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毒药 四国大赛

    四国大赛会场外,站着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影,穿着玄衣长袍,面无表情的精致脸容俊美得似仙如妖,一双狭长的凤眼眯起,看向四个大会场。

  身后的青衣男子一跃至前,恭敬的说道。

  “主子,斗药大赛已开始,而比武大赛还在开幕,估计在一个时辰后开始。”

  一个时辰…已足够。

  “有任何神医的消息了?”他此次前来是一定要找到那神医回去救心儿。

  所以比起斗武大会的奖品,找到神医才是最必要的。

  “回主子,属下已瞪紧几个白衣身影不明身份之人,分别在比武,比艺,斗药之中找到。”

  每次那位神医必会一身白衣的出现在四国大赛之中,除了看斗药之外,还会去看其他的大赛。

  看完后还不忘捞了不少的好处,可谓是雁过拔毛的模范。

  “去,瞪着比武大赛的进行,本王先去斗药会场。”

  郁牧凡说完,便很快消失在四国大会的会场外。

  ……。

  斗药初赛台上,有两个药区,一个是毒药材,另一边的是良性药材,包含大补之药料。

  随着计时的开始,三位代表的参赛者皆快速的走向“毒药药区”去选药。

  而假装成天月国六皇子的月昔眠尤自慢吞吞的走去药区,显得更为突出。

  这不紧不慢,似是毫不紧张,不在乎的样子让台下那天月国的跟随使者都有些汗颜。

  这…六皇子你虽然每次都嬴不了那位乔金国药王…可是也不能如此的“自暴自弃”吧!

  好歹你也紧张一下,快点捉紧时间选好药材,快点炼药呀!

  可无论那天月国的跟随使者心中如何的紧张和大喊,台上的“六皇子”也仍是慢条斯理的走到毒药药区,然后呆看了半天才伸手去挑……

  这样子…这速度…这…根本是无心比赛好不!

  月昔眠挑着挑着毒药材,拿了一下又放下,挑了半天还是两手空空的,像极了在菜市场买菜似的,慢慢去选最好最新鲜的……“菜”。

  看了好半天,别的参赛者也已差不多挑完,雪国和炎国的参赛者皆回了自己的位置,打了火,开始炼药。

  药区也只剩下了天月国的“六皇子”和乔金国的代表药王之称的七皇子。

  而乔金国的七皇子一直在用不屑的眼神瞧向一旁的“六皇子”月昔眠,见她手中仍是没挑到什么,两手空空如也,眼中更加的不屑。

  每次四国大赛,这天月国在斗赛比赛皆没什么出色,全由这学过一些药理,炼过一些不多的药的六皇子来顶上,每次皆是输给了他。

  可这次这六皇子竟然似是“放弃”了似的,慢条斯理的挑着药材,还没挑到什么,以往他也不会如此的不捉紧时间去炼药。

  不像他,是乔金国有药王之称的七皇子,每天皆用大部分时间来炼药,经验居多,可以慢慢挑,也不怕没时间,可这六皇子…啧啧。

  完全没威胁。

  月昔眠没在毒药区挑到什么药,反而走到了补药那里挑了几棵药材……

  让台上台下的人皆是觉得…这天月国六皇子是放弃了吧。

  明明是要制毒药,却走去挑补药……

  “怎么,天月六皇子要放弃了吗?”乔金国七皇子见月昔眠挑完准备走回去药炉炼药,便走近她,低声暗自出言想要讽刺一下她。

  月昔眠完全无视七皇子,自个儿与他擦身而过,令七皇子被这无礼的态度不由得怒了。

  “本皇子看你还是放弃吧,依本皇子看来,你不毒死自己都已经很不错了,还想毒死别人?”目中无人的七皇子……

  “啪!”七皇子一说完,便突然一下就跪了下来,方向还是向着月昔眠……

  令台下的观众皆是奇怪的看着乔金国七皇子…怎么这七皇子会突然向天月国王子跪下?这七皇子不是对其他三国的参加者不屑的吗?

  “你!”七皇子双膝一痛就重重的跪了来,药都散在地上了,一回过神来,看到眼前的六皇子,便知道一定是这人搞的鬼!

  “依本皇子看来,暴力不能解决一切,但可以解决你。”月昔眠轻声说道,对于七皇子的怒气和抓狂不以为然。

  她最喜欢看到这样又无聊又蠢之人怒极抓狂的样子,可又奈何不了她,只能干瞪眼,太有意思了不是?

  月昔眠没有理七皇子那气极的样子,尤自走到了药炉前,不紧不慢的开火,放药材,再从衣袖中拿出一瓶如水一般的液体,滴了一滴进去药材中,便等药成。

  整个炼药过程十分的熟练,不像其他几国的参赛者按部就班的,一步一步的进行,不敢有一丝差错,紧张的要死似的。

  而七皇子也像是在炼什么挑战性很大的毒药一般,脸上都有些紧张和谨慎。

  而台上的参赛者皆是站在药炉前不停的控制着火侯,每一分钟皆十分谨慎…只有月昔眠……

  她不知从哪找来的一张椅子,怡然自得的坐在一旁,不时才站起来,又扔什么进去再坐了下来,完全不怕因火势太大而毁了药材,炼不成药。

  这坦然的样子不禁令台下观众的目光都跟在了她的身上,连暗处的郁牧凡也注意着她。

  他从进会场开始,便看到了这“六皇子”,他的六弟淡定,镇静的样子,在斗药中从容不迫的模样,身上散发出淡然之气息,与他心中所思念之人重叠起来。

  他的目光早已不在注意着什么神医,他就一直看着他的“六弟”。

  虽然在天月国,他与这六弟除了一些皇宫宴会有见过之外,平时也没有任何接触,但他也是知道六皇子为人易怒,喜形于色,不懂隐藏自己,性子大大咧咧的,可也没有这般的冷静和淡然。

  他敢肯定,这人,必不会是天月国六皇子,可他心中又不敢去想这人就是她,因为以她的性子,知道他是天月国之人,怎么也不会去选择天月国参赛者的身份吧……

  她心里有没有他,他不确定,可他知道她不想再遇上他,她不想与他有任何的瓜葛,所以他不敢想…她会出现在这。

  可是…又谁有这样清冷的眸子?又谁有如她这般淡然如水,对事不惊,还毒舌,不亏蚀的性子?

  这边,乔金国,雪国,炎国的参赛者皆把药炼成了,给试药者服下,而月昔眠还在慢吞吞的坐在那里等。

  而试药者皆开始呈中毒形态,评判已开始评分了,而天月国的使者已对这“六皇子”没多少期望了…反正,输定了!

  “碰!”的一声,月昔眠那药炉之药已成,观众再次看向月昔眠那方向,只见她的药炉中竟有近百颗的丹药,而丹药呈深蓝色,有些透明,丹身周围更微微有些紫蓝之色徘徊着,诡异非常。

  加上,别人斗药是选一些比较少的药材易控制,时间少,最后只炼出一颗,可是这“六皇子”竟不停的加药材去炼,还把火候控制得如此自如,成功炼出了近百颗的丹药……

  月昔眠一挥袖,把近百颗药装进自己的瓶子中,把其中一颗弹进那自己一方的试药者口中。

  很快,试药者竟周身皮肤立马变成深蓝色,脸上痛苦得狰狞至极,却似是不能动弹不能大喊似的,只能张大口,紧皱起脸,身体如冰棍一般定在那里。

  诡异得让人心惊。

  突然那人浑身皮肤慢慢结出一些冰晶,周身寒气十足,慢慢散发出一些极冻的蒸气,全身慢慢发黑,明显是严重冻伤到开始死皮腐烂……

  “这…这…”作为最高评判者的大长老都一睑的不可置信。

  “这不是与狱焰草炼成的狱焰丹有着同等威力的死寒丹吗?”

  大长老一说出死寒丹,不但是台上所有评判,还有台上的观众们皆是哗然。

  死寒丹,一服下,永生即受冻寒之苦,每天都要冻得全身严重冻伤,再腐烂,然后又变回常人,再冻伤…如此与狱焰丹一般重复的生生死死……到现时为此,没有解药。

  可谓是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见那试药者又长回了肉,再次发寒,众人皆心有惧意…

  这天月国六皇子不能得罪!

  一旁的乔金国七皇子从惊讶中回神,再次哼笑的看着月昔眠说道。

  “哼,最毒又如何,你能解这死寒丹的毒吗?这世上可没有人解的了死寒丹的毒呢!”

  对啊,炼出最毒之药,也是要解了它才能过关,进入最终赛。

  “七皇子不如先管好自己的试药者吧,不然等下就死了,本皇子不是没有人来虐虐了?”

  月昔眠满是深意的看向药天阁的大长老,清澈的眼神似是能看穿一切似的,令大长老有些真的是被人看穿的感觉。

  她不会知道了吧?

  大长老没有多想,知道中毒者不能多等,便拿起手中的一个小瓶子,走向台上每一个试药者,然后喂他们服下一滴药水。

  下一刻,试药者皆倒在了地上。

  “大长老,这……”七皇子有些惊讶的看向大长老,不知他喂了什么给试药者。

  “这些药水是令试药者没那么快就死去,可也增加了其他的毒性,各国参赛者若是能在一柱香时间内解掉自己的炼的毒和本座下的毒,那就能进入最终赛。”大长老慢慢道出。

  以往的斗药大赛只是炼药,太没挑战性了,所以今年一定要加强难度,一来可以收到真正的人才,二来也许可以让神医再次出现。

  他可是非常想再次见到那位神医,六年前没有招到她,可这次,他一定要神医来他的药天阁!

第三十四章 毒药 四国大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