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吵架了 失踪半月

    颜昔眠也沉默了,她不知道怎么说,这也许是她心里不想提起的事情吧。

  可是,她对于千川牧凡而言是什么地位,是那地图重要还是她重要…她心底不知怎么的就很想知道。

  很好笑吧…她竟有一天会与那死物去比…

  “千川牧凡,在你心里…我是什么?”

  千川牧凡突然被颜昔眠这么一问,不禁愣住…她问他…他的心里,她是什么?

  她既问他的心里是否有她,那么她是在意他的,那也是不是意味着她心里也有他…

  正想回答之际,颜昔眠又再问。

  “较之地图和墓宫,我于你心里,谁更重要?”

  “……”她这是要与地图相比吗?

  “若是有一天,必须选择其一,你会如何选择?”

  女人老毛病之三 : 必于心中至最!

  一连问了几个问题,千川牧凡皱起眉,紧抿着嘴。

  于他而言,颜昔眠当是他心里所爱之人,可是他也必须找到墓宫,他必须找到心里的那个答案。

  而颜昔眠这样问他,他都不知道怎么说,他不善于表达,特别是情爱…他根本不会说话。

  加上他一定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女人,不会有二选其一的时候,他是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发生的。

  见千川牧凡沉默了下来,看在颜昔眠的眼中就是无形中回答了她。

  他还是选择地图吧…若真是二选一,她也许会被弃吧。

  或许她不应该问这些有的没的,也她的心里就是不知道为何心中总是向着“她一定会被弃”的那一方想着…

  她真的会被弃吗?

  他真的…会弃她吗?

  颜昔眠很快隐去眼中的悲伤和落寞,染上冰冷之色,转身便要离去,可被千川牧凡捉住了手。

  “眠眠!”

  “放手。”颜昔眠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

  颜昔眠转身又面向千川牧凡,看着他,一字一字的说道。

  “千川世子,是我高估了自己,看来是我一直自作多情了,以后我不会再与世子有任何接触。”

  颜雨玲说的没错,而千川牧凡也默认了…比之他执着的千年墓宫,她,什么都不是!

  千川牧凡被颜昔眠这么决绝的一说,不禁睁大了眼睛,呆住的看着眼前面无表情,如此陌生的她,而紧握的手也松了一松。

  颜昔眠见千川牧凡松了松握住她的手,心一痛,便用力的甩开了他,展现轻功,很快离去。

  留下千川牧凡一人在房间中呆站着,寂静无声的房间,千川牧凡那单影,尽是透出无尽的孤独也心伤之感……。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怎么样?找到没?!”一声急慌的声音响起。

  “…回相爷,还…没。”

  颜奕紧锁眉头,脸上尽显担心和慌张。

  自从千川牧凡治老夫人之后的一日,眠眠就没回家,他起初只是认为眠眠还在生他的气,或许需要时间去想,去整理一切,可是……

  可是……

  半个月了!

  眠眠都失踪半个月了!

  尽管以往眠眠不回家一年,他也没那么担心,可现在不同,他解释了,那天他也看见眠眠眼中已没有了那厌恶的神色了,应该是不会就这样消失了呀!

  现在没有声色的半个月了,他心中就是无法不担心,不乱想!

  所以他在眠眠没声色的二个月后,整整找了四个月,可几乎出动了相府能用的侍卫,暗卫等都用了,也几乎翻遍了整个千川国首都,还有附近的几十个城锁村庄,都没找到人!

  之后前个月查到眠眠最后一次出现的,是在千川山庄附近,所以他就去找了千川牧凡,可是…连他也不见了!

  问山庄之人,那些人根本不回答,之后也只留下了那叫千灿的暗卫跟他说 : 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

  现在不见的,是他的女儿,又不是那千灿的女儿!

  而且他敢绝对!十分!之!肯定!

  女儿的失踪是与千川牧凡有关!不然怎么会这么巧,两人同时不知所踪?

  “相爷…那还继续吗?”仍站在颜奕面前的侍卫首领忍受着颜奕身上寒冷至极的气息…抵着寒气的问道。

  “继续!怎么不继续!要是再找不到本相的女儿!你们这些人也别想活了!”一向冷静狡猾的颜丞相也怒的急的不顾形象的大吼着。

  侍卫首领也是第一次听到相爷如此大怒大吼,身体不禁抖了抖,便很快领命离去。

  颜奕身心疲累的坐下,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便很快又站起来,去找颜昔眠的下落。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殇月湖边。

  天空灰白,微风习习,一丝丝的细雨,轻轻的落入湖中,湖面上泛起一圈圈清清的涟漪。

  而湖边蹲着一个浅紫色的小身影,与周边细雨微微,湖水波波的景色相融合,透出寂寞,悲伤之感。

  “砰通”一声,一块小石被狠狠的掉进了湖中。

  颜昔眠蹲在湖边,时不时怒气冲冲的拾起石头扔下湖去,时不时又独自看着涟漪不断的湖面在发呆。

  那任微雨打湿她身和满脸愁绪的样子更为周边染上凄茫的色彩。

  这半个月来,她一直仍是四处游荡,只是没了玩乐的心态,心情一直在低迷。

  心中挥霍不去那讨厌的影子更是缠绕着她的心神,令她心烦意乱,更不自然的感到委屈……

  她是怎么了!

  没了千川牧凡又如何!

  她也可以回到以前那肆意的生活呀!

  可是千川牧凡的样子总是在她脑海中徘徊不断,一想起他,心中不由一痛,而脑袋更是不时的痛着。

  只要是想到他!那讨厌鬼,她就

  头痛!

  心痛!

  连来月子也痛!

  哪都痛!

  该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够的千川牧凡!

  害她如此!他就是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啊!

  颜昔眠火气猛的一上,不知哪拾来的,至少有两个人头大小的大石头,一下子举起,再之狠狠的咂进了湖中。

  可怜的湖…可怜的“殇月湖”……

  这可是出了名的美丽的湖,可就只有颜昔眠如此煞风景的一下一下的扔着石头……

  女人老毛病之四 : 迁怒有理!

  这样发泄般的扔着石头,等到累得要死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颜昔眠“呼呼”的喘着气,突然感觉到脸上一热,抬手一抚脸……

  她流泪了?!

  她……

  霎时间,大脑一片空白,情绪一来,积蓄已久的泪水哗哗地流了出来,如瀑布一般,哭得泪眼模糊。

  颜昔眠控制不了的,蹲在湖边,埋头大哭……

  女人嘛,情绪一来,势不可挡。

  更何况颜昔眠如此的样子,像极初恋被甩了的样子,好不悲惨,好不委屈呐。

  “呜呜…千川牧凡,你这大骗子!”

  “假接近,假好人,假关心,假担心!什么都是假的!”

  “大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

  “本小姐就不该受你诱惑,这么容易相信你!相信你那自以为帅极的样子!”

  “哼!帅?你丫的以为帅能当饭食吗?!能去钱庄换钱吗?吓?!”

  “你不稀罕我,本姑奶奶又会稀罕你吗!”

  颜昔眠一边抽泣,一边呢喃着,更越来越气,结果脾气又再次上来了,又站了起来,双手成圈的向湖中大喊着。

  “千!川!牧!凡!姑奶奶才不稀罕你呢!本姑奶奶有万千男子喜欢着呢!”

  “哼!当然!还有千万女子爱着本姑奶奶呢!你算老几?!”

  咳…果然是气过头了。

  颜昔眠噼哩哇啦的大吼完,便又陷入沉默中了。

  突然,运起气,狠挥出一袖,浑深内力擦出寒冰碎粒,向身后远处的一棵湖柳。

  瞬间令湖柳连根拔起,同时也飞出一身玄色身影。

  颜昔眠极快的再次挥出一掌,掌风之大,掀起强风卷吹,强势袭向那身影,令那人避之不及,只好迎掌而上。

  可颜昔眠用了七成力,武功内力之深厚,挥出的一掌更是令那人挡得狼狈至极,差点就飞了出去。

  “哼!”

  颜昔眠还想再挥出一掌,那人极快的喊叫而出。

  “且慢!”

  “慢你个头!”她气没顺,这人就跑出来!当然拿来出气了,敢跟踪她?找死!

  “颜姑娘!”

  这人认识她?!

  颜昔眠果然是停下了动作,看向眼前有些狼狈的人。

  一身简洁的玄色长袍,墨发以羊脂玉簪束起,英俊的脸容更是不自觉的透出尊贵。

  只是有些狼狈而已……

  “想不到颜府大小姐武功如此了得,怕是世上只能数人能比。”他被认武功高强,尽管与江湖之武林盟主一比也不显逊色,可与眼前这一位……

  她那轻轻的挥一两掌就把他打得如此狼狈,当真是…非常人所能比。

  “你是东郭太子?”颜昔眠皱眉,有些敌意的看着东郭原。

  她记得指使东郭池莲去千川牧凡那山庄偷地图的,是眼前这东郭国太子东郭原。

  而且因为他的指使,令她阴错阳差的也中了千川牧凡的地宫机关,他可是间接令她身陷危险之中的人!

  “哦?颜大小姐也认识本太子?”东郭原是没见过颜昔眠,可后来他在查千川牧凡时查出他与这颜府大小姐有着来往,关系好像也不简单。

  而且这颜大小姐听说是失踪了半个月,让千川国那颜丞相发了疯的去找,还同时,那千川牧凡也不了人影……

  现在又看到这颜大小姐…如此行径,莫不是与千川牧凡不和了?那么……

  “你那玉佩是属于东郭国的,本小姐去过东郭国,当然记得。”她可是与东郭国一些重要官员认识,甚至入过东郭皇宫。

  咳,基本上这片大陆的国家她都去过了,更去过他们的皇宫,怎么会不认得那些国家的皇室贵族?

  只是她和这东郭原素不相识,而他更是和千川牧凡不和,现在又来找上她……

  哦呵,有阴谋呐!

  她且看看这太子耍什么阴谋,或许她也可以整整那该死的千川牧凡,舒舒她心中的闷气!

第二十一章 吵架了 失踪半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