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装鬼 误知死因

    晚上,子时(12点-1点)。

  丞相府,宁静阁中。

  “砰!”房门被强风吹开,阵阵寒迎面而来,惊醒了正在睡梦中的上官静宁。

  “谁!”上官静宁一下子惊醒了,看着被吹开的房门,皱了皱眉,准备下床之际,突然摸到旁边湿滑的感觉,一阵腥气传入鼻腔…。 。

  “这……”上官静宁睁大双眼,看了看自己的手,竟发现满手鲜血,再看向床上,一个头颅睁着大眼睛看她。

  “啊!”上官静宁惊叫一声,再抬头看看,竟是满床都是尸体!

  正当上官静宁准备尖叫之时,便看见房门站着一个人,应该说是一个红衣女人。

  红衣女人抬起双手“飘”向床上的上官静宁,口中一直发出 “呜呜”的声音。

  上官静宁张开口想要大叫,可是却好像害怕得叫不出,那惊恐卡在喉咙中。

  “呜…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红衣女人低垂着头,黑发随风飞舞,发丝扫过,上官静宁的脸颊,引得她一阵颤抖。

  “不…不关我的事!是你抢走了颜奕,所以我才会……”上官静宁不敢看向红衣女子,缩在床内瑟瑟发抖。

  听到上官静宁说的话,红衣女人顿了顿,身上满是阴霾,冷幽幽地问 : “我抢走颜奕?”

  “是!要不是有你季霜,老爷爱的就会是我!是你抢走了他!”上官静宁顾不得这女鬼会杀了她,一想到那贱女人勾走了颜奕,她眼中满是狠毒和不甘。

  “是你害死的?!”红衣女人语气中满是怒气。

  “是又怎样!当初你抢走了我爱的男人,我恨!我就在你的安胎药中下了药,让你早产,让你死!”上官静宁一下抬起头,双眼通红的向红衣女人大吼着。

  “你…”红衣女人怒极,飞身捏着上官静宁的脖子,双眼满是恨意,她慢慢的扯起上官静宁,令她双脚快要离地。

  上官静宁感觉到捏住她脖子的手也不断地收紧,肺里的空气变得薄弱,惊得她不断挣扎着。

  直至上官静宁的双眼开始翻白之际,一个黑色身影跃入房中,一把拥起红衣女子飞走。

  “咳咳……”上官静宁一下摔到了地上,大口的呼吸着,然后眼前一黑,便晕倒在地。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月冷星稀,万籁俱寂。

  一个怒吼声在夜空中显得特别响亮。

  “千川牧凡!”女子怒极,大喊着。

  “在。”千川牧凡平静的回答着,横抱着颜昔眠运起内力,飞奔回府中。

  “你抱着我走干什么!”颜昔眠怒目圆睁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千川牧凡的俊脸。

  “你不重。”千川牧凡对着怒极的颜昔眠仍不改脸色的回答着。

  你不重……

  不重……

  ……

  不重个屁!

  这是什么该死的回答!

  重点不在这,好不!

  “重你X的屁!”颜昔眠忍无可忍的爆粗了,像极那愤怒小鸟似的,双眼那火快要烧毁千川牧凡似的。

  “别说粗口。”才多大,就满口粗口,这不好,不好,要教导一下了,千川牧凡如是想着。

  “粗什么!口什么!我是问你为什么要阻止我!”颜昔眠觉得她对着这个该死的男人总是非常易怒。(……这是代沟)

  现在她简直!十分!想要!直接的焚烧了他!

  “现在不是动她的时候。”千川牧凡深邃的眸中满是深意,不知在想什么,无法探清。

  “……”颜昔眠冷静了下来,她也知道不该现在杀那女人她不过是知道了母亲之死是那上官贱人害的,她怒不可遏才失了冷静。

  “现在不用你出手,到时候她自有她的去处。”千川牧凡满是深意的说道,颜昔眠也不多问,反正他都这样说了,就是问他,应该也不会多说。

  颜昔眠静静的待在千川牧凡的怀中,闭上眼睛。

  不久,耳边传来一声虚弱的声音。

  “眠眠,总有一天,你会想起一切的,你迟早是要面对的……只希望你忆起之时,不要怒,不要怨……”

  “娘?”

  “眠眠…。雪…灵…山。”那虚弱的声音渐小,直到虚无,沉寂……

  “娘?娘?”

  “娘别睡了好吗?”

  “娘,眠眠不要你睡……”

  “娘…你……不要走”

  ……

  ……

  …

  “昔眠?”

  “……昔眠?”朦胧,温柔的声音传来,一阵阵温暖的气息包围着颜昔眠,让她向那温柔的源头靠了过去。

  小手抚上那温暖的地方,一边摸摸捏捏的,心想着 : 这是哪买的揽枕,太舒服了,又暖又软的……

  颜昔眠照着那软软的触感,小手一下捏下去,再而顺昤针的扭向一方。

  一声明显的闷哼声传来,瞬即令颜昔眠醒来,猛的抬起了头。

  “呀!”颜昔眠一抬头,竟狠狠的撞上了千川牧凡的下巴,额头痛得要命,心中低咒一声,耳边便传来低沉而具磁性的声音。

  “醒了?”

  颜昔眠愣了愣……不是吧,不是吧……真的不是吧!

  睁开眼,看见近在咫尺的千川牧凡,那锐利幽深的双眸正紧瞪着她,然后他抬起手,揉了揉她的额头,皱着眉的说道。

  “小心点,还痛不?”冰山融解后的柔和,温柔得令人不禁沉迷其中。

  “你……”真的是他。

  不是!这不是重点。

  他为毛会在这!

  不是!他为毛会抱着她……在床上?!

  颜昔眠的脸瞬间崩紧,慢慢扭曲。

  接着……

  “千川牧凡!”

  一声大吼瞬即贯彻风王府,再次划破宁静的夜幕。

  可怜的还是千川牧凡的耳朵,应该不会聋吧……应该。

  “我要聋了。”千川牧凡看着颜昔眠那愤怒的小脸,面无表情的脸上竟带着些委屈的情绪,透着些……可爱。

  “你怎么会在我床上!”颜昔眠懒得欣赏,声量不减的吼道。

  “这是我的床。”他如实答。

  “那为什么我会在你的床上?”她怒。

  “你累了。”牛头不对马嘴的千川牧凡。

  “男女授受不亲!”她再怒。

  “嗯。”他答。

  这是什么该死的回答!

  “所以呢?”不怕吼的千川牧凡问。

  “去死!”颜昔眠抬脚欲要踹千川牧凡下床,可千川牧凡很快就制住了她。

  看着她愤怒的小脸,千川牧凡勾唇。

  想起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她,这才多少时间,这性子都原形毕露了。

  想起她在相府那冷淡的抗拒的姿态比起她现在因他易怒的样子,不但亲近了许多,还很可爱。

  他也不知道对她是什么感觉,只知道从第一眼看见她,就深深的记下了她的眼睛,她那狡猾灵动的小模样,那牵动了他心底里那深刻的感觉,更不由得想接近她。

  他想看她那狡猾灵动的样子,想看她开怀大笑,想看她因他而怒……想看到她……

  只要是她,他就想看到她的一切,留住她的一切……

  心深处在喊叫着,留住她留住她……不然会后悔终生的。

  不管怎样,他就是想一直待在她身边,一直就这么看着她也足够了。

  “别压着我!死开!”颜昔眠再一声大喊,唤回了千川牧凡的走神。

  “作什么梦了,怎的满头大汗?”千川牧凡没有理会颜昔眠的挣扎,抬手擦了擦她额头的汗。

  “关你X事!”颜昔眠像是肝火旺般,火气飕飕的往上升,快要向着千川牧凡喷火似的。

  “好了好了,我起开”千川牧凡看她刚才可是不停的颤抖,口中呢喃着什么似的,眉头也紧皱着,不知是否作恶梦了。

  看她如此的气怒,也不想追问她太多,免得她讨厌自己。(感情千川冰山是不知道人家姑娘有多讨厌你呀……)

  颜昔眠起身,千川牧凡递上一套衣服,看了看不远处那屏风的位置说道。

  “去洗洗吧。”

  颜昔眠疑惑的看着再次躺回床上的千川牧凡,心想 : 这么好说话?这么好心?

  颜昔眠没多问什么,便走去屏风后洗澡去了,也不忘说道 : “敢偷看我就阉了你!”

  头上一群乌鸦飞过,落下一片片羽毛,千川牧凡的脸沉了下来,黑线不断……

第九章 装鬼 误知死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