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凌王 左相君非凡

  颜昔眠又回到了大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东郭皇后仍在自己一脸的享受着自己”指尖间的快感”,便啧啧一笑。

  “果然本小姐炼的迷情药非常的好,嗯,完美之极。”

  自恋了一番,颜昔眠心中想:好像在忆起前世之后,月昔眠的性格令她自己这自恋和毒舌又上到了”神的级别”了。

  神呐。

  颜昔眠又再稍稍的”迷恋”了自己过后,便笑眯眯的抚上皇后红润陶醉的脸上。

  “嗯……”东郭皇后当真是幻想着与”月公子”在那个了,一脸的陶醉和享受。

  “来,告诉我,东郭原的得力大臣到底是不是左相君非凡?”

  妖娆的声音,令皇后更沉醉其中,思绪不清的回了道。

  “不……不是。”

  颜昔眠轻眯起双眼,便继续问道。

  “哦?那是谁?”

  “……是……是右相,林泽。”

  林泽那个老匹夫?

  哼,那果然是老奸巨猾的老男人。

  “那,皇上是否因攻国之事与太子不和?”颜昔眠再问。

  皇后似乎顿了顿,没有回答。

  颜昔眠靠近皇后那红润之极的脸,再次勾起邪魅的笑容。

  “来,告诉月,嗯?”尾音声声勾起,带着无尽的引诱。

  皇后再次被迷醉了似的,便笑得灿烂的回道。

  “好……告诉月……”

  “皇上的确……与原儿不和……而原儿是想借机……谋反。”

  哦?东郭原果然是要谋反。

  那就更好办了。

  她这次一定要东郭原身败名裂,更要他死!

  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为她,更为她的孩子报仇!

  ……

  颜昔眠走着小碎步,出了皇后宫殿,吩咐外面的宫女别进去打扰皇后休息,而她自己就在皇宫之中”闲逛”。

  走到御花园之中,颜昔眠看到了一朵开得正美的白色花。

  看上去是纯净无暇的白花,简朴不突出,却令人一看清新,更像是看见了前世的雪灵山上的雪灵花。

  颜昔眠抚了抚白花,微微的勾起一笑,绝美纯雅亦无形出透出了那勾人的魅惑。

  她只是会笑一笑,却不知已是迷了远处而来一人的眼。

  “你是……皇后宫的月公子吧。”一声温玉的声音从身侧不远处传来,颜昔眠转头一看,瞬间愣住了。

  他他他……这这这……

  这一身材高挑秀雅,穿着祥云暗纹的蓝色长袍,脸上是俊美且温玉,亦挂着轻淡的微笑,如春风一后拂过人心,一种平易近人之感。

  这……这不是凌夜然吗?!

  他……他不是江湖上的武林盟主吗?!

  “敢请公子之名。”颜昔眠强行压下心中的疑惑和惊讶。

  看他一身高贵,还是在东郭皇宫出现的……应该不是皇子就是王爷吧?

  凌夜然定定的看了看眼前之人,看这月公子,精致的脸容,绝美得不似凡人,更是雌雄莫辨。

  只是眼前的月公子,桃花眼,樱桃小嘴,精致之极的容貌……怎生的如此之像……像她?

  可是又有些不一样……

  凌夜然没有直接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脸上仍是云风轻淡,带得得体的微笑回道。

  “东郭国之凌王,东郭凌。”

  东郭凌……

  他竟是凌王?!

  是燕沧儿想要拥护上位的凌王?!

  “凌王……”颜昔眠有些消化不了这事实似的,稍稍有些失神,可很快便回愎过来,眼中倏然染上了一丝恶趣味。

  她现在是男人,更是皇后的男宠……而这凌夜然突然主动找上她,那么她……

  颜昔眠倏忽双眼轻眯起,勾起妖魅的笑容,渐渐的靠近东郭凌。

  “凌王是吗,奴家的确是皇后娘娘的人,奴家当真是有幸认识才识过人的凌王。”

  “嗯……您可以唤奴家……月,或是月儿也行。”

  颜昔眠突然换上了轻挑的调调,听上去更似是对男子也十分有”性趣”似的,令一向微笑的东郭凌也不禁强住了脸。

  颜昔眠看见东郭凌这微笑果然是出了一丝崩裂似的,心中玩心大起,便更靠近了一些。

  “凌王呐……你好好看看奴家……看仔细一点……”

  东郭凌见突然一百八十度转变的”月公子”,脸不禁有些沉,一见他靠近,便轻咳了一声,退后了一步。

  “本王还有要事要处理,就不奉陪了。”

  东郭凌有些逃跑似的模样,令颜昔眠立马啧啧一笑起来,一转身,挡住了他的去路。

  见这月公子一挡住他的前路,东郭凌脸上的笑容渐失,轻蹙起眉头,看向月公子。

  “月公子还有何事?”东郭凌放轻了声音,听下去却有威压之感。

  不愧是武林盟主呐,很有气!很有势!

  颜昔眠捂嘴轻笑了起来,便突然低声,变回女音悦耳之声说道。

  “夜然呐,你竟然连本小姐都不认得了,唉,心淡心淡了。”

  东郭凌一听到熟悉的声音,便愣住了,直视着眼前的”月公子”,久久没有回神。

  “喂,回神了。”颜昔眠抬手,在东郭凌面前挥了挥手。

  “你……昔眠……?”东郭凌一回神,脸上全是惊讶且透出喜悦之色。

  “嘘……夜然,小声点儿啦!”颜昔眠轻轻抬手作禁声,便微微的嘟起了嘴,有些不满的看向东郭凌。

  “凌夜然,你还真是暪得紧呐,你竟是东郭国的凌王!”

  东郭凌闻声,便回愎了微笑,只是笑容之中更显喜悦之意。

  “昔眠没问。”

  她没问?这很正常!!!

  一开始认识就知道了他是武林盟主,谁特么的还会问:你还有别的身份吗?

  这不是白痴吗!

  “切,不跟你计较,现在最重要的是太子谋反一事。”

  东郭凌似是没多在意东郭原要谋反,只是温柔的目光,凝视着眼前绝美的人儿。

  “这不是最重要。”他突然淡笑着回了一句,令颜昔眠疑惑的看着东郭凌。

  “嗯?”

  “最重要的是,昔眠为何在此,又是为何成了皇后的……人?”

  他想,她会不会是为了他而来的,虽然这可能性是不太现实,可他总是会去假设,总是会猜想她对他的一切想法。

  所以他只想知道,她为何而来……因谁而来……

  “本小姐要对付东郭原,而北江王是站在你这边的,我刚好和他合作,便来此帮东郭的凌王。”

  “只不过想不到你竟然是凌王罢了。”

  颜昔眠这一话无疑是令东郭凌心中一阵的失落,虽知道她不知为他而来……

  可她既来了,他必护之,也许……能让她知道自己……

  “昔眠,皇宫之中尔虞我诈,阴谋诡计多不胜数,在这,并不安全,不如……”东郭凌眼中透出丝丝的担心。

  而他最不想的……就是她去做什么皇后的男宠。

  而颜昔眠则是不以为然。

  “得了吧,以本小姐的手段,在皇宫之中简直是易如反掌,随心随欲。”

  “加上有皇后在,本公子简直是能在皇宫之中横着走了,怕啥呀?”

  颜昔眠眼中满是自信之色,东郭凌知道以她的性子是达不到目的是不会放弃的。

  所以他也只能无奈一笑,只要他护着她,不让她受任何的受害就行了。

  “昔眠。”东郭凌突然轻轻的唤了一声,带着无尽的温柔和一丝不易察觉的情。

  “嗯?怎么了?”颜昔眠再次从”无限自恋模式”中回神过来,看向东郭凌。

  “这次,由我来守护你,可好。”声声温玉之意,更是带着陌生的情意,双眼深邃得看不清他眼中的深处。

  “……”

  东郭凌不禁回想起第一次认识之时是在他第一次当上了武林盟主却暗中遭受毒派之毒的刺杀,在重伤之际。

  颜昔眠就是一身的浅紫衣,飘逸轻淡的落在他身前,一挥袖便解决了眼前的几十毒派的武林高手。

  而她也没有理倒在地上的他,只是埋头不停的扒着死了的毒派之人身上的衣物。

  之后找出了不少的毒药解药,便从一瓶药中拿出一颗解药,弹进他口中,其余的药皆尽入她袖中。

  他更记得她一转头,双眼是妖艳诡异的紫眸,她轻启唇音说道。

  “你好,再见。”

  便转头一跃,没了踪影,只留下空气中淡淡的清香,更是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底,挥之不去。

  之后更是不停的在江湖上遇见,再而相遇相知相识……有一段时间,她更是留了在他身边,理由只说……

  “我穷我饿,来跟你饭的。”

  东郭凌温柔且带着深意的目光自此只停留在她一人身上……

  此时,听到东郭凌突然如来似是承诺一般的话语更是令颜昔眠不禁一愣,也不知如何回应,只能呆萌着傻样看着东郭凌。

  就在东郭凌正想说什么之时,倏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打断了颜昔眠的不知所措。

  “凌王何时对皇后的人感兴趣了?”

  颜昔眠和东郭凌一转身,看向缓缓而来,一身银纹花边,白衣飘飘,脸容仅是清秀,却透着一种威压之感。

  来人凤眸勾人,透着丝丝冷漠的气息,尽管脸容清秀,却仍吸引人目光,浑身气息令人移不开目光。

  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而东郭凌却回复了微笑,只是一如既往的透着距离之感的冷漠。

  “不知左相也何时对本王的事感兴趣了?”

  颜昔眠一听此人是左相之时,双眉挑了挑。

  哦?东郭国左相,君非凡?

  此人的”功绩”和一路升职,还真是不凡呐。

  这样的年轻便成了东郭权力之大的左相大人,势成更是稍胜右相那老匹夫。

  她一度以为这左相也是站在太子,东郭原那边,可既然皇后否认了,更这左相也不是凌王这边的人。

  那……他应该是两边皆是圆滑中立之人。

  这人……城府必是深不可测……若是非友是敌的话……

第五十七章 凌王 左相君非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