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墓宫 棺中之人

  墓宫内,一条长长的地道中,并不灰暗,反而墙壁上竟散发出淡淡的幽紫,令地道充满了迷幻和神秘,令人不禁沉醉在这隶的气氛下。

  颜昔眠面无表情的走在墓宫中,紫罗兰的眼瞳与墓宫中的淡紫光相映衬,如本是守在墓宫的守墓者,神秘而美丽。

  “眠眠!”地道远处传来千川牧凡的呼唤声,可颜昔眠仍是独自向前走着,没有理会。

  可是很快的,下一刻就被飞奔而来的千川牧凡搂在了怀中,紧紧不放。

  “眠眠!你怎么了?醒醒!醒醒!”千川牧凡紧锁着眉头,看着失魂落魄的颜昔眠,一阵忧心如焚的叫喊着她。

  颜昔眠无神的抬头看向千川牧凡,平静的眸中突然掀起一阵阵涟漪,紫眸的眼瞳中,泛起一丝丝复杂不清。

  “凡……”极微的声音响起,颜昔眠轻轻的说道。

  千川牧凡眯起了眼,没有再出声。

  他总觉得这墓宫与颜昔眠有着莫大的关连,加上他来了此地,心中像是找到了归宿一般,又好像有什么渐渐的释然了。

  千川牧凡没有再说什么,一把横抱起颜昔眠,向地道进去。

  走了不久,千川牧凡看见前方有一丝丝朦胧的白光,便知道这应该是地道的尽头了,先出了地道再说。

  快出地道,千川牧凡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自从进了墓宫,一种强烈的熟悉感汹涌而来,却仍是捉不到,摸不透……

  “千川牧凡……”一声轻微的声音令千川牧凡立马低下头,看向醒来的颜昔眠。

  “眠眠,你醒了?”千川牧凡有些欣喜的看着颜昔眠,见她没什么大碍,便把她放了下来。

  “这里是?”颜昔眠奇怪的看着地道外的周围,她不是在墓宫外……

  呀!她看到了那长碑,脑袋就模糊了起来,不停徘徊着一个女人的声音,然后…就不记得了,她只知道,这个声音不停的要她进去。

  “刚进了墓宫,就是一条长长的地道,然后现在出了地道了。”千川牧凡简易的描述进墓宫的过程。

  “眠眠,你没什么大碍吧?”千川牧凡又担心的抓紧四处张望的颜昔眠,硬要她看着他说。

  “哎呀,紧张什么,我现在不都没事了?别像个老爹似的,快去看看!”颜昔眠拿开了在她肩头的双手,然后拉着千川牧凡的手臂向前走着。

  “千川牧凡…这里…好大!好多东西!”颜昔眠睁大了双眼的瞧着大殿中摆放着不少的东西。

  而若是放在现代而言,就像是博物馆收藏名物的样子,只不过没有那玻璃的隔挡,只有有一层薄薄透明的白光罩住。

  而大殿尽头的上面竟放着一副巨大的,冰蓝色的……棺材?

  “那是…棺材吧?”颜昔眠脸色有些奇怪的看着那棺材,一边扯了扯站在身边的千川牧凡的衣袖。

  “嗯,应该是这墓宫的主人。”建造了如此华美的“冰”墓宫,应是千年前十分富贵之人,说不定是皇室中人。

  颜昔眠走到一个冰雕细桌上,看着上面的上等羊脂玉制成的玉佩,而上面…竟刻着一个字——凡。

  “千川牧凡。”颜昔眠一脸的稀奇古怪的看着那玉佩,一边向千川牧凡挥挥手,示意他过来。

  “怎么了?”千川牧凡“呼之则来”的走到了颜昔眠身边,问道。

  “看!这玉佩竟刻着一个凡字。”颜昔眠心中满是疑惑:难不成这墓宫的主人也是叫…什么什么凡?

  千川牧凡没有作声,只是眯眼的看着眼前的玉佩,心中的古怪和疑惑越大越强烈。

  颜昔眠没等千川牧凡回应,便尤自伸手往玉佩那去。

  “眠眠!”千川牧凡想要阻止颜昔眠不顾危险的做法,可下一刻就看见了颜昔眠还能透过了那白光,碰着了玉佩。

  颜昔眠轻轻的碰了一下玉佩,见没什么,便想要拿起,可在她拿起的瞬间,脑海中强行涌入了一个画面。

  一个白衣男子,从身上拿出了刻着“凡”字的玉佩,递给了她,口中不知道说了什么,颜昔眠抬头,想要看清楚男子的模样,可是却模糊不清。

  “说完了,就离开吧。”颜昔眠像是代入在了画面中的女子,对眼前的白衣男子说道。

  然后白衣男子又不知说了些什么,就转身离去了。

  颜昔眠一睁眼,便一松手,把玉佩又放回原处,而身旁的千川牧凡却出意料的没作声,只是默默的看着她。

  千川牧凡没有叫醒颜昔眠,是觉得她看到了什么,或是……回忆到了什么,因为他总觉得这墓宫一定与颜昔眠有关连,所以就没有阻止她了。

  颜昔眠没有看向千川牧凡,只是转头,很快就把视线定在了另一个冰雕细桌上,她走了过去,看向桌上之物。

  桌上放着一朵被冰封起来了的白色的花,而白花竟也透出淡紫光,如墓宫发出的紫光一样。

  而颜昔眠照样把手伸了进去,很快就碰到了这花,然后又是一个画面涌入她的脑海中。

  她又再次看到了白衣男子,在白茫茫的雪地中,他向她走了过来,把手中的小白花递给了她,然后说了一句话,之后她就冷淡的说了一声“谢谢”后,转身离去。

  然后又是另一个画面浮现在她眼前,只见一个华丽的房子中,那男子已换了一身的玄衣,衣服上绣着一些暗纹,而他缓缓的向她走了过来,手中依旧拿着一朵白花,又递给了她,之后,她收了他的花,脸上竟浮起淡淡的笑容。

  颜昔眠很快又醒过来,却发现自己手中拿着了那冰封了的白花,眼中满是迷惑,而心中慢慢淡出的感觉,牵引着她又走向了另一边的冰雕细桌。

  而千川牧凡一直沉默着跟在颜昔眠的身后,像是在沉思着什么。

  “咫月…剑?”颜昔眠看到了细桌上微微托起的两把剑,而这两把剑的剑柄都刻着精致的图案,只是一把剑的剑柄是黑色,一把是白色,而剑柄底部细皆是刻着“咫月剑”三字。

  “咫月?是千年前流传的两柄天下第一剑,只是它的由来和用主却没有记载。”千川牧凡在一旁说道。

  他的山庄中藏着了一些古书,存了不知是多少年,已是破旧了不少,他只知道千年前这咫月剑被称天下第一剑,威力强大,可是千年前就莫名的消失了。

  颜昔眠皱起眉头,又伸手进在碰了碰一那把白色的咫月剑,只是却没有了那些陌生又熟悉的画面涌现了。

  “这咫月剑应该是普通的剑了。”千川牧凡看着两把咫月剑,再继续说道。

  “据说,咫月剑是因为有了主人注入的血,而有了剑魂,可是主人死后,这剑也只能沦为普通的剑了,也不能再滴血造魂了。”

  “那就是这墓宫的主人死后,这咫月剑就没了魂,成了废剑了吧。”颜昔眠有些可惜的说道,接着就再往前走着。

  走到眼前的冰雕细桌前,颜昔眠皱起的眉头更深了,这桌上放着一个染了血的银梳子,而上面刻着的雕刻竟与那咫月剑的一模一样。

  看着上面染着的血,颜昔眠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着莫名的刺痛,然后很快的拿起了梳子,一个个画面又涌入了她的脑海中。

  只是这一次,她不再是画面中的女子,她变成了旁观者,见到了在一个华丽的房子中,一个女子坐在了青铜镜前,而身后同时那玄衣男子。

  而男子手中握着那银色梳子,细心的温柔的为女子梳着青丝,一边与女子细语说着话,不知道男子说了什么让那淡漠的女子轻笑了起来,周围皆是温馨暖人的气氛。

  只是颜昔眠还是看不清画面中那男子和女子的模样。

  之后心头一个刺痛,温馨的场面竟撕裂开了,而眼前又是那白茫茫一片的雪地,冰冷大雪不断落下,而颜昔眠看见她的不远处躺着了一身鲜血的女子……

  她走了过去,看到那女子的身下已血染了大片雪地,虚弱不堪的颤抖着,而双手紧握那银梳子,紧得一排尖尖的梳子头都插入了女子的手掌,而她的衣摆中仍不断的徜着血,雪地上的血红不断的向外蔓延着……

  颜昔眠看着眼前血流满地的女子,心中竟也有着一阵阵的悲痛,带着绝望,和绵绵不绝的痛恨……

  她仿佛也听见女子的哭喊和虚弱的抽泣,也仿佛感受到了女子身上的悲痛绝望和狠意,心中的痛亦不断的扩大,就像快要把她的心给撕开似的,心如刀割……

  “眠眠!”千川牧凡见颜昔眠竟然紧握着银梳子按在胸口前,手中皆是被梳子刺的流血,而她竟一脸的悲痛,泪如雨下。

  不知道她看见了什么,千川牧凡亦心中刺痛了起来,搂着颜昔眠,轻轻拍着她的背,想要叫醒她,也想要安抚一下她的情绪。

  只是颜昔眠突然推开了千川牧凡,转头看向大殿尽头,那巨大的冰蓝棺材。

  颜昔眠一下子就越过了千川牧凡,上了阶梯,到了棺材前面。

  散发着冰冷寒气的棺材,而半敞开的棺材内堆满着一朵朵的那白花,而颜昔眠慢慢的看向了棺材中所躺着的人。

  棺材中,竟是两个紧拥着的男女,仍保存着生前的模样,似是沉睡在了这一片白花之中,被白花中淡淡的紫光围绕着,安静而凄美……

  颜昔眠看到了棺材中躺着的一男一女…不禁睁大了眼睛,眼中的泪再次如雨流下,心中悲痛欲绝,身体也不禁摇曳着往后跌去。

  千川牧凡一下子冲上前抱住了颜昔眠,看到她浑身散发着凄然之感,他亦心如刀绞…然后也慢慢的向棺材中间看去。

  千川牧凡看到棺材中的两人,心头不禁一颤,眼睛睁大,不可置信的样子。

  棺材中,紧拥着的一男一女的样子…竟然是他和眠眠?!

  “凡……”千川牧凡低头,听到怀中的颜昔眠呢喃着。

  这时颜昔眠身上竟也散发出了淡淡的紫光,她的身体渐渐的淡化,快要消失的样子。

  未等千川牧凡反应过来,她穿过了千川牧凡紧拥着她的双手,一下子到了棺材面前,而棺材周围慢慢出现一缕白光,且慢慢的扩大,快要把颜昔眠包围起来。

  “不!眠眠!”千川牧凡惊得极快的随后而上,一下子从后拥住了颜昔眠,而白光很快包围了两人。

  之后竟一下子消失在原地……

  ------题外话------

  下一章,就回到前世了!

第二十七章 墓宫 棺中之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