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报复 折磨雨玲

    待颜昔眠一下子把颜雨玲的被子扯下,看见了眼前的”风光”,不禁大笑了起来。

  “哇哦!原来三庶妹还真过得不好呐!”颜昔眠啧啧的笑着,眼中不乏嘲笑之意。

  “你。。。”

  正当颜雨玲想要破口大骂,颜昔眠又弹出一句气死人的话。

  “唉,知道三庶妹你过的不好,我就安心了。”颜昔眠抬手拨了拨头发,轻轻勾着笑容,一副得逞得意的模样,简直要把颜雨玲的肺都要气炸了。

  “啊!颜昔眠!你别得意!”颜雨玲想到了什么,抬手摸了摸头,便再尖叫一声。

  然后一把从颜昔眠手中扯回那张被子,再次盖上头。

  “得意?我只是感叹你这头发。。。啊不,只有头,没发的悲剧呐。”颜昔眠啧啧的笑着,眯起的双眼满是嘲笑,令颜雨玲睁着大大的眼睛,满是狠意的看着她。

  “颜昔眠!我颜雨玲不报仇今日之仇,难以咽下这口气!!”颜雨玲犀利的狠光紧瞪着云风轻淡的颜昔眠。

  可颜昔眠不在乎颜雨玲所谓的”报仇”,只是一脸的不屑由上而下扫向颜雨玲。

  “哦,那。。。你怎么才能咽下这口气呢?要不要我帮你?”颜昔眠这再次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更是咒着颜雨玲快死快咽气。

  听颜昔眠这两次噎死她不偿命的话,颜雨玲险些咬伤自己的舌头,却又不知如何再反驳,只要气得脸红,站在那干瞪眼。

  见颜雨玲不再出声,颜昔眠突然气息一变,冷笑一声,紫罗兰的眼瞳映衬着屋内比较暗淡的幽彩,令人不寒而栗,颜雨玲亦不禁脸色一白。。。。。。

  “你。。。。。。”颜雨玲刚想说什么,便被颜昔眠打断。

  “颜雨玲,哦不。。。是秦雨玲。”颜昔眠幽幽的说出一句,瞬间令颜雨玲心中一惊,转开了眼视,不敢看向颜昔眠那幽深阴寒的紫眸。

  颜昔眠压低了声量,悦耳清脆的声音之中透着一丝冷冽,她慢慢的靠了颜雨玲。

  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强烈的寒气令颜雨玲心惊却移不开脚步。

  看着眼前绝美万分的颜昔眠形如雪地高山一般,一下子便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颜昔眠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眯起了双眼,贴向了颜雨玲的耳边,淡淡的声音响起,却令颜雨玲毛骨悚然起来。

  “我知道你已经恢复了前世的记忆。。。而我,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你了。。。秦雨玲。”

  颜昔眠倏忽换上了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如前世的月昔眠简直是如出一彻,只是多了邪魅和危险之色。

  “月。。。月昔眠。。。。。。”颜雨玲眼中流露出惊恐和胆怯。

  前世的月昔眠清冷也不危险。。。可是今生的颜昔眠。。。已是变得诡异和危险的气息,比起前世,今生的颜昔眠更令人惊恐万分。。。。。。

  “别紧张呀,我不是什么好人。”突然如来的轻笑,没有令颜雨玲放松下来,反而对上颜昔眠那近在咫尺,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颜雨玲无法不怕不惊。

  “秦雨玲,今生,我也要你尝一尝。。。生不如死的感觉,而现在的头。。。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是不是很期待呢?嗯?”颜昔眠再次换上了无邪的笑容,微微一歪头的调皮生生令颜雨玲打了个冷颤。

  颜昔眠向上看了看颜雨玲这”光头”,看到了她昨晚在千川牧凡走后,跑去削光了颜雨玲的头发,这一个她自己认为伟大的杰作。

  眼中是喜悦和满意。

  颜昔眠突然从手中弹出一颗药丸进了颜雨玲的口中,入口即融。

  颜雨玲回过神来,瞳孔一个紧缩,没来得及咳,便觉得身体完全的动不了了。

  “不。。。不。。。”颜雨玲惊得只能说一只字,满脸惊惧的看向笑得无邪的颜昔眠,心中发悚。

  颜昔眠挥一挥手,门随即”呯”一声重重关上,留下了颜府中的一些侍卫和奴婢。

  而此时,一个侍卫端来了一盆水银,颜雨玲一看,似是明白了什么,便极力的睁大双眼,眼中满是恐惧。

  颜昔眠缓缓拿起了一把剥皮刀,紫色露出诡异之色的眼眸映在了刀中,更显嗜血之意。

  缓缓转目看向满眼惊恐的颜雨玲,幽幽的声音响起。

  “秦雨玲,你知道我为何要剃光你的头发吗?”

  “因为。。。要为接下来的杰作做好准备呐。”

  颜昔眠嘻嘻一笑,便碎碎步,优雅一步步的缓缓向颜雨玲走去。

  “不。。。不。。。颜昔眠。。。你不能这样对我!爹爹他必会杀了你的!爹爹他一定会为我报仇!”颜雨玲浑身惊得颤抖起来,晓是惊恐过度,一下子壮起胆来,向颜昔眠大吼道。

  “爹爹?你是说颜奕吗?”颜昔眠挑眉,下一刻便大笑了起来。

  “哈哈!你以为爹爹会在乎你一个外种吗?”

  颜雨玲脸上一个凝固,睁大双眼呆呆的看向颜昔眠那透着血意的笑眸。

  一时回不过神来。。。。。。

  外种。。。。。。?

  颜昔眠突然一个挥手,晃眼间,便削下了颜雨玲一边的耳朵,血立马一涌而出。。。。。。

  颜雨玲一痛,看向自己掉下来的耳朵,蓦然间响起刺耳的尖叫声。

  “啊!!!!!!!!!”

  这痛苦万分的剁耳之痛,听在颜昔眠的耳边,简直是一阵的舒爽。

  “呵呵,颜雨玲,你,根本不是颜奕的亲生女儿,而是他不知哪找来的男人生出来的野种罢了。”

  “不然以你前世秦雨玲和我无亲无故的关系,又如何能成为和我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呢?”

  “相貌根本一点都不像好不好!”

  随着颜昔眠的话落,闪光一闪,颜雨玲另一只耳朵也接着掉了下来,更一下子削了鼻子。。。。。。

  一时间,颜雨玲便嚎啕大哭起来,痛得泪涕横流,惨声尖叫得凄厉无比。

  “啊!!!不!!!求你了!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颜雨玲高分贝的尖叫声,夹杂着求饶的话,刺耳之极。

  而眼前颜昔眠见如此血腥的一幕,眼都没有眨一下,眼中嗜血戾气之重,如同地狱修罗一般,冷冷的笑着,冷冷的看着狰狞的颜雨玲。

  “很痛是不是?可这不过是前戏而已呀!不过你放心,吃了我制的药,你一定能挺过去的,保你生不如死,长期舒爽。”

  “不。。。是我不好,求你放过我。。。求你。。。”颜雨玲喊得声都沙哑了,痛得似是去了半条人命似的,有气无力了。

  “放过你?可谁又曾放过我?”

  “谁又曾。。。放过我的孩子?!”

  “你吗?秦贱人?嗯?”

  颜昔眠气息之转变,一下子换上杀气嗜血之色,更是狠瞪着眼前被折磨得半死的颜雨玲。

  千年前之痛,千年前之辱。。。心中的怒,心中的狠和忿然,怎么能消散。

  前世所有害死她的凶手,她一个都不放过,她要一个个,都要痛不欲生,更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眼中戾气一显,满屋都如寒冰一样冰封起来,屋内之人亦不禁瑟瑟发抖。

  窗外那一直站着的身影,听到孩子之后,气息一滞,便强行压下那重重的呼气。

  而此时颜昔眠的眼底瞬间闪过一抹残酷无情的笑,如冤魂索命一般的阴森。

  她缓缓举起了已血染了的剥皮刀,按在颜雨玲光了头的头顶中间,慢慢的轻轻的划下了一条直直的血痕。

  颜雨玲圆睁着双眼,快要痛得眼珠子都要突出来,翻白眼了。

  轻轻的划下一个血痕后,颜昔眠哼笑一声,便接过侍卫手中的水银。。。。。。

  然后,慢慢的,小心翼翼的向着颜雨玲头上的血痕,倒下。

  一条小小的水银柱,贯注在颜雨玲的皮肤和身体之间,很重。。。很重。。。一下一下的。。。

  渐渐地。。。颜雨玲的肌肉和皮肤拉扯开来,痛得她不停的想要扭动身体,可终是动不了,只是发出”啊啊”的断断续续之声。

  无法挣脱。。。。。。

  痛不欲生。。。。。。

  看得屋内的所有人胃中一个翻涌,皆是纷纷的低下头,不敢再看。

  而屋内只有颜昔眠一个人在欣赏着颜雨玲的痛苦和狰狞,一边自个儿不时发出啧啧的轻笑声。

  无人知道。。。颜府大小姐会有如此残忍血腥的一面,简直是令人毛骨悚然,心惊胆跳。。。。。。

  一直站在窗外的身影见到颜昔眠如此血腥的一幕,隐藏的气息不禁顿了一下,眼中不是惊怕,有的。。。只有心疼。

  眠眠。。。他的眠眠。。。还有他的孩子。。。。。。

  看见她如此令人惊愕。。。如此令人心寒的样子,想起千年前,雪山一别。

  她那清澈如水,又如寒夜里的明珠一般,虽清冷淡然,却纯洁无暇。

  她那与世无争,一尘不染如雪中精灵,又如落凡仙人一般的绝美。。。。。。

  而在选择了他之后。。。受了如此多的痛苦。。。更失去了他和她的孩子。。。。。。

  曾经清冷如水一般的她,已然染上了血腥嗜杀之气息。

  他疼。。。他心疼她。。。是他夺走了她的清净。。。更是他伤害了她。

  让她痛了千年也不能释怀。。。。。。

  千川牧凡紧紧的闭上了双眼,耳边徘徊着的,是颜昔眠扭曲的,阴冷的轻笑声。

  心中更是抽痛得不可交加,浑身微微轻颤着。。。

  脑海中一直挥霍过前世悲痛的片段。

  “不!眠眠!”

  “啊!!!!!!!”

  “求你。。。不要离开我!”

  “不!她没有死!她只是睡了而已。。。很快。。。很快的。。。她就会醒来了!”

  “眠眠。。。不要离开我。。。你睁开眼睛。。。看看我,看看我呀。。。。。。”

  “啊!!!!!!!!!!”

  一声声的嘶吼和心如刀割的痛。。。快要震裂了脑袋,和抱着怀中已冰冷之人,俯地痛哭七天七夜。。。。。。

  现在,看着眠眠变成如此的模样。。。千川牧凡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除了痛,还是痛。。。。。。

  更多的是留存了千年不变的爱恋。

  千年前明明说好要让她幸福。。。。。。

  可最后却是他伤的她最深,更是将她打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令她受尽痛苦。

  而在今世。。。他。。。是不是该放手了?

  他不知道。。。只是。。。他只想给她一个解释。。。。。。

  至少。。。或许能减轻她心里万分之一的痛苦。。。也是好的。

------题外话------

  昔眠狠狠的报仇要开始了,和牧凡的恩爱情仇也将随之而来,请继续期待喔!^v^

第五十四章 报复 折磨雨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