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恶整庶母庶女(2)继续精彩(已修)

  皇宫花园,阵法中。

  上官静宁母女三人在沉静的环境中越显慌张,惧怕。

  突然,一阵阵晕眩的感觉传来,上官静宁等人渐渐的看着周围的环境产生着变化。

  场境竟然转动起来,越来越快,然后开始变得朦胧……

  上官静宁在模模糊糊次之时,听见丞相颜奕的声音。

  “宁儿?宁儿?”

  上官静宁睁开了眼睛,竟真的看见了颜奕,便涌上惊喜的冲进颜奕的怀抱中。

  “老爷……”那是梦吗?是梦吧,她是梦见那颜昔眠那贱人得逞了,让她中了计,真是贱啼子!

  “宁儿,怎么了?怎么出了一身汗?”颜奕紧紧的拥着上官静宁,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部,安慰着。

  “老爷,妾身…妾身不过是梦见老爷要离开妾身,怕死了。”上官静宁可不会随便在颜奕面前说颜昔眠的不好,更何况这是梦,说出来,只会让老爷不喜。

  加上她更不知老爷对颜昔眠是怎么想的,他可是爱极了颜昔眠的母亲季霜。

  在她的母亲死后,老爷就没理会过颜昔眠,不过却没有利用过她,管教过她,也在知道颜昔眠整了她的女儿后,也不理会,责骂她,只是一直无视着……

  “不怕不怕……宁儿,不如继续刚才的事?”

  听到颜奕说刚才做的事情,上官静宁才想起刚才她和他做了一次那个了,也小睡了一会儿,她和他还在床上呢……

  “老爷……”上官静宁脸红心跳的,然后做出欲拒还迎的样子。

  很快,床上,便传出女子的娇绵的声音……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嗯……”

  “呼呼……”

  听着那不断传来的“那个”声音,颜昔眠简直是眼睛都要看直了。

  哇哦!太猛太厉害了!想她一放开了这男人,竟极速的冲过去,用神人的速度,

  一压,一拥,一亲,一入。

  那速度快到…不是她不想回避,实在是这男人速度太快,她来不及离开一下。

  既然都来不及了,当然留下来看看呗,真人表演比那春宫图好看多了,看他那使尽浑身解数,千变万化的动作技巧…啧啧。

  还不知这女人梦见了在跟谁做“那个”荡成这样……呃,一定是丞相,没错。(请原谅女猪的邪恶因子又活跃起来了)

  颜昔眠转身看向两个还清醒的颜家二三小姐。

  看着她们恐惧至极的看着她,那心中恨之入骨,眼中却不得不带着哀求的样子。

  嘻嘻,真有意思,她喜欢!

  正当颜昔眠再想看下去之时,身后竟传来那阴凉至极的感觉,一排黑线直直的拉下来,颜昔眠嘴强烈地抽了抽,心中发凉发凉。

  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

  又来又来又来又来?!

  果然下一刻。

  “颜昔眠。”

  噢……冰封天地的感觉……

  “……”颜昔眠僵在原地,那比平时的寒气十足的声音再次响起。

  “转过来。”

  “……”

  “再说一次,转过来。”

  呃…该死的千川牧凡!

  “哦呵呵呵呵,好巧呀,凡大爷。”颜昔眠这次听话的转身过去,看见了千川牧凡那千万年寒冰的脸,心中不禁涌起心虚的感觉。

  为毛!心虚!为啥!

  千川牧凡眯起寒冷的眼睛,脸上写着“极度不满”四字,可听到颜昔眠那轻许颤抖的叫他“凡大爷”,不禁嘴角一阵抽搐。

  他能说他想捏死这女人吗?不能。

  他能说他想狠狠的罚这女人吗?不能。

  唉……无可奈可。

  “喜欢看?”他问。

  “挺……呃,不太喜欢。”好险喔!她差点下意识就说了“挺好,还行。”

  她能说她还挺喜欢看的……吗!

  不!能!

  她的骨气,她的脸面呐……她对不起你们!

  “那还要看吗?”他问。

  “不看了。”她认真答。

  “跟我来。”他说。

  “不要。”她答。

  “要。”他再说。

  “不能。”她坚持。

  唉……千川牧凡暗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她不走,是因为还有那两个女人未教训,可是他不想她把那些污秽的人做那些污秽之事,那会脏了她的眼。“还有她们!”还有颜雨柔和颜雨玲未整呢,颜昔眠见千川牧凡不作声,竟向他解释。

  解释完后才回神走来,为什么她要向他解释?她不想走就是不想,她怎么就……傻傻的解释了呢!

  “自会有人修理,走吧。”千川牧凡听到她竟主动解释,嘴唇不禁弯起来,然后上前,拉起颜昔眠的手,带她走出了阵法。

  而地上的颜雨柔和颜雨玲看到千川牧凡的出现,脸上浮上希望,喜悦,可是见到千川牧凡竟亲密的拉着颜昔眠走了,不救她们了,心中既不甘愤恨,又担心惧怕着。

  果然,不久后,有几个人拉起刚运动完的杨伟超,向他洒了不明的粉末,再扔到她们被脱光的身体上,杨伟超竟又挺起来,之后捉住她们,继续…。。

  阵法外,千川牧凡拉着颜昔眠到了花园亭子中坐下。

  颜昔眠对着千川牧凡紧看着她,像是洞察一切的眼睛,她简直是如坐针毡……

  “眠眠。”千凡牧凡看了她许久,终于开口。

  “呃…干嘛。”还叫她眠眠,鸡皮疙瘩啦!

  “为什么不跟我进宫。”

  “我是想自己逛皇宫,不想参加宴会。”颜昔眠如是回道。

  “可是你参加了。”千川牧凡冰冷的眸中竟浮起一丝委屈。

  嗯,她眼花了,看不到!

  委屈什么的,不可能出现在千川牧凡身上!

  “我…我那不叫参加,我是扮成宫女去整人的”

  这年头,暗中整人竟是这么的理直气壮,理所当然,他汗。

  “想整人也可以跟着我进宫。”千川牧凡不依不饶。

  这年头,男人也可以这么烦人,缠人还缠得理所当然,她汗。

  “哎呀,总之那是比较方便啦!”她不耐烦了!

  她凭什么要解释!凭根毛!

  问问问!烦死人了!

  “眠眠。”千川牧凡叫了她一声,然后慢慢的靠近她,抬手,拥她在怀。

  “我知道你做什么都习惯一个人,可是我还是担心你,不想你自己一人冒险。”

  “……”颜昔眠愣住了。

  他说他担心她……

  他不想她一个人冒险……

  被人担心的感觉……陌生,可心很暖。

  她是孤身太久了吗?怎么她会升起想他永远为她牵挂的念头。

  “千川牧凡…你…你是不是…喜”还未问完,一个声音就打断了这暧昧的气氛。

  “主子,杨伟超已在跟上官静宁母女三人在进行着了。”一身蓝衣男子低头,单膝跪在千川牧凡身后。

  她们几人可是在混合大战!主子告颜小姐去看戏,一定会心情愉悦!主子开心了,他也就安全了!

  可是…为毛他感觉到主子身上的寒气开始集中的向他攻过来,冻得他身上快结冰了!

  抬头看着千川牧凡拥着颜昔眠……呃,他是否来的不是时候?貌似打扰了主子的好事?

  惨了,他那个悔呀!时间能否重来?!好让他再重选时间!

  “千意……”万年寒气,冻结千里!

  “呃,主子,属下立刻消失!”千意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遁走!

  颜昔眠这才回神过来,推开千川牧凡,脸颊上浮起了红云。

  千川牧凡回看她,勾起唇说道。

  “继续问。”他知道她刚才想要问她什么,看来她终于意识到了。

  “没…没什么啦!”颜昔眠急急的转身想要遁走,而千川牧凡一下就从背后再次拥她入怀。

  嗅着她身上的清香,他紧紧的埋在她的颈中,心中的感觉骗不了自己,他虽淡漠了二十二年,可是遇上了她,他的心就不受控制的跟随她,眸中的身影只剩下她,脑海中满是她的样子,她的每一面都深深的刻在心底,扎了根。

  那时还不知道,或许是接受不到心中那陌生的感觉,可是现在他知道了。

  他心中有她,只有她,他会想知道她的一切,会心疼她的一切,会因她有了喜怒哀乐,会因她孤身一人而牵挂会担心。

  他知道,这不仅仅是喜欢了,不知何时开始,他淡漠的世界也因她而有了色彩。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爱,可他知道他非她不可了。

  “眠眠……”

  听到千川牧凡那低沉带着比平时醉人的磁性的声音,颜昔眠心中再次浮起陌生的感觉。

  可是脑海中的痛楚再次传来,只是一闪而过,千川牧凡也没有感觉到她的不妥。

  千川牧凡没有追问下去,他知道她还没爱上他,他不会把她迫得太紧,他还要继续一步步来,一步步让她靠近自己。

  “我知道,你在宴会上整颜雨玲的时候,不只是让她喝醉而已。”话题一转,颜昔眠简直跟不上千川牧凡那跳跃性的思想。

  “吓?”

  他难不成都看清楚了?

  “你在她的酒中加了一些控制性的药物吧。”他再说。

  “……”不是吧!这样也知道?!

  “她喝醉后,心理上应是被你控制了,加上她的负面情绪放大后,便打了上官静宁和颜雨柔,而她所说的话,都是你用腹语说的。”千川牧凡十分肯定的样子,让颜昔眠一阵冷汗再次冒出。

  神了,神了!他竟然连她用腹语都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的?”颜昔眠简直定定的看着千川牧凡了……

  “一般的小姐不会不停的喝酒,你在果酒中下了手脚,令她喝醉,可是人的意识里深入的礼貌态度,对于女人来说,是不会在醉后做出太失态之事,何况是相府受尽礼之教的小姐。”

  “加上我本来会腹语术,自是看得出是你在替她说话。”

  千川牧凡想起刚才她那藏得很深的手法,若不是千川风那战神之名的人物是很难注意到一个小小的宫女会明目张胆的下手脚。

  要不是他也注意到了她,也很难看出颜雨玲失态之事与她有关。

  “…。呵呵,你很厉害!”颜昔眠只有干笑的份了。

  “不过,我那药不能完全控制颜雨玲的动作,我还是暗中借一些物件打向她,令她做出一些动作,至于后来颜雨玲扔酒杯的举动可是她出于意识的做罢了,可不关我事喔。”

  若是千川牧凡还真连这都知道,那她在那次的晚上就别想去偷地图了,也别想成功逃走了,如此神的千川牧凡,她也只有被活捉的份儿。

  “嗯,很聪明。”千川牧凡看到颜昔眠有些得瑟他漏了的细节那笑容,他不禁笑了笑。

  这小狐狸,狡猾到底了。

  “走,去看戏!”颜昔眠正想走去阵法那儿,可是却发现移不了脚步,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然低头看目腰间的手……

  颜昔眠“……?!!”这才记起刚才千川牧凡突然从后面抱着她,然后他转话题后,她竟忘了他他他……

  而且也一直保持着这暧昧的姿势,一边若无其事的说话……噢!

  她变笨了!迟钝了!脑残了!

  她的脸面……现在简直想找个地方随便埋了自己算了!

  千川牧凡看见颜昔眠那一瞬间变脸的样子,不禁笑了出声。

  “迟钝的小狐狸。”点了点颜昔眠的鼻尖,便握起未回神的颜昔眠的手去“看戏”了。

第十四章 恶整庶母庶女(2)继续精彩(已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