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尴尬 睡在一起

    夜半,风王府。

  “皇宫宴会?”颜昔眠坐在镜子前拿着银色梳子一边细细的梳着未干的墨发,一边不以为然的问着千川牧凡。

  千川牧凡坐在一旁的桌子上品着茶,看似专心品茶,实质那锐利而幽深的眸子正注视着颜昔眠。

  看着她穿着一身浅紫色长裙,脖长上围着一条半湿??的毛巾,三千青丝披肩而下,而颜昔眠则拿着缕头发专心仔细的梳着。

  那素颜绝美的小脸挂着轻淡的笑容,如湖水般明亮的眼睛此时则染上温婉之意,整个人散发着高贵而淡然清丽之感。

  看着她发边滴下一滴水,落入了那薄凉的长裙衣领中,没入白晢透亮的皮肤,看得千川牧凡深邃的眸光再暗了暗。

  “皇宫宴会一说就是那些千金小姐表演的地方,使出浑身解数的表演给那些男人看,依我看来不过是男人去的那些高级的妓院罢了,没兴趣!”颜昔眠说道。

  千川牧凡满头黑线,可心中不得不认同颜昔眠这看法。

  宴会除了继续在朝堂上未完的暗潮汹涌,有的只有那些贵族女子去表演才艺,说的直白点,就是像高级妓院……他也没兴趣。

  “你不想去?”千川牧凡问道。

  “不想,虽然答应了要跟着你一个月,可是对于那皇宫宴会我是真的不想去,不然这十几年我又怎么会一次都未去过?”颜昔眠皱起眉头,啫起小嘴,表现得非常不喜欢。

  “既然不喜欢就不去了,那在府里等我回来。”千川牧凡看见她啫起小嘴的可爱模样,不禁勾起了唇。

  “嗯,好好好!你去吧!安心的去吧!”颜昔眠向着千川牧凡甩了甩手的说道。

  瞧这话说得,怎生奇怪……

  你去吧……

  安心的去吧……

  千川牧凡没有说话,站起身,走到颜昔眠身后,拿起她那脖子上的毛巾,盖在她的头上,轻轻地擦着她的长发,那动作温柔至极,一向冰冷的表情也柔和起来,看得颜昔眠愣住看着镜中的他。

  “千川世子?”颜昔眠未想过有一天,高高在上的千川牧凡会为她擦头发,还这么温柔。

  要知道在千川国中男子的地位还是比女子的地位高,就算是夫妻也不见得丈夫会为妻子擦头发。

  而且面对这样的他,她还真不习惯呐,明明两人是死对头,整天一碰着就被他气个半死,可现在他竟然……

  从相府回来之后,他都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奇了个怪哎,还真改性子了?

  “叫我凡。”千川牧凡可不喜欢她叫他千川世子,太生疏了,他都叫她昔眠了,她也应该叫他……嗯,亲密一点。

  大神呐,您还不是人家姑娘的什么人……

  “吓?!”颜昔眠真的是愣住了。心想:叫他凡?凭什么!何时与他这么熟了?!

  “嗯。”千川牧凡见她十分惊讶,不可置信的样子,皱起眉头。

  叫个名字,很难吗?

  “不要。”颜昔眠一口回绝,那叫一个决绝彻底。

  “要。”千川牧凡没问“为什么”,在名字上他一定是执着的。

  他想:虽然她还是抗拒他,可是为了再亲近一点,就要先由名字亲近开始!

  然后再一步一步来,不能急也不能乱。

  千川牧凡心中的小算盘打得那叫一个

  精!明!

  呐……

  “为毛!”颜昔眠不满的抗议着,她跟他有哪毛关系!

  “你既答应跟着我一个月,总不能叫得那么生疏,你跟着我,又叫我世子,只会让人以为你是奴婢罢了。”千川牧凡不冷不热的说道。

  “可是……”

  “难道你想被人以为是我的奴婢?”她一定很讨厌低于他,更何况是被以为是他的奴婢。

  “那,叫你全名好了。”颜昔眠不依,她可更不想别人以为她是他什么人呢,也不小心,或许会被人误以为是府中小妾或他的小情人呢!

  “全名……”不好,不够亲密,千川牧凡如是想着。

  “就这么决定了!”颜昔眠不再让步,坚持顶多叫他全名,不叫世子就??行。

  “干了。”千川牧凡仍是冷冷的声音,拿下她头上的毛巾。

  “哦。”颜昔眠站起身,想要走向屋内那小塌。

  可一瞬间,周围的景色晃了晃,睁一下眼就横躺到千川牧凡的床上了。

  “你干嘛!”颜昔眠想要起身,可千川牧凡已睡在她身边,双手拥她入怀,冷冷的说道。

  “睡觉!”

  这该死的男人又占她便宜!

  “死开!男女授……”颜昔眠正要破口大骂,却被他冷冷的阻断了。

  “知道,睡觉。”男女授受不亲这几个字她都说多少次了,他可不在乎!

  颜昔眠咬牙切齿的看着千川牧凡。

  这又是哪门子的回答!

  颜昔眠看见全身被他压得死死的,也懒得挣扎了,反正每次都被他压得死死的。(咳……)

  睡就睡!

  反正没人知!

  本小姐怕啥!

  颜昔眠双眼一闭,本以为会忐忑的睡不着,可闻着千川牧凡身上那好闻的味道很快就睡过去了。

  她可未发现千川牧凡那勾起的唇,是含着几分算计。

  嗯,名字搞定,睡觉也搞定,该下一步了。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第二天,天气明朗。

  王府内,世子的房门被一下子踹开了。

  “牧凡小子,起床!”这什么时间了,要准备去宴会,竟然还未起床!

  何时养成这该死的习惯!

  “唔……”屋内传来女子舒叹的声音。

  千川风一下子石化了。

  屋内……女子……叫声?(咳,什么什么叫声,太,um……暧昧)

  “真舒服……”屋内又传来女子懒懒的声音。

  真舒服……

  舒服……

  服……

  “醒了?”一声低沉而有些沙哑的声音接过话。

  ……

  ……

  “千川牧凡!”

  “臭小子!”

  两个叠起的声音贯穿整个风王府,打破了一屋宁静。

  颜昔眠恨不得找个地洞躲进去,外加埋了自己!

  这该死的男人明知有人会进来,还敢抱着她睡了一夜,还…还…被人撞个正着!

  天呐,她真是跳入黄河再埋入黄土都洗不清!

  千川牧凡看着颜昔眠气呼呼的看着自己,而千川风也一脸涨红的背对着他,皱了皱眉头,不以为然的对着颜昔眠说道。

  “去洗洗,整理一下,食东西。”

  “食你个大头鬼!你……都怪你!”她对着这男人都不知道说了有多少次“你”字了。

  她词穷!

  现在她气得快要杀人了,他还

  若无其事!

  若无其事!

  若无其事!

  的说话!

  “嗯?”千川牧凡不明。

  “臭小子!你竟敢拐骗人家小姑娘回府……睡!”千川风仍继续对千川牧凡怒吼着。

  他一定是拐骗回来的,不然人家姑娘怎么会如此气怒?

  “没拐骗,有睡。”

  某人答得那叫一个理所当然,气得颜昔眠的脸爆红,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不是不是的!风王爷您别误会!”

  “啊不!这就是一个误会!”

  “我…我会跟他睡在一起的缘由说来话长,总之我和他真没发生什么!”颜昔眠一下推开千川牧凡,见千川风背对着他们,便极快下了床,解释着。

  “地下凉,穿鞋子。”千川牧凡指着床下的鞋子,顺手为颜昔眠披上一件外衣。

  “都怪你!被人误会了!”她怒。

  “他是我父王。”他答。

  “对,你父王!”她再怒。

  “什么?!”他的父王,千川风,风王爷?!

  颜昔眠觉得自己简直丢尽脸了!

  正当颜昔眠尴尬不已的时候,一把温柔至极的声音传来。

  “发生什么事了?”

第十章 尴尬 睡在一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