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兴趣 决定谋反

    君非凡轻眯起双眼,嘴角扬起了一抹满是深意的笑容,转眼看向妖娆雌雄莫辨的“月公子”,不带感情起伏的说道。

  “恕本相对凌王之事完全没有兴趣…”

  “真正让本相有兴趣的,更是皇后身边的人。”

  黑若深渊的眼睛定定的望向颜昔眠,那仿佛能把所有人所有事看穿的深眸令颜昔眠心中升起了一丝的不安和戒备。

  而东郭凌见君非凡对颜昔眠晓有兴趣的样子,眼底不禁沉了沉,却仍是微笑着道。

  “左相不如多心系朝堂大事,对皇后身边的人感兴趣也似是不合乎左相为国为民的身份。”

  “不然,到时候皇后说不定会以为左相会觊觎她身边的人,那对左相的名声和地位也似是不好。”

  听言,君非凡勾起的淡淡笑容更是令人捉摸不定其心意。

  “凌王就不用担心本相之事,倒是应该为自己打算一下,毕竟现在更该令人忧心的是凌王的地位呐。”

  君非凡满含深意的回道,更是暗指太子东郭原若是谋反成功,当上了皇帝,那东郭凌的王爷地位更是岌岌可危了。

  东郭凌轻眯起双眼,与君非凡紧紧的对视着,两人眼中似乎不断擦出一丝火药味儿。

  而在一旁的颜昔眠看来,两人这“眉目传情”的行为,敢情是有爱的戏!

  颜昔眠又稍稍瞄向正似笑非笑的君非凡,心中不禁有些想要吐糟凡感觉。

  这左相君非凡…第一眼看见他就对他这人没什么好感了。

  还特么的名字里也有凡字!

  这年头叫凡的是否成了大众名了?

  凡凡凡!

  真烦!

  颜昔眠斜扫了一眼君非凡,而君非凡的眼角也一直注意着她,自然没忽略这月公子眼底中的不满和对他……

  似乎不太喜欢。(左相大人还没发现自己从没讨喜过……)

  不过,君非凡也没多放在心上,来日方长,既然这月公子已是皇后身边的人,那必是有很多机会再见。

  所以“想通了”的左相大人便转眼正视向颜昔眠,扬起更深的笑容,令颜昔眠不禁愣了愣。

  他嘴抽筋了?

  突然对着她笑…

  有阴谋不成?

  呸!要阴也是本小姐阴他!

  整死叫“凡”的男人!

  烦男人!

  估计若被左相大人知道他对颜昔眠一个“美丽”的笑容会被她认成有阴谋…可能直接会吐血。

  左相大人可很少笑的,一身幽冷的气息更是令人不敢招惹,这对颜昔眠笑了一下,直接成了阴谋小人……

  君非凡没有再多言,便转身离去了。

  东郭凌收回眼底的冷光,转回温柔的目光看向颜昔眠。

  “昔眠,你要小心点,莫要被人占了便宜去,知道吗?”

  颜昔眠含笑的看着东郭凌再次一如往日这温柔大哥哥的模样,心中是温暖的。

  一直在她孤身一人在江湖之时,也有一段日子有他,凌夜然的陪伴,才没有完全的孤单。

  那段日子的相处和陪伴,不得不说,凌夜然也是她颜昔眠十分在乎的人,更深切来说,更是她的亲人。

  “知道了,像个老长辈似的。”

  瞧,一句话瞬间把大哥哥的形象眨到去啰唆的老人去了。

  东郭凌无奈的看了看颜昔眠,轻声说道。

  “昔眠,我不是大哥哥,你只一直叫我夜然就好,知道吗?”

  颜昔眠挑了挑眉,没有想得更多,便不以为然的答应了。

  夜然这名本来就是他的字…

  名,东郭凌,字,夜然。

  “好啦好啦,夜然快回去吧,本小姐还要继续计策,要去找淫(禁个词)荡皇后了。”

  颜昔眠伸手推了推东郭凌的手臂,而东郭凌也仍是一脸柔和了的温玉。

  两人在一起,俊男美男这样的风景,当真是令人不禁想得那个歪歪了。

  “还愣着干什么,要昔眠送你回去吗?”颜昔眠疑惑的看着一直微笑看着她的东郭凌。

  而东郭凌则笑了笑。

  “不用了,昔眠先回去。”

  颜昔眠的桃花眼转了转,便再换上了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眼中是隐下去的狡黠,嘻嘻一笑说道。

  “还是昔眠送你回去吧。”

  颜昔眠把眼睛睁大一点,看上去似是有些恳求的样子,实在是令东郭凌的心都化了,便笑着回道。

  “好,昔眠送。”

  东郭凌正要离开之时,看见颜昔眠还在原处,没走,便疑惑的正想开口问道。

  “昔眠…?”怎么不走?

  颜昔眠向东郭凌挥了挥手,眼中升起了戏谑之意。

  “我送你走!我目送你走!”

  “再见!”

  东郭凌回神来就知自己被这小鬼灵精给耍了,又奈何不了她,每次都被她耍一两次,每次都令他哭笑不得。

  东郭凌向颜昔眠温柔的绽放一个更灿烂的笑容,如春风拂,暖透人心。

  在颜昔眠愣了一愣之时,便离开。

  又笑……

  男人就是会莫名其妙……

  的笑……

  脑抽了。

  颜昔眠没多想这“男人脑抽”的小插曲,回头一想起自己计策的下一步。

  不禁勾起了一抹极为邪魅妖娆的笑容。

  既然皇后已被自己的“英雄”给迷惑了,那么她就是一个十分有力的棋子。

  几天后不是狩猎大会吗?

  她一定会让东郭原永远再也回不到东郭皇宫了。

  更加勾起颠倒众生,魅惑的一笑,便转身回皇后的宫殿去了。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

  “啪!呯!”一个响彻屋内的摔碎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浓浓的阴霾笼罩着。

  “废太子?嗯?!”

  太子宫中,东郭原正大发雷霆中,惊得下面太子的大臣和谋士皆心慌了起来。

  而一脸淡定的右相,林泽则站了出来,恭敬的说道。

  “太子殿下且先别动怒,这不过是皇上宫殿中的传言,毕竟没成事实。”

  东郭原冷冷的哼笑一声。

  “哼,难不成要真等父皇废了本太子,才来动怒?!”

  右相没有害怕惊恐太子的怒气,只是仍淡定的回道。

  “现下的情况,凌王与殿下的势力已势均力敌,若自乱阵营,必会被凌王乘虚而入,还请太子殿下先冷静。”

  闻言,东郭原也压下了心中的愤怒,缓了缓心情,便看向右相冷声问道。

  “那么以右相之言,本太子当下应如何对应父皇欲换太子之事?”

  右相想了想,便出声道。

  “臣以为现下皇上的心思看似难以捉摸,可皇上在攻国一事上与殿下不和,废太子之事也不尽是空穴来风。”

  “所以,臣建议先下手为强,在狩猎大会之上用上殿下早准备好的士兵,先以刺客刺杀,再以太子出士兵扫平。”

  “届时,太子可以皇上不幸被刺身亡,那么太子便是名正言顺,下一任的东郭皇帝。”

  话落,其他谋士和大臣也纷纷点头,觉得此计可行。

  而右相林泽的双眼中隐含着的深邃更令人无法探清,却看出此人之精明和城府之深。

  东郭原听右相提早谋反之计,在狩猎上会上动手,也是合天时地利人和,皆没问题。

  加上若谋反不成,他护驾之举也是能令自己全身而退,加上也能名扬太子之名声。

  狩猎大会动手,可行。

  在东郭原还在深思之时,一个宫女缓缓走到东郭原面前,跪下说道。

  “殿下,皇后宫中传来,月公子传言皇后娘娘对谋反一事。”

  东郭原听到“月公子”一名,双眼眯起。

  “说。”

  “皇后娘娘说狩猎大会正是太子的机会,必要好好把握。”

  东郭原心中更是坚定了狩猎大会动手一事,不禁扬起阴冷的笑容。

  “东郭凌…等本太子做了皇帝,那你就等死吧!”

  还有昆国…只要等他一举得到了昆国,下一个目标就是千川国了!

  千川牧凡,颜昔眠,本太子必会让你们也生不如死!

  东郭原又转眼看向那传话的宫女说道。

  “母后还宠着那男宠?”

  自从那叫月公子的男宠出现后,母后也少来找他谈事了,一心宠着那男宠,好像是离不开他似的。

  等他谋反成功,必也要好好看看这月公子到底何方神圣,没用者,除了也不必担心。

  东郭原阴冷的笑着,令身后的一众人等更是不寒而栗。

  而右相林泽更是眼眸深了深,满腹子算计和心思,还有朝廷上的势力之大,相信在太子登位后,权力之大更可能越过那左相,君非凡。

  只是将来的事谁会肯定一定成功?

  到头来…谁落入谁的网还不知呢。

  ……。

  几天后,东郭的狩猎大会便要开始了。

  一众皇室,大臣人等皆用了两天的时间到了皇室狩猎之地。

  声势浩大的人到后,便扎好了营,第二天便要开始大会。

  而皇后身边只带了一个极受宠的月公子,一路上,颜昔眠更是一直陪着皇后在桥子里。

  每每都会传出一些暧昧的声音,听得出面的宫女和附近的人等有脸红或时暗暗不屑。

  而皇上反而是脸不改色的与妃子同坐,皇上皇后如同陌路似的,互不相干,互不侵犯。

  而左相一路上都是离皇后桥子的不远处,每每听到那些声音,脸都不禁沉了沉。

  至于为何沉脸,为何在意?

  谁知道呀?

  而桥子里的颜昔眠就在不停的吃着小桌上大大小小的水果点心,一边坐得像个大爷似的。

  都连续吃了几天了,好像某公子一直没有停下不吃。

  整一个吃货,大吃货。

  前世今生也是如此。

  吃吃吃!

  突然有一天,颜昔眠突然换上了怨愤的样子说道。

  “你们吃我的穿我的,天天不是吃就是睡,一点都不努力一下,还不到一天就吃光了一桌子的食物!你们对得起我吗?吓?!”

  话落,颜昔眠正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说道。

  一个“自怨自艾”又“冷抽风”完了的颜昔眠再次泄气了似的,重重“唉”叹了一声。

  “又吃完了……唉,食物的麻烦就是,吃完了…就没了!”

  再次抽风了一下,颜昔眠斜视向身后躺在华丽小榻上,正“呻着吟着”的皇后。

  她几天不停的吃,而这东郭皇后就几天不停的“嗯”。

  烦不烦!

  这像一国皇后吗?淫成这样。

  也怪不得生出东郭原如此一脑淫(禁个词)荡又暴燥的白痴。

  前世如此,今生如此。

  那么今生,她就要帮他好好的改造一下,好让他下辈子别死得这么透底!

  

第五十八章 兴趣 决定谋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