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预言 选择离开

    “眠眠…”

  “眠眠…”

  一声又一声熟悉的呢喃,在黑暗中徘徊着,荡回在她的耳边……

  她想去抓住什么,可在黑暗中,她无法看清,无法捉住…只迷茫在这无边际的黑暗。

  “昔眠。”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让月昔眠心一颤…

  这声音…是…

  是师父!

  “师父?”月昔眠一个转身,倏然发现自己身在了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中,灰白的天空,雪白的雪花轻轻飘下。

  而眼前,站着一身红纹广袖白衣的女人,脸容平凡,却清冷幽远,一头白发与无边的雪景相映衬着,虚无而飘渺。

  “昔眠。”月昔眠的师父,锁寸羽。

  “师父…你?”月昔眠垂目,紫眸已然黯淡下来,脸上露出的是悲伤,心痛之色,不再是那遗世独立,如仙一般面无表情,无情无欲。

  “昔眠,记得师父所说的吗。”锁寸羽淡淡的开声,比之月昔眠之淡然,更透出那无边的冷漠。

  “莫要改天逆行…可你终是改了原本的道路。”

  “……”月昔眠双眸中全然是悲寂和无奈,没有看向锁寸羽,只是微垂眼皮。

  “昔眠,师父问你,若是再走下去,只会害了你自己,也会害了他,你会如何选择?”突然如来的一个预言,令月昔眠一下子愣住了。

  若再走下去……

  会害了她…也会害了他?

  “请师父明言。”月昔眠清冷的眼眸中不禁闪过一丝紧张。

  对于师父的预言,她不可能不信了。

  从一开始在雪域见到重伤的郁牧凡,她就知道他就是命运中之人。

  而在那一刻,心里是复杂的,所以她才会犹豫要不要救他。

  可是那时她并不在乎那命定之事,或者在心底中,不想相信所谓命运的安排,所以她还是救了他……

  一直自负的以为只要改变了原本发生的路线,一切就会改变,也许能一生与他在一起。

  所以在再遇上郁牧凡之时,她就自以为她既早已改变了原本要发生之事,或许她和郁牧凡…不会走到那一步……

  可是…尽管如何改变,她和他还是在一起了,无论如何避开一切,最终还是狠上了…

  一个证据,一个间离,一个不信任,她与他就弄到了如此的田地……

  所以她想要离开他…想要逃离这一切,只是她的心,还是不舍,还是被这一切的一切牵绊住…

  本来以为若是真分开了,那她就可以轻易的放手,不再留恋的离开,可是当真的发生的不可开交,她发现…

  已是回不了头了……

  锁寸羽没有忽略月昔眠那清冷的眼眸中透出的不舍和依恋。

  心中不禁一叹…命运之事,一旦沾到尘世之中,必难以逃离,连她这原是一尘不染的徒儿也被尘世给牵绊住了,割舍不了。

  身在人世间的无奈,亦不过如是。

  “昔眠,若是你选择离开,回到雪灵山继续当守墓者,那么他和你,便能逃过这一劫,并且安然无恙。”锁寸羽一字一句的缓缓道出。

  她也只能帮这徒儿最后一件事了,当年在她身逝之前,她就已预言到昔眠命中必会遇到命定之人,那大劫也会随之而来。

  可当时的月昔眠只是冷冷的应了一声,并不多在意,那时,她便知道以昔眠的性子必不信命运,也一定会救了那命定之人。

  只要救了那命定之人,一切便不可能改变,只能顺着命定之路走下去,而最终的命运…只会伤人伤己。

  锁寸羽虽冷清,也心底也是心疼着月昔眠,所以就特意留了一丝魂魄,在月昔眠遇上大劫之时,只能为她点一盏明灯,让她自行选择。

  而最后的结局是喜或是悲,就只能看昔眠会如何选择了。

  “昔眠,在这个时刻,你若不离,终成悲,你要好好想想,师父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锁寸羽眼中显出了担忧和心疼之色,可是她的身影已慢慢的消散……

  “师父…”月昔眠蹙起眉头,眼中显露出一丝焦急和不安。

  想要走近锁寸羽,可是下刻,眼前再次回复了一片黑暗……

  耳边渐渐传来那熟悉的呢喃……

  “眠眠…眠眠……”郁牧凡坐在床边整整一天一夜了,见月昔眠没有一丝醒来的迹象,心中的惊慌越来越深……

  他心中不安之极,总觉得月昔眠好像快要离他而去了,他惊他慌…他不能让她离开自己!

  然而,在郁牧凡不停歇的呢喃下,月昔眠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看见眼前有一个熟悉的脸容,可是却十分的模糊…之后慢慢变得清晰起来,便看清了郁牧凡那近在咫尺的脸。

  月昔眠由刚醒来的点点迷茫,慢慢凝聚起冷然之色,幽冷之气息慢慢散开,她冷冷的开声道。

  “你满意了?”刚醒,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却仍渗出了无尽的凉意。

  郁牧凡见月昔眠终于醒来了,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可一听到月昔眠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的模样,心也不得不沉下来。

  他没有回应,只是仍紧紧的握住月昔眠的手。

  “放手,别踫我!”月昔眠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挥开了郁牧凡紧握着她的手,脸色阴沉幽冷之极的直直瞪向他。

  郁牧凡被月昔眠一把甩开了手,便缓缓的站起身,眼眸是自责和不安。

  “眠眠,你还在怪我吗?”郁牧凡压抑着悲痛,自责的情绪。

  他本不应该暪着她的…可是因为情况之因,不得不这样做…

  本来他没想过如此对她…可是一听到月昔眠提到要离开他,他心中第一次有了惊慌和害怕…

  他怕她真的会离开他,他怕他这一生,再也找不到她了……

  他是多么的爱她,他不能接受没有了她…

  他一生之中,已经失去了很多很多…他不想再失去他爱的人…他真的不想再失去他所珍重之人。

  所以在她说要离开他之时,他的心一下子紧紧的抽痛了起来,极度的悲痛和绝望向他卷直而来,他才……失去了理智。

  他不敢想…若是没有了她,他该何去何从?

  月昔眠看到郁牧凡眼中的悲痛和绝望…本是寒凉了的心亦是抽痛着,可是…她不是不想留…

  而是不能再走下去了……

  若是真如师父所言,她再不离开,最终只会害他,也害了自己。

  她从不在乎自己如何,可她不得否认…她还是在乎着郁牧凡的。

  她怕…他的一生已经是很苦了,若她再是待在他身边,只会害得他…害得他最终…或许失去更多更多……

  所以,她宁愿割舍,宁愿放手,也不能再留。

  “我不会怪你。”她淡淡的回道。

  只是未等郁牧凡反应过来之时,她的一句话再次把郁牧凡的心,打入谷底。

  “因为,我已经决定了要离开。”所以任何责怪已是无用。

  “不许!”郁牧凡双眼一红,双手握拳,圆睁着眼睛,紧紧的瞪着月昔眠,凌厉戾气的一声暴喝。

  “我,不属于这里…也,不属于你。”月昔眠冷淡无情的说道。

  听到月昔眠没有感情的一句“不属于你”,郁牧凡身上寒气冷到极点,心中如崩紧了的弦,浑身全是冰冷嗜血之气息。

  “不!你已经是属于本王的!”低压着声音,深邃的黑眸此刻更似是无底洞,让人感到极度的不安和危险。

  这样的他,像极了那晚的他,如此的疯狂,残暴,不顾一切的要了她。

  这更让月昔眠转开了视线,转眸看向窗外那阴沉沉的天空,掩盖了眼底那一丝不忍和悲寂。

  “我,并不在乎,我只想要回我的那一片净土。”月昔眠已没有了那动怒迫人之势,已然放缓下声音,缓缓的,一字一字轻声道出。

  “郁牧凡,我曾经以为真的可以与你相携一生,尽管面对着皇宫中的明枪暗箭,我都可以与你一齐去挡去抗……”

  “可是现实并不尽然,发生了这一切,我才明白,你一直活在这阴谋诡计的皇宫之中,你心中对任何人都有着防备和猜忌…是没办法抽身而出,也没可能去完全接受一个人。”

  “爱,也必须有着彼此之间的相信,而这样的你,不可能真的爱上一个人…再者,我已说过,两个世界不同之人,在一起终是痛苦和分离。”

  “既已不合,那又何必再纠缠不清,不如就此……”放手。

  月昔眠一字一句的缓缓说道,每一句话无不狠狠的撞击着郁牧凡的心,一下一下的在他心中划下一刀刀的伤痕。

  郁牧凡未等月昔眠说完,他已然再次怒吼着,身上散发出强烈的戾气和嗜血。

  “本王说不许你离开本王!”郁牧凡没等月昔眠说完那“放手”两字,一下子靠近月昔眠,瞬间把她搂进怀中,紧紧的拥着,双手亦不断的收紧。

  心,痛得不可交加。

  月昔眠被郁牧凡紧紧的拥在了怀中,她可以感受到郁牧凡的戾气之下,那深深涌出的爱恋和痛苦。

  月昔眠猛地一震,心中如被刺了一下,隐隐的痛楚慢慢化大,延至全身。

  这沉重的悲寂之气息压抑着她,快要透不过气来,紫眸不知不觉已浸上了一汪泪水…

  一滴泪,顺着脸,缓缓落下。

  月昔眠闭上眼,心中一直抑压着的悲痛仿佛快要一倾而出,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眼底一汪的泪水忍了下来,微微吵哑着声音。

  “郁牧凡…”

  “放了我吧。”

  ……。

  “求你了。”

  这一句一句轻轻的话,瞬即把郁牧凡的心再次狠狠的撕开,再揉成一团,再撕开一个口子。

  心,已然在滴血…不论她,或是他。

  此刻,郁牧凡多想心就此停顿不跳,心中之悲痛越来越深,口中苦涩之极,脑痛得快要裂开……

  她轻轻的一句,便可把他辛苦筑建起的高墙一下子攻破,打碎,再而狠狠的击中他的心…然后摔到万丈深渊……

  气氛一再的沉默下来,周围无一不徘徊着这浓重的悲痛和痛不欲生之气息,压得人快要透不过气来。

  郁牧凡默不作声,冷然放开了月昔眠,站起身,头也不转的很快离开了右院,独留了月昔眠一人,静静的坐在床上,悲凉的看着他离开的方向……

  她,该是离开了。

  

第四十七章 预言 选择离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