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纠缠 千年之恋(精)

    突然君非凡冷寒的气息,带着浓烈寒极且熟悉的声音令东郭原一个激灵。

  心中是源源不断的惊惧,抬头看向此时冷得嗜血和满身杀气的君非凡,如同修罗一般,满是戾气的紧瞪着他。

  “郁…郁…牧凡……”声音抖得难以听清楚,东郭原如一下子跌入寒极深渊似的,惧怕之极。

  而被东郭原掐住脖子的颜昔眠更是惊愕了,更多的是百感交杂之感。

  “你……”颜昔眠睁大了双眼,直直看着眼前面容清秀,却那双狭长的凤目和透着冷漠的气息……

  是如此的熟悉。

  是他…真的…真的是他?

  君非凡把视线移向了颜昔眠,本是冰寒之极的冷眸化成丝丝的温柔和无尽的心疼。

  忆起她千年前所受的苦,都因他而起。

  是他给了她承诺,给了他的爱…留住了她停留的脚步,愿意陪伴在他身边。

  可是最终却是他…把她打入万劫不复之地,更因他而受尽屈辱和丧子之痛……

  还有更多更多的,是他让她一再而再的绝望无助…最后化成连绵不断的痛意和狠意……

  当他一知道了她已死的消息和痛苦绝望…他是多么的心如刀割,连每一个呼吸都扯痛了每一根神经……

  当他抱住了她已冰冷的尸体…他如何痛哭,如何撕吼,如何撕心裂肺肝胆欲裂,到后来的毁天灭地,嗜血屠杀……

  最终只能归回了心底中无尽的沉默……

  可这一切…都已都挽不回他的错,她的苦……

  君非凡缓缓低头,紧紧的闭起双眼,再而深深的吸尽了一口气,继而呼出。

  无人看见他痛忍着眼底流转的泪水,强烈的悲痛紧紧压抑着身体每一个神经。

  沉默了不久,便已抬起了头,深深的望着颜昔眠,比刚刚更沙哑和低声。

  “眠眠……”

  颜昔眠猛地一震,心口似是被重重击了一下,圆睁着紫眸紧瞪着眼前的君非凡。

  看着他,抬手,移到脸后,慢慢的扯下了一个面皮。

  一张如仙如妖,俊美到极致,不似凡人的精致的脸一下子呈现在她的眼前。

  颜昔眠眼中的复杂更甚,紫眸不禁更深,让人看不透她眼中的情绪。

  “果然是你…千川牧凡。”她毫没感情的说道,令千川牧凡的心更加的刺痛。

  “现在的我…是你的罪人郁牧凡,不是千川牧凡。”千川牧凡一字一字的说道,双眸是更加的黯淡和理下的痛楚。

  她的…罪人……

  颜昔眠强忍下心中的酸痛,他的一言一句皆透着他的悔痛和依旧深深的爱恋。

  前世,她选择了他,把心交给了他,最后因他而痛而死。

  而今生她也是无法控制的爱上了他……

  而如今,她心中对他……

  颜昔眠的沉默,令千川牧凡更加的心痛,她的冷漠和无视就像是一把锉子在他心里磨擦着,每一下,都抽痛着。

  而东郭原见千川牧凡和颜昔眠的对话,心中满是鄙夷和不屑。

  不得不说,无论是前世的郁牧凡和千川牧凡,这男人都是世间难得的才人,无一不会,更近是完美的人。

  可却没有野心,没有善用自己的才能来一展志向,竟只是因爱上一个女人,一个累赘,而放弃了本应有的冷漠。

  所以他更恨,他一直都恨千川牧凡!

  明明有着可以称霸天下的能力,可以站到更高的什至是顶端的位置却只是爱一个女人,或是报一个仇。

  前世,因女人而死,今生,也是爱上了同一个女人,更是没有一点点的野心!

  他穷极一直想要去追求的,千川牧凡却皆视之如尘土…他如能不恨!

  东郭原心中的狠意和阴霾更深,他瞄向了身旁的暗卫。

  暗卫接收到了东郭原的暗示,双眼即锁定眼前武功强大得深不可测的千川牧凡。

  暗白的月光渐渐被厚云遮盖。

  立于悬崖上,风微微吹起,掀来一阵阵“呜呜”的暗流声。

  一片枯叶缓缓落于对峙着的四人眼前。

  倏然,东郭原身边的暗卫一个晃身,直冲向千川牧凡,手中的长剑破空挥至。

  千川牧凡双眼眯起,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一转身,瞬即举起手中的长剑迎着暗卫的剑。

  刀光剑影不转闪烁,不时擦出火光和尖锐的声音。

  暗卫武功亦高强,与千川牧凡交手过十招,想要慢慢引千川牧凡退后,可之后身上竟不断被划出一刀刀的血痕。

  每一道伤痕,甚至越来越多,越来越深……

  东郭原眼中浮现出暴戾之息,低头瞪向正注视千川牧凡的颜昔眠,嘴角不禁扬起了阴笑。

  “呵呵,贱人,想不到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千川牧凡皆是为了你,亦不惜一切……”

  颜昔眠深深的狠眸瞪向东郭原。

  “想不到无论是前世今生,你皆是为了权力而不择手后,丧尽天良,恶毒得毫无人性!”她双眸带着痛恨,愤怒的吼着。

  东郭原阴凉的笑了两声,眼中的阴鹜更深,似是所有负面的,阴暗的皆聚在了他的双眸中。

  “本太子只在乎权力地位,而如今的情势,把你紧紧的掐在手中,千川牧凡更是奈何不了本太子。”

  颜昔眠反讽回道。

  “你这小人不会轻易的选择去死,所以你只有两条路,一是乖乖的就范,第二是把我扔下去,而你也得死。”

  东郭原哈哈大笑起来。

  “贱人!你以为能糊弄本太子?只要挟持着你,千川牧凡怎么也不会敢迫死本太子!”

  就在颜昔眠再想要说什么……

  “主子!”这时远处突然而来的声音响起。

  东郭原一转头,眼中不禁染上惊愕。

  只见不远处极快而来的十几个千川牧凡的暗卫。

  而眼前自己的暗卫被处于下风,更被千川牧凡赶至而来的暗卫包围起,而他的下场只能是死,那么他现在必需捉紧机会逃!

  阴霾的双眸瞄向了茂密的树林。

  他身上也只剩敛去气息的药,成功与否只能一试……

  东郭原点了颜昔眠的哑穴,施展轻功逃走离远至悬崖边。

  可一刻他就感觉到自己被一双嗜杀戾气的双眸如猎物一般锁定住。

  幽寒到骨子里的冷……

  东郭原一抬头,便看见而到至眼前的人浑身皆如万年寒冰一样的气息,此刻更是染上了嗜血的冷眸,直射向欲拉着颜昔眠逃走的东郭原。

  只见千川牧凡已一下拧下了那暗卫的头,一手持剑,一手抓住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如地狱盛放而开的曼珠沙华,又如满身染血,随意收割人命的修罗。

  恐怖…危险……

  东郭原整个人已经僵在那里,耳边徘徊着的是千川牧凡身上并发出那冷冽寒气和无边的恨意冷冷的说道。

  “本王要你…放开她。”

  一声轻轻的冷音,令东郭原一下子如掉入了极地寒冰之中,心中的恐惧似是不受控制般无限扩大著。

  颜昔眠紧蹙着眉头,看着眼前比前世寒冷嗜血得如地狱而来的修罗……

  是熟悉,却又是陌生。

  前世的郁牧凡无论怎么冷漠冰冷,皆不像现在冷得死寂,冷得不似凡人……

  心,紧紧的抽痛着,悲伤着亦哀叹着…却不知是因她而痛,还是因他而痛……

  颜昔眠垂目,似是决定了什么似的,一个抬头,紧紧的,似是想深深的把眼前之人再次刻在眼底,心底。

  她…再恨再痛…皆已经不想再牵扯上他了……

  她或许还爱着他…所以就算他让她报仇,一剑刺死她…

  她或许…不能真的杀了他……

  所以,她只能让这一切结束,就以这深不见底的悬崖……

  了结千年的爱恨恩仇。

  颜昔眠的紫眸慢慢的变淡,身上渐渐被淡灰的紫光包围起来。

  身上所中的化功散一点点的消退,浑身的力气慢慢的回复。

  就一次…就一次…就让她最后任性这一次……

  母亲死前把她所有的武功传给了她,可竟亦把所有雪灵守墓者之力也给了她。

  生生把寿命减半,才导致的虚弱,被上官静宁乘虚而入。

  后来才知,母亲也曾封印了她前世留下了的力量,让她万不得已别用。

  因为这是千年前月昔眠的力量,而今生的她若动用了前世她的力量,后果只有两个。

  可能不知原因而沉睡不醒。

  可能就此死路一条。

  而她既已要结束这一切,那么她就只能动用雪灵力量,解了化功散,把武功修为大辐提升。

  她要亲手杀了东郭原。

  就算是死……

  就算是同归于尽……

  就算是不能再与他一起……

  满身寒冽的千川牧凡注意到了颜昔眠突然的变化,也瞥见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决绝。

  心一慌,想要冲上前。

  可颜昔眠倏然一挣开东郭原的挟制,再反手掐住他的脖子。

  瞬间移到了悬崖边缘,令东郭原半身凌在了悬崖边,差一点便要失衡似的。

  “眠眠!”千川牧凡大惊,一边闪身而去。

  而立在悬崖边,迎风而立的颜昔眠三丝墨发随风飞舞,她呼了一口气,淡化了的紫眸中是退去了的狠意,转头看向正向她而来的千川牧凡。

  微微的扬起了淡淡的笑容…绝美而纯洁。

  如是前世的月昔眠一般,美得一尘不染的清冷,却只为他而绽出了最美丽的笑容。

  生死一刻,她的回眸……

  千川牧凡知道…她还爱着他,她还是爱着他的……

  可眼前之人似是要随风而去,散于尘世一般,紧掐着不断大吼挣扎的东郭原。

  颜昔眠便背对着他,感受到雪灵之力慢慢的开始反噬,脑海中闪过一段段前世今生的爱恋。

  他的冷,他的笑,他的柔,他的暖……

  不禁暗笑了一声。

  过尽千帆…她与他,终是无缘……

  风渐大,不断的呼啸着,夹着一丝丝的凉意,亦带着她不断无力的身躯……

  一抹深紫衣的身影,随风而下,伴随着千川牧凡绝望的嘶吼着。

  “不!”

  “不要!主子!”千意一反应便拉扯住千川牧凡欲要跳下去的动作。

  可千川牧凡回手一把将千意击飞出去,压低身子,运气至双脚,一把借力俯冲下去。

  留下十几个定在原地的暗卫,眼睁睁的看着主子不顾一切的随那颜大小姐而去……

  ……。

  呼呼的强风声打在身上,擦过耳边。

  在无尽的深渊之中,只有一抹深紫身影在急速坠落着。

  本紧掐在手中的东郭原已不见,而她只知道自己很快就要死了……

  这时,一个细小而熟悉的吼声在上方传来,颜昔眠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竟看见了一身白衣的千川牧凡……

  “眠眠!”

  本以为只是幻象,可再看清一点…

  “千川牧凡?”颜昔眠不禁睁大了眼睛。

  这男人又跟着她跳下来了?!

  他不是应该会被千意千灿他们极力的拉住吗?!

  没来得及想太多,似是如第一次堕崖般,被千川牧凡拥在了怀中,随着强风的吹袭,处于他温暖的怀抱……

  “颜昔眠!你就是死!也只能拉着我!”千川牧凡狠声的大吼道。

  颜昔眠愣住了一会儿,只知道大脑已是一片空白……

  “滴……”一滴温热的水滴点在了千川牧凡的脸上。

  千川牧凡稍稍睁大了眼睛,便更加搂紧了颜昔眠。

  “答应我…不要再…抛下我了。”他低沉伴着沙哑的声音贴在了颜昔眠的耳边。

  颜昔眠强忍着的哭泣不小心哭出声音来,随后便亦紧紧的回拥了千川牧凡。

  “…好。”埋在他怀中,她闷声的回道。

  这一生,有他在伴,就是粉身碎骨,她也不怕,也没有什么恨和怨了。

  “眠眠。”他低声。

  “怎么。”她回道。

  “我爱你。”他说。

  颜昔眠没有作声,只是再次忍不住哭喊,埋在他怀里痛哭着,最后扬起了笑容,与他紧拥着。

  而千川牧凡也埋在了她的脖子间,滴滴热泪亦落下,最后亦是笑着,紧拥着伊人。

  过尽千年,依然爱着。

  即便是再死,也再不悔。

  在将到尽头之时,颜昔眠的周围再次泛起了紫光……

  “呯!扑通!”一个入水声,带着重击下,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前世之忆如涌潮般而来……

------题外话------

  前世的误解和结局之记忆。

第六十一章 纠缠 千年之恋(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