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斗药 神医大人

    台下的众人纷纷惊讶着

  “哇,今年突然变得这么难了?!”

  “哪能解掉自己的毒药还能解掉大长老下的毒?”

  “一柱香的时间呐!要知道大长老下什么毒也是要多些时间的吧!”

  “太难了!”

  月昔眠微微挑眉,这大长老的意图她一看就知,不就是想要招一下人才,还招一下神医才增加如此的难度,引起她的兴趣而已。

  月昔眠没多说什么,只是从衣袖中取出了死寒丹的解药,弹进了试药者的口中,再从衣袖里拿出了一排排的金针,飞向试药者身上的穴道……

  而其他参赛者回过神来,纷纷试着解毒,可这毒上加毒…都不是原来的毒了,怎么解?

  一下间,其他三国之人都束手无策,连乔金国七皇子只能死撑着……

  “看来最终赛也不用了,这初赛就把人给秒杀了!”

  “看不出天月国的六皇子如此的一鸣惊人呐!”

  果然,很快的,月昔眠就把这“毒上加毒”给解了,让众人都傻了眼。

  “还真解了?!”

  大长老对月昔眠这解毒的速度都惊讶起来…

  若是解自己下的毒,时间不是问题,可是有了他的毒药,毒上加毒,或是相冲了,就会很难解了。

  可是她…这天月国“六皇子”竟不用多思考,就给解了?!

  比之那神医的解毒的速度……

  大长老想及此,不禁心中升起一丝怀疑。

  以他所知,这天月国六皇子在药方面只是学过一些罢了,还有一些比赛的经验而已,可这突然就变得如此厉害。

  当真神了。

  难不成……?

  大长老也不敢确定神医会突然自己参加比赛,突然会与这些四国之人来斗药…这根本就是没得比!

  秒杀!

  可想到今年斗药大赛的奖品,大长老没办法消除自己心中的怀疑……

  “还要比吗?”一声清冷之声传来,令大长老回神,眸中有些复杂的看向淡然如水的“六皇子”,开声说道。

  “呃…天月国六皇子确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可…本座想知道六皇子如何在三年中变得如此熟悉药理的呢?”

  月昔眠挑了挑眉,嘴角微微的勾起,轻声启唇。

  “人,都是在某个环境压迫出来的,嗯,人都是迫出来的。”……呃,这话怎么说的…咳咳咳!

  大长老以及一众人等皆囧了又囧…。这什么回答…什么人都是“迫”出来的?

  “咳,好了,本座在此宣布……”

  “且慢!”一声大喊打断了大长老的发言,令众人皆看突然发声的乔金国七皇子。

  七皇子“哼”的一声,不屑和不甘心的眼神瞧向淡然的站在一旁的月昔眠,说道。

  “大长老,这斗药大赛还有个最终赛呢,怎么就只得个初赛呢?”

  “怎么也得进行个最终赛才能确定这天月国的六皇子是否能有资格拿到狱焰草不是?”

  “不然,大家皆来此只看了一场初赛,岂不无趣?”

  这典型的“死鸡撑饭盖”。

  明明人家连同等级别的死寒丹都炼得出来,怎么就不能炼成狱焰丹?

  加上,这比赛也没规定一定有“资格”才能成第一名,只要嬴了所有的对手就行了。

  更何况,人家也比你有资格不是?

  虽然所有人心里皆鄙视这不死心的七皇子,可没有人不想看热闹。

  既辛辛苦苦来到这乔金国的会场,要看到足陪才值得,不是?

  “对!咱们来到这里也是不容易,只看个初赛,太少了吧。”

  “是啊,不过瘾哎!”

  “不如把最终赛也举行下去吧!”

  “……”

  大长老本是气于七皇子如此否定自己的决定,可面对在场众人的期待,知道比赛若真是这样就结束了,大家必会生出不满。

  所以…大长老看了看月昔眠脸上的表情,看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静着,没什么面情,好像是不在乎似的。

  便叹了叹气,说道。

  “六皇子,不知你能够继续进行下一场最终赛?无论结果如何,狱焰草都归你。”

  听到大长老无论结果如何都要把狱焰草给天月国六皇子,乔金七皇子立马不愿了,即出口说道。

  “大长老,这若是他过不了最终赛,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炼成狱焰丹呐。”

  大长老见乔金国七皇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对他,像是他就是该听这七皇子似的,心中不禁怒了。

  正欲出声之际,身旁的月昔眠突然出声了。

  “你果然是一个天生就有自我毁灭的倾向。”

  月昔眠这一出声,又让众人石化了……

  这六皇子不出声说话还好,一说话,就一定会让人…哭笑不得,心中囧…无奈至极……

  “吓?”七皇子立马被这月昔眠的一声说的一头冒水,还没来得及深想,又听月昔眠说。

  “这搞不清自己多少斤两就敢与我斗药,这简直是…”

  “求死。”

  “求抽。”

  “求虐。”

  “严重的欠扁的症状。”

  “嗯,我劝你一句,别放弃治疗。”

  这明明说起来应该是有些怒气的,可是由月昔眠口中所说出的话,虽是淡淡的,正经无比更没什么感情的说出。

  可听下去,就是不屑和暗讽……

  至少在七皇子眼中,月昔眠就是在挑衅他!

  月昔眠…这是又成功开启了“气死人不偿命”的模式,再升级版……

  岂!…岂有此理!竟敢如此讽刺他!

  又没等及出声大吼,月昔眠转眼看向大长老,仍是淡淡的,

  “长老的,若是我现在一定要拿到狱焰草,你会如何选择。”

  选择?

  大长老愣住,马上又回神来,想这六皇子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一定要现在就拿到狱焰草?!

  面色不禁有些沉,问口有些严肃的说道。

  “本座是希望六皇子能随了大家的期待,再进行一场…算是表演就让大家开开眼界,也好知道六皇子的成就。”

  月昔眠清冷的眼眸定定的看向大长老。

  这令大长老背后有些发凉发凉的,心想 : 这六皇子眼中明明没有什么不满的情绪,可就是让他感到不容抗拒之感。

  大长老又转念一想,凭自己的身份,六皇子怎能对他如此无礼,他也面对不少事,什么事他没有经历过?

  他为什么会“有些”怕这六皇子的眼神?!

  不可能!

  月昔眠看了大长老一会儿,看到他脸上都有些崩紧了,她终于开声说道。

  “天月国六皇子的成就荣耀与我何关。”

  吓?什么?

  众人又被月昔眠搞的有些反应不过来了,皆是愣住了。

  六皇子不在乎自己的荣耀和成就?这听起来,怎么……

  “你…你说什么?”大长老有些不信的问道。

  “我又不是他,不过是六皇子那里不方便,我就来顶上罢了。”

  眼前的“六皇子”…不是六皇子?!

  还有…六皇子“那里”不舒服?

  哪里?!

  “你……那你是何人?!”大长老不敢相信自己心中所想,可现在不得不想……

  “大长老不认得我?”月昔眠淡然至极的站在那里,没有除下那面具,只是浑身清冷的气息如何都让大长老忘不了…

  六年前那位小神医淡然如水的气质,可每次都一定要来四国大赛捞一把好处才回去的神医!

  “神神神…神医?”大长老惊得下巴都掉下地去了。

  还真是她呀?她不是不屑参加比赛,与这群四国之人斗的吗?

  上次见她,也是从大赛后,救了雪国太子而捞了不好药材…之后他还听说,这神医不时的出现在四国之地,皆是不用钱的拿走不少珍贵的药材……

  可四国君王皆是…好听的,就是把她当上等的客人来对待…不好听的…就是把她当小祖宗般供着…

  皆想拉神医来他们国家……

  台下的郁牧凡一下子站了起来,眯起双眼全神看着台上成为“发光体”的神医。

  就是她了…他就是要找到这神医!

  可这神医给他的感觉越来越熟悉…看来,他很快就能确认了。

  而这边……

  台上的月昔眠说出自己的身份后,乔金国七皇子就已经愣住了,而大长老的反应更是确定了“六皇子”就是神医。

  众人皆是惊讶,再是惊喜,再是哄动。

  “真是神医大人!”

  “她果然是来了斗药大赛!”

  “太好了!我可以请她来医治我爹了!”

  “切,神医是这么容易请的吗?”

  “人家药天国以及四国都没能请到神医大人,你凭什么请到她啊?”

  “哈,就是!”

  人人皆知这神医脾气古怪的行,对什么都好像是淡淡的,没什么在乎。

  四国不少君王用大量金钱或是地位,神医也看都不看一眼。

  可是有一次在街上遇上一个乞丐,或是心情好什么的,就出手救了他,还给了他许多钱……

  还有一次出手救了炎国一位风流公子的快失去的性命,没要什么回报。

  而对任何人,说出的话都是淡淡的,什至是气死人的语气…有不少人还被她淡淡说的话给气得生生的吐血三升!

  奇怪得很,也难捉摸得很!

  在众人“热情”的目光的洗礼下,月昔眠不以为然,缓缓的向大长老伸出了手,没什么情绪的说道。

  “草。”这多么的理所当然要拿狱焰草呐。

  呃…神医大人虽是惜字如金,可也不用把狱。焰。草,三字缩到就这么一个字吧……

  大长老脸上的怒气知道是神医之后,马上喜形于色,笑着从评判桌上拿出一个装着狱焰草的瓶子,递向月昔眠说道。

  “给,这是狱焰草。”

  “那…神……”

  月昔眠就接了过来,而大长老正想提出邀请之说,很快,月昔眠便睁眼间,消失在眼前了……

  “这……”他还没说完呢!这神医一拿完她要的就这他…的消失了!

  连招呼都不打一声…这坑的…这坑他…的爹和娘!

  而七皇子却突然“啊”的一声,突然傻笑的就晕倒了,还不停的抽搐着,像极了疯子……

  不用思考,都知道这是谁的杰作…神医还一如既往的…记仇。

  而台上,郁牧凡也消失在了会场…留下斗药会场石化了的众人,一头黑线……

------题外话------

  很快再遇了。

第三十五章 斗药 神医大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