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谋反 烦人左相

    狩猎大会开始,皇上和各位王爷皇子等众人皆换了骑装,骑上马,威风凛凛。

  “东郭国皆由先皇打出来的江山,作为东郭的子孙,也不能落后。”

  “就由今天的狩猎大会上,以猎物数量来决胜!你们有没有信心?!”

  东郭皇帝一脸严肃的样子一一扫视眼前的皇室子弟。

  而众人皆呼。

  “有!”

  皇帝便大声的再道。

  “好,那么朕就先走一步,你们随后,好好展现我们东郭的威武!”

  说完,便在众人目光下,策马向狩猎场奔去,而皇室子弟等人皆纷纷随后,一时掀起层层沙尘。

  而在皇后享受着一级待遇的颜昔眠,看见东郭原也进了狩猎场,双眼眯起,勾出邪魅的笑容。

  一下子便迷倒了皇后和身边的宫女,什至引来不少下面千金的目光。

  颜昔眠与正要进狩猎场的东郭凌对视了一下,东郭凌继而也进去了,而她却突然对上了一脸云风轻淡站着的左相,君非凡。

  而此时君非凡也刚好转头,对上颜昔眠的双眸,却亦向她微微一笑,令颜昔眠不禁汗颜。

  又笑,他是嘴抽还脑抽了?

  白痴。

  接到颜昔眠那不屑的目光,君非凡也只是扬了扬嘴角,便自个儿走到一只白马身边,一个翻身便干脆利落的上了马。

  然后又转头对视向颜昔眠,勾起了一抹淡不可见的笑容,然后作口型无声的说道。

  “我等你。”

  话落,一身白衣,没有穿骑装的君非凡就这样潇洒的进了狩猎场,留下一脸思考的颜昔眠。

  他又怎么会肯定自己也会进狩猎场?

  难不成他知道了她的计划?

  不会吧…这么邪门。

  屁!不管这男人了,跟他又不熟,也不是太子那边的人,先不理这白痴的男人。

  颜昔眠双眸转向“风骚”皇后,一手勾起了她的下巴,脸靠近着正不断脸红的皇后。

  双眸闪过一丝紫光,而皇后也不禁轻愣了一下,便扬起妩媚且深情的笑,看向颜昔眠。

  “皇后,月去狩猎场给你打几只动物回来可好?”

  皇后闻言,更是扬起灿烂的笑容回道。

  “就知道月对本宫的上心。”娇腻的声音柔软之极。

  “那皇后是要活的还是死的呢?”颜昔眠眼中不禁有些恶劣的笑意。

  “死的活的,只要是月猎来的,本宫都喜欢。”皇后禁不住眼前人的绝美脸容,也不怕别人的目光,当众就亲了颜昔眠一下。

  瞬间,颜昔眠的笑容出现了一丝的崩裂……

  她竟被这骚皇后给亲了脸……

  噢!脏死了脏死了脏死了脏死了脏死了!

  死了死了死了死了blablabla……(无限呢喃加上怨气模式再次启动)

  颜昔眠强大的心理,强行把心底那强烈的恶心和愤怒压下,便挤出灿烂的笑容,僵住。

  “那月一定会给皇后一个大大的惊喜的。”狩猎是吧,她就猎她儿子,再扔到这脏女人面前,折磨的死去活来!

  而颜昔眠话落,亦要来了一匹白马,也没穿一身烦人的骑装,就这样“一身轻”的进了狩猎场。

  ……。

  一进狩猎场,周围皆是高高树,一目绿油。

  颜昔眠闭眸,听着周边的声音,也没发现有人,只有慢慢的策马而行。

  一路上不断的射杀着小动物,也没有一点小女子的心疼动物的模样。

  而背后装动物的袋子也越来越多。

  “看不出来月公子也会射术,真令本相惊讶不已。”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一丝的趣味。

  颜昔眠不禁抚额。

  怎生又遇上这白痴男人!

  唉,猿粪呐。

  颜昔眠似是想要无视他的样子,君非凡又绕到她面前,望进她的眼底。

  “这大片树林只你我相遇,月公子不觉得这是缘分吗?”淡淡的说道。

  缘分?

  这是孽缘!

  鬼才想要跟他来个什么鬼的相遇!

  颜昔眠斜瞄了君非凡一眼,便开声回道。

  “本公子也不知左相大人也是会骑马的,明明看起来弱不禁风似的娘儿们。”

  “……”这明显之极的讥讽,令君非凡不禁抽了抽眼角。

  而某公子亦没打算停,继续的喷洒着毒液。

  “那若左相大人都会骑马了,那本公子会射术也不稀奇。”

  “加上左相大人看起来文文皱皱的人都会去射杀小动物,都已是一大的奇迹了,怪不得大人这升官的速度比猴子爬树还要快呐。”

  “奇迹呐……”颜昔眠一脸认真的感叹之中。

  “……”

  这明显之极的眨低,和毒舌着,君非凡头上简直堆满了一片乌鸦的羽毛。

  这月公子的毒舌可不是盖的…这一下下的攻击就令他这一国丞相也无从反驳了。

  “咳,月公子的口才,本相佩服之极,不过这一场的偶遇,不如咱们就一起走吧,毕竟本相看起来是一个文皱皱的人不是?”

  君非凡调整好自己被眨得落泥土之中的心,便继而扬起淡笑说道。

  颜昔眠三条直线直直的落。

  谁跟这厮偶遇呀!

  她看分明就是这厮故意找上她的!

  现在还赖着她不成!

  男人就是烦!

  叫凡的人更烦!

  烦呀!烦烦烦烦烦烦烦……。(再次无张呢喃和怨气模式开启)

  “呵呵,偶遇是吧,左相大人既都好意撒谎了,那本公子哪好意思不信呢?”颜昔眠反讽道。

  而君非凡已然炼就了抗毒能力,也没有被这月公子的毒舌毒死。

  就这样,一路上这两人就有一下没有一下的说着话,大多数的,竟是君非凡在说,而颜昔眠在无视。

  耳边不断徘徊着君非凡这“吱吱喳喳”的吵嚷声,令颜昔眠有些不耐烦了。

  咋的看上去冷冷的男人,竟是这么多的废话!

  一开始从东问到西,再从西北讲到东北!

  她还是比较想问候他的祖宗!

  特么的烦!

  “君非凡。”颜昔眠突然就打断了君非凡正说着的东郭与昆国的文化,再以两者比较。

  “怎么了?”君非凡没有不满突然被打断的话,只是冷眸中含着一丝的温柔,看着颜昔眠。

  颜昔眠想了想什么,便问口说道。

  “考考你一个问题,要用智力的。”

  “……嗯。”

  “一百个小鬼,分一个桃,如何分才能分得公平?”颜昔眠挑着眉,眼中染上笑意。

  答案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不难,只是有些动动脑子,拐多几个弯罢了。

  君非凡倒是沉默了一会,便勾起淡笑的回道。

  “直接掐死九十九个。”

  “……”颜昔眠默了。

  还真答对了……

  非常人的脑袋……

  果然是很多YY思想的左相大人!

  “呵呵,很直接…嗯,很直接。”

  之后便一直的沉默着,任君非凡如何说东到西,颜昔眠都没有出声了,只是定定的望住前方,完全无视。

  她已经不想再跟这男人说话了,不想!

  到了夜晚,各人皆带着自己猎的猎物回到了营中。

  王爷皇子也逐个给皇上看了他们的猎物。

  不久,便传来皇上纵声大笑的声音。

  “哈哈哈,凌儿的射术不错,很好!有朕当年的风彩!”

  东郭凌猎了最多的猎物,超出东郭原不少,从而获得了皇上的赞赏。

  “谢父皇赞赏。”东郭凌不骄不傲的俯身回道。

  “好好好!既然凌儿猎的最多,那朕便赐予你天玄剑。”

  皇帝话一落,下面众人便不禁窃窃私语起来。

  “这天玄剑可是当年先皇赐给皇上的,现在却给了凌王,凌王地位必是再提高了。”

  “怕是在皇上心目中,凌王地位本就不低。”

  “皇上还是很重视凌王的,不然凌王的势力怎能与太子比之?”

  而一旁的东郭原的脸色越来越沉,阴霾不断,双手更不断紧握着,显然已是动怒了。

  父皇竟把先皇赐之天玄剑给了东郭凌,那东郭凌的机会更大。

  果然…父皇想废太子的心思!

  颜昔眠坐在皇后身边,双眼眯起,注视着一脸阴霾的东郭原,不禁勾起了笑容。

  好戏来了。

  颜昔眠双眸望向皇后,紫光再次一闪而过,皇后的目光更显迷离,便叫了身边的太监来,交了颜昔眠递给她的一张纸。

  而太监接过小纸后,便偷偷摸摸似的接近了东郭原,快速而不可见的塞到了太子的手中。

  东郭原皱起了眉头,低垂下头,垂在身侧的手不着痕迹的翻开了小纸。

  看到了里面的内容,东郭原双眼不禁睁大了,很快便勾起了阴凉之极的笑容。

  再次抬头,扫视向周围的众人。

  只有一部分的大臣和皇子,而他的心腹也就几个。

  再扫向了沉默站着的右相林泽,两人对视了一下后,东郭原双眸眯起,突然出声。

  “父皇,废太子之事可是真的?”

  突然如来的一句问话,令周围瞬间宁静了下来,众人皆纷纷望向太子。

  太子说了什么?

  废太子之事?皇上要废太子吗?

  而高位上的皇帝则紧蹙起双眉,严肃的说道。

  “原儿怎会如此说。”

  东郭原阴霾的哼笑了一声,缓缓的一步一步走向高位上,面对着皇上。

  “父皇先回答儿臣,可有废太子之思考?”

  这番突然的质问,更是太子突然大胆的当众质问起皇上,令众人心中升起了不安和疑惑。

  而皇上的脸上亦开始转差。

  “太子这是什么态度!竟猜测朕之心思!”

  这皇上的怒气更令东郭原阴霾不断。

  “儿臣是当朝太子,父皇不该要传位给东郭凌!而儿臣以免父皇糊涂,儿臣只好自己争取了。”

  “放肆!”皇上一个怒的拍桌,而东郭原则是不以为然,只是抬起了左手。

  这时,一群太子的士兵便把狩猎营全给包围了,更拔剑相向,一下间令众人不禁惊恐起来。

  “太子是何意?竟然招士兵包围狩猎场?!”一名大臣愤然的站了出来,不惧东郭原似的。

  东郭原哼笑了一声,便一抬手,一名太子的士兵便一刀杀了那位大臣。

  这一举动更令众人哗然,更出了一些惊恐慌张的声音。

  皇上见此不禁大怒的站了起来,岂知东郭原倏然拔出隐在腰中的长剑,指向皇上。

  然后转头瞪向一旁沉默不语的东郭凌,嘲笑的开声道。

  “怎么,你不怕本太子先把你东郭凌给杀了?”

  东郭凌没有回应,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劫持着皇上的东郭原。

  “本太子才是东郭国下一任的皇上,这皇位是本太子的,你如何能抢起它?!”东郭原目露凶光,狠狠的看向东郭凌和皇上。

  “现在本太子已包围了狩猎场,在场所有人的生死皆在本太子手中,父皇知道该如何做吗?”东郭原勾起残忍的笑容,狠瞪着皇帝。

  皇帝已怒得脸都气红,却被东郭原用剑指着不能动弹。

  “东郭原!你身为太子,竟想要谋朝篡位!就不怕世人的骂言?!”皇帝怒不可遏的大吼道。

  而东郭原闻言则大笑起来。

  “哈哈哈,本太子既要谋反,那便已是做好了一切准备,父皇在狩猎大会中不幸被刺杀至死,几位大臣和本太子晓幸未死,即日登位。”

  未等东郭原再次得意大笑之时,主位上的另一边,倏然传来了一个悦耳的声音。

  “哦?现在就要当皇上,不觉得是异想天开了吗?”

------题外话------

  预告一下,很快就重忆前世郁牧凡回来之后的事;之后就要结局了!

第五十九章 谋反 烦人左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