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思念 蛊毒之解

    天月国,郁王府。

  天空阴暗,雨丝轻轻地洒落,细如毛的微雨飘拂在脸上,给人一种淡淡的凉意。

  郁牧凡独自一人站在郁王府的小桥中看着眼前的泛起阵阵涟漪的池水,任凭细雨沾湿了长袍,任凭它迷蒙了眼睛……

  “昔眠……”郁牧凡低头看向自己的手中一颗散发着淡淡紫光的小种子,眼中满是思念和依恋。

  他回天月国已有半年了,心中无一不在念着她,脑海中总是挥霍不去的身影令他心中想着的都是她。

  连夜半梦中,都是她的声音,她的身影和与她一起在雪灵山中的三个月……

  他本是应该把她藏在心底的,不该去依恋她,因为他这一生早注定了报仇之路。

  他不想把她卷入这宫中的阴谋诡计,明枪暗箭之中,他只想留住她的安宁留住她的真实,留住她一切一切的美好…

  他更不想让她看见活在阴暗中的他,残暴至极的他,算尽一切的他……

  所以他一直在控制着自己的心…让自己不要去找她…他怕一找到她,他真的会放下一切随她而去。

  这就等于他要放弃报仇,放弃执着,更放弃了唯数不多的亲人。

  他…不能……

  “哥哥……”身后传来一个娇弱的声音,令郁牧凡从沉思和回忆中拉回来。

  “芷心。”郁牧凡转身看去正一脸担心看着他的郁芷心。

  郁芷心虽服了雪灵花,可还是几天前刚醒来不久,身体仍有些虚弱着。

  郁芷心看着眼前一身玄衣的郁牧凡,此时他的脸上虽是面无表情,可她还是可以看的见他隐藏在眼底中的忧愁之绪。

  她知道哥哥在雪域失踪那三个月中,被雪灵山的那女子救了,之后还爱上了那个女子,可是…为了仇恨,更为了她,哥哥不能与自己心爱的女子在一起,放弃了自己的幸福,也放弃了自己的一生……

  做为妹妹的,中了毒,更不能为自己的哥哥分担,一起背负…她真的很担心,很心疼自己的哥哥。

  其实比起报仇,她更不想看见哥哥一生都活在仇恨之中,一生都封闭自己的心,可是哥哥就是不肯放手,他说他有自己的执着,自己的责任……

  就是现在遇到了自己爱的人,也迫着自己放弃……

  “哥哥,你又在想那位月姐姐了吧。”郁芷心走近郁牧凡,手中的伞为他遮挡住细雨,她轻轻说道。

  郁牧凡沉默下来,没有回应,只是握紧了手中的种子。

  “哥哥,你既想月姐姐,不如还是去找她吧。”郁芷心见郁牧凡沉默下来便继续说道。

  “不。”他回了声。

  “可是……”郁芷心还想说什么,郁牧凡又再次说道。

  “我也想要找她,可就算是再去雪域,也找不到雪灵山之处。”那皇后秦仙瑶为了查出是谁救了他一命,便派了不少人去雪域找,可找了半年了,完全没有任何发现,连间房子,山洞都没有,要找到她,不容易。

  “再者,她也不想与我有任何牵连,而我也不她留在天月国一辈子跟我一起在宫中挣扎。”不是不找,是不能找,她心没系于他,他也不能把她拉入权力的中心,打扰她安宁的生活。

  “可是…若真再遇上她,我…不会放手。”没见到她时,他可以控制自己不去找她,可是若真是注定再遇,他知道自己…不能放手,他怎么也要去追求一下,至少不让自己终生遗憾。

  若真能与她在一起,他必会全力护着她,不让她受任何的伤害,更要爱惜,宠着她。

  所以他才在离开雪灵山之前留了信,承诺着若他与她能再遇,他必不放手。

  “哥哥,我相信你一定能与月姐姐再次相遇的。”郁芷心会心一笑,她一直希望着哥哥可以得到幸福,不用再挣扎于仇恨之中。

  “嗯。”郁牧凡看向手中之雪灵花种子,他是在雪灵花中发现这种子的,他决定要把它种在郁王府中,等待它的主人归来。

  “王爷。”一名奴婢走了过来,向郁牧凡说道。

  “什么事。”他冷冷的问。

  “太后娘娘正在大厅候着。”奴婢垂眉,恭敬的说道。

  “皇祖母来了?”郁芷心脸上很快浮现起欣喜,有些轻快的说道。

  “走吧。”郁牧凡眼中亦浮起些许喜悦,便向大厅去。

  ……

  大厅中,一身雍容华贵的太后在厅中细品着茶,不时的看了看大门的方向。

  “皇祖母!”一声愉悦的声音响起,大门方向入眼便见到一身浅黄色衣裙,头发束成飞仙髻,清丽无比的郁芷心。

  “心儿!来!快让皇祖母看看!”太后一脸欣喜和慈爱的看着郁芷心,更是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便把郁芷心拥住,语气温柔的说道。

  “心儿终于没事了,担心死皇祖母了。”

  “是心儿不好,让皇祖母忧心了。”郁芷心荡漾起了甜美的笑容看向太后说道。

  “对了,凡儿呢?他还好吗?”太后急急的要向门口处望去,便见郁牧凡淡然的走了进来。

  “牧凡见过皇祖母,牧凡一切安好。”郁牧凡见到唯多不少真心对待他和妹妹的皇祖母,平时冷酷的脸也变得柔和起来。

  “辛苦凡儿了,哀家得知凡儿在雪域失踪了,真是担心不已,可幸好有惊无险,不然哀家…真的……。”太后一直很满意这两兄妹的母亲,可是却早早的离世了,而她十分疼爱牧凡和芷心,为他们担心着,也为他们和皇后对立着。

  “皇祖母切莫过于忧心,牧凡自会保护芷心。”郁牧凡语气淡然说道。

  “可是…凡儿,哀家查到皇后不只给心儿下了毒,还下了蛊。”

  “而凡儿带回来的雪灵花不足以解了那乔金国之蛊……”

  太后脸上现起愤怒之色,她从一开始便不喜那秦仙瑶,可皇上竟在前皇后离世之后,便执意封秦仙瑶为皇后。

  可这秦仙瑶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暗中陷害凡儿和芷儿,也不少在凡儿小时候下毒,推下水等等,嚣张至极,可皇上却一心帮着皇后。

  现在宠到这女人越来越胆中,目中无人,更要设计让凡儿死地雪域,更下毒还下蛊给芷儿…真是无法无天了!

  “牧凡自会在三天后到四国大赛的斗药大会,找到那神医回来的。”郁牧凡一直听闻四国流传那位神医无论任何病任何毒都能解,连蛊也曾为雪国太子除过。

  而那神医会在每三年的斗药大会出现,所以他一定会去四国大会找到神医。

  “好,哀家定会好好护着芷儿的,凡儿就训心的去找那位神医吧。”太后欣慰的看着面对任何事都淡定无比的郁牧凡。

  这凡儿一直聪明能干,无论在才识,武功,谋略,都是非常人所能与之相比,不然在前皇后之死后,年纪还小的他即便有她护着,可面对狠毒至极的秦仙瑶一定没能安然活到现在。

  虽然外面一直说凡儿是残暴无仁的郁王爷,可是却没人知道这皇孙是如此的坚强,隐忍着,在深宫之中,不恨,不残暴,如何活下去?

  所以一切都是环境所逼迫成凡儿如今的性子和处事。

  她作为看着凡儿如此的变化和深深藏在心中的苦,又怎么能不心疼这孩子。

  “哥哥,随遇而安吧,若是真找不到神医,也不要勉强自己,妹妹自能承受一切的。”郁芷心不想郁牧凡为了她而背着皇后的处处陷害去四国大赛。

  她除了皇祖母和这哥哥,已没任何亲人了,再失去哥哥,她…也不会苟活。

  “心儿,别担心,哥哥一定会找到神医回来解你的蛊毒,任何痛苦,哥哥都会帮你担着。”郁牧凡微微一笑,抬手抚了抚郁芷心的头,眼中满是坚定。

  “…好。”郁芷心忍着眼泪,努力挤出笑容的看着郁牧凡。

  她,相信哥哥。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雪国首都。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抹白色身影在人流中自如的走着,那曼妙的身姿,一尘不染的风姿吸引不少人回头一看。

  仔细一看,白衣女子带着面纱,露出狭长的桃花眼,黑瞳更是深邃得仿佛能把人吸进去似的。

  而她不惧雪国的寒冷似的,身穿一身飘逸的白衣长裙,身上散发着淡然冷雅的气质,犹似身在烟中雾里,似真似幻,如非尘世之中,如此吸引人的目光。

  而白衣女子很快进了一间茶楼之中,走上二楼坐下。

  而二楼上,人们嘈吵的聊天的声音在女子出现之后便静了下来,全都因那白衣女子清冷至极的气息吸引了去。

  “来人。”女子目空一切似的,坐下之后,便淡然的叫道。

  “呃…继续聊!”

  “对,继续!”

  “……”

  众人回了神后,皆有些尴尬的又各自聊着,只是声音少了很多。

  “哎!姑娘要什么?”茶楼小二很快就走到女子面前,眼睛不时的瞄向女子,可也不敢直直的看。

  “上茶,上十碟小菜,要店里最好的。”女子淡淡的说道,可说出要的东西却让小二心中囧了又囧。

  姑娘…你不就一人吗?

  确定能吃得那么多?

  别人四人也就三碟小菜左右…你才一人哎……

  虽是心中惊讶不已,可身为“专业”的小二,很快就写单去了。

  一人十碟菜…这不,不少人都看向白衣女子不停动着手中的筷子,往那小嘴里吃吃吃…却又优雅至极,让人赏心悦目呐。

  这时,人们又开始聊了起来,只是让那白衣女子注意了起来。

  “哎呀,这四国大赛将要开始了。”一位男子聊起了这话题,开始有不少人也一起聊了起来。

  “对呀,每年天月国也是占了比武和比艺这两项的头名,特别是三年前郁王爷第一次参加,就拿到了比武第一,书棋和军略赛第一名。”

  “当真是精彩无比,郁王爷虽是行事不仁,可其他方面皆是十分出色呐,为天月国在四国之中排了第一位,争光不少。”

  不少人都深深的记着三年前那四国大赛,以往皆由乔金国占着第一名,可三年前郁牧凡一参加了,便让天月国一下从第三变成了第一,更是名扬天下,比之天月国太子出色不少。

  “还有,这四国大赛,那位神医一定会来的吧。”另一位客人又说了另外的人物。

  “是啊,那位连世上无解的毒也解的了,连雪国太子在六年前中的蛊王之毒也给解了,神呐…”

  “我在六年前也看到过那位神医,那时候还只是个小孩吧。”

  “……”

  白衣女子听到众人谈及四国大赛之事,眯了眯眼,便继续吃吃喝喝了。

------题外话------

  请等待四国大赛!精彩继续!

第三十二章 思念 蛊毒之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