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离开 回天月国

    雪花纷飞,郁牧凡和月昔眠两人平肩走在园林中。

  郁牧凡一直淡笑着,不时轻声与月昔眠说着话,当真是月昔眠在吃饭时所要求的“没话找话说”,而月昔眠也不时的搭一两字句话。

  “昔眠。”郁牧凡完结这某话题后,又再轻声叫了月昔眠一声。

  “怎么。”她回道。

  郁牧凡勾起唇,轻垂了一下眼皮,便继续说道。

  “不如咱们就聊一些沉重点的话题吧。”

  “哦?”月昔眠不以为然的说道。

  “比如说,你的体重。”上身那有多少料之类的……

  啥?体重?

  他是没话说闷得慌吧?乱七八糟的。

  不知道问女子这些私隐的问题是会被抽的吗?

  月昔眠扭头看向郁牧凡,眼底浮起了一丝小趣味。

  “不,这也太沉重了吧?我们还是聊聊点肤浅的吧……比如说,你的智商。”

  “……”郁牧凡嘴角抽了抽。

  她能不这么淡漠的说出这样……的话好吗?这语气听上去就像她暗自在心中鄙视他,扁低他似的。

  他也不过是想要逗逗她罢了。

  被月昔眠淡淡的噎了一下之后,气氛又回复平静。

  月昔眠眼角瞥了一下郁牧凡,脸上扬起淡淡的笑容…

  若是郁牧凡能看见这笑容,就知道有多让人心醉,清丽如仙,一尘不染,双眸犹如一泓清水,深入人的心底……

  郁牧凡突然走上前单手负于身后,再俯下身另一只手在摸索着雪地。

  月昔眠看见郁牧凡背着她,俯下身在找着什么,正想上前看看,可郁牧凡已然站起来,向她走来。

  只见他一身雪白长袍,一只手中拿着那朵小小的,雪白色的雪灵花,在白茫茫一片的雪景中向她缓步而来,。

  美如谪仙的脸容上挂着淡淡的温柔的笑容,仿佛飘雪美丽的雪景都成了他的陪衬,而他,就是一个美丽的风景。

  走至月昔眠面前,把手中的雪灵花递给了她,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给你。”

  月昔眠轻皱眉头,眼中闪烁着些许复杂的情感定定的看着郁牧凡柔和的俊脸。

  然后低头看向那修长的手指掐着的雪灵花,抿了抿嘴,便抬手,缓缓的接了过来。

  “谢谢。”冷淡的说了一句便转身走去。

  郁牧凡笑容更深,便继续与月昔眠在雪地中走着。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半月过后的一个大雪天。

  月昔眠和郁牧凡坐在了雪狼背上,离开了平静无比的雪灵山,到了雪域外处。

  雪域的风雪仍是很大,寒冷至极。

  寒风中,雪自遥遥九重天而下,一片片翻飞的雪花本是狠狠的括在人的身上,可是到了月昔眠和郁牧凡身上之时便没有威力,只是徐徐落下。

  郁牧凡的双眼已在下山之后恢复了光明,他定定的看着眼前脸上挂着面纱的月昔眠。

  他只能看她那美丽的桃花眼,眼瞳是妖冶的紫罗兰色,彷如寒夜中的明珠,清澈如水。

  可她的眼睛透出的是有冷淡如水,身上散发着冷若冰霜的气息,没有一丝涟漪,没有任何感情,只有寒冷之气。

  “昔眠。”郁牧凡深邃的眼眸把月昔眠深深的刻入眼底,轻声叫道。

  “走吧。”月昔眠垂下眼眸,没有一丝的不舍,似乎不在乎他的离去,似乎他与她只是第一次见面,而郁牧凡则一把握住了她冰冰的手。

  他从身上拿出了刻着“凡”字的羊脂玉佩,递给了她,轻轻的放在她的手中,合上。

  “昔眠,这是我的玉佩…”郁牧凡眼中浮着不舍和留恋。

  “不用。”月昔眠想缩回手,可郁牧凡仍是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她轻皱眉头看向郁牧凡,淡淡说道。

  “我说过,在你离开以后,再没任何牵连。”

  郁牧凡深吸了一口气,眼眸沉了又沉,突然靠向月昔眠的脸,轻轻的落下了一个吻在月昔眠的额头……

  月昔眠微微睁大了眼睛,想要退后一步,却被郁牧凡按住了肩头。

  “昔眠,你是知道我对你的心意的,我心中,已经有你了。”这次的分别,他和她或许就再不能相见了,他也不能自私的要她离开陪他回天月国面对皇宫中的明枪暗箭。

  就算他再不想,可她已经住在他的心中了…拔也拔不掉,抹也抹不去。

  所以他一定要说…他一定要她知道…他爱上了她。

  月昔眠抿了抿嘴,扭头看向另一边…她不可能与他有任何瓜葛的,她是不被允许爱上任何人,就算真的爱上了,只能斩断这念头。

  “说完了,就离开吧。”她仍是没有感情的说道。

  “月昔眠,你听着,若是这一生,再遇上你,我郁牧凡发誓,怎么也不会放手了。”郁牧凡双手紧紧的抓住月昔眠的肩膀,深邃幽深的眼眸定定的看着月昔眠。

  既然相遇了,他又爱上了,而现在不得不放手…可是,若是上天注定他会再遇上她的话。

  他再也不可能放手了!

  听到郁牧凡如此的誓言,月昔眠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然的转身,坐上雪狼身上,很快就消失在风雪之中。

  而郁牧凡手中已拿住了那紫冰晶制成的盒子,里面的雪灵花静静的躺在那,证明那如雪一般的紫眸女子曾经与他生活了三个月,也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底。

  直到多年后,郁牧凡还是没能忘了这三个月中的惬意和安宁,以及心中存在的爱恋……

  “主子!”一声沉实的声音传来。

  很快,郁牧凡身后出现了一群青衣男子,皆是恭敬的跪在地上,眸中流敞着担心之色。

  “天月国那里怎么样。”郁牧凡恢复以前那冷酷的气息,冷漠如冰的说道。

  “回主子,皇后让您突然消失的消息封锁起来了,连皇上也不知道你的消息。”为首的青衣男子说道。

  “哦?”郁牧凡眯起了眼,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看来这刺杀是秦仙瑶做的好事吧,封锁他的去雪域被重伤的消息,等要找到了他的尸体才会上报郁迟,再公布他的死讯。

  这样一来,秦仙瑶只要随便安个什么理由或是把他的死推给雪国,便能在他死后,安心的彻底铲除他的郁王府了。

  然后以攻打雪国之利来分散郁迟的注意,让他死的更彻底,不让任何人捉住把柄。

  只可惜,他没死。

  “回去。”郁牧凡冷淡的说道,便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雪景,就转身离去了。

  雪山之巅。

  月昔眠透过冰晶水池,看到郁牧凡的离去,紫眸沉了沉,便不再理会的转身离开水池。

  走在冰蓝色的走廊中,月昔眠不知不觉的来到了郁牧凡那住过的房间外。

  她…怎么就来了这里了?

  月昔眠轻皱眉头,犹豫了一会儿,就进去了那房间。

  突然看到那紫坛木制成的小桌子上,放了一封白色的信,月昔眠愣了愣,便走了过去,拿起来。

  “郁牧凡?”

  果然是他留下的。

  打开信纸,看到他那沉实大气的一行行字,月昔眠便看了起来。

  ……

  吾幸与卿之相遇,更幸与卿之共处。

  虽仅是三月。

  然,与卿之遇,此生已足以。

  可吾心之所在,已然系于卿,若当与卿再遇,吾将不放必之。

  望卿心之所在,能与吾之相通。

  望天之所安,生之与卿见。

  只望卿能知。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郁牧凡字。

  ……

  看完这郁牧凡的信,月昔眠面无表情的折起信,又放在了紫坛木制成的小桌子上,转身离开。

  她是一定不会再遇上他的,所以,就算是知道了他爱上了她,她的心中也有一些动心,可她与他是不可能的。

  一辈子都不可能!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天月国皇宫,皇后之殿。

  “该死该死该死!这郁牧凡怎么就没死在那雪域呢?!”一身鲜红细纹着凤凰的长裙,头带凤冠,无处不散发出尊贵无比的气息。

  只是那恨意生生扭曲了那艳丽的脸容。

  “娘娘……”身后的陈嬷嬷看着秦仙瑶在殿中失去仪态的大吵大闹,殿中宫女皆怕的个个跪下来,不敢看向皇后,令陈嬷嬷担心皇后这样…会传出去,就不好了。

  “本宫花了多少精力和金钱去让苍冷阁的几千名顶级刺客去刺杀郁牧凡,可他竟然过了三个月又安然无恙的回来!”还有他身上所有的毒都解了!

  她在郁牧凡去雪域国前,在他身上下了蔓藤毒,世上已无药可解,可是他竟然解了身上的解,还无任何伤的回来!

  “查到了没?究竟是谁救了他!”秦仙瑶一想到有人救了郁牧凡,心中气的要吐血!

  “奴婢让人在雪域查了又查,找了很多天了,都没有找到任何人住在那里。”陈嬷嬷如实回道。

  “废物!查不到查不到,郁牧凡回来已有一个月了,怎么还查不到!”

  她一定要知道是谁救了郁牧凡!不然,下次再给郁牧凡下毒之时,他要是找到那人,一定没事,所以她要杀了那救他的人!

  “奴婢会多加人手去查,可皇上那边……”

  “皇上那边,本宫自会掩饰,你只要尽快找到救郁牧凡之人。”

  “是。”

  在陈嬷嬷退下后,皇后秦仙瑶眼中的狠意更深。

  这郁牧凡的母亲,前皇后已经是一个贱人,一人受尽皇上的宠爱,她好不容易才暗中下毒害死那女人,现在她的儿子又是成长为一大阻碍……

  她就后悔当初在郁牧凡出生之时不暗中除掉他!现在皇上把不少的注意力分在郁牧凡身上,成为了太子的障碍。

  凡是阻碍到她和她儿子郁景风…她必除之,杀之!

  

第三十一章 离开 回天月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