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诊治 父女解心结

    皇宫小径上。

  “报复了上官静宁,心情如何。”千川牧凡颜昔眠沉静的走在他身旁,定定的眼看前方,不知在想什么。

  “还行,只是太无趣了。”这么容易就玩死她了,是上官静宁太蠢呢?还是她手法太高。

  “所以你下个目标就是颜相了?”他可不会再用“整人”这两个字形容她这行为了,她那整人的手段,可是令上官静宁一下子成为阶下囚,不得翻身。

  “不知道。”颜昔眠的眼眸全是复杂之色,她不知道颜奕是如何对母亲的,说他是无情,可他却因母亲之死而不待见她,说他是有情,却在母亲死后疼爱上庶妻和庶女。

  “你不恨他对你这十五年不管不顾?”千川国的人都知道颜府嫡女的出生令丞相夫人身体虚弱,最后还是死去,而颜相因此一直漠视颜昔眠,没给任何父爱,任何温暖,好像从没有颜昔眠的存在似的。

  “恨?要说还真没有,自小我就知道颜奕因母亲之事不喜我,所以自小更是对这父亲没有一点感觉,反正我在一个人也活得挺好挺开心的。”

  “就算他没反对上官静宁等人陷害她,可是他也从没因我修理了她们而与我说一句话,如同陌生人,既陌生,我又怎会恨他。”

  听见颜昔眠对于自己总是孤身一人的乐观,千川牧凡可没有觉得欣慰,他更心疼她。

  人虽是独个体,可在人的一生中,总不能一直孤身一人,漫漫长路中,总有那一时会需要人与人之间的陪伴。

  就算冷漠如他,自小也有父王,母妃,忠心的下属等待在他身边,陪伴着他,尽管表面上是冷淡如水,可心里总是有温暖的一处。

  千川牧凡闭了闭眼,深呼一口气,继而睁眼之时,上前一把横抱起颜昔眠,把她打得措手不及,愣住了。

  “千…千川牧凡……”颜昔眠本想大吼,可见到千川牧凡那越发深邃的眼眸看着她,声音马上弱了下来,更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千川牧凡不作声,只是深深的看着颜昔眠,抿起嘴。

  两人皆是对视着,谁也没作声,只是深深的互望着,把对方的五官轮廓都映入眼帘。

  “千川世子。”一把声音打断了两人“深情”的对望,更令两人转头过去。

  颜丞相负着手,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暧昧的两人,只是眼中泛着一丝复杂之色。

  “颜相何事?”千川牧凡注意着颜丞相的神情,眼前的颜丞相虽是与他说话,可是眼睛不时暗暗地看了看颜昔眠。

  “不知世子考虑本相之条件,可有结果。”

  “本世子可以医治相府老夫人,可是丞相必先把地图交给本世子。”

  一听提到地图,颜昔眠像是打了鸡血般眼睛发光起来,瞪视着千川牧凡。

  地图…是墓宫地图吧?可墓宫地图不是在千川山庄吗?!

  想起那一日千川牧凡的属下千灿在酒楼半话半说的 “因为地图并不完整”,颜昔眠不免想到地图可能一分为二了。

  听到千川牧凡要求先要那地图,颜奕不禁看向颜昔眠,眼中越发复杂,沉默了一会儿后就说道。

  “既然世子答应本相条件,那么地图可以先给世子,不知世子今日可来医治?”

  颜昔眠暗自伸手捏住千川牧凡的腰身,提示要他答应,然后快点拿到地图,也好方便她去偷!

  千川牧凡被颜昔眠软软的小手捏住腰身,身上不禁一抖,眼眸暗了暗,便开口回道 : “既然如此,那本世子就与眠眠去相府医治老夫人。”

  颜奕听见千川牧凡对颜昔眠如此亲密的称呼,只是抿了抿嘴,没有说什么。

  如此,三人便坐上马车到相府去了。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相府,福安阁。

  “唉,都几个月了,眠眠那孩子当真没来探望我这老太婆了,难道真是连我也恨上了?”颜丞相的母亲,相府的老夫人,是一个相当疼爱季霜这媳妇,也疼爱着她的孙女颜昔眠,。

  可是颜昔眠不但对颜奕冷淡如水,对相府中所以人亦是如此,尽管老夫人亲近她,可颜昔眠还是经常不回相府,就算偶然回去,除了送一些礼物之外也很少来探望她。

  虽是如此,可老夫人还是疼爱这有些孤癖的孙女,颜奕因季霜之死而怪罪于昔眠更漠视她,所以老夫人想要给昔眠更多的关爱,温暖,因此颜昔眠也不至于直接与相府断绝关系。

  “不会的,大小姐她不会恨老夫人您的,不然也不会因为您而偶然回一次相府。”身后的苏嬷嬷安慰道。

  她是知道的,若是没有老夫人,大小姐也不会回府去看那上官庶夫人,和庶出小姐的面色和层出不穷的陷害手段。

  未等老夫人再度叹气,一名婢女便走来,向她说道 : “老夫人,相爷和千川世子以及大小姐来了。”

  一听到颜昔眠也来了,老夫人马上坐直了身子更换上了喜悦的脸容,看向门口处。

  入眼便是颜奕负手步入,而未等颜奕叫一声 “母亲”之时,便听到一声清泠悦耳之音大喊 : “祖母!”。

  颜昔眠一下蹦到老夫人面前,满脸娇艳的笑容,看得老夫人有些病态的脸都更有生气起来。

  “哎唷!眠眠啊,你终于来看我这老太婆了!”老夫人看到颜昔眠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站在她的面前,眼中不禁有些欣慰,喜悦。

  “哎唷,祖母呀,眠眠不是来看您了吗,还带来了一件礼物呢!”她可是找了很久的,还挺辛苦的…呃,偷来的。

  颜昔眠从袖中摸索了一会儿,便取出一个紫檀木盒子递给了老夫人。

  “这紫檀木制成的盒子就已经很名贵了……”老夫人看着手上的盒子,紫檀木是最为珍贵的木材,这盒子还雕刻上精致的图案。

  “祖母,珍贵的东西又如何,只要是眠眠有的,什么都会给您!”颜昔眠自小,就只有老夫人关爱她,所以她每次回府都会送她一些稀有珍贵的东西。

  “唉,只要你这孩子多回来陪陪我就好了。”老夫人其实更希望颜昔眠留在相府,不要整天外出,外面又危险又不适合她一个小女孩在外留宿,可担心死她这老太婆了。

  “哦呵呵,祖母先开来看看好了。”明显的转移话题,她不想留在相府,她从来都不属于这儿,除了老夫人这里,相府并不是她的家,不管怎样,她从小对相府都是排斥着,

  或许是因为母亲之死,或许是因为颜奕存在,或许是庶母庶妹…总之她就是抗拒着,就算是母亲的迎霜阁,她也很少住在那儿。

  老夫人没有忽略颜昔眠眼中的落寞和一些复杂的神色,心中自是心疼这孩子,可是她这老太婆又能做什么,只能让孩子不会缺失关爱,和心中一点点温暖罢了。

  打开紫檀盒子,看见里面泛着丝丝光芒的蓝色珠子,心中不禁一阵惊讶。

  “这…这是冰海珠?”这冰海珠是冰海族之物,珍贵至极,能解百毒,长寿益康,可是这孩子是如何得到冰海族之宝的?

  “是啊,对祖母您的病说不定有用,或者在世子帮您医治好了,也能让祖母健健康康的!”她可是费了半年时间去偷这冰海之宝,那时还中了寒冰(禁)毒,不久前才解了,可是为了祖母,也是值得的。

  老夫人知道颜昔眠在得到此宝物的背后定是费了不少心思和努力,不禁红了眼,让颜昔眠不知所措,只能扯着千川牧凡上前,慌张的说道。

  “呃,祖母哈,千川世子来是帮您医治的。”

  千川牧凡抿着嘴,看了看颜昔眠拚命使着眼色,知她要他解解围,便也向老夫人说道。

  “老夫人没病,是中毒了。”

  果然。

  颜昔眠眸中染上了阴沉之色,她在上官静宁那阁中可是发现了一些看似普通的药,可是混在某些食物中会成慢性毒,所以她才不惜一切带回冰海珠给祖母。

  一旁不作声的颜奕听见老夫人中毒了,亦皱起眉头,却不见意外之色,而在千川牧凡在为老夫人诊治时,便开口向颜昔眠说道。

  “昔眠且与本相出去,让世子静心给母亲诊治。”

  颜昔眠听见颜奕竟向她说话之时,沉默了一会儿,便自个儿的走了出去,没有与颜奕一齐。

  颜奕出了门后,见颜昔眠没有停下脚步,好像是又要离开相府似的,便叫停她。

  “昔眠。”

  颜昔眠没有停下,仍然向前走着,颜奕早知道她会如此反应,便只能走上前,拦住了她。

  “昔眠。”再叫了一声,只是声音放柔了不少。

  颜昔眠皱着眉,她可记得颜丞相从来不会与她说话的,更不会叫她的名字。

  “颜丞相有何事。”没有任何感情的问道。

  “本相…爹爹有话与你说。”颜奕破天荒的,如此跟颜昔眠说话,着实令颜昔眠心中疑惑又惊讶,不过也是答应了。

  两人坐在了老夫人阁外的亭子中,桌上放上了些点心和热茶。

  颜昔眠自个儿悠然的喝着茶,可却没碰过那些小点心,而颜奕却一直注视着颜昔眠,不由得令颜昔眠心中有些发毛。

  两人沉默了许久,颜奕突然开口问道。

  “近来可好?”

  颜昔眠没有看向颜奕,只是不冷不热的回道。

  “还行。”

  “……一人在外,可有适应?”听见颜昔眠冷淡的回答,颜奕好像在纠结着什么,只能再问。

  “还行。”这公式化的回答。

  颜昔眠心中暗笑,她从小便待在外面,有什么会不适应的,真正不适应的才是相府。

  “可遇上什么烦恼…麻烦之类?”他是没话找话说吧,颜昔眠有些想翻白眼的冲动。

  “还行。”仍没有改变的公式化回答。

  “……”颜昔眠公式化的两字回答,颜奕还真是没话可说了,只是心中不禁有些哀伤。

  他选择漠视这女儿,真错了吗?

  “昔眠,你…一定要与爹爹如此说话吗?”

  颜昔眠听到颜奕自称是她的爹爹,她还真觉得有些讽刺。

  十五年对她不闻不问,不管不顾,现在才来关心她,要她当他相爷是爹?也太好笑了吧。

  “丞相大人一定要与本小姐如此说话吗?千川人人皆知,本小姐与丞相大人除了血缘关系外,不过是陌生人而已。”

  十五年来,她与丞相形同陌生人,没有交触,互相漠视,他没有过她女儿,她也没有称过他爹爹,又何来如今之亲情?

  颜奕听见颜昔眠的话,他知道是他没有尽过父亲的责任,女儿如此也是应该的,可是他……

  “昔眠…你怨爹吗?有恨爹吗?”他心中一直害怕女儿会狠他,会怨他,其实不少次他是想昔眠去怨他,去责怪他,可是却想不到她竟对他也漠视着,冷淡如水。

  “没。”平静的回答。

  颜奕再次沉默下来。

  听到颜昔眠说没恨他也没怨他,心中没有一点喜悦,反而更心伤,最让人伤心的不是被恨,而是无情。

  无情何来恨。

  对于女儿来说,他这父亲可有可无,一直没有给过她一分关心,父爱,所以便没有感觉,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她…不稀罕亲情了吧,特别是父爱。

  “昔眠,尽管是如此,爹也不强求你认我这个父亲,只是希望你知道爹如此做的原因。”颜奕脸色已有些泛白,心中哀伤着,悲痛着。

  “昔眠,爹承认有怪着你的出世让霜儿离开了,可是后来爹是因为保护你而漠视你的。”

  颜奕的解释令颜昔眠不禁正视向他,眼中不乏疑惑之色。

  保护她?

第十六章 诊治 父女解心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