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定情 我相信你

    时间之流逝很快,一个月的时间弹指挥过。

  这一个月之中,两人在郁王府内朝夕相对,常伴一起。

  每天,月昔眠医治着郁芷心的时候,而郁牧凡伴随在后。

  很多时候,在医治郁芷心之后,郁牧凡都是与月昔眠两人共处,日子仿佛回到了雪灵山上两人三月的相处。

  两人仍是一齐共室吃饭,聊着天,斗着嘴。

  有时,月昔眠住在院子中,弹着琵琶,郁牧凡便会坐在她的旁边静听着。

  有时,月昔眠做菜的时候,郁牧凡便会在一旁赖在那儿,说一定要帮忙。

  有时,郁牧凡总会拉着月昔眠在夜晚中挥着咫月剑,在夜中共同剑舞。

  这一个月以来,两人再也不像以前那时候的冰冷,淡漠,而是染上了温柔的气氛和感情…

  就如,郁牧凡带回的那雪灵花的种子,放在了冰室中,竟是开遍了满地的花。

  然后,他每天都会摘一朵雪灵花送给月昔眠,而月昔眠都会回以一个温柔的微笑……

  在每次月昔眠在房中炼制着新药,郁牧凡都会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

  而月昔眠更是不时的回眸看看他,看到郁牧凡仍是挂着温柔的笑容,月昔眠总会急急的回头,脸上微红……

  这一个月之中,月昔眠感受到了从来没有的温暖。

  一直以来,她的性子都是沉静之人,对任何事情都不在乎,什至于师父的离世,自己的生命皆是没有任何的感伤。

  而自己都是待在雪灵山上,与白狼为伴,与遍雪同处。

  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一人安安静静的过着日子…自己弹着曲音,自己做着菜,自己炼的药,衣服什么的都是自己做。

  什至有时候下山,去找药,去逛遍城镇村庄,都是一人独行。

  她的世界,一直是宁静,沉寂,她一直对这种生活没什么感觉,也以为自己对一切事情皆淡漠如水,没什么好在乎的……

  可直到遇上郁牧凡,有他在陪伴着自己。

  每每都被自己噎得哭笑不得,无奈之极。

  可他原是一个霸道,又不容任何人对他放肆之人,可他却选择了忍耐……

  每每找着话题有事没事都会说,而她也只是淡淡的听着,很少去回应,而他就只能像个傻子一般不停的说着话。

  可他原是跟她一样,是不喜说话之人,可他却是因她的要求,不停的没话找话说……

  她无法否认,她的平静的心,总是被他一次又一次的掀起了心波,她更是不受控制的因他一个专注的眼神而脸红心跳。

  可同时,她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深…对前路的茫然之感越来越大……

  她知道郁牧凡身为一个天月国的王爷,身份之大已是在权力中心的漩涡之中不停的挣扎。

  她也知道,若真选择跟随他,她的路,她的命也与他相连在一起了。

  她不是怕他要面对的事情,她只怕…失去了这好不容易的得到了一份值得去守护,去珍惜的感情……

  她…已是没多少可以失去的了。

  “眠眠?”一声低沉有磁性且带着温柔的声音响起,唤回了月昔眠的沉思。

  月昔眠抬头,定定的看着郁牧凡的眼睛,似是想要望进去似的,可她看到的,只有映入他眸中,她的样貌…她眼中的复杂。

  只是,她还是看不清他眼中那深黑的黑瞳内…那一望无际的黑暗,令人看不清,摸不透……

  “怎么了?眠眠?”郁牧凡见月昔眠只是紧瞪着自己,而她的脸上竟有些茫然之色。

  月昔眠收回了眼神,扭头看向窗外。

  此时灰蓝的天空垂下千丝万缕,细雨纷纷扬扬,摇曳不定…

  不时有些雨丝穿过窗子,细细地轻拂在她的脸上,带来了淡淡的凉意,映入着心中的不安。

  突然,郁牧凡轻轻的在月昔眠的额头落下一吻,传来一阵温热之感…令月昔眠那茫然不安有了着落。

  月昔眠抬头再次看向郁牧凡,只见一身玄身的他,冷峻的脸上仍是带着那温暖的笑意。

  “来。”郁牧凡突然站起,轻带着月昔眠走到了房中另外一处。

  月昔眠脸上带着些许疑惑,却仍然与郁牧凡走去。

  只见郁牧凡把她带到了那床边的桌子。

  便看见了那桌子上大大的青铜镜,而郁牧凡把她带到青铜镜前,坐下。

  “郁牧凡?”月昔眠脸上带着疑问的,透过青铜镜的反射,看着身后的郁牧凡。

  “坐在这。”郁牧凡微笑着说了一句,继而轻轻的执起了月昔眠的一缕青丝。

  手中不知何时多个把银色的梳子,梳子上竟也有着与咫月剑相同的雪灵花的雕刻。

  而郁牧凡没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的,为月昔眠梳起头来。

  在华丽的房子中,男子就这样,拿着银梳子,细心温柔的为身前绝美的女子梳整着青丝…

  “眠眠。”郁牧凡轻声唤了月昔眠一声。

  “怎么?”月昔眠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一直注视着为她梳着头发的男子。

  “我只想为你,梳一世的发。”郁牧凡语气仍是一同的温柔,更是带了些盼望和向向。

  月昔眠微微睁大了眼,心中为男子之言…带起一阵阵浮动,看见男子眼中之期盼,柔情,如一个暖流一般,不受控制的涌入心底……

  浑身一抖…心,暖暖的,一股热气慢慢的向眼睛散去,泪水,竟不知不觉徘徊在眼框,渐渐落下。

  如冰雪一般的女子…竟是哭了。

  “眠眠…”郁牧凡见月昔眠竟哭了,不禁惊讶和慌张起来。

  月昔眠突然站了起来,转身,面对向郁牧凡,也不管泪不停的划过脸庞,只是定定的看着郁牧凡……

  郁牧凡抬头,想要抹去月昔眠不停划下的泪,怎知越抹,泪越多…便一下把她紧搂进在怀中。

  一边轻柔的把她一滴一滴的泪吻去,再而深深把她按在自已温暖的怀中,紧紧的拥着。

  “眠眠…我愿以一生之时间来为你梳着青丝…直到白头,不离不弃。”

  “…相信我,可好?”

  郁牧凡嗅着月昔眠那清冷的气息,心中涌不的爱恋,他只想与怀中心爱之中相携一生。

  即是坎坷不断,他也不会放手。

  他…只想爱着她。

  许以一生,永生来守护她。

  气氛…就这样沉默了许久,郁牧凡以为就这样沉静下去的时候……

  “好。”

  一声轻轻的回应,令郁牧凡一下子强住了,仍是有些不可置信的望向怀中之人。

  “眠眠…你…”他的声音竟已然有些颤抖起来。

  “我,相信你。”月昔眠再次轻声回应了。

  郁牧凡脸上由惊讶,慢慢愣住,再而喜悦了起来…不禁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

  一下子,细雨不再是凉意,只是为两人定情之见证。

  ……

  细雨飘落,擦过窗滴心里。

  默然触心,愿以云依清风。

  一双墨瞳,温入心融于魂。

  柔柔一吻,倾醉了在怀中。

  伴一生情,愿梳一生之发。

  ……

  “眠眠…”

  郁牧凡还想再搂着月昔眠,可月昔眠轻轻的推了推他的胸口,又坐在了青铜镜前。

  月昔眠没多说什么,只是瞥了瞥郁牧凡手中的银梳。

  郁牧凡会心一笑,便再次走到月昔眠的背后,拿着银梳子,一下一下的为她梳着发,然后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

  然后,拿着一朵雪灵花,轻轻点缀在月昔眠的头上,清丽淡雅。

  郁牧凡看了月昔眠那淡淡的笑容,心中满是幸福,他让月昔眠站了走来,面对着他。

  “眠眠。”他唤。

  “嗯?”她回。

  “我好爱你。”他说。

  “……”月昔眠愣了愣,便认真兮兮的回道。

  “嗯…我也好爱我自己。”

  “……”郁牧凡无奈,伸手宠溺的点了点月昔眠的鼻子。

  这性子…还是很…嗯,合他的心意。

  两人再次对视上,然后会以一个笑容,便执着彼此之手,离开了房间。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郁王府,郁芷心的房间中。

  太后正在床边轻握着已沉睡下的郁芷心,脸上全是担忧心疼之色。

  “太后娘娘。”

  “皇祖母。”

  听到熟悉的唤声,太后回头,看着郁牧凡和月昔眠走了进来,担忧的脸已浮上一丝喜色。

  “你们来了。”太后站起身,看着两人,只是惊讶的发现…郁牧凡竟牵着了月昔眠的手。

  “凡儿…昔儿…你们?”太后惊讶了不久,便慢慢浮上了欣喜之色。

  “呵呵,太好了!”这才一个月,两人就一起了。

  凡儿真是厉害,她不过稍为帮他们牵了一下红线…

  结果仅是一个月!凡儿便连昔儿这样冷性子的姑娘也能搞定!

  月昔眠看着太后脸上表情一览无遗,喜形于色的表情…嘴角不禁微抽。

  天月国太后,果然…不同凡响。

  “太后娘娘,还是让昔儿先医治芷心郡主吧。”月昔眠没有以前那么的淡漠了,轻柔的说道。

  “好好好。”连说了三次“好”,太后当真是欣喜不已。

  月昔眠上前,挥出红线,为郁芷心把了把脉,便抽出一排长长的银针,隔空分别刺入几个穴位。

  不长时间,郁芷心的脸色已是大好,更已恢复了红润。

  “芷心郡主体内的蛊和毒性已除,只需修养,便无大碍。”月昔眠转头看向太后说道。

  “好,心儿没事了,哀家真是放下这块心头大石了昔儿真是医术高明,昔儿真是医术高明,凡儿呀,你要好好对待昔儿,知道吗?”

  最好是赶紧把昔儿给娶回家!

  这么好,这么厉害的女子,怎么能不配得上凡儿呢?

  郁牧凡听得出太后的心中所想,便喜笑颜开的看向身边的月昔眠,眼中所含之意,显而易见。

  月昔眠收到了郁牧凡那满含深意的眼神,便双手掩上郁牧凡的脸,推了推。

  “你想多了。”才刚刚接受了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成婚?

  这男人真是……

  “不,很快了。”相信不久…就能把这女人娶回家了!

  郁牧凡双手握住月昔眠推他脸的两只手,放到胸口前,满脸幸福的笑意,令月昔眠也不禁会笑一笑。

  太后见这两人如此…“有爱”的行为,心里感觉十分欣慰。

  凡儿身负仇恨,性子极淡,本以为没有女子能近得了他身边,她心中还十分心疼这孩子。

  可现在有了昔儿,凡儿应是不会寂寞了,日后也有个伴儿,也不再那么的孤僻了。

  “哥哥…皇祖母……”一声轻音响起,令众人望向床上的郁芷心。

  “心儿!你醒来了?!”太后快快的走到床边,扶起了刚醒了的郁芷心。

  “心儿,你身体怎么样。”郁牧凡也走上前,看着郁芷心说道。

  郁芷心莞尔一笑,向着太后和郁牧凡说道。

  “心儿已没事了。”

  “那就好…那就好。”太后满面喜悦的拍了拍郁芷心的手。

  郁芷心抬头,把视线定在了站在郁牧凡身边的月昔眠,再而看向郁牧凡和太后说道。

  “哥哥,皇祖母,心儿想单独跟这位姑娘谈谈。”

  

第四十章 定情 我相信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