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扒光 恶整庶母庶女(3)

    “放肆!”

  一声怒吼响彻皇宫花园,一阵脚步声急步而来。

  花园中,正在与母女几人“纠缠”在一起。

  “来人,把她们给分开!”

  “是。”

  几个宫女一下上前把上官静宁等人分开,然而,上官静宁还不愿意的大闹着 :“放开我!”

  而杨伟超也是神智不清的吵着 : “你们竟敢拉着老子!放开!老子要做完!”

  这两人的话让在场的宫女都脸红了……

  心中都想着 : 这丞相府的庶夫人和小姐都……这么不知羞耻,光天化日偷情不说,还在皇后面前说要继续,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岂有此理!太胡闹了!”皇后忍不住,一上前抬头便拍向上官静宁的脸,留下深红的掌印,可见力气之大。

  “皇…皇后娘娘?”上官静宁被一掌打醒了,才看清眼前怒气冲冲的皇后和一群宫女太监。

  再扭头,看见雨柔和雨玲竟然一身赤条条的被宫女们拉着,她惊呆了。

  她刚才不是正和老爷在床上吗?怎么会在这里?!

  上官静宁同时感觉到身上凉凉的,低头一看……

  “啊!”

  她怎么也会浑身赤条条的!身上更是留下不少青紫的痕迹!

  她…她…她!

  “你是颜丞相二夫人上官静宁吧,哼!本宫看你根本就是一个淫(禁)荡的贱妇,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做出如此苟且之事!”皇后简直不可相信的看着她。

  颜丞相这样出色的臣子竟会娶了不守妇道,表里不一的女人!

  “不是…不是的皇后娘娘!臣妇,臣妇是被人陷害的!”上官静宁激动的跪在皇后面前,双手紧抓住皇后的衣裙下摆。

  她记起来了!是颜昔眠那贱人把她弄晕,更言明要找男人沾污她!

  “皇后娘娘!是颜昔眠!是她!是她陷害臣妇的!”

  “颜昔眠?”皇后皱起眉,颜昔眠…是那个不受宠的相府嫡女,不过,她不是从不出席宴会,也不进皇宫吗?

  “哼,丞相庶妻,你想要脱罪也别找一个不可能的人去顶罪吧?别以为本宫不知道,那颜府嫡女可从不进皇宫的,怎会来陷害一个身在皇宫的你呢?”

  “不,皇后娘娘,臣妇的女儿可以作证的!她们也是受害者,试想,臣妇和怎么可能和女儿作出如此荒唐之事呢?娘娘明察呀!”上官静宁心中对颜昔眠简直恨之入骨,同时也不满皇后强调她是丞相的妾室。

  虽不是正妻,她也是相府的女主人!

  还有就是这颜昔眠不只找人沾污了她,还沾污了雨柔和雨玲,她们是她的心血,她的骨肉,现在一切都被那小贱人给毁了!

  皇后听上官静宁的解释,心中也有了不解。

  上官静宁说的也不全错,这样荒唐事她这丞相二夫人应是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与男人苟且的,更何况与这样平凡至极的男子……

  皇后看向呆住的杨伟超,然后厉声道。

  “你是谁?怎么会在皇宫里做出如此之事!”

  杨伟超被吼得回神过来,定定的看着皇后,一脸傻样的,似是完全不能接受现实。

  “我…是尚书府杨甘的儿子,杨伟超。”杨伟超一身发抖,他竟然在皇宫做出那事…还被皇后娘娘当场抓住,他想抵赖都不行呀!

  “尚书府?哼,你是为何与丞相庶夫人在皇宫做这苟且之事的?从实招来!”

  “皇后娘娘,不关小人的事!小人也是被害的!小人本来正打算离开皇宫,可突然就晕倒了,后来的事小人真不知!皇后娘娘饶命呀!”

  杨伟超怕得要命,连往日的嚣张的不见了,与丞相二夫人和小姐发生关系,他一定会被罚的,他可不想死!

  他只记得离开之时不知怎么的竟晕倒了,也不知发生什么事,只知道他正在梦中与美女做着做着,突然就变成了跟那庶夫人……

  “罢了,来人!把她们全带回宫,还有,叫颜丞相前来,本宫倒要理清理清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皇后听到这奸夫**哭闹的声音,她心都烦死了,只好先回宫再审。

  皇后转身离去,宫女太监都拉着杨伟超,上官静宁等人带回皇后宫中。

  而花园假山后,走出了颜昔眠和千川牧凡。

  “哈哈!瞧上官静宁和杨会操这喊闹的样子真配呀!而颜雨柔和颜雨玲竟然在全身赤裸的情况下还能睡得像死猪一般,神呐!”颜昔眠简直想要双手叉腰,再向天大笑十声!

  虽然没杀了这上官贱人,可是却能整得她死去活来,恨不得杀了她却杀不了她的样子。

  不能不说,上官静宁被她整得很爽,她也整得上官静宁很爽!

  之后,她也要这上官贱人每天都痛得爽,最后就死得爽!

  给这老女人一个爽透顶的人生,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善良了,善良到有些无耻了!哇哈哈哈哈哈!

  一旁的千川牧凡满头黑线的看着颜昔眠在“抽风”,还听到她在自言自语。

  特别是在那“善良到无耻”说得特别兴奋,还越来越激动,她心里想的都说了出来,

  汗。

  “咳。”

  “呃……”颜昔眠看向千川牧凡,见他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才想起刚才自己心里想的…原来不知不觉的说了出来!

  噢!她的脸面已经在千川牧凡面前都掉光光了!

  “哦呵呵…”颜昔眠只能干笑来稍微挽挽面子。

  “眠眠,你懂得催眠之术?”千川牧凡突然来了这样的一句。

  “吓…?!”这个他都知道?!不是吧!太神了!

  “你在花园里整人的全过程我都看见到了,你催眠了上官静宁身边那几个婢女和杨伟超,让他们忘记了你的存在。”千川牧凡再扔出一个炸弹。

  轰轰轰!炸炸炸!

  天那!天天天天天呐!

  他竟然全看到了!

  那她在扒光那杨伟超的时候…他他他…

  “也看到你扒男人衣服。”

  千川牧凡很快证实颜昔眠的想法,语气更是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可是看见她双眼发光,很“狼”的扒着那男人的衣服,天知道他多敲开这女人的脑袋看看都装了些什么好东西。

  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竟敢光天化日下扒了那男人的衣服!

  他还没被她脱过呢!(咳…大神,您就别在乎这些有的没的!)

  “呵呵,不也是留了一件他下面那件……呃。”

  颜昔眠看见千川牧凡越发黑沉的脸,她很聪明地停下了。

  谁叫她不想看到他那黑沉冷冰冰的脸,天知道他会怎么对付她!

  他忍,他忍得住,绝对!千川牧凡慢慢的呼出一口气,然后靠近颜昔眠,轻轻在她的额头留下了淡淡的一吻,便无奈的对着她说。

  “别再这样做了,知道吗?”要做也要跟他…做。

  他心中怎么介意也没办法,始终是要让着她,宠着她。

  颜昔眠在千川牧凡突然亲她的额头,他身上独有的清香,和额头上仍留存的温暖,令她心跳再次不受控制…

  很明显,被千川牧凡的举动再次雷到。

  “啊!”颜昔眠脑海中又传来那痛楚,只是这次竟然强烈了,突来的一痛令她不禁叫了出声。

  “眠眠!怎么了?”千川牧凡见颜昔眠抬起一只手捂住了脑袋,脸露痛苦的样子,立马紧张的拥她入怀,再搭上她的左手脉搏。

  她身体没有大碍,可是为什么会头痛?

  “千川牧凡,我没事。”颜昔眠脑袋的痛楚每次都是很快就消失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千川牧凡面前才会有这头痛的感觉。

  她也去看过,可也没探出什么来。

  “你……”千川牧凡仍想说什么,却被颜昔眠阻止了。

  “哎呀,没什么,等一下皇后就会叫我进宫审问的啦!我们现在过去应该差不多。”颜昔眠推开千川牧凡,向前走了几步却见千川牧凡一脸凝重的待在原地,便走回去,一把拉住千川牧凡。

  “好啦,别担心,等一下皇后问完话后,就去看大夫,走啦走啦!”颜昔眠拉着千川牧凡走着,而千川牧凡心中还是有些担心,毕竟查不出的头痛问题可能不是小事。

  罢了,等上官静宁的事过后,他再带她回风王府再仔细查看。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皇后正宫大殿上。

  “皇上,颜丞相到!”一声太监声传来,皇后以及殿上跪着的上官静宁等人都纷纷到前。

  “参见皇上。”皇后向皇上福了福身。

  皇上看见殿上跪着的人,皱起眉头,威严的声音响起。

  “朕都知道花园一事,且牵连到尚书府和颜相,所以朕就来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皇上,臣妾都亲眼看了颜相二夫人在与男子在花园…苟且着,身旁还有这两位颜府小姐,这等荒唐之事臣妾怕有着什么人陷害的,所以臣妾想要请丞相来。”

  皇后说完,看向颜丞相,看他没什么表情,也只是看着一身狼狈的上官静宁。

  这颜奕不会是生气到极点而没反应了吧,不然,他的女人都和其他男人搞在了一起,怎么也应该激动一下吧。

  “皇上!臣妇冤枉呀!臣妇是被人陷害而被人沾污!是颜昔眠害的臣妇呀!”上官静宁见皇上也参了一脚,顾不得别的便马上把颜昔眠给说了出来。

  “是呀!皇上,臣女也是被颜昔眠害的!她把我们都弄晕了,再让人沾污我们!”颜雨柔早就清醒过来,想到她的清白都没了,都是那贱人害的,她就狠不得马上杀了那贱人!

  “来人,传颜昔眠。”皇上与皇后在殿上坐下,而颜丞相则一直负手沉默的站在殿中,而上官静宁等人则仍跪在那。

  不久后,颜昔眠和千川牧凡双双走进了宫殿中。

  “牧凡怎么来了?”这牧凡可是对他这个皇帝也是冷淡得很,平时除了宴会之外,基本上他很少进宫,这次怎么就主动进宫了?

  “参见皇上。”低沉的声音冷冷淡淡的对皇上说道。

  颜昔眠斜眼看了千川牧凡一下,便向皇上福身,说道 : “民女参见皇上。”

  皇上听见颜昔眠的自称后不禁皱了皱眉头 : 民女?她不是颜相之女吗?应是叫臣女吧。

  “嗯,平身。”

  “谢皇上。”颜昔眠看向上官静宁,微微勾起唇,看在上官静宁的眼里,这就是在嘲笑她。

  哼!得瑟是吧?看她如何揭穿这小贱人卑鄙的行为,最好直接赐死她最好!贱人!

  “颜昔眠,你为何要找人来沾污我?我可是你母亲!”上官静宁一脸不忍的看颜昔眠,像是不想揭穿她,可只是迫不得已似的。

  真会装呀!

  “该说你是自负呢?还是脑笨?总是忘记自己不过是个妾,而不是颜相的正妻,而身为妾的你,怎么敢自称是本小姐的母亲呢?”颜昔眠勾着唇,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让上官静宁著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血来。

  ?这小贱人当真是口齿伶俐,不过这次可是这小贱人陷害于她和她的女儿,她且看这贱人如何脱身!

  “且不说这,颜大小姐倒是解释解释为何要陷害于我!”

  “哦?你有证据?”颜昔眠可完全没把上官静宁当作是什么身份高贵的相府庶夫人,说到底,她这嫡女身份也比她高也比她高贵。

  “臣妇的女儿可作证!”

  “呵呵,你都知道她们是你女儿,平时她们都恨我入骨,现在乘机陷害我也不一定呢。”

  “你胡说!”上官静宁怒。

  “是啊!胡说谁不懂?你和她们也在胡说着本小姐就是陷害之人,明明没证没据,你也不照样在胡说吗?”跟她斗?轻松轻松的几句也能塞死这老女人的嘴!

  “你!”

  “与人偷情,不但不急着认错改过,还在胡乱诬陷本小姐,你且说说本小姐可有一次出席皇宫宴会?可有一次踏入这皇宫?这没可能的也被你说成最有可能的,难不成你比皇上更有决定权?能随便定一个无辜之人的罪?”

  上官静宁怎么想也没想过颜昔眠这也能扯上皇上之事!照她这样说的,假都要成真了!皇上也会不喜,那她……

  “不…不是的!我只是怀疑……”上官静宁急忙着解释。

  “胡闹!要是照你这样说,什么人都能胡乱怀疑了?!颜府庶妻可真有本事呀!”皇后简直是听不下去了,在皇上面前也敢没任何证据的诬陷别人,还是相府自己人,真是太狠毒了!

  “颜爱卿如何看?”皇上看向仍是一声不响的颜丞相,他就不明白了,颜奕不是很疼爱自己庶出女儿吗?而相府正妻做的事都全给了上官氏一人,怎么现在……?

  “既微臣之妾不守妇道,且于宫中做苟且不堪之事,冒犯了皇室尊严,那就照看皇上之意以法处之。”

  颜丞相竟没有为上官静宁求情,看得颜昔眠心中疑惑着,在母亲死后,这颜奕可是一直疼爱着颜雨柔和颜雨玲,理应上也是宠爱着上官静宁,可如今竟一点都不动气,也不求情。

  哦,她知道了,这颜奕定是无情之人吧,毕竟上官静宁也不过是个妾,可有可无,尽管相处十几年,也没什么深情吧!

  切!臭男人,男人就是花心!无情!贱人!哼!

  “皇后,既然丞相如此说,那处理之事就交给皇后吧。”

  “臣妾接旨。”

  颜昔眠看着上官静宁定定的看着颜奕,那不可置信,绝望无助的样子……她喜欢!

  她虽说不会杀了她,可是也没说过别人不会杀她,若皇后把好处置了,可不关她的事喔!

  上官静宁之死只会牵连颜府和上官府交好之事,她可是一直置身事外的!绝对安全!

  母亲,女儿这上官贱人落得如此田地,当年害您之事,女儿都帮您报仇了,您也安心吧。

  颜昔眠又转头,幽深的双眸看向沉默一旁的颜丞相,不知在想什么,只是勾角微勾。

  那他呢…母亲会想让他来陪吗?

第十五章 扒光 恶整庶母庶女(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