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绝望 肠断心摧

    一听到皇后提及郁王选妃之事,众人才想起上次选妃宴,郁王不是手牵着那“灵姑娘”,还对那姑娘十分的温柔,出人意料之极。

  一看都知道郁王喜欢那灵姑娘,只是每个人皆知皇后想引荐那秦府的秦雨玲大小姐作为郁王的王妃……

  果然,皇后接着又说。

  “凡儿,本宫觉得雨玲很适合当你的王妃,你应该如何?”

  在座的秦雨玲被皇后一提起,一脸的娇红起来,看得在场的千金皆暗自咬牙切齿。

  所有人皆把目光放在郁牧凡身上,见他仍在喝着手中的酒,看也没看一眼皇后,顿时令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凡儿!”皇上看到郁牧凡那完全无视一国之母的态度,一时气愤起来。

  “随便。”郁牧凡冷冷的回着,只是令皇上和皇后以及众人皆是愣住了。

  特别是皇后,她以为还要在他的婚事上纠持一阵子,可没想到郁牧凡竟这么轻易就答应了。

  秦雨玲一听郁牧凡竟答应了,眼睛不禁睁大了起来,双眼满满的爱意和痴迷直瞪着郁牧凡,花痴一样的眼神亦令其他千金小姐更加妒忌了起来。

  秦雨玲不过是有皇后撑腰,不然以她这样貌才识,还有好几个千金小姐比她更好。

  最想不到的就是郁牧凡直接答应了,当真令众人诧异起来,不禁想起…

  郁王不是喜欢那灵姑娘吗?

  不过回头一想,秦雨玲的身份背景才是适合当郁王妃的,而那灵姑娘可以纳为侧妃或是妾也可以。

  在郁牧凡答应了娶秦雨玲之时,其他在位大臣等皆拱手向秦府秦大人道喜着。

  而皇上也下旨赐婚了,宴会歌舞升平,热闹非常。

  可郁牧凡仍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沉默的坐在那儿,继续不停的自湛自饮起来,而其他人也不敢去打扰一身寒气外溢的郁王。

  宴会到了夜晚完结了之后,秦雨玲没有随郁牧凡回去,婚前最好也别见面。

  ……。

  夜半,郁牧凡回到了郁王府。

  一踏进门口,便再次看向右院的方向,眼中满是幽深黑暗之色,让人难以捉摸。

  随后,郁牧凡还是走到了右院之处,跃到院中的空地,再次听见月昔眠弹着琵琶曲音。

  一曲琵琶之音,一如既往,散着清冷之音,却仍是听得出曲音中丝丝缕缕的苍凉,欲断又连,如轻云般无定飘浮。

  声声琵琶吟一声声的弹进入人的心底,穿透心灵的声音浮现梦痕幻影。

  星缀夜幕下,她挑动那紧促的弦索,亦挑起了往日双双依恋的缱绻,隐含其中那千言万语皆道不尽的悲伤和无奈。

  郁牧凡双眼微眯,黑瞳隐含着千般看不透的情绪,酝酿着黑暗的漩涡…只是此刻那冰眸已不再那么的寒冷,只有那数不清的复杂。

  “嗖!”一支银针以极速之势向郁牧凡的方向破空而来。

  郁牧凡却轻易的把银针接住,夹在两指之中,下方便传来淡淡的声音。

  “何事。”比以往更加冷淡的声音令郁牧凡不禁蹙起眉头,没多想,便跃到院子中,站在月昔眠两步之处。

  “怎么,不待见本王?”郁牧凡双手负在身后,看见仍是一身白衣的月昔眠坐在那,手抱着琵琶,也没有看向他,只是轻轻的弹着,他黑眸一沉,冷冷的说道。

  “明显。”月昔眠淡然回道,回的说话依旧令郁牧凡无言。

  “月昔眠,你就一点都不为自己解释一下?”郁牧凡轻眯起双眼,凝住的看着一身清冷的月昔眠。

  “未必要。”

  这三个淡然的字令郁牧凡的黑眸泛起暗黑的风暴,多了几分危险的冰冷,一晃眼,便来到月昔眠咫尺之处,直直望进她紫罗兰的眼眸。

  “在你心里,本王到底是什么?你就这么不在乎本王?你一句都不为自己解释,一定要跟本王硬碰?!”郁牧凡的目光直直射向她,冰冷而强烈,似乎想要把眼前之人直接穿透似的。

  月昔眠没有被郁牧凡的怒气所影响,仍旧是冷冷的看着他,紫眸中已没有了往日的爱恋,只有那一望无际的冰冷,如同雪灵山上的她…

  从来不为谁而停留,从来不在乎任何事情,就像下凡的仙人只是对人间之事回眸一过,亦是淡然亦是无情。

  而眼前的月昔眠,就让郁牧凡总觉得她随时都会随风而去,不再回来,不会回眸,不会留恋……

  郁牧凡见月昔眠仍是沉默着,心一怒,便一把掐住她的手腕,把她拉近,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脸容,郁牧凡冰冷的气息包围着她。

  “说话!”他向眼前之人大声一吼,黑瞳越加幽深起来。

  “我会离开。”月昔眠冷冷的话,听不出丝毫的情绪,只是这四个字瞬间刺入郁牧凡的心里,掀起一阵阵波浪,

  郁牧凡脸色猛沉,眸子中寒光猛射,更多了几分嗜血的狠绝。

  “…离开?嗯?”他冷到极点的,一字字的说道。

  月昔眠亦不怕郁牧凡此刻的狂风暴雨,只是更冷淡的回应。

  “我要离开你。”

  郁牧凡突然一笑,幽深的黑瞳透出无尽的邪魅和诡异…他轻轻抚上月昔眠的脸,然后移到她的下巴,紧紧的掐住。

  “你以为,你离得开本王?”声音轻柔,却透出无尽的邪魅和狠绝。

  月昔眠微微蹙起眼眉,面对着此时陌生又危险之极的郁牧凡,心中溢出强烈的不安。

  “本王说过,要让你…比死,更痛苦。”此刻的郁牧凡眼中狂风翻飞,眼眸中卷起暗黑的漩涡,似要把眼前之人吞噬。

  没等月昔眠反应过来,郁牧凡横抱起她,一个晃眼,便到了房间中,一把将月昔眠扔到床到。

  月昔眠原是淡然的眸中先是诧异,后是惊愕,见郁牧凡竟把她扔到床上,然后脱了外衣……

  郁牧凡脱了上身的衣服,赤露出那健壮的胸膛,未等月昔眠起身,便把她压在了身下。

  “郁牧凡!你要干什么?!”月昔眠大惊,不断想要挣扎,推开身上之人。

  “本王要你知道,你永远只能留在本王身边,就算是死,也只能是本王之人!”郁牧凡双眸染上疯狂残暴更是狠绝之色,一把扯开月昔眠的衣服,吻住了她。

  月昔眠抵死挣扎着,身上之人此刻是如此的陌生如此粗暴更是危险之极。

  月昔眠不知想到什么,冰冷的紫眸一下子浮现了惊慌,不断的想要推开郁牧凡,可终是徒劳无用。

  “不要!”郁牧凡狂暴之举仍没停,他一下子扯下月昔眠所有的衣服……

  “轰轰!”夜黑的天空中,随着一道划破长空的闪电,一声声震撼大地的巨雷…

  突然如来的大雨如银珠子一般哗啦哗啦砸下来,砸得遍地冒起灰白色的烟雾。

  郁牧凡的双眼染上的疯狂和狠绝深深的刺入月昔眠的心……

  月昔眠心中已然跌落绝望的深渊,她已无力挣扎,眼中之泪潸然落下……

  郁牧凡埋在她的脖子间,紧紧的拥着月昔眠的腰,不停的呢喃着“眠眠”,可尽管是那般的痛,是那般的撕裂…

  月昔眠只是毫无反应的,双眼空洞,无神的望着上空,紫眸已然黯淡无色…

  而她没有发现的是,脖子间那一滴一滴温热的泪水划过,再而隐于她的墨发间。

  寂静的晚上带着深沉,仿佛整个世界也因此沉寂起来,再也看不见那片纯洁雪白之景,只剩下那黑暗的深渊……

  ……。

  天渐亮,天色却仍是阴沉沉的,而大雨仍然未停,豆大的雨水打在窗上,震耳欲聋。

  那幽暗房间的大床中,郁牧凡紧紧拥着月昔眠依然入睡着。

  听到雷声不断,郁牧凡眼一睁,便醒了,低头看向怀中累得沉睡着的月昔眠。

  想到昨晚她已成了他的人,心中的阴霾多多少系也散了,眼眸回愎了昔日熟悉的温柔,轻轻的吻在了月昔眠的眼皮上,再而轻吻上她的唇。

  见怀中之人不自在的动了动,郁牧凡一个惊愕,微微拉开了彼此的距离,低头看去……

  月昔眠的双腿和床上全皆是已干了的血迹斑斑的痕迹,心中一惊……

  郁牧凡立马扯着一旁落下的被子,紧紧的裹上月昔眠的发冷的身体。

  这才见她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心中的惊慌越来越大…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粗暴会令她身下血流如注,满床皆是血……

  “眠眠!”郁牧凡轻轻的推了推月昔眠,又双手捂上了她的脸颊,原是发冷的身体竟突然热了起来。

  …这近乎是烫手的温度!

  “来人!”暗卫很快会出现在郁牧凡面前,低着头。

  “快!宣太医!”郁牧凡大喊着,心中满满的惊慌,他一下把被中之人紧拥在怀,又不敢用力,怕捂到怀中之人。

  “眠眠!眠眠!”郁牧凡不停的轻声喊道,语气中不乏那深深的惊惶。

  只是怎么喊,月昔眠也只是紧闭双眼,没有一点反应,令郁牧凡更心急起来,急到眼都红了。

  错了吗?他错了吗?!

  他不该如此伤害她的!

  他不该如此的对她!

  是他将她弄成这样的…他一开始便错了吗……。?

  他不该…暪着她所有的真相…他更不该因她一句离开更做出伤害她之事…

  …是他的不该!

  郁牧凡先为月昔眠擦干净了身体,再帮她穿好衣服,过程温柔之极,小心翼翼的,只要月昔眠一个皱眉,郁牧凡的心也不禁的一惊。

  何时,郁牧凡会这么的小心翼翼,一惊一乍,怕极了月昔眠会痛。

  不多时,太医会急急忙忙的冒着大雨来到了王府右院。

  郁牧凡沉默的负手站在旁边,紧蹙着眉头看着沉睡中脸色苍白之极的月昔眠,眼底满是自责之色。

  “王爷,灵姑娘身体受了凉,太虚弱,还正在发着高烧,灵姑娘已喝下了药,若是灵姑娘的烧还没退,还请王爷要立即再宣老臣。”

  花白着脸的老太医恭敬的向郁牧凡说道,眼底是对月昔眠的怜惜,这一看,一把脉,便知郁王对这姑娘做了什么事…唉。

  “下去吧,本王会照看。”郁牧凡淡然的说道,老太医便躬身离开了。

  郁牧凡缓步走到床边,紧紧的看着苍白着脸的月昔眠。

  继而扭头看向那盆热水,便走去拿起手巾沾湿拧干,便一直在月昔眠身边,不时的为她擦拭着汗。

  这一天,郁王告病没上朝,只留在屋内一刻不离身的照顾着月昔眠。

  心…是愁,是痛,是无尽的自责和不舍……

------题外话------

  啧啧,现在有多狠,到时有多惨…咱们来想想哈,若是回到了今生,牧凡大人就要悲具了。

第四十六章 绝望 肠断心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