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揭穿 执着的原因

  千川牧凡…是你吗?

  是你要杀我的?

  颜昔眠皱起眉,心中隐隐传来一下痛楚,可很快就收拾情绪,想着如何逃脱。

  吱吱…机关的声音再次响起,那些小孔似乎会发出一些暗器。

  颜昔眠眯起眼,抿嘴,手中凝聚起内力,准备要抵挡。

  突然大腿着一双手紧缠着,颜昔眠低下头,看着一身狼狈的东郭池莲,冷声说道。

  “放手。”

  “不!求求你!救我!”东郭池莲抵着颜昔眠一身的寒杀之气,死都不放手,因为她若放手,她真的会死在这的!

  “放手!”颜昔眠被东郭池莲摇得心烦脑烦!

  这极品公主有完没完,她自己都保不了自己,还能保得住她吗?

  “救救我!我是东郭国公主!若你救了我,我什么都说!”她不想死,她还有大好时光,她不想就这么死在这了!

  “嗖!”一枝尖锐的小针向颜昔眠这儿射去。

  颜昔眠扯着抱着她大腿的东郭池莲避了过去,然后一挥手,宏厚内力向小孔打去。

  “轰!”一部分的小孔都被毁了,可是下一刻引来另一边的攻击。

  颜昔眠一脚狠踢,把东郭池莲踢开一边,然后极快的躲了一发攻击。

  却不然,东郭池莲一下撞上了墙壁,又有另一边密密麻麻的小针射来,颜昔眠再次使出内力抵挡。

  可抵不住一两枝小针仍飞向颜昔眠,一下就擦过她的手臂,留下一抹血红口子。

  “该死!”颜昔眠衣袖一挥,也射出一堆如牛毛般的小针,在黑暗中竟精准的刺入小孔,含着内力的小针一下子如小型炸弹般在小孔中爆开,毁了不少。

  可整倨地宫都布下小孔,晓是颜昔眠射完手上的针都难以抵抗……

  难道真要在这死掉?!

  若死了!她也要记着那该死的千川牧凡!

  脸上一套,心里一套!

  男人都不可信!

  尽不可信!

  此时,千川牧凡正到了地宫外,而一身蓝衣的千意站在他的身后,看着眼前的主子身上散发着冷气,心中不禁寒意倍增。

  可知主子最讨厌有人敢在他眼皮底下觊觎地图,现在那贼人就在地宫中,而地宫的机关也启动了,相信…没一人生还。

  千灿很快出现在千川牧凡面前,说道。

  “主子,地宫机关已开启了第一层。”

  “一层,便足以。”千川牧凡冷冷的说道。

  一层攻击便能让地宫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

  突然,一声爆破声从地宫中传来,千川牧凡看向地宫冒起阵阵烟雾。

  “这…”千意惊讶的看着冒着浓浓烟雾地宫,不禁睁大了眼睛。

  里面的人未死?还想把地宫给炸毁了?

  可是东郭国的炸药甚少,且易爆,不会让人随便带在身上,那不会是……

  果然,下一刻千川牧凡冲了进去,在一片朦胧的地宫中找寻着心中猜测的身影。

  “咳咳咳!”一声声咳嗽声令千川牧凡确定了方向,转头,极快的看到了一个身影。

  “眠眠!”

  颜昔眠捂住口鼻,可浓烟仍徘徊不断,令她呼吸难受。

  本来那些小孔在一次次部分发出攻击后,颜昔眠虽都已避过去了,可是却知道,这一波攻击完了,很快便会迎来全体攻击。

  所以她就只好用最冒险的方法,把地宫炸开,想办法逃出去再说。

  而此时却因吸入太多浓烟让她一时迷失了方向,突然,她听到千川牧凡的喊声,想要看过去……

  “眠眠!”千川牧凡冲过去拥住了晕倒了的颜昔眠,心中自责,后悔不已。

  今晚他在地宫设的机关本是针对偷入的东郭国人,在他拒绝了东郭原之时,他就知道东郭原一定会很快报复。

  果然东郭原很快把目标放在了墓宫地图上,今晚派了人来偷,所以他才设了致命的机关一举灭了他们。

  可不想…眠眠竟会在今晚也来偷地图!

  都怪他!

  千川牧凡横抱着颜昔眠,转走就走,而千意扛着东郭池莲出来,千亮则扛着那黑衣男子。

  “关进狱室!”千川牧凡冷冷说道。

  千意领命离开之时瞥了一眼千川牧凡怀中的颜昔眠,心想:同样是小偷,同样是大胆的觊觎主子的墓宫地图,可这待遇……啧啧。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牧凡…是你吗?”

  “牧凡…是你要杀我的吗?”

  “月昔眠,你就别痴心妄想了,是他弃的你!”

  “不…不会的!他是爱我的!他不会…这么对我……”

  “爱?你于他而言,不过是利用之人,不然,他怎么会弃你?”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

  “哼,去死吧!”

  “不要!”

  ……。

  ……

  ……“不!”

  “眠眠!”千川牧凡一把抱住颜昔眠,见她突然不停呢喃着什么,满脸惊恐绝望,还叫不醒她,看得他又惊又担心。

  “千川…牧凡。”颜昔眠脸上仍是惊恐绝望的回看千川牧凡,眼中尽是悲痛和迷茫。

  “眠眠,怎么了?!”千川牧凡抬手轻拍着颜昔眠的背,安慰着怀中人的不安。

  “别碰我!”颜昔眠回了回神,一把推开千川牧凡,怒目相向的看着千川牧凡。

  他不是想要自己死吗?还在这儿装!

  地宫的时候都有杀她之心了,连梦里都不放过她!

  她可是记得梦中她呢喃着“牧凡”的名字。

  “眠眠!”千川牧凡脸上浮起担心和自责。

  她虽毁了地宫一半,可身上还是有些伤口的,加上吸入了不少浓烟,现在不宜大气大怒。

  “装!你还装!世子大人不是要杀我吗?现在怎好劳你来救我?!”地宫只有他能进,而他为了捉住她,不惜在地宫设了那么多的机关,若不是她冒险扔出炸药,恐怕早被射成刺猬了。

  “不……”

  “真是不好意思了,要世子大人您如此大费周章的捉住我,不,是杀了我,好让你守住地图,要杀要剐随你!”

  “眠眠……”

  “凌迟,白绫,毒死,我都接着!”颜昔眠气得狠不得眼前之人马上消失。

  颜雨玲说的没错,比之地图,她也不过如此……

  “眠眠!听我说!听我解释!”千川牧凡想再次抱她,可又被她甩开。

  “不用了,你都要置我于死地了,还解释什么,解释等于掩饰!我不听!”颜昔眠双手捂着耳朵,一幅你奈我不可的样子,令千川牧凡也无从入手。

  女人犯老毛病之一:死不听解释。

  千川牧凡抿嘴,站起身,沉默的看着什么也不听的颜昔眠。

  向人解释他从没有过……哄女人他更不会。

  “眠眠……”再轻轻的叫了声。

  “走!你走!要不杀我了就消失在我面前!”颜昔眠见千川牧凡竟然真没想要哄她几句,还沉默的站在这,真是气死她了!

  女人犯老毛病之二:口心不一。

  “我都知道了……”千川牧凡再沉默了一会儿,还赖在那,对颜昔眠说出一个残酷的消息。

  “知道什么!”颜昔眠下意识回答。神经大条X1

  “那晚的小偷是你。”

  “哪晚?”神经大条X2

  “紫眸少女,潜入地宫,欲偷地图,设下诡阵。”千川牧凡见颜昔眠仍在生着气,只好转移话题了,就直白的揭穿了她是那晚的小偷。

  “紫……什么!”颜昔眠睁大著眼。

  立马抬手摸摸了脸,没了!脸上的黑布?!

  低头。

  噢!她的黑衣,怎的变成一身的紫衣裙子了??!

  再转头看向一旁的青铜镜。

  妈妈咪呀!此刻,她的眼睛还是紫色的!

  然后直接呆住了,回想刚才她是在潜入地宫,结果被千川牧凡找到了,她就晕了,而当时…

  千川牧凡是喊她“眠眠”!

  原来他早就确定了自己就是那晚的小偷!

  噢呜!

  心中呐喊了一会儿后,颜昔眠又再次怒冲冲的看向一脸平静的千川牧凡。

  “千川牧凡!”她大吼。

  “在。”他平静。

  “你是故意的!”她再吼。

  “嗯?”他疑惑。

  “嗯你个头呀!”

  “……”

  颜昔眠深吸了几口气,再深深的呼了出来。

  冷冷静,淡淡定,又是一个好的开始。

  “千川牧凡,你是故意在地宫中设那些陷阱的?”若是他早就确定了她是紫眸小偷,而今晚更是在地宫设了机关,让她再偷之时就只能被捉或死的份儿了。

  “是。”千川牧凡没有表情的回答道。

  “你!”

  “可不是针对你的。”在颜昔眠又要发怒之前,千川牧凡很快接上。

  不是针对她的?

  颜昔眠一下子平静了,回想在地宫中还有那什么东郭公主和黑衣男。

  难不成他本来是想捉他们的?

  可是她今晚却刚好来偷地图了……

  “本来那些机关是为了对付东郭国之人,我没想过你今晚刚好会来。”

  “加上我还叫千意守在你身边,可是他回来之时就说你已睡下了。”

  颜昔眠听到千川牧凡也是无心的,不禁有些心虚。

  毕竟是她要偷他的东西,他还好声好气的跟她解释,想他千川国尊贵的世子和庄主,会这样跟她解释……

  “千川牧凡,我是来偷地图的。”颜昔眠本要道歉,可是又想到自己真正的目的,而他明知道她要地图,也要跟她抢,心中又来一气。

  “我知道。”

  “你当真不给我?”颜昔眠就不明白了,他是千川国尊贵的世子,又是天下第一庄的庄主,他什么都有,他也不会为他的国家多想,崔国那一战也不是为了他自己的国家,那么他为什么不惜一切都要找到墓宫?

  千川牧凡不答,沉默下来。

  “你能告诉我,你想要找到墓宫,是要得到什么?”钱?他是不会缺的,药?他更不缺!那他又为何一定要执着那墓宫?

  “那你呢?眠眠都想得到什么?真的只是财富?”他可是知道她不缺钱。

  她虽一直孤身一人,他知道可她才识谋略高超,一直都是四游遍国,更有认识不少的能人才子和朝廷大官,她身后的财富更富比一城之主,又何必稀罕这么多金钱?

  “我……”颜昔眠是曾经跟千川牧凡说过她爱钱,可是并不真的是她找墓宫的原因……

  对于墓宫,她也是同样的执着,可她也说不出来,她为何要找墓宫,她只知道自她听过千年墓宫之时,她的心就像有一把声音,要她一直想找到墓宫,一定要进去……

第二十章 揭穿 执着的原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