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算计 四国大赛

    三天后,乔金国,四国大赛前。

  太子东宫。

  “这次的大赛,不知天月太子如何看?”穿着红衣,一身艳红骚包的男人侧躺在长榻之上,一手支着头,妖媚的看着眼前坐着的深蓝衣男子。

  正是天月国太子郁景风。

  身穿深蓝长袍,四爪龙形暗花纹,身挂明黄色的饰物,俊美的脸更偏向于阴柔,眼中带着的与天月国皇后一样的狠毒。

  “这次的大赛,郁牧凡一定是暗中来此,想必是为找到那位神医去救治郁芷心。”太子郁景凡勾起邪魅的笑容,眼中满是算计和阴谋。

  “对于那位神医,本太子也当真是深感兴趣呐……”乔玄逸想到六年前看到那一身白衣,包个密密实实的小孩,浑身全是淡然之气,仿佛世上无一能入她的眼,能引起她一点情绪…

  他更深刻的是这神医的口才当真是…好的很。

  记得六年前在雪国举行四国大赛,雪国太子不知因何身中蛊毒,让乔金国惹人怀疑,更是拿不出解药。

  之后那位小神医便出现了,以雪国之雪支玉这难得稀罕的药材作为交换,便很快就解了那奇怪的蛊毒,而雪国皇帝问她姓什名谁,可她竟然冷淡的说。

  “叫神名医。”

  这忽悠的名字让雪国皇帝也奈何不了她,一脸的气红,而好了的雪国太子也问了她真实的名字,而她竟说……

  “你也可以叫我,主人。”

  那句话说出后,在场的人的脸色和表情…当真是妙极了!

  记起六年前的小神医…乔玄逸眼中的趣意更深。

  今次的四国大赛,他必要好好会一会这神医。

  “那,乔金国太子又如何打算呢?”郁景风扭头看向一身红衣的乔金国太子,乔玄逸。

  乔玄逸阴阴的一笑,便慢慢的说道。

  “打算?若没有天月国太子的邀请,本太子也不过是当旁观者罢了。”

  “可是你不怕若真杀了郁牧凡,你们天月国就会失去了四国大赛的第一名?”

  郁景风眼中之狠毒更甚,脸上尽是厌恶的说道。

  “哼,郁牧凡又如何,难道乔金国太子当天月国没人了吗?加上本宫在意的只有皇帝之位,杀了郁牧凡才是真正能除了障碍。”

  区区的四国大赛也比不过郁牧凡这存在的威胁。

  郁牧凡从小到大什么都比他好,前皇后没死之前更是荣宠受尽,而他就算一直很努力可却被忽略,所有的光彩都给他抢尽了。

  而前皇后死了,他本以为郁牧凡会被冷落,什么被所有人瞧不起,没有背靠,而他的母后更是顺利的坐上皇后之位,他也成了太子。

  可是…郁牧凡还是抢尽了所有的光彩,就算是残暴至极,却名声也超过他这个天月太子,而他还是没有一个应有的称赞,有的只是他比不过郁牧凡……

  他恨…他恨郁牧凡的存在,他也恨郁牧凡的光彩,他更恨郁牧凡竟一点也不在乎他拥有的一切!

  乔玄逸看到郁景风眼中的阴霾,不禁笑了笑。

  看着天月国太子与残暴的郁王如此的狗咬狗,他很乐意当个观众,不时的推了推他们的互相对抗和残杀,而他就是能坐收渔人之利。

  不错,真不错。

  “那,不知天月国太子想要如何与本太子合作?”乔玄逸勾着唇,眼中满是邪魅的看着郁景风。

  “本宫只要乔金国太子出蛊王之毒,而本太子必拿天丝羽衣作为合作之物。”郁景风知道乔玄逸一直想得到天下仅是一件的天丝羽衣。

  此衣珍贵至极,穿上能融于身体上,可防任何毒,防水,护身,不被七年内力所伤,只要想除下,衣服便会自出现,再以除下。

  听到郁景风竟然肯把天丝羽衣作为合作的交换条件,乔玄逸又想到了什么,笑容更深,更微笑着说道。

  “可是本太子更想要那神医呢,不知天月国太子如何想?”

  郁景风眯了眯起,看向一脸笑着的乔玄逸……

  他也本是要拉那位神医来天月国的,一个能人,精通医术,毒物以及蛊毒,那么有了这样一位才士,他连乔金国的蛊毒也不用顾忌了。

  加上也能更容易杀了郁牧凡,端了郁王府!

  可是…若今次能成功的把郁牧凡杀了,那神医他也是可以暂时让给乔玄逸,反正他有的是宝物和名贵难得的药材。

  “好,那么这次四国大赛,乔金国太子就好好的请那位神医吧。”郁景风亦是笑着对乔玄逸说道。

  “既然天月国太子如此有诚意,那本太子就再送一只蛊王之毒好了。”

  郁景风见交易成功,眼中阴霾更甚…

  比起天丝羽衣这样的外物,和不知不熟的神医,杀了郁牧凡这威胁更能让他夺回本属于自己的一切,天月国就全都是他囊中之物了。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四国大赛之始,乔金国之内的几个大会场举行。

  有比武会场,有比艺会场,有军略会场,也有斗药会场……

  不断来观看大赛之人也快要填满了宏大的会场,而代表四国的太子皆是在上位坐了下来,而参赛的四国之人也坐下了上位之下的位置。

  一时人山人海,热闹之极。

  而此时,斗药大会的看台上。

  “听说,今年的斗药大赛第一名的奖品竟是狱焰草,能炼成天下至毒之药。”

  “是啊!若能炼成,一旦服下,便会每天似是被万丈烈火燃烧,而身体也会慢慢化掉成骨,可又重新长起,反覆起始的,也不会疯掉…当真是精神折磨到至极呀!”

  “不过也能痛苦到长命百岁……”

  “……”

  坐在一角的白衣女子听到第一名能得狱焰草便来了兴趣。

  狱焰草…不错,虽然被痛苦的折磨着,可也能长命百岁不是?若是她,必会加一些她东西,让中毒之人不停的哈哈大笑。

  笑到老,笑到死,笑到长命百岁。

  加上若由她来炼药,一定能一下炼几百颗,多节省不是?

  嗯,她真有品德,她是好人。

  也不愧了叫她神医呐…

  某白衣女人如是想着,无一丝涟漪的眼神,面无表情,可心中在疯狂的称赞自己,疯狂的自恋着……

  没错,这白衣女子,也就是人人口中所说的神医…就是月昔眠…嗯,表面淡淡定,心里疯狂恋的月昔眠。

  “哎呀,我还听说比武大赛的第一名大奖是天下第一宝剑,双灵剑!”

  “双灵剑?若是认了主,必会解封,自成剑魂,威力之大,无人能想像呐…加上若是剑人不幸死去,便成普通之剑,风光一时呐……”

  双灵剑?

  月昔眠微眯眼,剑魂吗?

  还挺有意思的,不过也不比狱焰草来的吸引她。

  看来,这次的斗药大赛,她一定要参加!

  月昔眠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的白衣还有头纱……

  嗯,要换换了,不然就被人认出来了。

  ……

  斗药会场中,四国代表皆坐在了前座的参赛座位上。

  一个参赛者突然站了起来,另一边同国的参赛者便很快的拉住他。

  “这…六皇子去哪?比赛快开始了!”同国的跟随使者奇怪的看着眼前之人。

  “呃…本皇子…要去方便一下……”突然离席的参赛者一脸的猪肝色,似是在忍耐着什么。

  而见他一手用力按着肚子的位置,便知道他要去……拉。

  “请尽快回来!”

  “哎呀!知道了!”

  茅房外,那名离席的参赛者六皇子,有些虚脱的撑着墙身,一步一步缓慢的要向会场走去。

  这时,一身白衣的月昔眠便出现了他的面前,不知向有些虚脱的男子洒了不名粉末,便一下子全身无力的跪在了地上,惹得六皇子大怒。

  “你是谁!竟敢如此阻拦天月国的六皇子!”

  哦?还是这人还是天月国的六皇子?

  “我是你祖母。”仍然是淡然到令人气得吐血的语气……

  “你!”

  “我是你姑奶奶。”……这身份…这语气…

  “你!”

  “我不跟猪话。”蠢的要死。

  月昔眠有些不耐的说道,下一刻六皇子便光荣的晕过去了。

  月昔眠看了看猪一样的六皇子的衣服和脸容,下一刻竟从衣袖中如变魔术一般,拿出了整整一件如他一样的青色衣服,也有如六皇子一般的脸容。

  “这脸还勉强过的去。”月昔眠很快换上了衣服,变成了天月国的参赛者的模样,便向着斗药会场走去。

  蠢猪六皇子就这样被人遗忘了在茅房外,不醒人事……

  ……

  “在场的各位,本座是历年四国斗药之评判,药天阁的大长老,很高兴历年来……。”咳,还是一堆开幕前长长的说话,所以…请忽略吧。

  “比赛将分为初赛,最终赛。”

  “而今年斗药比赛的第一名奖获得狱焰草,更为自国立名扬威,所以,请大家拭目以待,也请四国参赛者尽力,完成比赛。”

  大长老说完后,便由主持开幕。

  “这样,那,第一场比赛开始,请参赛者上台。”

  扮成六皇子的月昔眠淡然的走了上台,看见一大桌子的药材和药炉,眼中满是无趣。

  斗药斗药…不就是炼药来互斗吗?

  真是无趣至极。

  “请参赛者在指定的时间之内炼成至毒之药,让台上试药之人服下,再用短时间来解了。”主持解释道。

  可也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惊讶……

  “这…今年怎么变了?”

  “对着,每次不都是一样的吗?都只是炼药!”

  “要炼成至毒之药再解了它?”

  “我就说不会每次都依旧只是炼药!第一名能得狱焰草,没有一定炼制毒药的水平怎么炼得这至毒之草?”

  “这也出乎意料之外了……”

  台上的月昔眠微微的勾起唇。

  嗯…有意思。

  

第三十三章 算计 四国大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