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夜半 牧凡爬床

    夜半,颜府,迎霜阁内。

  一个白色身影悄然如风如影一般从房间的窗口进去。

  轻手轻脚的站定后,便看向了床上那沉睡着的小身影。

  沉静的站在那,凝视着床上的颜昔眠,不久,见她没有惊醒,便轻步走去。

  走到床边,继而再静一静,凝视着床上的人,见她仍是安然入睡着,便抬头,脱下了外衣和鞋子。

  不动声息的掀起了被子的一角,坐上床,继而躺了下去,平躺着。

  过了一会儿,又转头凝向身旁没有醒来的人儿,犹豫了一下,便伸手,慢慢的…慢慢的…想要把颜昔眠拥进怀中。

  怎知下秒……

  “千川牧凡,你竟然敢爬本小姐的床!”三支金针稳稳的定在千川牧凡脖子的动脉上,颜昔眠冷着脸低声说道。

  千川牧凡似是完全没有在乎脖子上随时夺命的金针,只是深深的望向冷着脸的颜昔眠。

  这厮…完全没有被捉爬床的尴尬!

  完全没有羞耻之心的臭男人!

  颜昔眠眯起狡黠灵动的双眼,再把金针推进一点,千川牧凡的脖子立即渗出的血珠。

  “眠眠,我想你了。”千川牧凡直视着颜昔眠渗着寒意的紫眸,想要望入她的眼底似的。

  而颜昔眠看着千川牧凡黑夜下更显深邃的黑眸,看到他眼中映入的满满是自己的脸容,和他眼底那一览无遗的爱意……

  “你是想我了,还是想杀我了?!”颜昔眠稍稍移开了眼眸,眼中是嘲讽,而手中的金针仍死死的抵住千川牧凡的脖子。

  “眠眠!”千川牧凡见到颜昔眠眼中和语气中的不信任和嘲讽,心中一慌,便低声吼道。

  “怎么?千年前,你不是想要秦雨玲来杀我吗?你不是弃了我吗?还不敢认?”颜昔眠低声哼笑,满是嘲讽和怒意的看向千川牧凡。

  “眠眠,你听我解释,我并没有弃你,更没有要那女人来杀你!”千川牧凡忆起前世眠眠之死,他的痛不欲生。

  而现在面对眠眠的不信任和不听解释的样子,千言万语,他都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说的清。

  “哼,你前世都误会我是那什么该死的雪国细作,更是欺骗我的感情,说什么爱我都是假的!现在你还要我信你?你以为可能吗?可能吗?!”

  千年来的恨,心中的怒和冤,就他一句话就想了了?她才不会相信他的屁话!

  “不!眠眠!不是这样的!我从来都是相信你的,那雪国细作之事…”千川牧凡急急的想要解释前世那误会和导致后来一切的导火线,可下刻便被颜昔眠捂住了嘴。

  “嘘!小声点儿!这是颜府!你这该死的男人在晚上爬床就算了还敢这么大声,想死吗你!”颜昔眠见千川牧凡突然大声说话,便急急的捂上他的嘴,一只手指抵在自己的嘴上,阻断了他要说的话。

  “千川牧凡,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再相信你的鬼话了!”

  “而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两个人,一个就是我,另一个不是你!”

  “现在你若不走,别怪我现在就杀了你!”

  颜昔眠低声,用气来狠狠的说着。

  而千川牧凡紧蹙起双眉,听见颜昔眠说不再相信他…心中是痛,是苦……。

  “眠眠…难道你对我没有感觉了吗?”她不爱他了吗?

  千川牧凡突然就冷静了下来,双眸透出了无尽的悲寂和痛,映进颜昔眠的眼底,令她的心也不禁的抽痛了一下。

  “有。”她低声回道。

  “眠眠……”千川牧凡的眼睛就亮了一下,可一刻……

  “对你!只有想吐的感觉!”颜昔眠狠瞪向千川牧凡,也不理他瞬间的石化,便一脚重重又狠狠的踹了过去。

  “呯!”一声重重的落地声,伴随着闷哼的一声。

  千川世子重蹈千年前爬床的悲剧,再次被颜昔眠光荣的踹下了床,惹得一身尘埃和狼狈。

  “小姐,您没事吧?”这一声吵闹,便令外面的茉如惊了一下,便向屋内轻声喊道,

  “没事!本小姐踹死了一大只白老鼠!”颜昔眠见千川牧凡竟如前世一般踹下床,心中不禁一笑,却回神过来,嘲笑着向外面的茉如说道。

  白老鼠……

  老鼠……

  不就是说千川牧凡一身白衣…的白老鼠…。

  “…嗯,那小姐若有什么事就喊奴婢进来。”茉如说完,便离去了。

  而被颜昔眠狠狠踹下床的千川世子竟仍没起身,只是了无声息的躺在了地上。

  “喂…喂喂。”她唤。

  沉静……

  “千川牧凡?”她再唤。

  沉静……

  “臭男人!”她狠狠的唤。

  难不成被她踹死了?!

  颜昔眠没控制住心中不由来的紧张,便起了身,看向地下平躺着,双眼紧闭着的千川牧凡。

  “喂!”再喊了一声。

  沉静……

  不对劲……

  颜昔眠坐在床边,用脚轻轻的踢了踢千川牧凡,见他仍是没有反应,便下了床,蹲在他旁边,伸手而去。

  怎知下一秒,颜昔眠的手被千川牧凡一把捉住,向内扯,再而一个翻身。

  男上女下。

  千川牧凡压在了颜昔眠的身上……

  “啊!臭男人!你想干什么!死开!”颜昔眠一回神来,便极力的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

  死男人竟敢给她装死!还骗她!

  而无论颜昔眠怎么推,怎么挣扎,千川牧凡也坚如磐石,推也推不动。

  “眠眠…你知不知道,千年以来,就是今世,我都只爱你一人,心里也只有你。”

  突然如来的一个“深情告白”,令颜昔眠愣了愣,便又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她不会再相信了。

  曾经的伤害,千年前既没有抹去…

  那么千年后,这伤口已经深入骨髓了,试问已入骨之痛,又如何能够全愈?

  “不…曾经留下的伤痕和种种的误会,已经成了无法磨灭的痛…”

  “千川牧凡,你知道吗?在秦雨玲虐待我,给我上了狼牙锁,痛之入骨的时候,我忍下了,还有后来的痛,我更是忍下了,皮肉之痛根本伤不到我,我也从不在乎……”

  “而真正伤到我的……就是你…知道是你弃了我。”

  “你知道在秦雨玲拿着你我的咫月剑指着我,我是什么感受?”

  “你知道在她说是你要弃的我,是你要杀的我…我的心里…有多痛。”

  “那种痛…我只感觉自己的世界已完完全全的崩溃了,身体每一个地方都痛…痛得脑袋像是要爆开了,心快碎成泥了……”

  “我才知道那时的我…有多傻,有多好笑…一心爱着的人,一心相信着的人,竟是要杀我…竟是最后取我性命的你,郁牧凡。”

  “从那一刻开始,我的心已经死了,我对你的爱,也彻底的成了恨了。”

  “千年了,灵魂中而来的痛和恨挥之不去…就是在墓宫之中,我拿起了咫月剑,指着你,就是想要杀了你……”

  颜昔眠自嘲的笑了笑,说着说着,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涌流着心中的恨和痛……

  “所以…你现在告诉我,你是爱我的,你说,我该相信你吗?”

  颜昔眠一字一句,带着恨和泪,千年的痛和苦,每一句皆如尖刺一般,深深的扎进了千川牧凡的心底。

  她那嘲讽的眼神,自嘲的笑容,是多么的刺目,是多么击痛他的心……

  千川牧凡一时间咽了声,没有再作声,只是垂下头,埋在了颜昔眠的脖子间,深深的呼吸着。

  两人也没有作声,气氛一度变得寂静无声。

  千川牧凡沉默了许久,抬起了头,深深的望了一下颜昔眠那双美丽的紫眸,便横抱起她,轻轻的放到床上。

  之后便如烟一般,很快离开了。

  颜昔眠缓缓侧头,看着那打开了的窗,凝视着他离开时悲寂的背影,心中抽痛着……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天一亮,颜府就传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声。

  “哇哇哈,谁啊!”

  颜昔眠一下子被惊醒了,双眼迷迷糊糊的睁开,便有些烦燥的大吼着。

  “吱…”一声门开声,传来茉如的声音。

  “小姐,您起床了?”茉如听到颜昔眠的暴怒气,便端着一盆水到房间。

  “嗯……”颜昔眠仍昏昏欲睡的样子,挑起高高的眉,双眼半睁开来,小嘴嘟着的模样,可爱得茉如都轻笑了一下。

  “小姐,刚刚宁静阁传来一声尖叫声吵醒您了。”茉如给颜昔眠打水洗脸,一边轻声说道。

  颜昔眠听到宁静合那一早的尖叫声,嘴角邪魅的勾着,双眼满是狡黠和算计。

  “嗯,很好。”颜昔眠这无厘头的回答,茉如也没有奇怪,只安静着服侍着。

  等整理好,穿好衣服,简单的轻挽起头发便出了迎霜阁。

  大摇大摆的向宁愿阁走去。

  “啊!”等颜昔眠一走到宁静阁,里面再次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声。

  掏了掏耳,颜昔眠敝了敝嘴。

  “哇哈,这杀猪呀?这样尖叫,也不怕喊破喉咙呐?”

  自个儿呢喃后,便走了去那尖叫的“来源地”。

  “不!天!”

  “乒乒乓乓……”

  颜昔眠一进房间,就看到颜雨玲在发疯的摔东西,而最奇怪的是,头上包着大大的被子,由上至下都包着。

  颜昔眠一下侧头,云风轻淡的避开了迎面而来的花瓶,便轻笑了一声。

  “哟,近来可好啊?三庶妹。”

  颜雨玲一个回头,看见颜昔眠双手绕着,一幅好整似暇的样子看向她。

  “颜昔眠!你这贱人!”

  一定是她!一定是她搞的鬼!

  颜雨玲一个狠声大骂,下一刻便被颜昔眠赏了一巴掌。

  “啪!”

  “贱人!你竟敢……”

  “啪!”

  颜雨玲被颜昔眠一连反手打着脸,两边面都红得透顶,深红的手掌印都出来了。

  “本小姐不介意帮你闭上你那张贱嘴。”颜昔眠邪邪的笑着。

  慢慢抬头看向颜雨玲那从头包到脚的被子,便“啧啧”一笑,一把扯开了那张被子……

第五十三章 夜半 牧凡爬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