪感小一点。

“去。”最终,唐天祜给出了答案。

这个答案完全在杨易寒的意料之中,漏出一副“我就知道你这小子跟我是一路中人”的欠揍笑容,然后说道:“那就这样!”

说完,自己便哼着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和侯天阳聊天去了。而唐天祜则走出教室向左一转,显然是去上厕所了。

上完厕所后,唐天祜站在洗手池前,感受着水流过手掌的冰寒,搓洗着手掌。不知为何,他最近越来越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干什么了。距离下一次月考已经只剩一个星期的时间了,这次月考也是韩老师当初说的按成绩排名来决定同学挑选座位次序的考试。

唐天祜很看重这次考试。

并不是说唐天祜对这次考试的成绩极为看重,他真正看重的是这次考试后调位的次序。唐天祜依然想和夏南阳同桌,这个想法自从出现便一直被他埋藏在心底,谁也没有告诉,包括他最好的兄弟杨易寒。

洗完手,把水龙头关掉,甩掉手上的水珠。经过走廊时,唐天祜不禁把脚步放的很慢很慢,慢到短短二十米长的走廊他竟然走了两三分钟,直到上课铃打响,才走进教室。

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刚刚在走廊上,唐天祜终究去想了那个他一直逃避的问题,那个让他有些惶恐,让他内心有了一些说不清楚的滋味的问题——他,是否喜欢上了夏南阳?

喜欢上谁,对任何个青少年来说都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问题,但是,唐天祜现在是一名高三的学生,在他的心底,高三不专注学习便是罪恶。

说来也奇怪,一个不惧逃课上网的人,在面对喜欢上一个人这个问题时,竟然有了负罪感,甚至是恐惧感。其实,唐天祜的内心,更多的还是迷惘。

他不确定自己究竟喜不喜欢夏南阳,他不确定夏南阳对他是什么感觉,他不确定他能否在月考中取得优异的成绩,他不确定夏南阳愿不愿意继续和他同桌,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接下来应该去做什么。

这也是唐天祜答应杨易寒逃课上网的原因,他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选择逃避,不停地逃避。

唐天祜在座位上坐下后,趁着老师还没有来到,小声的问了夏南阳一句:“若我能考到前二十名,能否选你当同桌?”

这也是韩盈雪许诺的约定,考到年级前二十的同学,不仅可以选择自己的座位,还可以在对方允许的情况下选择一个人当自己的同桌。

夏南阳听到这个问题,明显的呆愣了一下。

“可以啊。”夏南阳很快便反映过来,笑着回答道,眼睛紧紧盯着桌子上的书本。

得了自己最想要的答案,唐天祜的内心立刻被喜悦填满了。接下来的半天时间,唐天祜宛如神助一般,势不可挡,做着一道又一道习题,甚至把明天的任务都完成了一大部分。

而唐天祜的另一个同桌,没有听到两人对话的张澜瑶,见到唐天祜这学习的劲头,极为惊愕。

“有啥好事,值得你这么高兴?”晚上放学时,杨易寒也注意到了唐天祜的高兴劲,好奇的问了一下。

“没啥好事。”唐天祜嘴上这么说,但他笑的却是越来越张扬。

“神经。”杨易寒见状嘀咕了一声。

“你知道吗?易寒,”唐天祜突然转头对杨易寒说道,“学习,是我人生中最美丽的两个字!”

杨易寒整个思绪都凌乱了,这种话,唐天祜这个逃课上网的货是怎么能说出口的!

“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学习!”唐天祜的眼神是那样的坚定,闪烁着如星辰一样的光芒,惊的杨易寒差点相信他说的是真话了!

“那……”杨易寒斟酌了一下词句,问道:“……明天下午你还去不去……”

“不去!”杨易寒话还没有说完,唐天祜便挥手打断了他。

“天下英雄出我辈!我等身为未来的国之栋梁,怎能沉溺于网吧?”唐天祜说这话时,正气无双,头部微仰,若是不了解他的人见到他这幅模样,估计真的会以为他是一个“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优秀少年。

但可惜的是,唐天祜身边唯一的听众是杨易寒,他最好的兄弟,一个在某些程度上比唐天祜的父母更了解他的人。

“不去就不去吧。其他的话,我就当作没听见。”杨易寒觉得这时自己没有骂人已经是很好的素养了。

“说实话……”唐天祜刚说出这三个字,杨易寒的内心便浮现出不好的预感,按照他对唐天祜的了解,每当唐天祜开始胡扯时,开头往往是“说实话”或者“说真的”。

“……我总觉得我好像喜欢上谁了。”唐天祜突然停下脚步,望着漆黑的天空,一脸严肃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后,杨易寒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了,也不知要用什么话来回应,只能沉默不语。

“你不好奇是谁吗?”唐天祜微微一笑,面向杨易寒。

“我只是感觉你现在就像个智障。”杨易寒捂着脸说道。

“也罢,你不会懂的。”听到杨易寒的话后,唐天祜并没有生气,只是摇了摇头,迈开脚步,向前走去。走的时候步伐轻盈,甚至脸上一直挂着那抹微笑。

见此,杨易寒的内心终于有些担忧了。

“毕竟,”唐天祜突然回头,语气略带嘲讽的说道:“你也只是个孩子。”

杨易寒内心刚刚浮现的担忧立刻湮灭。

“滚……”杨易寒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气,连吐槽的欲望也没有了。他的内心也越发的好奇,唐天祜究竟喜欢上了哪个姑娘,以至于如此的兴奋,兴奋到有些神经了……

可惜,这种事情根本不是随便一想就能想出答案的,杨易寒细想了半分钟也没有丝毫头绪,只得作罢,跟着唐天祜走出教学楼的大门。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过去了。育才中学的高三学生,也迎来高三的第二次月考,同样也是唐天祜迄今为止最重视的一次考试。

因为夏南阳。

和夏南阳同桌的这两个多月,是唐天祜整个高中生活最愉快的两个月,也是印刻在唐天祜记忆最深处的一段时光。那些夏南阳曾对他说过的话,那些开玩笑的话,那些分享快乐的话,那些抱怨的话,那些恼怒的话,在很长一段时间过后,当初的细节依然不能被遗忘。

曾有人说过时间是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魔法,因为它能抹掉一切事物存在过的痕迹。再伤心的往事终究会被遗忘,再刻骨铭心的爱恋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心中构建的城堡,也同样会因为时间,逐渐化为一片沙海。

唐天祜曾相信时间能抹去一切伤心的往事,直到上了大学,他才从一本书中了解到一个事实。人脑具有自我保护的功能,它会用最快的时间遗忘那些悲痛的记忆,但是,对于自己重视的人,人们却不由自主的一遍遍的回想,回想那些一起度过的时光。因此,二十年后,三十年后,也许那个被你重视的人的相貌已经模糊不清,但那些共同经历的事情也如同发生在昨天一样,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而那些能让你重视的人,无非分为两种,一种陪伴了你的成长,一种惊艳了你的人生。毫无疑问,夏南阳就是惊艳唐天祜人生的那个人,她为唐天祜的高中生活,写下了最华丽的一笔。

三天的月考在不经意间就结束了。也许是因为之前去了太多次网吧,沉迷于玩乐,唐天祜这次月考的结果并不让他满意。他的名次是年级第六十九名,这不仅仅意味着退步了四十名,同样也意味着他没有办法选择夏南阳作为自己的同桌了。

但是结果已经决定了,唐天祜也没有办法再做更改,只得接受。其实,令他困扰的并非是成绩的问题,而是夏南阳的态度,他在害怕一件事情,一件在他人看来特别可笑的事情——夏南阳会不会因为自己没能拿到年级前二十名,而看不起他?

唐天祜也曾因为没有拿到好成绩而失落过,但这是他第一次因为成绩而感到害怕。他害怕夏南阳因为自己没有拿到好的成绩,而降低对自己的看法。因此,在调动座位前的那天晚自习时,唐天祜悄悄的问了夏南阳这么一个问题:

“老夏,你会不会因为我没有拿年级前二十而看不起我?”

问完后,唐天祜一脸紧张的盯着夏南阳,等待她的回答。

然而,夏南阳并没有回答“会”或“不会”,仅仅是给了唐天祜一个白眼,说了声:“神经。”

就是这两个字,让唐天祜在接下来的两节自习里都处于发呆的状态,这个回答是“会”的意思呢,还是“不会”的意思呢。

唐天祜迷惘了。

第五章 你曾惊艳我的人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