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找到 答应医治

    天月国,太后宫。

  “这…哀家的确是救过她。”太后坐在正殿主位上,手拿着一封信,然后看向下面的白衣女子。

  “太后娘娘,既然师父曾受了您的恩,那我作为徒弟,也应该为师父报恩的。”

  太后转眼,挂上欣赏的目光看着带着头纱看不清脸容的白衣女子。

  见她那清冷淡然的气息,面对着自己这太后也是淡定沉静,没任何讨好或是慌张。

  比之许多千金小姐,这女子品性极好,对事处变不惊,淡然面对,当真是与众不同。

  加上看这样子还十分年轻,不知配上凡儿怎么样,反正这小姑娘的性子也与凡儿如此相似,更是十分般配,不知……

  “好,还不知小姑娘如何称呼?”太后一脸仁慈的看向白衣女子,说起话来也亲近起来。

  “回太后娘娘,民女名叫灵昔。”正殿下站着的白衣女子,月昔眠一脸的淡然。

  她知道这是天月国,她更知道那该死的郁牧凡是天月国的郁王爷,所以!

  她是不能用真名!

  只要她不遇见他,那么他就不会知道她在天月国!

  而主位上的太后则是慈祥的笑着。

  “灵昔?很好听的名字,那,哀家叫你昔儿可好?”

  月昔眠听到太后如此的称呼,嘴角微抽。

  叫她昔儿?她才刚与这太后认识就叫的那么熟悉似的,加上被人这样称呼,怎感觉有些怪怪的。

  刚才听到这太后还提到什么红儿绿儿的,而到她这边就叫“昔儿”…这人还真是见什么都“儿儿儿”。

  心里是这样吐糟着,可脸上却仍是淡然,不甚在乎的样子,微勾唇说道。

  “随太后娘娘的心意吧,民…嗯…昔儿还有一事要说。”

  唉…这自称……

  “好,昔儿还有什么要说的。”见月昔眠没有“反感”她叫她昔儿,而太后脸上的笑意更深,脸上全是满意之色。

  “既然昔儿要为师父报恩,还请太后说出您的要求。”月昔眠继续说道。

  “也不必说是报恩,哀家只想昔儿能否帮哀家一件事。”

  “太后请说。”

  太后想起芷心中蛊之事,心中一直挂念,虽知道凡儿已去四国大赛找那位神医了,可她还是担心,她还是想找更多能人才士医治心儿……

  至少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昔儿,不知你是否知道那位闻名四国的神医?”

  月昔眠听到太后提起的“神医”,嘴角再次微抽起来……

  怎么个个都要找她!

  这次连天月国太后都要找她……

  这年头真有那么多人有怪病?

  加上她何时闻名于四国了?她怎么不知?

  不,或许太后说的是另一位神医不定…呵呵。

  太后见月昔眠没有出声,便再解释道。

  “就是那每次出现在四国大赛的神医。”

  太后形容的…就是她自己,每次都会去四国大赛的神医…应该没其他了。

  “至于衣着嘛。”太后继续忆着那听闻的神医。

  说着说着,说起听回来的那神医的衣着,再看向殿中的月昔眠……

  眼神带着些奇怪和狐疑。

  令月昔眠也跟着太后的目光,睁子有些强硬的望向自己身上。

  心中暗道…她现在…穿的就是…传说中的“神医”的衣着……

  很快,太后便说道 : “…哀家听说那神医…也是一身的白色衣裙,带着头纱……”

  也是……

  也……

  是……

  这说法不就是……!

  太后见月昔眠定定的站在那儿,还是沉默着,也没发现她的身体已有些强硬了。

  “昔儿?你…认识那位神医吗?”其实太后更想问…她是否就是神医。

  月昔眠听到太后的问话,更见到她眼中的疑惑和不停打量着她…

  罢了…认就认!

  “回太后娘娘,昔儿的确是…是…懂医术……”她实在是说不出自己是“神医”。

  虽然她曾在六年前的四国大赛中那雪国皇帝问她名字之时,她忽悠着他自称“神医”…

  可那也只是忽悠!

  哪知道这“神医”已变成…四国闻名了!

  太后没有发现月昔眠语气中的强硬,知道她是“懂医术”,便欣喜的问道。

  “那,昔儿就是那位神医了?!”

  “嗯…是。”

  “这太好了!昔儿呀,哀家想你帮哀家一个忙。”知道眼前的月昔眠就是自己要找的“神医”,心中欣喜至极。

  这辛辛苦苦,心心念念的神医,竟就在她面前了,还答应她可以应她一个要求以报恩……

  这简直如“天突然掉下个馅饼”一样!

  缘份呐……!

  月昔眠看着太后双眼发光,脸上满是惊喜和愉悦,更是不断由上而下的扫视打量着自己……

  心中硬是一阵发毛发毛的……

  太后这眼神是怎么…像是要吞了她似的。

  “嗯…太后娘娘请说。”

  “哀家想让昔儿医治郁王府的芷心郡主,她中了乔金国的蛊毒,不知昔儿能否救治?”

  郁…郁王府?!

  又是郁王府!

  不是吧?有这么巧?!

  “郁王的妹妹…”

  “对,凡儿的妹妹,芷心。”太后正好确实了月昔眠心中之想。

  还真是郁牧凡的郁王府……

  的妹妹……!

  “……”她默了。

  太后见月昔眠再次陷入沉默,心中不禁有些慌张。

  她可是听说四国传言“神医”性子十分古怪,什至乖张。

  能医人,也能杀人。

  没有人摸得清神医的性子,一下子满面愉悦,可下一刻可以风雨欲来,阴云满天。

  加上没有人奈何得了她,连四国君主也是对她以礼相待,就算她去四国只是捞好处,那些君王也是拱手相让。

  这传闻不得不让太后担心起来,就算是她这太后,就算是报恩一事…

  她也没有这自信能强迫月昔眠帮她。

  “昔儿…?”太后轻声的叫了月昔眠一声,注意她的一举一动,生怕她突然发怒走人。

  “好。”

  “呃?”太后还没反应过来月昔眠的回应。

  “昔儿可以医治芷心郡主,可昔儿想请太后娘娘答应一事。”月昔眠考虑了很久,便回复了淡然的语气说道。

  “希望太后娘娘不要把昔儿在天月国一事对外说出,也包括天月国皇室的任何人。”月昔眠担心的只有一事…

  就是不能遇上郁牧凡!

  要再遇上他,而她也必须待在天月国,那一定被这男人缠着。

  所以她能避就避!最好快医治完快走人!

  她已经改变了很多路,既然已改了,那她一定要改下去,不能让它返回它的道路!

  太后愣了愣…不告诉任何人,包括天月国的皇室…?

  那连凡儿也……

  不过芷心的病为先,太后只能答应了。

  之后,月昔眠得知郁牧凡在雪国的四国大赛,还没回到天月国,她就想一定要快医治好那郁芷心,速速离开。

  只要不碰上他就好!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郁王府内。

  郁芷心静静的躺在床上,脸上已然苍白至极,明显蛊毒己发作,正痛苦不已。

  “太后娘娘到!”随着一声宣叫,郁芷心的房门外即出现太后急忙的身影。

  “心儿!看哀家给你带来了神医!”太后急急忙忙的进来,看见床上虚弱的郁芷心,心中的忧心更大。

  “皇祖母……”郁芷心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听到太后的声音,便若有若无的应了声。

  月昔眠走近床边,手挥出一红线系在郁芷心伸出的一只手,静心把脉。

  而一旁的太后已叫屋内的人全叫出去,留下月昔眠与郁芷心,而自己就坐到一边看着。

  月昔眠一看就知道这郁芷心的确是中了乔金国的蛊毒。

  可是已快挺到尽头了,看来是蛊毒已是严重深入和损害身体了。

  很快,月昔眠从袖中拿出一个小药盒,找开,把盒中的蓝色药丸喂入郁芷心的口中,又拿出一排金针为她针灸着。

  只一盏茶的时间,郁芷心的脸色已有些转好,没有了刚才的痛苦,只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月昔眠转眼看向一旁满脸担心不已的太后,淡然说道。

  “郡主的蛊毒已损害身体太多,要医治虽不难,只是时间问题。”

  听到月昔眠的定断,说郁芷心能治的时候,太后深深的呼了口气,已是放心了很多。

  太后是放心了,可是月昔眠却难堪了!

  时间就是一个问题!

  若要治这郁芷心,她就要留下!

  若要用时间才能医好郁芷心,她就要留更久!

  一定…一定会被郁牧凡发现!

  这……她能逃走吗?

  她能违背诺言吗?

  若是其他的人她一定会逃之夭夭,可这是师父的遗愿…

  她…不能!

  果然,若越要避一件事或一个人,那一定会难以避开,什至会事与愿违!

  现在她就是一个好的模范!

  悲。具。的。模。范!

  “昔儿呀,那哀家就把心儿的病交给你了,若要需要什么,随便要求。”太后放下心来后,更是好言好语,更是柔声对月昔眠说道。

  她越看这昔儿真是越顺眼,这就是个好孩子!

  这一定配得上凡儿!

  太后又想到月昔眠和郁牧凡…是否能帮他们拉红线。

  这昔儿人又好,心更好,品性没得说,配之凡儿,一定能让凡儿喜欢的!

  若是让月昔眠知晓太后心中所想,一定会想吐一口血出来。

  她辛苦的避开郁牧凡,就是不想与他有任何瓜葛,这太后还想参一脚进来,她一定受不住会吐血三升!

  “太后娘娘,那昔儿去准备一下治疗之事。”月昔眠想到郁牧凡可能在回天月国路上,或是已快回到了,就想着…

  她一定要好好的想想…一定要想想如何让郁牧凡不发现她,或是找不到她…!

  唉…她就知道,她就知道她是一个命苦之人,原本以为能躲过这一切,怎知自己那时的心软…还是避不了再遇!

  不!现在还有时间!赶紧去想想!

  月昔眠在太后点头后,便起身,脚步有些急的离开郁芷心的房间。

  只是一接近门口,远方便传来一个…熟悉…又对于她来说“魔音”的声音。

  “心儿!”

  月昔眠放眼望去,前方远处向这边走来一抹玄色身影,在灰白的天空下,更为明显。

  那似仙似妖的绝世风华的身影…她永远都忘不了,这对于她而言…避不见面的讨厌的脸!

  郁!牧!凡!

------题外话------

  这命中注定的相遇呐……

第三十七章 找到 答应医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