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今生 会痛的梦

    “呜呜…”凄厉的北风呼啸着,雪花纷飞,夹着冰冷的雨滴,肆无忌惮地触碰降临大地。

  寒凉的风雪刮落在冰蓝色的墓宫之中,穿过已开启了的大门,狭长的地道,直到大殿中……

  颜昔眠和千川牧凡正紧紧相拥着躺在了冰棺之下,宁静且凄冷。

  直至冰棺中白光一闪,狂风大起,吹起了片片雪灵花,洒落于大殿之中每一个地方……

  一片雪灵花静悄悄轻飘飘的落在颜昔眠的脸上,却惊醒了“梦中人”。

  “唔……”颜昔眠半开眼睛,迷迷糊糊的动了动。

  抬起头,看见近在咫尺的千川牧凡,宁静而俊美的睡脸映在眼前,却掀起颜昔眠内心之波动涟漪。

  千川牧凡…郁…牧凡?

  这时,颜昔眠一下子醒了过来,睁大了紫罗兰色的双眼。

  却从惊讶,慢慢的转变,最后成了悲痛,绝望…更多的是,恨!

  前世之事,她都亲身回忆经历了一遍。

  前世的清冷如水,后来怦然心动,直至最后的绝望怨恨……

  一切的一切,皆是郁牧凡给她的…而最后弃她,要杀她的…竟是他…竟是她爱的他!

  颜昔眠毫无声色的推开了千川牧凡的手,慢慢的起了身,向外扫视了墓宫大殿。

  这是…雪灵山…前世,她的宫殿。

  颜昔眠再转头,凝视向冰棺之中,有着与她一模一样的脸容的女子,月昔眠。

  没想到她的前世之身竟保全到了现在,可她不是死在了雪域之中的吗?

  后来,发生什么事了?

  颜昔眠没再多想,现在她只知道她的内心涌上的怨恨,她无法去无视…

  颜昔眠转眼看向仍在地上的千川牧凡,再看见一旁冰柱桌子上放着的两把已黯淡无光的咫月剑。

  紫眸中泛动着陌生的波动…

  她慢慢走了过去,弯身,拿起了白色的咫月剑,再而走至躺着的千川牧凡。

  紫眸的浮动越来越大,什至变得诡异起来,颜昔眠缓缓的握紧了咫月剑,指向了千川牧凡……

  杀了他…

  杀了他…

  是郁牧凡弃的你…让你没了孩了,饱受着皮肉入骨之痛…

  月昔眠…杀了他…

  杀了郁牧凡……

  耳边一声声的回响不断的荡在颜昔眠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只是她在挣扎着……

  前世,是郁牧凡负了她…今生,虽已成过去,可千年前遗留下之怨和恨,她不可能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她没了孩子,她更被郁景风沾污了,最后更是死在郁牧凡与她的定情之物的咫月剑之下。

  多好笑…多讽刺啊……

  颜昔眠双紧紧闭起…脑海中不断闪过的片段,喜与恨皆是苦甜尽有…

  心中满是挣扎着…她是否要一剑杀了他…

  他是害死自己的凶手…她如此之爱他,可他竟然误会自己,更要杀了她……

  但心中又是对他满满的在乎和不甘。

  耳边再次响起那一声声的狠声。

  “你以为在你和他的杀母之仇之间,他会选择你吗?”

  ……

  “你不过是他一时兴起,留你在他身边讨他欢心罢了。”

  ……

  “我,才是他真正的郁王妃!”

  ……

  “不…他不会弃我的!”

  ……

  “就是他弃的你!”

  “就是他要杀的你!”

  ……

  “不!”

  ……。

  最后死前的一幕幕一声声,皆不停的重覆再重覆的徘徊在耳边,刺骨之极,更是狠狠的扎进颜昔眠的心,深深的划下一刀又一刀的血痕……

  “不…”颜昔眠脸上划过一道道的眼泪,心如刀割的感觉…

  “呯…”剑落地,响起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宏大的大殿之中。

  颜昔眠低头,紧闭双眼,双手紧紧捂着头,脸上满是悲痛之色。

  “眠眠!”熟悉之声音响起,随之而来的是温暖的怀抱。

  千川牧凡突然站了起身,一下把痛苦中的颜昔眠紧紧的搂进怀中。

  却不想下一秒被她狠狠的推开。

  “别碰我!”

  颜昔眠睁大著眼睛,渐渐变深沉的紫眸散发着寒气直射向被她推开而愣住了的千川牧凡。

  “千川牧凡,不,是郁牧凡……”

  “你还在假惺惺的装模作样,前世之事,你我皆已回想过来了。”

  “是你弃的我,是你杀的我!”

  “你还敢出面在我面前!”

  颜昔眠一改往日笑眯眯的模样,全然陌生且凌厉的目光看向千川牧凡。

  千川牧凡紧皱起眉头,看见如此冰冷的颜昔眠,心中一慌,便急急的出声。

  “不,眠眠,你听我解释……”

  怎知下一秒颜昔眠已然大吼着阻断了千川牧凡的解释。

  “不要!我不听不听不听!”

  “千川牧凡!前世你待我如此,我颜昔眠必发誓将你碎尸万段!”

  “他日相见,我必会杀了你!以解我千年之狠!”

  颜昔眠一个转身,决绝的想要运起内力离开,却被千川牧凡瞬间挡在了身前。

  双手抓住了颜昔眠的双肩,让她不能甩开他。

  “放开我!”

  “不,眠眠!你要杀我也好,怎么都好,先听我解释呀!”千川牧凡已然没有了以往那冷漠淡然,已是露出了慌张和不安。

  他不想让眼前心爱之人误会他!

  前世他是错过了,可今生他好不容易才让颜昔眠爱上自己,他不能放手!

  他再不能放手了!

  他不想再失去她了!

  “放开!千川牧凡,你怎么解释我都不会听,前世你说的爱,都是假的,你什么都是假的!”

  “我不会再听你的了!不会!”

  颜昔眠显然很激动,心中的狠意全然掩盖住了理智。

  她只知道,前世之死,千年之恨,她都无法忘怀!

  更何况…她前世已被那贱男……

  她不想再看到眼前之人,她不想再回忆千年前的痛苦!

  “千川牧凡!你放了我!不要再纠缠我了!”

  “千年前我们的相爱早就是一个错误,千年后,获得了重新选择的机会,你何必又再骗我,又何必再纠缠着我不放!”

  颜昔眠狠狠的瞪着千川牧凡,眼中的泪已停不下来。

  而听到颜昔眠如此的话后,心中似是被重击了一下,整个人僵硬了。

  她说…他与她千年前的相爱…是一个错误?

  是一个错误……

  世上最悲伤的,就是爱人在面前告诉自己不要再纠缠…而一切的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错误?从一开始,便错了?”千川牧凡狠狠的愣住,然后失神似的呢喃着。

  紧抓住颜昔眠双肩的手也慢慢的垂了下来,悲寂痛苦之气息浓浓的包围着整个大殿……

  颜昔眠深呼吸了一下,微微垂下眼皮,掩饰眼底中的不舍和悲痛,她继而咽着声音,淡淡的道出。

  “千年前的我也不曾想过,这…最后的最后,竟是一个会痛的梦…”

  “现在梦醒了,也该是离开和忘记了。”

  “千川牧凡,我不会忘记千年的爱恨,既然没了爱,那留下的恨,在今生的时间里…”

  “我会一一讨回来。”

  越说,越是平静冷漠,脸上的泪水已成痕迹。

  虽是干固了,可不抹去,仍不会消失。

  而她的每一言每一句皆狠狠的把千川牧凡的心撕开,划下血迹斑斑的伤痕,血流如注……

  痛…心如刀绞。

  千川牧凡愣愣的凝视着颜昔眠那没一丝留恋,抽身离去的背影……

  渐渐地变得模糊,朦胧不清……

  一滴泪,悄然无声的落下,滴落在地上,白色的咫月剑身中。

  宏大的冰宫之中,一个悲寂的身影沉默的站着。

  一段段前世之事浮现在脑海之中,那痛不欲生的感觉…看见她满身是血,已无气息的身躯…

  耳边是他那一声声向天嘶吼着的痛苦…最后血色的屠杀……

  可是前世的她,终是永远离开了…

  现在的她…也是决绝的…离开了他。

  ……。

  两天后,千川国。

  一身浅色紫裙的颜昔眠,一声不出,沉默着站在湖边。

  脸上面无表情,可亦掩不住眼底的黯然之色。

  这是上次千川牧凡要那千灿引她来,后来她为了避开他,便跳进这个湖中,最后也是被他发现了。

  这两天来,她回到了千川国,脑海一得闲,就会不停的回想起千川牧凡。

  而她也不知不觉的走来了这里。

  一开始看到这湖,还觉得有些熟悉,可脑海中竟想起了前世死之前,她就是在这儿,被秦雨玲杀死的……

  可本来这是雪域之地,竟千年后…一切皆改变了。

  而这湖更是名为…殇月湖。

  一切皆是不同了…也很奇怪……

  特别是雪灵山……

  本来的雪灵山应该是近于雪域,即是现在的千川国。

  而不是在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之下……

  颜昔眠蹙起眉头,大力的摇了几下头,摇走那些烦心的前世之事。

  “昔眠?”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从后传来。

  颜昔眠微微一愣,便转身。

  “夜然?!”

  眼前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秀雅,穿着银色花纹雪白滚边的深蓝衣袍,手握着折扇,微微挂着轻笑,如春风轻轻拂过人心,俊美且温玉。

  温柔如玉的公子,更是令人看不出的,江湖的武林盟主凌夜然。

  凌夜然正是淡笑着亦带隐隐带着一丝喜悦,惊喜的情绪看向颜昔眠。

  “昔眠,你回来了?”

  颜昔眠疑惑的看着凌夜然。

  “回来?”

  “昔眠,听说你失踪了两个月了,千川国的颜丞相还在找你呢,你这去哪了?”凌夜然有些担心的问道。

  颜昔眠愣了愣…

  原来她已“失踪”两个月了?!

  干笑了两声便回道。

  “哦呵呵…不是失踪啦,是你们找不到我而已……”

  凌夜然抽了抽嘴角,颜昔眠这样的回答,就是想忽悠过去吧……

  她也没回答这两个月她去哪了。

  “昔眠,你只要没事就好。”凌夜然淡笑着道。

  颜昔眠又转头看向湖中。

  “夜然,你知道这殇月湖之名的来历吗?”

------题外话------

  各位,从前世的悲剧醒来了没?

  回到今生,搞笑精彩会继续了喔,别错过也别放过喔!精彩会继续的!

  还有的是!快结局了!开心不!^V^!

第五十一章 今生 会痛的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