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迫娶 太后晕倒

    郁芷心虽是未醒,可意识一直是有的。

  她知道眼前的这位姑娘就是医治她的人,而且哥哥每天都会与这姑娘来此为自己解去蛊毒。

  而医治完后,哥哥总是会笑着跟这位姑娘说话。

  她就知道了,这位姑娘定是哥哥一直心心念念的月姑娘,她心底十分开心,哥哥终于找到了月姑娘,还相处得很好。

  她听得出哥哥很喜欢月姑娘,更是宠溺着,呵护着,没有一点平时的冷漠……

  月昔眠看着郁芷心,然后淡然的回道。

  “好。”然后推了推郁牧凡,示意他离开一下。

  “那好,哀家就与凡儿先出去了。”太后慈爱的笑了笑,便与郁牧凡一同走出了房间,独留了两人。

  “月姑娘,请坐。”郁芷心微笑着说道。

  月昔眠依言,坐在了床边的椅子,静听郁芷心欲说之言。

  “月姑娘…”

  “芷心郡主有话尽可直言。”见郁芷心欲言又止的,月昔眠淡淡的说道。

  “月姑娘,我很开心你能与哥哥在一起了。”

  月昔眠莞尔一笑,没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等待郁芷心的下言。

  “我只想…除了祝福你和哥哥之外,还想告诉姑娘…哥哥他背负着的事。”郁芷心垂眸,想起郁牧凡一直以来的苦,心中不禁一阵哀愁。

  “背负的事?”月昔眠轻皱起眉头,她总感觉郁牧凡背负着的事…是与皇室有关。

  郁芷心沉默了一会儿,再次缓缓道出。

  “嗯,我和哥哥是天月国前皇后之子女,可是母后被害之后,哥哥就变成了现在天月国人人闻之惧怕的郁王。”

  “其实,哥哥本来不是世人说的那么冷酷残暴的,只是因为…母后之死,是被陷害至死的,而母后死前…哥哥都不能看她最后一眼。”

  月昔眠听到郁牧凡竟是因为自己的母亲被害死而变成这样,心中不禁有些抽痛。

  “而陷害母后之人,便是现在的天月国皇后,秦仙瑶。”

  天月国皇后?…那之前郁牧凡在雪域被重伤……

  “皇后手段狠毒,不但害死了母后,还为了让她的儿子郁景风成为太子,一直使着阴谋诡计陷害当时还年幼的哥哥。”

  “最后哥哥大难不死,手段更比皇后狠毒,而皇后就用秦家之势和利益,让父皇以哥哥残暴之名除去太子之位,给了郁景风……”

  “之后…皇后还不心熄,更是不断的陷害,什至找不同的势力去刺杀哥哥…这二十几年来,哥哥都是在被刺杀陷害的日子中磨练而成…”

  “这次哥哥重伤,失踪在雪域之事也是皇后所做…而我身上的蛊毒…也是郁景风借乔金国太子的蛊种下的。”

  郁芷心越是回忆,心越是痛,更是泪流满面,说完后更是忍不住痛哭失声。

  而月昔眠则轻眯起眼,眼中亦是心疼和恨意。

  天月国皇后和太子…竟是如此狠毒的对待郁牧凡……

  不但夺走了他的一切,还想要他的命…当真是不择手段,恶毒之极!

  怪不得第一次见他之时,他身上会散发着如此浓厚的杀戮之气息,在他无神的眼眸中,也不乏深深的痛和苦。

  “月姑娘……”郁芷心擦了擦眼泪,待情绪平定后,便见月昔眠身上发出那沉重的寒冰之气,不禁唤了她一声。

  “芷心郡主是怕我因郁牧凡的事而不想与他在一起去面对?”月昔眠敛起眼中的寒意,问道。

  “不…我只是希望知道哥哥这些苦…他以后面对皇室之事,一定也会不择手段的去报仇…”

  “我只想月姑娘…可以一直陪在哥哥身边…哥哥一直以来活得太苦,什么都让自己去承受…而我也不能帮到哥哥什么,只想月姑娘能让哥哥多笑,多喜悦…”

  郁芷心眼中带着期盼的看着月昔眠…她只能成为哥哥的负累…

  所以她想,月姑娘一定可以帮助到哥哥的,至少…不让哥哥再次回到那孤僻,冷漠了。

  “郡主,我既决定与郁牧凡在一起,就一定会陪着他,什至任何危险,阴谋,我都跟他一齐面对,你且放心。”月昔眠轻拍了抇郁芷心的手,眼中满是肯定。

  “谢谢你…月姐姐……”郁芷心已是把月昔眠当成了哥哥未来的妻子,所以也不太生份了。

  “芷心,你且好好休养身体。”月昔眠笑了笑,为她盖上了绵被,便走了出去。

  ……。

  “月姑娘。”一个青衣男子站在门外,看到月昔眠便上前唤道。

  “郁牧凡呢?”见到郁牧凡的下属在此,就知道郁牧凡已是离开了。

  “主子接到皇上的旨意,吩咐属下在此告知姑娘,便与太后娘娘回宫了。”青衣男子轻声说道。

  “嗯。”月昔眠微垂眼皮,不知在想什么。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天月国皇宫,皇帝大殿上。

  “本王娶妻之事,关你何事?”殿中传出郁牧凡一声冷漠和寒意之声。

  而此时郁牧凡正是面向主位上一身明黄威严的天月国皇帝郁迟。

  此时,郁迟一双眼正光射寒星的看着郁牧凡。

  “朕是一国之主,而你是朕的儿子,怎么不能为你选正妃。”

  “哦?你突然的要为本王选妃,又刚好要为太子选妃,你是想做什么,本王会不知?”郁牧凡没有以“父皇”尊称皇帝,只是一脸寒意十足,脸上更是厌恶之色。

  “放肆!”天月国皇帝怒的一下拍向龙椅,怒不可遏的瞪着郁牧凡。

  见皇帝大怒,身旁坐着的皇后秦仙瑶立马插把口的说道。

  “皇上您别气。”

  “凡儿你也是,怎么能如此跟你父皇说话呢?选妃之事不都是父母之言?”皇后脸上满是真心真意,似是真的十分忧心的看向郁牧凡。

  郁牧凡哼笑了一声,把寒气十足的目光放在皇后身上,令皇后身上不禁感到一阵阵强烈的寒意。

  “本王当真不知皇后娘娘会如此关心本王的婚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真是在为本王好呢。”郁牧凡说出的话无一不直白和露骨。

  可看出他与皇上和皇后关系已是摆明的恶劣。

  “凡儿怎么能这么说呢,本宫也是为你好,你已是弱冠之年,还没选妃,本宫身为皇后的,当然要为你选合适的女子了。”皇后缓缓说道,一幅慈爱的样子。

  “哦?本王失踪在雪域之事,不见皇上和皇后紧张,而现在却来主张要为本王选妃?本王倒是长见识了。”郁牧凡冷哼着讽刺主位上的皇上和皇后。

  正当气氛紧张之际,一声娇柔的声音响起。

  “凡哥哥!”

  郁牧凡皱眉,看向那向他而来的女子。

  只见女子一身粉衣,打扮得十分娇贵的女子,十分喜悦的向自己这走来。

  女子十分兴奋的奔跳到郁牧凡面前,脸上泛着明显的红润。

  “凡哥哥,你不记得我了?我是雨玲呀!”秦雨玲一脸喜悦的看着郁牧凡。

  而郁牧凡皱起的眉头更甚,看着眼前的女子,突然就想起在前皇后还没离世之前,这粉衣女子就一直围在自己身边,或是跟在自己身后……

  对,烦心又缠人的女人。

  只是,在母后死后,那小女孩也是一直在身后跟着自己,不时的说着安慰的说话,让他烦心之时也没那样的寂寥。

  “秦雨玲。”郁牧凡冷冷的唤了一声,便转头没再看向眼前满脸喜色的秦仙瑶。

  皇后见气氛缓了缓,便笑着开声道。

  “对,凡儿,这是本宫为你挑选的王妃,也是你小时候一齐玩儿的雨玲。”

  听到皇后直言她要成为郁牧凡的王妃,秦雨玲不禁娇羞得低头脸红,只是眼角不断的瞄了瞄郁牧凡。

  “我拒绝。”郁牧凡一声冷漠的拒绝,令皇后一下强住了笑脸,而秦雨玲则是抬头,惊讶的看着郁牧凡。

  “凡…凡哥哥……”他想都不想就拒绝自己了?

  秦雨玲眼中立马浮现伤心之色,然后暗自望去皇后的方向。

  “凡儿!雨玲从小便与你相识,加上雨玲的身份和性子也是能当你的王妃了,你怎么就拒绝了呢?”皇后脸上露出些许不满之意,穷追不舍的劝郁牧凡娶了秦雨玲。

  而皇后稍稍看了看秦雨玲的方向,之后秦雨玲再次伤心的说道。

  “凡哥哥…是雨玲有什么不好吗?”

  郁牧凡眯了眯眼,仍是淡漠的说道。

  “本王说,本王拒绝。”

  郁牧凡仍十分强硬的态度令皇帝再度出声。

  “朕说,你只能娶秦雨玲!”

  “本王说不娶,你又能如何。”

  气氛再度变得强硬……

  此时,一个公公突然走来,急急的向皇上说道。

  “皇上皇上!不好了!太后娘娘突然晕倒了!”

  “什么!”皇上一惊讶,立马站了起来。

  而郁牧凡更是微微睁大了眼,一把拉起那慌张的公公,寒声说道。

  “你说什么?太后晕倒?!”

  公公被郁牧凡冰冷十足的寒意吓到,颤抖着回道。

  “回郁王爷…是…是的,太后娘娘……”

  未等公公说完,郁牧凡一下甩开他,然后大步的离开了,往太后宫殿前去。

  “凡哥哥!”秦雨玲不依不挠的跟在郁牧凡的后面。

  “来人,摆驾未央宫!”皇上和皇后随后而上,纷纷去了太后的宫殿。

  ……

  太后宫殿中。

  “皇祖母!”郁牧凡很快到了太后那边,见到太医刚为晕倒的太后把了脉。

  “太后为何晕倒!”郁牧凡皱着眉头,寒意不减的看向那位太医。

  “回…回郁王的话,太后娘娘她……”

  “说!”郁牧凡一下抓住太医的衣领,紧瞪着他说道。

  “臣…诊不出太后之病……”

  “废物!”郁牧凡一下把太医甩落在地,然后把极寒之眸转看向那怕的站在一边的太医。

  “连病都诊不出,全拖下去!立即处死!”

  “郁王饶命!饶命呀!”

  郁牧凡一声冷酷无情的命令,令一众太医皆是纷纷惊恐的跪到在地。

  “母后怎么了!”皇上和皇后随即而进,看到一众太医皆跪在地上求饶,不禁皱起了眉头,问道。

  “回皇上…臣等实在是诊不出太后晕倒之因呐…”太医们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着。

  “这……”太后突然晕倒,不醒人事,更查不出原因来…一时间皇上也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床上的太后突然就醒了,见到床边的郁牧凡便十分虚弱的唤了一声。

  “凡儿……”

  郁牧凡见到太后醒了,便立马上前。

  “皇祖母。”

  太后的声音竟显得虚弱,令郁牧凡不禁皱起了眉头。

  刚刚皇祖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

  郁牧凡想到了什么,倏然用狠厉的目光转向身后不远处的皇后。

  皇后立马收到郁牧凡那寒厉目光和阴凉的气息,心中不禁发毛发毛的……

  太后稍微瞥了瞥那站在床前的皇上和他身后的皇后,便问口说道。

  “哀家没事…凡儿你留下来,皇儿和皇后以及等人先离去吧。”

  “母后……”皇上还想说什么,便看向太后显然不太待见仔的样子,便叫所以人等出去,留下了郁牧凡和太后两人。

  “凡儿…哀家只想要给你提个醒…”

  “皇祖母请说。”郁牧凡在想着太后晕倒之事,一定与那女人有关。

  “哀家发现了…皇后正与雪国…有密谋之事,且…一定会派细作去偷你手中的兵符和边关地图……”

第四十一章 迫娶 太后晕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