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不安 选妃宴变

    皇后宫中。

  “这郁牧凡竟油盐不进!还敢当着皇上面前落本宫的脸!”坐在主位上的皇后正双目全是狠辣,怒不可遏。

  “哼,不止,郁牧凡更是狡猾之极。”殿中站着的太子郁景风亦与皇后一样,眸中全是狠辣。

  “风儿,与乔金国太子合作之事如何?”皇后正想起之前四国大赛与乔金国太子合作之事。

  听到皇后提及此事,郁景风更是双手握拳,脸上全是阴霾。

  “本是要刺杀郁牧凡,怎知派出的千人全没,更被郁牧凡反设计了!”

  “他暗中又派出千人冒充本太子之人,然后偷走了乔金国太子手中的兵符,然后更是设计令本太子和乔金国太子互相猜忌,自然是不能合作了!”

  皇后越听,眼中的狠意越深,不禁拍桌大怒。

  “这该死的郁牧凡!一次次的破坏本宫的计划!”

  这时,一名宫女进来报说。

  “娘娘,秦小姐来了。”

  皇后挥了挥手。

  “进来吧。”

  很快,大殿中便出现粉色长裙,脸上全是委屈不甘的泪水,可怜兮兮的走了进来。

  “姑母……”

  “雨玲,你怎么不去等郁王,来本宫这儿干什么。”

  秦雨玲一听,眼泪更是不断的往下流。

  “凡…凡哥哥他…一出未央宫,雨玲便想要跟他一起回府…怎知他竟对雨玲如此冷漠,还拒绝了雨玲……”

  想起刚才郁牧凡那冷冷的回眸和那句“碍眼”,“咶噪”就不禁委屈了起来。

  他怎么能如此对她呢……

  “没用!”皇后怒气责道,秦雨玲立马低下头,轻声咽泣。

  “母后,那…”郁景风没多理那眼泪汪汪的秦雨玲,只是想着下一步该如何做。

  “听说,郁牧凡带回了那位闻名四国的神医?”皇后想起了最近查到那传闻捉摸不清的神医竟进了郁王府。

  “是,还把郁芷心治好了。”郁景风眯起双眼。

  这乔金国如此霸道的蛊王之毒竟如此轻易的被那神医治好了…

  最重要的是,那位神医进了郁王府…难不保是站在郁王府那这,成了郁牧凡得力之人也不定。

  若真是这样…那麻烦就大了。

  “哼!郁牧凡一个也就够碍眼的了,还来了这么一位人物,看来,本宫也不得不出更狠的招了。”

  她还听说那神医是位女子,既是女子,必会被那该死的郁牧凡给迷晕了头才愿意进府的。

  那必是不能拉她成为太子这边的人…只有……

  除了她!

  “雨玲。”皇后勾唇一笑,看向秦雨玲。

  “本宫便再给你一次机会,若还不成,那本宫只好找其他的了。”皇后满是阴谋的眼中,脸上全是狠狠的笑意。

  秦雨玲一想到郁牧凡,便狠下心来,坚定的说道。

  “是,雨玲明白。”

  “这样,雨玲进府,与雪国合作之事,本宫倒要看看郁牧凡能挡下多久!”皇后阴霾的脸上,浮起了扭曲,狠毒之极的笑容。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夜幕降临,月色昏暗,似是能掩盖着阴谋的黑暗。

  郁王府中。

  月昔眠一如既往的坐在自己的院子弹着琵琶。

  一声声脚步声从月昔眠身后传来,没等月昔眠转身,便被拥入一个熟悉温暖的怀抱。

  “回来了?”她的轻声一问,却令郁牧凡紧张不安的心顿时安稳了下来,深深的埋在月昔眠的脖子中,嗅着她身上清冷的淡香。

  “嗯。”闷声回了一声。

  月昔眠完全感受郁牧凡身上的低气压,那染上浓厚悲寂的气息令月昔眠不禁抽心起来。

  “是太后出事了?”她问道。

  郁牧凡微微抬头。

  “你早看出来了?”她这样肯定的问他,一定是早就知道了太后晕倒之事。

  “嗯。”轻拍了郁牧凡的背,便稍微推了推开郁牧凡,看着他说道。

  “在我第一眼看到太后,就看出她身体的状况了…只是…不想太早告诉你,以免你承受芷心之病事还要担心太后之事。”

  月昔眠抚上了郁牧凡的脸颊,眼中是柔和了的神色,轻声回道。

  “眠眠,告诉我,皇祖母怎么了?”郁牧凡紧紧的看着月昔眠的脸色,心中害怕着听到太后是出了什么事。

  月昔眠轻叹了口气,便深深望向郁牧凡。

  “太后她中毒了…且深入体内…就是我…也难以回天。”

  月昔眠果真说出了残酷之事,令郁牧凡往日冰冷无情的双眸立马变得暗淡,脸色更是沉了下来……

  这从小到大唯一保护着自己的皇祖母…若是没了她,他和心儿早就被皇后无数的陷害和刺杀害死了…

  可现在竟然已无力回天了?!

  “凡,尽是没法回天,可我能延迟太后身上的毒,不让毒太快致命。”月昔眠看着郁牧凡如此低沉的模样。

  沉寂的心不禁再次抽痛起来…这个男人也只有在她面前才会卸下一切冷漠和坚强,露出担心不安的一面……

  这样的他,如何不让她为他心疼?

  他已是背负太多了,现在还要承受太后突然病重还即将离世之消息…

  “眠眠…我很不安…”郁牧凡再次搂紧了月昔眠。

  此刻的他,不再是那样的冷酷沉重,已是卸下表面上的冰冷,露出内心之软弱和不安的小孩。

  “我知道,我知道…我会陪着你。”月昔眠轻拍着郁牧凡的背。

  沉默了一会儿,郁牧凡再度出声。

  “眠眠…你愿意嫁给我的,是不是。”

  月昔眠愣住。

  嫁给他?

  她可从没想这么多…虽是已答应与郁牧凡在一起…可她是雪灵山之人,不能抛下雪灵山,一辈子待在这天月国的……

  想起那预言,月昔眠蹙起了眉头。

  “凡,若是要你放手一切,随我去雪灵山,你愿意吗?”

  郁牧凡强住了,没有回应,只是缓缓放开了月昔眠,眼看着她。

  “眠眠…我也曾想放下一切,与你离开这儿,自由一生…可是,生在皇室,终是身不由己,所以……”

  未等郁牧凡说完,月昔眠便伸出一指,按住了郁牧凡的薄唇。

  “我知道…”

  “我已知道了前皇后被陷害之事……”

  郁牧凡愣住,缓缓说道。

  “眠眠…你已知道我……”想到郁芷心今天与她单独谈话,他便知芷心一定是与眠眠说了他的事。

  见月昔眠轻点了头,郁牧凡轻垂下眼皮,微蹙着眉。

  “对不起…”

  “必须为我母亲报仇……”

  “我知道。”月昔眠回以一淡笑。

  她明明知道郁牧凡一定会拒绝的…

  可是一想到那预言,她就忍不住想去问,她更想继续改变一切……

  既然她已选择了原路…那她只能尽力,不让那件事发生……

  她只能尽力……

  这一晚,两人心情皆是十分沉重,对于未来的茫然已经转变成不安和担忧……

  可尽管路如何坎坷,在命途中之人只能顺着走下去,至于是否能改变…只能看能否真的人定胜天了。

  ……

  三天后,皇宫举办宴会,表明了是为太子以及各王爷皇子选妃。

  然,皇上皇后言明也会为郁王选妃,因此不少千金更是打扮得花枝招展,整个宴会更是如百花齐放,美人齐集之处。

  至于冷漠残暴,不近女色的郁王出现与否,就不得而知了。

  皇上和皇后已然坐在了主位之上,而下面,太子,王爷,皇子,众大臣,千金,世子等人已是到齐,且不时的低声聊着天。

  而宴会迟迟未开始,而皇上的脸色却越来越沉。

  只因…

  “凡儿这么还没来啊。”皇后似是不经意说的一句更是令皇上的脸更沉上加沉。

  不只这次,每次这儿子都是不屑于出席皇宫宴会,就算是来了,也是迟来,或是来了一会儿露个面就离开了。

  摆明了不给他这父皇一分脸面。

  今天的宴会更是言明了也为郁王而设,可他…还是迟!或是不来!

  这时,宴会门外的公公的宣进,便令皇上的脸色好了些。

  “郁王到!”

  门外的公公喊了一声,便收到郁牧凡寒冷的目光,不禁浑身一抖,看向郁牧凡身后带着头纱的月昔眠。

  月昔眠轻轻挑起了眉,见那位公公慌张的看着她,又不知如何称呼她。

  好吧,她就“仁慈”这么一回,提醒一下好了。

  等月昔眠低声向那位公公说了声,便又再听到公公向宴会内喊道。

  “郁王到!灵姑娘到!”

  月昔眠刚刚报了自己为“灵姑娘”,便以成自己的名。

  也懒得用神医什么的了。

  宴会众人皆看向郁王之处。

  只见郁王一身墨衣长袍,身材修长挺拔,脸容冷峻却是似仙似妖的俊颜美的不似人间之凡人,锐利的眼眸幽邃深洞得似是能把人吸进去,满身全是包围着阴冷深沉,冷酷无情的气息。

  而他一手负后,一手执着一身带头纱,白衣长裙的女子的手。

  而女子身上无一不是清冷淡然之气息,虽遮掩住了脸容,却那曼妙的身姿和独特的气息足以吸引众人目光了。

  “既已来了,宴会开始吧。”皇上见郁王完全无视他这个皇帝,也是习以为常,只能沉着脸说道。

  “今天是专为太子以及各皇子等选妃之宴,那今天有哪位小姐可先表演?”

  皇后露出得体的笑容说道,而眼角却扫向坐在秦家那处的秦雨玲。

  很快,秦雨玲便先起了身,向高位上的皇上皇后福身,便柔声说道。

  “回皇上皇后娘娘,雨玲可先舞一曲。”

  众人向秦雨玲的方向看去。

  只见她身穿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一头飞仙髻点缀上牡丹花,令清丽可爱的脸更显娇柔,如出水芙蓉般。

  皇后笑意更深,满意的说道。

  “好,本宫听闻雨玲一舞可倾城,那就舞一曲给大家开开眼界吧。”

  秦雨玲娇柔的福了福身眼不自觉的看了看坐在不远的郁牧凡,低头微笑了笑,便缓缓的走上台,等着歌曲之起。

  而在郁牧凡这一处,郁牧凡的视线一直在月昔眠身上。

  只见她从坐了下来,便不停的…吃吃吃。

  这没过多久,这桌上的点心换了一盘又一盘,每盘都让她给吃了个干净到底……

  郁牧凡不禁看向月昔眠那依旧平坦的肚子…这才意识到。

  这女人的胃口到底是多大啊…

  十盘了!十盘的点心都被她速秒了!

  郁牧凡无奈之际仍是紧紧的看着月昔眠那大吃却又优雅之极的吃相,看她连这样的场合也能无视一切,忘我的吃着东西…当真是……

  可爱极了……

  台上在随歌跳舞的秦雨玲一直在暗中注意着郁牧凡。

  看他从头到尾只是注视着身边的那女人,更是淡笑着宠溺的对待那个不知来处的白衣女子……

  伤心,妒忌,不甘之感涌上心头,双眸不断闪过狠毒之意,舞蹈却越来越乱……

  而月昔眠在“百忙”中微微抬起了头,瞥了一眼那被扰得心乱的秦雨玲。

  轻轻的哼了一声,便又打算继续“忙”着,只是感觉到郁牧凡的一声轻笑,便瞥了他一眼。

  笑根毛。

  “别一幅傻样看着我。”月昔眠再次喷洒着毒液,只是已经伤不到郁牧凡了。

  而郁牧凡又好笑的轻笑一声,端起桌上的茶水递给月昔眠。

  “眠眠好手段。”

  月昔眠喝了一口茶,不以为然的说道。

  “不要羡慕我的好。”云风轻淡的自恋,成功令郁牧凡抽了抽嘴角。

  郁牧凡再次承受力升级,低头贴近月昔眠的耳边,带着魅惑的声音。

  “我只爱眠眠的好。”

  这一句话成功令月昔眠的脸色有些“不自然”起来,轻推了他一下,便继续吃她的。

  的确,在进场之时,她便不知不觉的下药给了那秦雨玲,扰乱人之心神的药,不然,怎会在动怒之时乱了舞步?

  在秦雨玲没跳多久,这时,一枝箭向着皇上的方向射来,只是未成功,便引起了众人的惊恐。

  而众人即喊起“护驾!护驾!”。

  一枝箭过后,便继而有不少的箭射来,而此时更是涌出一大批的黑衣人。

  “抓刺客!”

  “快,保护皇上皇后娘娘!”

  场面一片混乱了起来。

  而一群群的黑衣人竟是大部分皆向郁牧凡这方向刺来……

------题外话------

  诸位,前世之“低气压”即将来了,要做好心理准备喔!

第四十二章 不安 选妃宴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