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前世 雪山之遇

    千峰万岭,极目四望,尽是白色。

  大雪像片片银花飞舞,飘飘悠悠地落下,覆盖上雪山下的一片血红之色。

  “踏踏踏……”一阵阵踏雪声缓步而来,走到了被大雪覆盖了的身影。

  只见那在雪地中凸起的身影,一丝丝血红之色渗出,可以看出此人受了重伤。

  一身白衣女子面表无情的看着这满身是雪之身影,蹲下,用布抹开了这人满脸的雪,渐渐露出了此人的脸容。

  此人脸容极为俊美,更似是上天细心雕刻的精致之貌,紧皱起的俊眉,高挺的鼻子,轻抿起的薄唇…似仙似妖的俊男。

  看清男子的样貌后,白衣女子微微的眯起眼睛,原本无淡漠的眸子染上复杂之色,抿了抿嘴,似是犹豫,似是沉思了一会儿,就向身后挥了挥手。

  不远处跑来一只有半人高的白色巨狼跑到了女子身后,一口咬起地上满是污血的男子,然后跟随白衣女子消失在了漫天飞雪中。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雪山之巅,一间冰雕成的华丽宫殿内。

  “啪!”一声重重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宫殿。

  随即传来男子的闷哼声,一直紧闭的双眼慢慢睁开,可却看不到任何东西,眼前一片黑暗。

  而身上觉得有什么刺刺的刺痛了伤口,而刚才他感觉到有人把不知什么类似草药的东西重重的拍在了他重伤的胸口……

  “谁!”男子虽看不到东西,可他是知道旁边有一个人。

  “你母亲的妹妹的姨母的叔母的大娘的姑母的女儿。”女子说了一大串的关系…呃,乱关系的东西,让男子不禁抽了抽嘴角。

  “……”

  “说!”

  女子瞄了男子一眼,撇了撇嘴,又说道。

  “你姑母的大娘的叔母的姨母的妹妹的母亲的女儿。”

  “……”这女人是存心忽悠他的吧。

  “为何救我。”男子放弃了问身边“奇怪”的女人的身份了,他觉得要先问一些重要的。

  “你猜。”女子一直淡淡的回道,站起身,又拿起旁边一个小桌上的一堆草药,看了看男子身上的伤口。

  嗯,太多了,她涂不完。(姑娘,你一直都没有涂药!你是拍药!是拍!你知道吗?)

  男子怒了,这女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忽悠他!

  “你想死吗?!”男子双目失明了,却仍能把锐利而含着寒气的目光看向女子。

  女子面对男子那危险的气息,不以为然,仍是淡淡的说道。

  “我若死了,那你也死了。”

  “为何!”他问。

  “因为…没了我,你永远走不出这里,加上你的双眼也看不见,你以为你能走出这,再穿过一片雪地吗?”

  听到女子淡淡的回答,男子也沉思起来。

  他记得自己本是要寻到传说中的雪灵山,然后拿到雪灵果回去天月国救治祖母,可是却中途在接近雪国的雪域中被一群约有几千个刺客重伤了……

  而此时幸好被这陌生的女子救了,他心中不得不有着怀疑……

  在男子沉思着的时候,感觉到女子向他挥手过来,然后他一下紧抓住女子挥过来的手,寒气飕飕的散发而出,想到把眼前之人冻结似的。

  可见男子的惊戒性十足,不易信人。

  “你要做什么?”男子满是冷漠的说道。

  “涂药。”女子轻轻的吐出两个字,看着男子用力的紧抓住她的手腕,再看向他另一只手紧握着的东西。

  “涂药?有你这样涂的?”他可是深深的记得这女人重重的把药拍到他伤的最重的伤口,令他不禁惊醒。

  “你睡了七天七夜了,睡到像只猪一样,这样拍下去,不但能让药彻底的渗入伤口,还能让你清醒一点。”女子对于自己“粗鲁”的行为没一点觉悟,仍是脸不改色的说道。

  “不用了。”男子皱起眉头,显然的不接受女子“粗鲁”的行为。

  “不行。”女子很快的否决。

  “我的事不用你管!”男子不满的说道,从来没有人反驳他,否决他,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你的事不归我管,可你的命早就是我的了。”

  听到女子这说法,立马又涌起十尺冰寒之气。他的命何时会被人拿掐在手里,这女人胆大至极!

  “别用你那盲了的眼神来看着我,没威力。”女子仍不怕死的说道。

  这两人相处的极为不好,关系紧张起来。

  “嗷!”这时,一只狼出现在了女子的身边,用着幽深的目光看着男子,眼中满是不屑和警告。

  “怎么进来了?先出去吧,等我帮这叔叔治好了,很快就会清静了。”女子语气带着丝丝温柔,抬手轻抚着白狼的头。

  白狼被女子一安抚,马上温驯的用头顶了顶女子的手,然后看了看男子一眼,就走了出去。

  听见女子温柔的语气,男子心中更是不满,这女人对他一直是冷冷淡淡的,更是对他不屑不顾的样子,而对一只畜生竟如此温柔!

  他何时受过这样的气?!从小到大,身边的人无不一是惧他敬他的,而这女子竟敢无视他!

  还有!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刚才她叫他…叔叔?!

  有谁敢对他这么无礼过?他又何时受过这样的漠视?!

  男子身上的寒气不减,更是怒视着女子。

  “你……”男子正想开口,而女子就抢了过去。

  “月昔眠,我的名字,别什么你你你,无礼至极。”明明有些责怪的语气,可从女子口中却依旧是没有什么起伏,仍是淡如池水一般,仿佛没有什么可以掀起她一丝的情绪。

  “你身上的毒已解,而药在这,把你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给我涂满了,不然就别想吃饭。”

  瞧,这是什么话,这是教导小孩子的话!

  显然,月昔眠的每一句话都令男子心中燃起一团团火,而身上的冰寒之气更甚。

  他何时如此忍耐着!

  男子正要再发火之际,却发现自己竟被人点穴了……

  “你竟敢点我的穴道!”男子大怒大喊着。

  “有何不敢?”月昔眠回答完,就拿起一盆满是血的水,转身就要离去。

  “你点了我的穴道,我怎么涂药?!”男子再怒。

  “等我走后一盏茶的时间你就能动了,放心,你的伤口就算发炎了,涂了药就没事了。”月昔眠说完,很快就消失在了华丽的房间中,独留下一身寒气十足的男子干瞪眼着。

  “该死的!”这该死的女人!

  男子摸上旁边月昔眠留下的药,一摸到之时,脸上黑得快要滴出水来。

  “月昔眠!”一声冲天怒吼的声音响在房间中,传不传得出去就不得而知了,只是,现在男子就是怒得快要冰封千里或是燃烧万物了。

  这是什么药?这是药吗?

  药不是一个盒子或瓶子装着的吗?药不是该是那些糊状物似的才能涂上伤口吗?

  这是什么?!

  这根本就是一堆草!是药吗?

  是药吗?

  男子肯定自己出生以来一定没有像现在这样抓狂过!

  又奈她不何!

  若是以前!他早就把这该死的女人给撕碎了!

  男子怒过一会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想起自己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就硬着头皮,把手上的一堆…“草”按在自己身上……

  突然感觉到自己左手一直紧握着的东西,打开手掌,手上握着的是一块玉佩。

  刻着一个字,“凡”字的上等羊脂玉的玉佩。

  幸好,没有不见。

  过了一个时辰后,月昔眠再次出现在男子的房间中,手上托着盘子,上面盛着一小碗白米粥。

  月昔眠把盘子放在了男在床边的小桌子上后,转身就要离去。

  “去哪?”男子在月昔眠进房的时候就醒了,闻到粥的味道,感觉肚子也饿了,可下一刻知道月昔眠竟转身就走,便叫住了她。

  “去某个地方。”女子仍脸不改色的忽悠着男子。

  男子嘴角再次微微抽搐,她就不能好好的说话?完全跟这女人沟通不起来。

  “你走了,我怎么吃!”他眼睛看不见,她就应该要喂他!

  “我不能让你吃。”

  “……”男子完全…呃,囧了。

  这女人说话…都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冷幽默?)

  “我说!我双见看不到!你应该亲自喂我才是!”男子耐着性子的一字一句的说道。

  “凭毛。”月昔眠再次冷冷的爆出令人抓狂的说话。

  “你!……凭我是病人!我双目看不到!”男子再次强调自己双目看不到的事实。

  月昔眠默了默……

  明明是他求人,凭毛用这样的傲慢态度像命令奴婢一样来命令她喂他食饭?

  可等一下弄脏了她的床单被子什么的,就不好了,她可不会帮他洗东西,免得又要扔掉浪费。

  月昔眠没说什么,拿起那碗白米粥,盛了一匙,凑到男子的嘴边,淡淡的说道。

  “吃。”

  男子见女子妥协了, 心中的不满也消散了不少,只是脸上仍是傲然的没有吃下那匙米粥,冷冷的说道。

  “热,先吹吹,再盛。”

  月昔眠这次很听话的吹了吹那米粥,再次凑到男子的嘴边。

  男子又没有吃,仍是冷冷的说道。

  “还是热,再吹吹。”

  这难侍候的男人……

  月昔眠也难得跟他计较,再吹了吹,凑到男子嘴边。

  这次男子终于肯吃了,脸上露出欠扁的傲慢模样,心中却是很满意。

  不错,温度适中,味道还行。

  就这样,月昔眠一匙匙的喂着这“大爷”。

  “月昔眠。”男子冷冷的叫了她一声。

  月昔眠没有回应,要男子自己说,可男子又再叫了她一声。

  “月昔眠。”

  “什么。”月昔眠免得这男人烦,就应了。

  “你为何救我?”还是问的那一句。

  “试药。”月昔眠淡淡的回道,却令男子黑线连连。

  “试药?!你竟敢……”

  她就为了找人试药而刚好救他,然后赵她做“白老鼠”?

  “这是天下难得的药,不过我是第一次炼,不知成功与否。”月昔眠气死人不偿命的回答。

  “不过放心,我炼的药,不容易失败。”

  “……”

  不容易?!可不代表不会!

  “呀,在你昏睡之时,已试下去了。”

  ……

------题外话------

  这是昔眠和牧凡的前世。

第二十八章 前世 雪山之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