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终遇 月夜相见

    看见远处正不断接近的郁牧凡,月昔眠的冷汗不断流下。

  是走…还是不走!

  走…来得及吗?

  不走…都是一样!

  她这活到现在还没这样紧张过呢!

  这该死的男人!该死的郁牧凡!

  月昔眠没来得及多想,垂在身旁的手突然被人拖住。

  太后见郁牧凡刚好回来了,就一脸欣喜的拖起月昔眠,迎上他的回来。

  她刚才还遗憾着昔儿不让她告诉她的来处给凡儿,可现在刚好遇上凡儿!

  这不是缘份是什么?

  这回,一定要让凡儿好好看看这昔儿,说不定…还真能成事!

  太后心中一直美美的盘算着,而被太后牵住的月昔眠则悲悲的怨叹着。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

  她不理郁牧凡就是了。

  “皇祖母!”郁牧凡很快的就到了房门,站在太后和月昔眠面前,叫了声。

  “心儿怎么样?!”他一路上听暗卫来报说太后已找到了神医…还是名叫灵昔。

  可他知道昔眠就是神医,加上…他是坐着马车回来的,可昔眠…怎么就这么快来到天月国了?

  想到月昔眠,郁牧凡一下子就转头看向太后牵住的白衣女子。

  郁牧凡深邃的眼神像是能穿过她那头纱,看进月昔眠有些紧张的双眼。

  心中又不禁有些好笑,想一开始见到她时,她是多么的淡漠如水,好像对一切事情都不在乎似的,任何事都不能掀起她心中一丝涟漪。

  可现在,她因为他的表白或是缠绕,她每次见到他都会露出紧张的模样,什至有些气愤。

  看她满眼都写着 : 怎么又是你!

  郁牧凡微微勾唇,她在他心中永远是那么的特别,还十分可爱。

  月昔眠见郁牧凡看见了她,竟露出笑意来,心中不禁有些气闷。

  她躲他几次了!每次都遇上,这次还是最坑爹的!好像就注定了她一定会再遇这郁牧凡!

  可她改了那么多的路…没理由会是这样的呀……

  没等月昔眠细细的思考,郁牧凡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位是……?”

  月昔眠听到郁牧凡装不认识她,心中亦不禁松了口气。

  刚才她可是与太后说她叫灵昔,若这郁牧凡唤她昔眠,那这回可就穿帮了!

  “凡儿呀,这位是哀家请来的神医,名叫灵昔。”太后笑着看向郁牧凡介绍着月昔眠的身份。

  “灵。昔。”

  “对对,昔儿。”太后赶忙笑着说道。

  “嗯,昔儿姑娘。”

  郁牧凡眼中的笑意不减,反而更深,他这笑咪咪的眼神看在月昔眠眼里就像是在笑她 : 看,来来回回你还是避不了我的。

  太后脸上的笑意亦是更甚。

  看着这两人一见面,凡儿这冷情冷性的性子也露出了笑意,这多有发展的空间呐,一看就知道有戏!

  若是太后这心里话被月昔眠听到,定是汗颜不止,大声吐糟。

  这…太后您哪来的自信!郁牧凡对着她露出笑意?

  这不是善良的笑意!

  这是不怀好意的笑!好不!

  月昔眠看着太后和郁牧凡皆是一脸笑兮兮的看着自己,背后不禁有些发凉…怎么有种快要被算计的感觉……

  不!从来都是她算计别人的!

  想算计她?

  门儿都没有!

  “太后娘娘,郁王,芷心郡主现在没什么大碍,只等灵昔去准备一下治疗的程序和药材就行了。”面对着眼前两人强烈的目光,月昔眠强大的心理,再次回复了淡然。

  说完,正想离开之际,太后又再拉住了她,月昔眠回头眼带询问的看向太后。

  “昔儿,你既然要医治芷心了,不如,就留郁王府这里了。”太后温柔的轻声跟月昔眠说道。

  心中却想着 : 若是昔儿留在了郁王府,那跟凡儿见面的次数必是多了,更是日夕相对的…再不然就能日久生情了!

  不得不说,太后脑洞也是大开了,不断的幻想着各种美好的相遇相爱啥的……

  这太后不合温柔和善外表的幻想的样子,当是令月昔眠大开眼界,更是汗颜不已。

  这天月国的太后也挺逗的,想东想西,就不知道她想干嘛…比起别国的太后那威严的样子……

  这天月国太后当真是与众不同……

  站在一旁的郁牧凡也不忘插口进来说道。

  “昔儿姑娘不如就住在心儿附近的院子中吧,与心儿住的近一点,也不怕远的麻烦,难以照料。”

  嗯,他今晚也要搬去心儿左边的那院子中,而昔眠就在心儿的那右边的院子中,。

  多近,不是?

  他就能……(咳,别想歪了!)

  在头纱下的月昔眠看着郁牧月神仙般无邪的脸上,眼中露出那一点点的狡黠和邪魅。

  这厮还装上瘾了?别以为她不知道他的目的!

  这烦人的男人!真想一脚狠狠的踢在他那讨厌的脸上!

  把他踹到西天去!静心静心!

  而月昔眠也只能应了住在郁芷心右边的院子里了。

  就这样,在未来医治郁芷心的时间内,月昔眠都悲剧的…日日夜夜面对着这男人,还被这缠人的男人烦心死。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这晚,云雾尽散,黑蓝的天,苍穹显得更深邃悠远。

  郁王府,月昔眠静静坐于院中,向天望去,满天的繁星又密又麻,她亦甚少看得到如此缀满繁星,美丽如斯的夜空。

  在雪灵山上,天空永远是灰白的,眼前只有一片片的雪花徘徊身侧。

  放眼望去,也只有一望无际的白海…处处皆透着寒冷和孤寂。

  可…尽管这夜空多美多醉人,这郁王府的夜空永远都不属于她的……

  想起师父临去前那肺腑之言……

  “昔眠,莫要逆天改行……”

  “既来之则安之,要知道是你的就是你的……”

  “不管是喜是悲…若真来了,逃不了了,不如坦然面对……”

  “记住…不要怨,不要狠…这一切…都是注定的了。”

  ……

  她那时不明白师父的话,可现在…她才知道,尽管如何去改变…天若要如此,便是如此…

  那她一路以来的努力改变,是否真的徒劳无用呢?

  可是…她真的怕…她真的怕她会……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师父说得对,那么她便坦然面对一切吧,最后是好是坏,是悲是喜,她都受着。

  月昔眠拿出琵琶,半抱琵琶坐在院子中,纤细白皙的玉指轻拂琴音。

  弦冷铮铮,清清冷冷,夜似乎更静,只有明月照梦圆,令她的心稍稍安稳。

  一曲终,醉人心,余音绕梁…

  月昔眠突然站起身,冷冷的目光落在眼前,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

  “郁王深夜到此,不知何事。”她就知道这烦人的男人会来。

  眼前郁牧凡竟换上了一身单薄的白衣长袍,与之雪灵山之时,两人一身白衣,静听琵琶曲音。

  而此时,郁牧凡正双手负于身后,沉默的站在不远处,柔和了冷峻的俊脸,一身的白衣衬得他更如一尘不深的谪仙一般

  只是这谪仙双眼已染出了情爱,双眸深深的看着月昔眠,那柔和了的凤眸带着丝丝的邪魅,美得惊心动魄。

  “昔眠,来来回回,你还是会回到我身边,再遇已是天注定了。”

  “我从不属于你,何时有回来之说。”月昔眠轻皱眉头,没有看那月夜下迷人心魄的郁牧凡,只是目空一切,有一下没一下的弹着曲音。

  郁牧凡没理会月昔眠的冷言冷语,只是走近她,看着她此时脱下头纱,已显出紫色的眼眸,那清冷绝美的容颜透出的只有淡漠。

  心中不禁一阵抽痛…

  她难道…对他就没一丝感觉吗?

  不见半年,也思了她半年…心中的依恋越加的深,可是,当他终于找到她时,她只是一味的避开他……

  只是,他仍然不会放手,她既已住进了他的心里,那么,他必守之惜之…

  就算她不喜欢他,那么他便让她喜欢上他。

  他…不会再放手了。

  月昔眠见郁牧凡一声不响的,只是定定的望着她。

  她与他靠的如此近,也已看得进他那深邃得似能把人吸进去的黑瞳…更看进了隐藏在他眼里那丝丝的情感,那深深的爱恋令月昔眠不禁移开目光,不与他对视。

  只是下一刻,郁牧凡把她搂进了怀里,紧紧的拥着,头深深的埋进月昔眠的脖子中……

  “郁牧凡!你……”又抱她…!

  她到底跟这男人是有多熟!她又不是他的情人,跟他更是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他凭什么随便的抱她!

  “别动!…让我静静的抱一会就好。”郁牧凡低沉又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带着满是深情依恋的情感。

  月昔眠紧蹙起眉头,只是不再挣扎,两人亦没有出声的,静静的拥抱着……

  “昔眠。”他叫了一声。

  “……”

  “昔眠。”他又叫了一声。

  “怎么。”月昔眠还是免得这男人烦心的唤着她,只好淡淡的回应了。

  “你觉得我长得怎么样。”郁牧凡突然出人意料的问了这么的一句。

  “…吓?”原谅她脑不够他的灵活,这一个大男人问姑娘自己长得怎么样…还是从天月国残暴无情的郁王口中说出…这感觉…奇怪又违和至极!

  “我长得…怎么样…?”一直以来,不少女人对他趋之若鹜,也都是为了他的身份权势或是相貌。

  可这也证明了他也是有魅力的不是?

  但他就是不明白!

  月昔眠怎么就不被他吸引呢?

  天知道,他多想月昔眠也能稀罕他,就算是因为他的样貌也是好的……

  让他一度怀疑起自己的各种……

  月昔眠嘴角有些微抽的回道。

  “嗯,不错,挺好。”仍是淡淡的语气。

  郁牧凡听到这肯定,正想露出笑容,可月昔眠的下一句彻底让他沉了脸。

  “只是好看的不太明显。”至少她看不上!

  郁牧凡放开了月昔眠,紧抓起她的双肩,瞪着月昔眠那淡然得气人的脸…他的脸色沉了又沉。

  “你…。!”正想发飊之时,月昔眠又阻断了。

  “郁王这大夜上的,就只是问我这无聊的问题?!”

  这男人烦不烦!

  都拒绝他了还整天在她面前晃着!

  更在大夜晚的来她的院子找她,他不知道不能进入姑娘家的院子吗?

  还专挑晚上!

  郁牧凡已不是第一次在月昔眠面前感觉到如此无力了,承受力已是不停的升级再升级……

  深呼吸了几口,便不知哪里拿出了两把剑,显在月昔眠面前。

  一看到那两把剑,月昔眠脸上有些惊讶。

  “这……”

第三十八章 终遇 月夜相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