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拒绝 三千刺客

    四国大赛仍然持续。

  在去比武会场的路上,月昔眠已然脱下一身的青衣和天月国六皇子的易容,换回了白衣长裙和带上头纱。

  月昔眠拿出刚“嬴”来的狱焰草,那满满的喜意充斥心头。

  每次得到一个珍贵的药材,她心里都会充满喜悦,加上这次可是自己亲自嬴回来的!

  刚参加完斗药大赛,顺带嬴走了狱焰草……

  嗯,是该到比武会场了,等一下还要看看那传闻中的双灵剑,若是不错,也顺带拿走。

  月昔眠打定好了算盘,微微勾唇,继续缓步走去比武会场。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低沉,有磁性的呼唤声。

  “昔眠。”

  月昔眠微微睁大眼睛,心中竟掀起了一丝涟漪……

  是他?!

  她不是已改变了……

  怎么又会见到…郁牧凡?!

  “昔眠。”身后的郁牧凡又叫了一声,见月昔眠仍不愿转身过来看他,就尤自走到她的面前。

  月昔眠微微一抬头,便看见一身暗纹玄衣长袍,俊美的脸容似仙似妖的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看着她。

  “你看什么,没见过仙女?”月昔眠淡然中的透出些许慌张,便打算越过郁牧凡走。

  可郁牧凡很快又挡了在月昔眠面前,深邃幽深的眸中映进月昔眠的身影,仿佛在他的眼底看出了一丝对于月昔眠而言,陌生的情感。

  听到月昔眠淡然中有些慌张的语气,郁牧凡更是勾着唇,轻眯起眼睛看着月昔眠说道。

  “仙女?呵呵,昔眠,半年不见,你这性子和说的话,还是没变。”何止没变,还厉害了不少。

  看她刚才气得那乔金国的皇子怒气冲冲又奈何不了她的样子,真是…该如何形容才好。

  “你是何人,我不认识你。”月昔眠扭头看向另一边,满脸的不在乎郁牧凡的样子,还真是像见到一个烦人的陌生人似的。

  这不认识他的样子让郁牧凡觉得月昔眠还挺会装的…这忽悠,说谎也不打草稿的。

  月昔眠见郁牧凡沉默了,便快快的越过他,可下一刻郁牧凡再次出声唤她。

  “昔眠。”

  “怎么?!”月昔眠一转身,几乎是下意识的回应,等看到郁牧凡那得意的笑容,就知道被他看穿了……

  郁牧凡笑意更深的走到月昔眠面前说道。

  “别装了,早露馅了。”从他在斗药台上看到她的那一刻开始,他心底就已经知道是她了。

  没有人能像她如此淡然清冷可又毒舌,自恋还理所当然的要别人的东西。

  或许月昔眠脾性在别人眼中是古怪,难以捉摸的,可在他的眼中,她古怪的性子是可爱的,特别的。

  没错,在他眼里心里,月昔眠就是唯一一个特别的存在,也就是这一份特别,深深的吸引着他,更是为了与她一起活得宁静和安逸。

  他一直在想,若他没有身负杀母之仇,他…或许真的会放下一切随她而去,找一个地方,过着平淡的生活……

  可是现实上,一切已是不能改变的了,他一定要报仇,一定要把那对男女和他们的一切一切尽数毁掉……

  现在,在这权力中心之中,他只能坚守心中那唯一的温暖,他…不想放手。

  “有事?”月昔眠没看到郁牧凡眼中的复杂,只是一心想要离开这个男人,只要不与他有任何瓜葛…或许一切真的能改变,一切…真的能避免。

  郁牧凡抬起手,按在月昔眠的肩膀上,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而郁牧凡那幽深至极又满是她的身影的眼眸,令月昔眠不禁显露出些许慌张。

  正想要推开他可是郁牧凡却一下子双手抚上她的脸颊,要让她与他对视着。

  “昔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他勾起唇,低沉了许多又透出邪魅的说道。

  “忘了。”月昔眠快速的说出一句,想要扭头挣开郁牧凡按住她脸上的双手,可郁牧凡又用力了点,令月昔眠不得不望进他的眼底,认真的对视着。

  “我说过,若是再能遇上你,我必不放手。”

  “凭毛!我救你一命,你不感恩就算了,还想强迫我?”月昔眠脸上浮起一丝脑怒。

  这男人真烦!

  这男人真缠人!

  她怎么就没见过如此又烦又缠的男人!还是个王爷!

  “那就留在我身边,让我好好’感恩’你。”郁牧凡仍穷追不舍的说道。

  “你放我走,就感了这恩了!”月昔眠想推开他,怎知郁牧凡一把搂住了她,紧拥着不放,轻声说道。

  “昔眠,你与我相处的那三个月…难道对我一点感情也没有吗?”郁牧凡把头埋进了月昔眠的颈中,声音低沉有磁性,却竟有些闷声的说道。

  “我记得,那个时候,你为了我用了很长时间去准备的那雪灵花宴,我知道…是因为你担心我,你放心不下我……”

  她若真的只是救他一命,让他让伤好就走的话,那就不用废那么多的心思的去弄那一道道的菜……

  她若对他没一点感情,以她那淡漠的性子也不会真的亲自喂他吃饭,每天陪他在园林走着……

  后来,她更要他在吃饭之时不停的跟她说话,不能让气氛变得沉静,他知道…她与他在一起,已经不习惯寂静了,她已习惯了有他的存在,同样的,他也习惯了有她的存在。

  他心里早就只装下她了…而他也知道她心里一定有他。

  月昔眠没有再推开郁牧凡,只是轻皱起眉头,淡淡的说道。

  “郁牧凡,我早就说过,你是天月国的王爷,跟我,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的一生必要面对皇宫中的明枪暗箭,还有数不清的女人会进你府中。”

  “你有你的家室,我不会屑于与别的女人去抢一个男人,我更不喜欢皇室中的争斗。”若这男人是平凡人,她或许会考虑与他在一起。

  可现实是,他是天月国的王爷,这身份注定了很多的事情,也没法改变很多事情,而她不过是雪灵山上不理世事之人,他与她明显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可能在一起。

  听月昔眠的话后,郁牧凡身体微微一抖,紧拥月昔眠的双手也松了松。

  他有想过自己的处境…也知道他与她若真要在一起,路上必会坎坷…只是他真的不想放手,他想留住她…他想留住这唯一一份温暖,唯一一个心中的净土。

  可是她不喜与自己在一起…他又能如何……?

  月昔眠见郁牧凡沉默了,便一把推开了他,退后几步,她现在连比武大赛的双灵剑也没兴趣了,现在只想快回雪灵山,别再见到这男人就万事大吉了!

  隔着头纱,眼神满是复杂的看着他朦胧了的脸容,没有再多说,便转身很快消失在他的面前,留下他孤独的单影。

  郁牧凡沉默的看着月昔眠的离开,想要留住她的双手已抬不起,心中只留下无尽的悲寂……

  在月昔眠走后,身后那青衣下属便从暗处出来,望了望郁牧凡那背影,心中不禁有些惊讶。

  除了在前皇后死时,主子已很久没有露出如此悲寂的情感…而刚刚那位带头纱的白衣女子…应是主子心心念念的那位雪灵山的那位姑娘了。

  只是,那位姑娘似乎不喜欢主子吧…还真是没想到主子这“人见人爱”的郁王爷竟会被那姑娘嫌弃了……

  “拿到了?”一声阴沉的声音传来,令青衣下属一阵发凉发凉的,便马上向郁牧凡回道。

  “回主子,已拿到双灵剑,只是比武大赛已经陷入混乱了。”

  当然,连人人争先恐后争得头破血流的双灵剑竟一下子没了,还不知是谁偷了的时候,这比赛还能进行吗?

  “把双灵剑藏入暗室,那大赛自有四国之人处理。”

  “是。”青衣下属领命后很快便离去了,而郁牧凡又回复那悲寂的气息,一个人缓步回马车上。

  马车上,郁牧凡闭眼静坐着。

  这时,一枝箭向马车中的郁牧凡射来。

  郁牧凡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轻而易举的接住了突然射来的箭,再徒手挥一挥,被接住的箭一下子射下了那射箭的黑衣人。

  接着,四方涌来不少黑衣人皆挥起刀和箭攻击向马车内的郁牧凡。

  而郁牧凡的暗卫也出来迎上汹涌而上的黑衣人,场面一片混乱。

  而郁牧凡也很快离开了马车,站在马车顶上,看着眼前四方而来的刺客,薄唇勾起,眼中满是寒冷之色。

  哼,天月国太子还真是瞧得起他,竟派出了三千暗兵来刺杀他。

  黑衣人的目标是郁牧凡,便有不少的黑衣人挡住郁牧凡那一千暗卫,其他的皆攻向马车顶上的郁牧凡。

  郁牧凡哼笑了一声,挥出一股罡气向着成群而来的黑衣人,瞬即重伤前排的刺客,而其后的黑衣人更不惧的迎上。

  地上已鲜血满地,打斗得十分激烈,而郁牧凡的一千暗卫虽没有处于下风,可时间久了也难以抵挡这三千刺客。

  在打得“难分难舍”之时,周围竟泛起淡淡的紫色雾气,而且越来越浓,郁牧凡不禁皱起了眉头。

  是毒气?

  郁牧凡不得不想到太子或许会狠心的牺牲这三千暗兵来杀了自己。

  可没等郁牧凡思考之时,一缕白色身影从浓雾之中快速的穿梭着,而那三千黑衣人一个个的倒下了。

  郁牧凡眯起眼睛看着那若隐若现的白衣身影,便想要接近她,可很快,那身影便消失了……

  待诡异的紫色浓雾散去后,郁牧凡看见地上躺下的全是那三千刺客。

  “主子,刺客未死。”一名属下检查过后便到郁牧凡面前说道。

  “一个不留。”既已知道是太子搞的鬼,郁牧凡也没想留下任何一个刺客,只是勾着唇,看向半空。

  昔眠…我就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

  而解决完那三千刺客,正遁走的月昔眠在林中穿梭着,一边紧皱眉头,心中一片混乱。

  她怎么见到郁牧凡有危险就跑去帮他了?!

  哎呀!真傻!

第三十六章 拒绝 三千刺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