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爱上 直到崖底

    “为何救我?”

  “为何你又要出现在我面前。”

  “既然上天注定了让我们再遇,那我必不会放手。”

  ……。

  ……

  “对不起……”

  “我必须为我母亲报仇。”

  “若是可以,等我报了仇,便娶你为我的妻子。”

  ……。

  ……

  “对不起……”

  “在你…和我身负杀母之仇之中…我只能负你。”

  “对不起……”

  ……。

  ……

  ……。“呼呼”一阵阵风声在耳边疯狂地擦过,刺得脸有些痛。

  “眠眠…”仍是那熟悉的嗓音。

  颜昔眠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拥入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而身体正在不断下降着……

  “眠眠。”千川牧凡见颜昔眠醒了,便轻声的喊着她。

  颜昔眠微微的抬起头,看向千川牧凡近在咫尺的俊脸,仍未回神,有些茫然的回道。

  “千川牧凡?”

  “嗯,醒了。”仍轻声问道。

  “你…我们……”颜昔眠开始发现周围的环境快速的擦身而过,这才回神。

  她…她掉下悬崖了?!

  她记得刚刚还看到千川牧凡快要杀那东郭原之时,她好像又被那个声音唤了去。

  就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跳下悬崖了……

  然后她好像迷糊中,听到千川牧凡的嘶喊,跟着就落入了极温柔而安心的怀抱中,静静的睡了过去……

  千川牧凡看着颜昔眠由迷茫的样子,慢慢转成惊讶,然后定定的看着他,这呆呆的样子……

  嗯,很可爱。

  “我们要同生同死了。”千川牧凡平静的说道,好像完全不受生死控制般,不惧死亡。

  他,只惧怕失去了她而已。

  “啊!”一声极尖锐的女尖叫声响彻山崖,传出无数个回音……囧。

  “糟了糟了糟了糟了!要爆头了爆头了爆头了爆头了!”

  “不!是粉了这个身,碎了这个骨了!”

  “啊!天呐!本小姐英年早逝!死不眼闭呀!”

  颜昔眠在千川牧凡的怀中正怨天怨地,不断的。

  呢喃着,

  大喊着,

  之后……

  还是呢喃着…。

  “眠眠。”他轻叫了她一声。

  “啊!我的人生呀!短到像根手指头这么短!太短了好不!”颜昔眠没理他,正赶着怨天和地ing……

  “老天怎么就不开开您的老眼!本小姐又老又丑又笨的要死,不能红颜薄命呐!”她再怨天和地ing……

  “眠眠……”千川牧凡头上的黑线都快要由头伸延到脚指头到。

  什么人生短成手指头……

  什么又老又丑,不该红颜薄命……

  “本小姐还不想……”颜昔眠还想要大喊大叫大怨着,可下一刻便被千川牧凡啫住了喋喋不休的小嘴。

  世界瞬间安静了……

  千川牧凡紧紧的拥着颜昔眠,不断加深着这个吻,想要这样吻到天荒地老,山水皆尽……

  “唔……!”颜昔眠在千川牧凡的吻中差点得迷失得不能自己了,可在下堕的离心力和风的磨擦中终是找回了自己,便挣扎着。

  千川牧凡慢慢,更不舍的离开了这个吻,深邃得像是能把人吸进去的黑眸紧紧的看着一脸红润的颜昔眠,深眸更是带着迷恋和深情。

  看得颜昔眠脸红耳赤,同时心里一边想着。

  在这样的情境…深吻…真是…该怎么形容好……!

  颜昔眠正有些不知所措之时,下一刻便传来千川牧凡的轻笑声。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都快要死了!

  要不是这情境不对,真要以为他们在平常的地方在打情骂悄着呢。

  “眠眠……害怕吗?”他问。

  “这不废话吗?本小姐还没活够!”她答。

  “眠眠跟我一齐死…不好吗?”虽生还未一齐,可死在一起亦是一种幸福,不是吗?

  啥?跟他一齐死?

  很好吗?

  很幸福吗?

  他就这么想死吗?

  他脑子进水了不是?

  “好你个……”颜昔眠正想反驳回去,可千川牧凡又自接了去。

  “眠眠不是喜欢我吗?”

  千川牧凡这一直白的问,简直令颜昔眠本就红得透顶的脸更是快要由脚红到头顶了,再冒气了,浑走全身360度,再来回大小周天……

  “你…你去…”死!去死去死!颜昔眠正想遮掩,可千川牧凡又阻断了。

  “眠眠不是爱上我了吗?”他再问。

  “哔…”头顶疯狂冒着蒸气。

  她爱上他?!

  会吗会吗?!

  哼!就算是,她也不会承认的!

  “哼!当初本小姐看上你,是因为脑子进水了,现在本小姐脑子都抖!干!了!”颜昔眠一幅死不承认的样子,令千川牧凡又再笑了起来。

  “还笑?笑个屁呀!现在都快粉身碎骨了,死得丑,死得痛!你不怕,本小姐可怕死了!”

  提起粉身碎骨…颜昔眠这才想起一个很重要,很认真的问题……

  他们堕崖随了也太xx的久了吧!

  怎么还没到底?!

  “千川牧凡…你有没有发现…我们一齐在下降…可还没到底这问题的存在呢?”颜昔眠抽着嘴角的问道,望了望无尽头的崖下……

  她还不知道,原来这世界那么大,连堕个崖,也能这么久,有这么长吗?!

  “其实…计上你昏睡的时间,的确堕下了很久了。”

  在颜昔眠没醒来的时候他就一直想要拉住山崖边的一些可以停下的树枝石头等。

  可是…这崖边全是清一色的没旁支!

  然后他又想运起内力,脚想要踩上崖边,可是…这崖边竟滑的不行!

  之后他还在想着方法,也试了几种方法,皆…没用!

  “不是吧!自救不行,快死快解决也不行!难道要迫得本小姐在这自杀吗?!”颜昔眠捂脸,这山崖也太坑爹了!

  “别胡说,就算死,我也会护着你的,别怕。”千川牧凡安抚似的吻了吻颜昔眠的眼睛,柔得似水的声音安慰着她。

  “千川牧凡……”颜昔眠静了下来,定定的看着千川牧凡。

  其实在他跟着她一齐跳崖的时候,她的心已经无法控制了。

  是的,她知道了。

  她喜欢上了他,她爱上了他。

  一个在生死关头仍对你不离不弃的人,她还有什么可怨的,可不接受的。

  对于一生人仅有一人长伴自己左右,长看山水,已经很满足的了。

  或许一直想着自由自在的她,心底亦是有这一份渴望吧。

  而现在的这份渴望,皆成了他了。

  “千川牧凡…你知道吗?”她问。

  “嗯?”他答。

  “爱上你的同时……也是我飞蛾扑火的开始了……”她说。

  囧……

  飞蛾扑火……

  爱他是飞蛾扑火吗?

  本来在她承认爱他之时,本是喜形于色的,可下一刻她又说什么爱上他形同飞蛾扑火…他还真是笑不出。

  正当千川牧凡想要“轻轻”的惩罚颜昔眠一下,可是,突然颜昔眠身上发出淡淡的紫光……

  “眠眠!”千川牧凡皱起眉头,抱着颜昔眠的手亦不断收紧,怕她突然有什么事。

  “这…这是……”她亦惊了。

  淡淡的紫光开始扩大,变成了一个圆圈,包裹着千川牧凡和颜昔眠两人。

  一下间两人不再倒转的堕下,而是直立着,慢慢的降落了。

  “眠眠…你?”千川牧凡惊讶的看着颜昔眠。

  “这…呀!我记起来了!娘亲曾经说过,若是遇上生死关头之时,便会有一股力量自会保护我,也保护身边之人。”

  颜昔眠没忘季霜死前曾言,她出生之时身上竟有带着强大力量的咀咒,将会影响到她将来可能会走上邪路。

  所以季霜便在自己身上下了一个封印,封印起了那个力量,而之后在季霜死前就把自己身上的武功修为皆传给了她,让她也不至于手无搏鸡之力。

  而现在的紫光,便是她自身原有那封印的力量……

  “天生便有的力量?”千川牧凡奇怪道。

  那她这力量便应是令她拥有紫眸的原因,可…又与墓宫有何关连?

  “是…可是什么墓宫的紫眸领路者,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领路者,我还想要找到墓宫呢!”

  说到墓宫,说到紫眸,说到领路者……

  就令颜昔眠不得不翻起旧账。

  她可是记得某人是想要利用她,是想要骗她的动机!

  “千川牧凡!”颜昔眠扁起小嘴,一脸小怒的看向正沉思着的千川牧凡。

  “嗯?”他疑惑的看向她,又生气了?

  “你!你说!你是不是一直知道我有拥有紫眸,是墓宫那什么该死的领路者,而有目的的接近我,想要利用我!”颜昔眠眼露凶光,一把扯着千川牧凡的衣领,问道。

  “没有。”千川牧凡抿嘴。

  他还以为她气的是,他没回答地图和她之间的选择……

  原来她是气了这个。

  “那你还闹失踪!不去找我,也不哄我!”

  “我是没有找你。”他平静的回道。

  “你!”还敢承认!

  “因为我一直在跟着你。”出奇意料的回答,令颜昔眠完全愣住了。

  “我不懂得怎么去哄女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看你气冲冲的走了,我便告诉千灿要他自己处理山庄一切事情,还有跟颜相交代一下。”

  “之后我便一直暗中跟着你,不出现是因为看你还在气头上,所以…就想在背后看着你,保护你。”

  “想等你气完了而我又整理了如何去解释,就去哄回你。”

  完完整整的解释了,也完完全全的令颜昔眠囧了。

  原来她气的…气的是空气!气条毛毛!

  他不懂解释不懂哄人…所以没及时回答,也没哄回她。

  他怕她还在气头上,便只能默默的跟着她…让她气完了,让他想解释了再哄回她。

  她她她…!

  “眠眠,不气了,我道歉,是我不对。”千川牧凡又吻起颜昔眠的眼睛,脸孔,小心翼翼的安抚着。

  “气什么气,本就不该气你的……”颜昔眠撇嘴,有些不好意思的扭头看向另一方。

  之后…之后两人就像初恋般缠绵甜蜜加打情骂悄着。

  不知不觉的,两人已落到了山崖的最底下。

  颜昔眠看了看周围,又再定点看着某一方,一脸的惊讶。

  “这……!”

  

第二十五章 爱上 直到崖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