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再偷 恶整东郭人

    颜昔眠脚尖一点,很快的进了地宫大门。

  “嗯?千川牧凡还未去解本小姐的阵法?他不是精通阵法之术吗?怎么一个也没解?”颜昔眠看见上次她设下的阵法完整无缺,心中疑惑不断。

  她的阵法是独门的,没外传过,更与世间的阵法大有出入,不过对于千川牧凡而言,他既精通阵法,也应试下去解嘛,要不然怎么拿到地图的?

  难道他想让她亲自解了阵法,然后再捉住她?!

  若真是如此…他也太神通广大了,连她何时来偷都知道。

  哼,就算他要捉她也不是这么容易的,她既设了阵法,当然可以不动声色的躲过去。

  等她偷了之后,再设更多更难的阵法在里面!让他解到脑出血脑中风!

  让他敢骗她,让他敢跟本小姐抢。

  刚心里算计完,颜昔眠便轻而易举的躲开了阵法,向地宫深处走去。

  此时此刻,千川牧凡在山庄中静坐着品茶,而千意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说道。

  “主子,人已进地宫。”

  千川牧凡微勾起唇,眼眸越发冰冷。

  “既已进地宫,那就开始吧。”

  “是。”千意领命后,便很快离去。

  既然敢觊觎本世子的东西,就要做好承受的准备。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地宫中,颜昔眠一路顺利的走到深处,避开了自己的阵法,也差不多走到了藏着地图之处。

  突然,颜昔眠好像发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定住心神,静心聆听。

  “这地宫的阵法太特别,在下需要时间去解。”

  “那还不快点,若再迟一点说不定会让千川牧凡发现!”

  一声声的谈话声微小至极,可听出说话的人身处离颜昔眠之远。

  原来还有人想要闯地宫呐。

  啧啧,千川牧凡,看来你的威名不够大,令那么多人都敢和你抢地图,连极危险的天下第一庄都敢闯。

  若不是本小姐武功高强,也会死在这山庄外呢。

  不过那几人似乎也懂得阵法,怪不得敢闯地宫。

  颜昔眠没想多理那地宫外与阵法纠缠的几人,赶紧解完千川牧凡那最后一个阵法就能偷到地图了。

  不久后,颜昔眠解了最后一个阵法,便看到了一个大门,大门外还缠绕着不少的大铁链……

  该死的千川牧凡!

  设了百个阵法在地宫,还在大门锁上这么大的铁链,怎么斩都斩不断吧…

  咦,这铁链是大,不过还有把大锁在这,只要有锁就能解了!

  颜昔眠从衣袖中拿出一支尖尖的小铁枝,插入锁孔。

  这锁有点难解…不过做为小偷,也总要也精通开锁不是?

  “擦。”开了!

  颜昔眠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可是……空的?!

  不会吧!这地宫的路虽是弯弯绕绕,可是她也把地宫的路都走过了,也记下了。

  只是地宫中就只有这里的一扇门!

  难道……千川牧凡走过进来拿走了?

  不可能,他怎么会懂得本小姐的阵法,加上她设的阵法也没被解过!

  啊!千川牧凡!本小姐与你誓不两立!

  颜昔眠气得全身气血翻涌,紫眸更显深沉。

  她现在就想把血全吐在千川牧凡的脸上!糊他一脸血!

  “你怎么这么没用,连一个阵法都解不了!站在这儿累死了”远处的声音又传来,颜昔眠恨恨的望去。

  她现在心里有血,她要找人流血!

  她现在心里有气,她要找人出气!

  请为地宫中的几人默哀三分钟。

  ……。

  “公主殿下,请再等等,解这阵法实在…有点难。”黑衣男子一边解着阵法,一边受着后面那公主发着“公主病”。

  真悲哀呐。

  “难?那你还说你精通阵法?结果到了这里却是一无是处!皇兄请你来竟然一个都解不了!”

  “在下……”

  “废物!”

  “啪!”“呀!”一声巴掌声响彻地宫,打得东郭池莲脸都歪过一边去。

  黑衣男大惊,亦马上大喊着 : “谁!”

  怎知被人反手也来一巴掌,打得黑衣男整个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光荣的晕了过去。

  东郭池莲回过神来,想要逃走之时,被人一脚踢飞,再踩在了她的后背上,令东郭池莲的大喊声都咽了回去。

  “你……”东郭池莲奋力挣扎着,怎知背上之人竟一脚向她的屁股踢去。

  “你什么你!我是地神婆婆!”

  地神婆婆?!啥来的!

  “不是…你!”东郭池莲仍挣扎着,可是被背上之人踩得稳稳的。

  “还你什么你!叫地神婆婆!”背上之人再向东郭池莲的屁屁再踢了一脚。

  又疼又羞的东郭池莲何时受过这样的气,开口想要尖叫大喊。

  “啪啪啪,咚咚咚。”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响起。

  明显是气过头的颜昔眠在向东郭池莲的屁屁出气!

  一盏茶的时间。

  “不…不要打了!”东郭池莲被打得有气无力的呢喃着,屁股被打得好像都痛麻了……

  “哼!叫!”颜昔眠没再连环踢,停下脚,踩着东郭池莲的背。

  叫?

  “……啊…”东郭池莲弱弱的叫了一声,马上又被踩了回去。

  “啊什么啊!叫地神婆婆!”要她叫地神婆婆,这蠢公主被打傻了?还“啊”呢,猪脑子!

  “地…地神婆婆。”东郭池莲狼狈的扒在地上,而背上的颜昔眠还没气够,又把她给踢醒了。

  “咚!”“啊!”东郭池莲的屁屁又被踹了一脚。

  “喂,你知道这是哪?”颜昔眠一边出气,一边试探着东郭池莲。

  她可是记得这女人刚刚被那黑衣男称…公主?

  既是一国公主,怎么会冒险亲自来地宫?当真是为了地图,如此拼命?

  “本宫…不…我…”东郭池莲断断续续的说道,可半天都在“我我我”,颜昔眠又是一脚。

  “咚!”

  “再问,这是哪?!”

  东郭池莲被颜昔眠痛踢的精神都虚弱了,也管不了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了,只能弱弱的出声。

  “这…这…这是屁…屁股。”

  囧……

  这哪来的极品公主!

  她问这地方是哪!不是她踢她哪!

  噢,天呐!

  颜昔眠捂了捂额头,抹了抹不存在的汗,也没想再踢了,只是蹲下,看着东郭池莲说道。

  “我是在问你,你是否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东郭池莲的脸都想埋到土里去了,她她她…原来不是在问……

  “这,这里是…千川山庄。”

  “哦?原来你知道呀?那,为什么还要来这儿呢?难不成不知道这庄主的厉害?”

  “我…是受了别人的命令来的。”东郭池莲不想自爆东郭国的事情,毕竟这里是千川国的地方,眼前之人也应该是千川国的人。

  不过…地神婆婆?难不成是这地宫的守卫?

  “别人?谁?”颜昔眠知道东郭池莲未必真的说出指使之人,所以手中拿出了一柄小刀,搁在东郭池莲的脸上。

  怕是个女人都会大分紧张自己的容貌,更何况这女人还是一国公主,毁了容貌,就没利用价值了不是?

  “…我。”东郭池莲害怕脸上的刀,可是她不敢说,若是被皇兄知道,她也别想回东郭国了。

  可是颜昔眠没给多少时间给东郭池莲去想,只是用力了一点,锋利的刀紧贻她的脸,快要划出血痕了。

  “是皇兄!…是…是东郭国太子要我来的!”东郭池莲脆弱的神经已磞到极点,下意识的说了出来,便晕了过去。

  “切,吓一下就晕倒,若找个男人来毁了你,那还不赶紧去自刎?”颜昔眠收回小刀,站起身。

  刚虐完这女人,气也出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要离开了。

  本想离开之时,地宫之门突然紧闭,周围发出了吱吱的机关的声音。

  颜昔眠不禁睁大了眼睛,抬头看向了黑暗中那密密集集的小孔,对准着她们那地方的每一个位置,连角落都没放过。

  心中警钟大响…糟了!

第十九章 再偷 恶整东郭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