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断肢 上官之死

  千川国,暗牢。

  “喂!吃吧。”狱卒把一碗饭扔进牢房中。

  暗黑又潮湿的牢房中,缩着一个白色狱衣的女人。

  “切,一个低等的狱犯用得着再加多一条菜给她吗?”另一个狱卒走了过来,嘲笑道。

  “呵呵,这女人好歹也是当今颜丞相的夫人嘛,怎么也不好只给一碗白饭不是?”

  “哈哈,丞相夫人?我呸!不过是个妾罢了,而且关进了这里,也不是等死的份?颜丞相要是真的喜欢这女人,早就救她了,现在连个影都没!”

  上官静宁把头埋在双臂,缩在暗黑牢房的一角中,身体微微颤抖着,听到狱卒的讽刺,微微扭头,看向那两人,眼中满是狠毒和不甘。

  她是个妾?就算是又如何!那季霜最后还不是死在她的手上?颜奕还不是要了自己,她还为他生了两个女儿不是?

  颜奕需不爱她,可是却因雨柔和雨玲也对她不错,也宠着她。

  就是因为那贱人颜昔眠!

  是她抢走了她的一切!

  要不是她!她上官静宁还好好的待在相府做女主人呢!她的雨柔和雨玲也好好的,说不定已嫁到了太子,王爷什么的!

  颜昔眠这贱人跟她娘亲一样,都克着她!都要抢走属于她的东西!

  现在害的她堂堂颜相二夫人名节失了,还要进这牢房,女儿丈夫都弃她不顾!每天更要食这些剩菜剩饭,和狱卒的辱骂和嘲笑……

  要是她出去了,一定要把那小贱人抽筋剥皮,挫骨扬灰!要她受尽千夫之辱,清白名声尽毁!

  “扑腾!”人摔倒的声音响起,令上官静宁急忙的抬起了头,脸上全是扬起希望的光辉。

  是有人来救她了?是颜奕吗?是他吗?!

  可下一刻见到一抹浅紫色的身影,令上官静宁希望破碎,眼中尽显狠毒和愤怒。

  “嗯?看来上官小妾在这儿也住的不错,鼠蚁皆为友呀!”颜昔眠站在了上官静宁那牢房外,笑眯眯的看着一身狼狈的她。

  “呸!颜昔眠!你这贱人!尽害人的贱啼子!我怎么就没在你出生之时把你毒死打死掐死!”上官静宁怒极,一下子扑到牢门,抓住木柱向颜昔眠大喊道。

  “哇哦,这么狠?我怎么一直没发现昔日高贵温柔的上官小妾会是这样的泼妇?怪不得颜奕这么讨厌你。”颜昔眠对上官静宁的恶骂不以为然,眼中全是笑意的看着上官静宁。

  “胡说!相爷这么爱我,怎么会讨厌我,倒是你,从你出生以来,被相爷弃之如敝屣,独自一人在外像是只过街老鼠,野小孩似的!”

  “哦?弃之如敝屣,本小姐看,更适合用于上官小妾现在的你呢,更何况颜奕一直都没爱过你,只不过是作作样子而已呀。”爱她?她哪只眼睛看到颜奕爱她了?不过是因为借着宠爱那两个庶女对她装装样子罢了。

  “不会的!相爷不会弃了我的!我有雨柔和雨玲……”她为颜奕生了两个女儿,他怎么也不会眼睁睁的,什么都不做让她去死!

  “哈哈哈哈!你说颜雨柔和颜雨玲?她们不过是不知哪来的野种罢了,你以为颜奕爱着季霜,会爱你这样的一个狠毒至极的恶女人?”颜昔眠上下扫视着上官静宁,她不过是外在装装温柔,其实谁也看得出这女人的丑恶!还装!

  颜雨柔和颜雨玲…不是颜奕的女儿?是野种?

  不可能!

  “你说谎!当年明明与相爷洞了房不久我就有了身孕!什么野种,哼,想骗我?!”

  “呵呵,颜奕他自己亲口跟我说的,他还说他是因为你们上官家的威迫才让你进门的,更是因为上官家而选择漠视我,藉此来保护我,而对你,不过是不想上官家因你而伤害我。”

  “你别不信,后来我可是取了颜雨玲的血和颜奕的血来验了一下,哎呀,结果还真是没血缘关系呢。”

  “加上当年洞房之日,颜奕把灯光全熄了,而你抱着的那男人不过是他不知哪找来的男人而已,之所以你会以为是颜奕,是因为他在你茶酒中加了点迷药,让你更相信罢了。”

  上官静宁的双目圆睁着,不可置信的看着颜昔眠。

  不…不可能…

  颜奕不会这样对她的……

  颜奕……

  上官静宁不停的摇着头,一脸不可置信。

  突然想起当年洞房之时,颜奕的动作十分粗(禁词)鲁和急忙,令她的初(禁词)夜痛不欲生。

  可她的印象中颜奕一直是一个温文有礼的温玉公子,虽是朝廷中难以对付的和狡猾非常人可是却对任何人都是挂着笑意的,不会像这样的粗暴……

  而在她醒来之时看到自己浑身青紫和床上的血红,知道了自己已是颜奕的女人,就没多少怀疑了。

  可是在那一夜之后,颜奕几乎是漠视她,只一心爱着那来历不明的夫人,季霜,就算是在那女人死后,也不过是碰她一两次,更是在她的要求下,晚上与她共宿一夜……

  每次与他亲密之时都是在晚上,都是那般的粗暴,而现在颜昔眠告诉她…与她十几年来洞房的都是不知名的男人,不是颜奕……!

  “怎么,想明白了吗?”颜昔眠见上官静宁沉默了下来,一直垂着头的呢喃着什么,绝望的气息环绕着她的周边,她就知道上官静宁是想到了什么,也相信了她的话。

  “颜奕…你这忘恩负义的小人!亏上官家救了你的那贱女人,你就是这般对待我的?!”上官静宁眼中的恨意更甚,说完,一转头,狠狠的瞪着颜昔眠。

  颜昔眠眯起眼,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阴森森的黑瞳突然一转。

  紫罗兰的颜色渐渐染上了黑深的眼瞳,魅惑至极。

  “你……啊!”上官静宁惊恐的看着颜昔眠那紫眸,没未得及大喊,便被颜昔眠伸手而来的掐住了睁子,慢慢的离地凌空。

  “贱女人?嗯?”低沉而魅惑的声音响起,却令上官静宁心中的恐惧越增。

  “格格……”颜昔眠的手不断收紧,令上官静宁快要窒息了,喊也喊不出,更呼吸不了,不断挣扎着。

  “颜奕和季霜本是相爱的壁人,可就是你的插入和狠毒成了他们阴阳相隔,颜奕不得不忍受着害死季霜的凶手,对你不冷不热,留你在世人快活。”

  “不只如此,你还要加害于我,阴谋诡计层出不穷,想要置我于死地,像你这样狠毒丑恶至极的女人还想得到别人的爱?说到贱,怕是没人比得过你贱!”

  上官静宁被颜昔眠掐得双眼翻白,面色青紫,可口中仍是挣扎的说着:贱人!贱人!

  颜昔眠笑意全无,把上官静宁一下狠摔在地上,然后抬手一把拧断了她的左手臂,更扯断了,再而扔到一旁去。

  “啊!”上官静宁被颜昔眠硬生生的扯断了左臂,痛得在地上不停打着滚尖叫声不断。

  颜昔眠眼中泛起狠意,一脚踩在上官静宁的胸上,定住她痛得不断翻滚的身体,然后塞了一粒细小的药丸进她的口中,入口即融。

  “啊!痛啊!”上官静宁吞下药丸后,身上的痛更加强了十倍,令她那断臂更是痛至全身,痛至灵魂……

  颜昔眠拍了拍上官静宁的脸,危险的笑容再次挂在脸上,阴凉的声音带着笑意的说道。

  “好好享受喔。”

  然后再继续扯断了上官静宁的右臂…左脚…右脚……

  暗黑肮脏的地牢中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撕吼尖叫,直至沙哑虚弱。

  颜昔眠看着没了四肢,变成人棍的上官静宁在地上不断痛得扭动着,昔日高贵美丽的脸也变得扭曲和狰狞。

  “上官小妾,滚得开心不?是不是很享受呐?是不是觉得浑身舒爽?”

  当然是舒爽了,四肢都没了,还痛上十倍,能不“舒爽”吗?!

  “你…你杀了我吧……”上官静宁已是进气少呼气多了,被折磨的痛不欲生,心里只想着死……

  “你血多流流不就死了吗?等等吧,让我们好好在这谈谈人生?”颜昔眠蹲了下来,眼中的笑意更甚,上官静宁不痛苦了,她心里就舒爽了,母亲也能安息了。

  “你害死了我母亲,现在该是你还债的时候了,呀,对了,你不用怕会寂寞,因为在黄泉路上很快就能遇上你那两个女儿了。”她一心求的,不过是要上官一家血债血偿罢了。

  “不…不要杀…雨儿玲儿!”上官静宁还是很在意她的女儿的,就是她自己死了,女儿也不能死!她们还可以为她报仇!

  “什么?你说你很想?好吧,我会很努力的也让她们爽一下,就来陪你。”颜昔眠恶劣的假装听错上官静宁说的话,更是气到地上的上官静宁快要发疯了。

  “呸!颜昔眠!就算我死了,我也要咀咒你不得好死,永远得不到自己要的!永远得不到幸福!”似是回光返照了,上官静宁混浊的双眸变得清晰了,更咀咒着颜昔眠。

  见颜昔眠的脸色沉了下来,上官静宁已经不怕了,反正都要死了…继续大骂着。

  “哈哈哈哈!颜昔眠,虽是我毒死你母亲的,可你也是功不可没!”

  “你不知道吧?我想要害你母亲很多次了,什么手段都用过,可也害不到她,可是就是在怀了你之时就中计了,知道为什么吗?”

  颜昔眠皱起眉,双手握拳,狠瞪着上官静宁。

  “因为…我看见她在怀了你之时,不知使了什么妖法在她自己的肚子上,然后就变得虚弱了,之后就被我害到了!”

  “我还听到她说着为你好之类的,我就知道她是为了你,不知做了什么,虚弱至极,才被我害到!”

  她之后跟颜奕说季霜是妖怪,有妖力之事,颜奕不信,更是厌恶她,在那贱人死后,他才正眼看她……

  “颜昔眠!就是你!颜奕的女人就是你害的!他应该是要恨你的出生,你的存在的!害他们阴阳相隔的人,也有你的份!哈哈哈哈!”上官静宁放声大笑。

  她就是死,也要令颜昔眠不舒服,要她自责!她更要咀咒死这小贱人!

  颜昔眠眼中泛起一片迷雾,紫眸变得朦胧,看不清她的情绪。

  上官静宁笑完后,已经呼吸不到了,她知道自己就要死了。

  她慢慢的看向半空,眼前不再是暗黑寂寥,她仿佛看到那站在绿野园林中的颜奕,一身蓝袍,挺拔修长,俊美的脸容满是笑意,眼底是隐藏的狡黠精明的看向她……

  “奕……”

  为爱之痴,恨之不能;为爱之执,终成遗憾,毁之一生。

第二十三章 断肢 上官之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