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 出战 彼此之心

    十天后,天月国皇宫大殿上。

  “皇上,雪国突然攻击边防城池,此等侵入之行为,还请皇上立即出兵,把敌人赶出天月国!”

  殿上之大臣们皆因雪国突然进攻天月国而议论纷纷,更多的是愤慨气怒。

  龙椅上的皇上一脸的严肃,而身旁的皇后听见雪国入侵,微不可见的勾起唇,看向沉默站着的郁牧凡。

  “皇上,还请快派人去迎上雪国之战!”其中一个大臣站出来,拱手向沉默不语的皇上说道。

  皇上轻蹙起眉头,威严之声缓缓道出。

  “既雪国主动侵犯,朕必会派得力之人去迎战,那么众卿家对于这人选有何建议?”

  听皇上一说起人选之事,在下的各大臣和王爷皆面面相觑,一时间大殿上陷入寂静,皆在思考着。

  这时,皇后突然发声。

  “本宫觉得不如由郁王出战迎上雪国。”

  随后一位大臣也附和着道。

  “对,臣也觉得郁王是最好的人选,毕竟郁王也有不少出战场的经验,此去雪国之战,必能成功!”

  可另一位属于郁王阵势的大臣站了出来,回驳道。

  “与其每一战皆由郁王出战,不如让太子出战更好。”

  “可是太子没有带过兵,也没出过战,所以郁王出兵攻上雪国,必获得胜利!”

  “也不尽然,咱们天月国乃是大国,若是对上雪国这样的国家,胜利也不是太难,而由太子出兵,不但取得胜利不难,也是一个磨练的机会。”

  听到郁王党的大臣皆说的头头是道,十分有理,令皇上也不禁深思起来,而双眸也不禁转向站在跟前沉默着的太子。

  “太子有何看法?”皇上向着郁景风问道。

  可是未等郁景风回答,郁牧凡突然就开声了。

  “这次,本王出战。”冷冷的出声,却是出人意料的回应。

  没人想到郁王会如此主动请缨的要求出战。

  众人皆知,郁王军事谋略皆不凡,更是十分精通,可每次都是皇上要求郁王出战的。

  而有时候郁王不依,皇上皆会用尽方法让郁王答应,所以郁王在民间之中也有这天月战神之称号。

  从郁王十岁开始出战以来,四国皆是闻之避忌着这天月国的郁王,而天月国之强大,有一半是郁王打来的。

  不得不说,无论在天月国还是其他三国,皆是对郁王又惊他的残暴无情,又敬他的非凡才智。

  听到郁牧凡要求出战之时,皇后眼中闪过一丝奸计得逞的精光。

  只要郁牧凡答应出战,她必不会让郁牧凡回来天月国了。

  “郁王当真决定出战?”皇上微微眯起双眼,精光一闪而过,便缓缓问道。

  “是。”郁牧凡没有直视向皇上,只是微微垂下眼皮,在想着什么,只是身上多了一丝丝沉寂之气息。

  “好,那就由郁王出战,明天起行边关,朕,等郁王的好消息。”皇上眸中满是深意的看向郁牧凡,也不知在打算着什么,只是连身旁的皇后也捉摸不清皇上之思想。

  郁王出战雪国之消息很快传遍天月国。

  而此时,在郁王府中待着的月昔眠正坐在了院子中,不可置信的模样……

  只见她一手触上另一只手的手脉,感觉到那不同于正常人之脉动…心中满是惊愕。

  这十天以来,她没有急着离开郁王府,只是待在右院中,不停炼着新药。

  因为之前郁牧凡拿了雪灵花种在了郁王府的冰室之中,可她发现冰室之中没有雪灵山之气息也能生长起来,便采了一些花来研究。

  更发现郁王府种出的雪灵花与雪灵山上的略有不同,所以她才待在郁王府中,炼着雪灵花。

  在今天她炼成了新的丹药,以雪灵花配上其他药材,炼出了新的雪灵丹,其中之药效更是可以令任何伤口立即全愈。

  而她正准备留下这珍贵的丹药给郁牧凡,可竟然在离开之际发现到身体上之不同。

  她为自己把了脉…却竟发现…她……

  她竟然有怀孕了!

  心中完全是惊愕和不可置信……

  是郁牧凡的孩子…她竟然怀了他的孩子?!

  一时间,她无法决绝的离开…她…无法思考,呆住了在院子中……

  这果然是天意弄人,她好不容易决定了要离开他…可她竟然怀上了他的孩子……

  她该如何是好?

  月昔眠缓缓拿出手中,郁牧凡送她的银梳子,眼中满是复杂再复杂……

  她已经是无法平静下来去思考了……

  “月姐姐!”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令走神着的月昔眠回过神来。

  看见郁芷心急急的向她走来。

  “芷心?”月昔眠压抑着心中之惊愕和慌张,脸上全是平静淡然的望向不知为何冲冲忙忙而来的郁芷心。

  “月姐姐!哥哥他…哥哥他要出征去迎战雪国了!而且,明天便要起程了!”郁芷心气喘喘的说道。

  “出战?明天?”月昔眠愣住了,心中不禁一颤,听到郁牧凡明天便要去打仗,要离开了…

  心里竟是涌起了不安和点点悲伤……

  “月姐姐…哥哥他是主动要求去的战场……”郁芷心一知道郁牧凡竟要求去打仗,脸上满是担心和不安。

  她知道…哥哥是因为月姐姐而要求去战场的……

  月昔眠没有作声,只是紫眸黯淡下来,定定的看向手中的银梳子,悲寂之感源源不绝的徘徊在心头。

  他要走了…他要离开她…他是不想看见她了……

  明知道她不应再留恋这一切的…可是为她还是为他而担心,更是为他因她选择离开而感到难过。

  可毕竟是她先离开他的…是她坚持要放弃他的…

  就算再是伤心,就算再是不舍…她也该放手,不能去留恋……

  月昔眠轻轻呼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刺痛,脸上淡然无波的看向郁芷心。

  “芷心,我要走了。”

  郁芷心瞬间因月昔眠这一句愣住了。

  月姐姐竟然要走了?!

  是对哥哥的失望而要离开吗?!

  月昔眠没有看郁芷心脸上的震惊,只是缓缓从衣袖中拿出一个冰晶盒子,交给郁芷心。

  “芷心,这是我留给郁牧凡的。”月昔眠把冰晶盒放到郁芷心的手中,再而望向郁芷心,缓缓说道。

  “盒中的,是我新炼成的雪灵丹,无论受了多重的伤,服下后,也能立即复合。”

  郁芷心俯头看向手中的冰晶盒,再而微蹙着眉头看向月昔眠。

  “月姐姐…心儿知道你不舍得离开的,是不是。”

  “心儿知道哥哥做得是偏激了,可心儿看得出,哥哥是真的很爱月姐姐的。

  ”

  “哥哥他以前从不为任何事而牵绊住,可现在他却因月姐姐而整天把自己关在书房,因月姐姐的离开而伤心悲痛…”

  “哥哥这一切的改变,心儿都是看在眼里的……”郁芷心一边说着,眼中已积满了泪水,心疼着郁牧凡,也心疼月昔眠。

  他们好不容易在一起,她不想哥哥真的失去了月姐姐…她知道,月姐姐若真的离开了…哥哥就真的伤心透了。

  也真的一辈子只记着报母亲之仇…可是真的报仇了呢?

  哥哥该何去何从?

  月昔眠抬手,轻轻抹去郁芷心的眼泪,她的心中不是没有挣扎过的……

  可那又如何,若她选择了留下,最终必会害了郁牧凡,她不想他出事,她不能再失去更多的了。

  “芷心……”月昔眠还想说什么,便被郁芷心抓住了手,看见她满面泪痕,微咽的说道。

  “月姐姐…你可不可以别走…”

  “若月姐姐真的决定了要走…至少…再待多一些日子,好不好。”

  郁芷心的心里想着…

  她要去找哥哥,在离开之前,至少要哥哥再见月姐姐一面…

  月昔眠轻蹙起眉。

  若真的继续待在这儿…

  罢了,让她再好好想想…毕竟她现在有了郁牧凡的孩子……

  让她,再好好考虑一下……

  “好。”月昔眠答应了之后,郁芷心便离开了。

  ……。

  这一晚上,郁牧凡在书房中,手中紧握着月昔眠送他的雪灵丹药,站近窗边,仰头沉寂的看向灰蓝的天空。

  今天心儿来找他,跟他说月昔眠准备要离开了…

  她真的要离开他了?

  郁牧凡轻轻闭上双眼,心中满是凌乱了的思绪。

  沉默了一会儿,郁牧凡脚一抬,便出了书房,很快去了右院。

  他双手负后,站在右院的门口,看向院子中,月昔眠仍依旧在弹着琵琶的背影。

  定定的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是说不出的痛和哀。

  沉思了很久,终是抬脚走向月昔眠。

  “你来了。”月昔眠早察觉到郁牧凡站在了右院门外,只是她在等他走过来。

  “……”郁牧凡没有作声,只是凝视着月昔眠。

  月昔眠放下琵琶,站起身,走到郁牧凡面前与之对视着。

  “这,或许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她望进了他深邃的黑眸,然后淡淡的说道。

  郁牧凡听到月昔眠这离别的一句,眼中再次掀起了强烈的波动,眉头不禁轻蹙着,紧抿起薄唇。

  “你当真要离开?”郁牧凡毫无感情的语气,可也无法忽略他眼中压抑着的情绪。

  月昔眠看见了郁牧凡眼中的痛苦,心中一抽痛…亦是强压抑住了那心底的酸痛。

  “我会看着你走。”他明天便要上战场了,她会看着他走。

  郁牧凡自嘲似的哼笑了两声,狠狠的闭着住了满含悲痛的双眼,便很快又睁开,回复了平静。

  “好。”他回道。

  月昔眠轻轻皱起眉头,心中是犹豫着…

  她是否要告诉他…她怀上了他的孩子。

  可是她又不想让孩子来牵绊住自己…她是必须要离开的……

  “郁牧凡…我……”月昔眠紧抿着嘴,心中是犹豫不定。

  郁牧凡却突然阻断了月昔眠想说之事,轻声说道。

  “可有带上银梳子。”

  她愣了一下,便点头。

  “拿来。”郁牧凡再道。

  拿住了月昔眠递来的银梳子,然后他轻轻握起她的手,带她坐在那椅子上。

  之后站在了她的身后,轻轻执起她的一缕青丝,细心缓缓的梳着。

  月昔眠先是愣住,后是勾起微微的笑容,忍下心中的痛,静静的再次感受着他的细心温柔。

  郁牧凡一下一下的为月昔眠梳着三千青丝,便从衣袖中拿出了一根浅紫色雪灵花暗纹的丝带,轻柔的挽起了她的头发……

  “谢谢……”月昔眠背对着郁牧凡,感受着他和她这最后的温暖,轻轻闭上了眼皮…

  一滴泪潸然落下,划过脸颊,落下。

  郁牧凡沉默的看着月昔眠冷清的背影。

  眼中是再无法压抑的痛苦…冷锐的双眸已是显出了悲痛…心如刀绞……

  此刻,彼此皆是露出了痛苦不舍之色,只是不让彼此看见…

  这就是爱情的折磨。

  突然,郁牧凡再次开声。

  “本王,最后再问你一次…”冷硬的声音。

  “你当真…要离开我?”这已是透出冷硬之下的压抑之声。

  月昔眠沉默了下来,没有抬手抹去脸上的泪痕,只是背对着郁牧凡,冷淡之极的说道。

  “是。”声音微微的吵哑,语气却是冷淡薄凉且决绝。

  天知道她只说一个“是”,有多么的用力。

  …她怕…她开不了口,所以心中是强迫着自己说出这样的一个字。

  在她回答了之后,下一刻身后掀起了一阵凉风…

  她知道。

  他走了。

  或许,这一生,再也不能相见了。

  这一晚的分离,比之以前,更痛…如切心之痛…

  这就是爱情的痛苦。

  两人以为只是一生之分开,却没想到,最后,他还是不久后便再次见到了她…

  只是,却已是物是人非……

  

第四十八章 出战 彼此之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